本宫宅在家 上 第六章
  「你们可是没有给他们交银子?」
  「没有。」耿今来又看一眼主子,迟疑道:「少爷刚来时,想给他们银子,他们不收。然後少爷为表谢意,曾送给二老爷一方纸镇……」
  「纸镇,什麽样子的,值钱吗?」
  「上好的和田玉,价值千两。」
  周月上一拍桌子,站起来,「千两银子?结果他们就给你们少爷吃这些,我敢说他们家里的下人都比你们吃得好。走,会会他们去。」她甩着袖子,看着愣神的耿今来,「走啊,跟上!」
  耿今来用目光询问自己的主子,晏桓微不可见地颔首。
  周月上带着耿今来穿过垂花门,进了内院。
  内院自是宽敞许多,院子正中有一株桂花树,树下是个小花坛,种着一些花草。
  东西两厢门紧闭着,想来这家的人都在主屋吃午饭,他们直接进了主屋,入眼就是厅堂,顾澹和秦氏及一女二子正围着桌子吃饭,饭桌上有一盘豆腐青菜,但明显油料放得足。除了豆腐青菜,另有肉、有汤,肉是和菜一起炒的,还有一盘清蒸鱼,比起他们来,吃的实在是好上数十倍。
  一家人看到他们进来,大吃一惊。周月上也不言语,眼巴巴地站在桌子边,眼睛看着桌上的饭菜。她的眼睛大,那直愣愣的眼神看得人心里发毛。
  「四丫,你这是做什麽?」秦氏低喝着,瞪一眼身边的婆子。

  婆子心里叫苦,她哪知道这个煞星会直接闯进来。
  「我没吃饱。」
  周月上冷不防冒出这句,眼神还盯着桌上的菜,把秦氏看得心头火起。这个死丫头,忒没规矩,哪有直接闯进长辈屋子要吃的道理?
  「无礼!一个新嫁娘冒冒失失的,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说话的是坐在秦氏身边的姑娘,一看就是秦氏的女儿,母女俩长得像,圆脸、圆身子,五官平凡。
  「别人说我做什麽?我就是没吃饱饭。」
  「愚昧!」
  「我不是鱼妹,妹妹胖胖的才像鱼妹。」
  「你……粗野不堪,令人见之食难下咽。」顾鸾平日里最讨厌别人说自己胖,一听这话,筷子一摔,斜瞪她一眼。
  顾鸾上个月刚满十五,正是议亲的好年纪。比起乾瘦的周月上,圆润的顾鸾发育得很好。
  与顾鸾对面坐着的,是顾氏夫妇的长子顾崇,今年十二岁,另一个是十岁的次子顾谦。顾崇和顾谦长相中等,五官还算端正,两个小子和他们姊姊一样,看着周月上的眼神都带着轻视,满满的鄙夷。
  顾澹低咳一声,警告地看了儿女们一眼,顾鸾哼一声,别过脸去。
  秦氏眼皮子一跳,心里把周月上骂得要死,面上还得装出慈爱的样子,「四丫,你莫误会你鸾妹妹的意思。她的话你许是没听懂,她是说,你嫌菜不好吃挑三拣四,所以才长得瘦。你听婶娘的,若是没吃饱再去厨房盛,千万莫委屈自己。」
  她这麽一解释,顾鸾当即得意起来。野丫头哪里能听懂自己的话,一个大字不识的乡下丫头,只怕是她骂了一通,对方半个字都听不懂呢。如此想着,面露得意,看向周月上的眼神更加轻蔑。
  「婶娘,四丫虽愚钝,但妹妹的话我却是听懂了,她是嫌看到我所以吃不下饭。要真是这般,那我可得常常过来,鸾妹妹见着我就吃不下,想来不出两个月必会瘦下去,也不会再有人笑话她长得像头肥彘。」
  「你才像彘呢!」顾鸾「呼」地站起来,脸气得胀红。
  「我如此黑瘦,哪里会像彘?我们乡下人都很喜欢肥彘,可是你们县城里的人怕是不喜欢的,要是鸾妹妹以後在乡下过日子,才会人人欢喜。」
  「你……满口粗鄙之言,少教无礼……」
  周月上大大的眼睛眨都不眨,就那麽看着顾鸾。顾鸾被她看得更加来气,觉得自己的火气像是打在软垫子上,半点不得劲,正打算发作时,却见她转过头对着秦氏——
  「婶娘,厨房没饭了,您今早明明在相公面前答应过,要让我吃饱的,为何说话不算数?而且你们这里有肉有鱼,而我与相公却是青菜豆腐,吃得好没滋味,我也想和鸾妹妹一样吃鱼吃肉,长得圆乎乎的,讨乡邻们的喜欢。」
  「圆乎乎」三个字将顾鸾气得不行,後糟牙都快磨烂了。
  秦氏赶紧用眼神安抚女儿,挤出笑道:「婶娘是为你好,安哥儿身子虚,不能见荤腥。你身为他的媳妇,理应夫妻一体,有苦同当。万没有他吃着青菜,你大口吃肉的道理,你说是吧?」
  「嗯,我知道……我会与相公吃一样的。」
  秦氏以为说服了她,笑意加深,不料她却站着不走,秦氏脸上的笑又慢慢淡了,「四丫,你还有什麽事?」
  「四丫知道要和相公一起受苦,可是实在太饿,以前常听村里的秀才说什麽看着就能饱,四丫想着,我就站在这里看,一定能看饱。二叔、婶娘,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粗俗!什麽叫看着就能饱,那叫秀色可餐,却不是如此用的,而且是形容女子貌美,一个乡下丫头,鹦鹉学舌,居然敢在人前卖弄,真是不自量力!」顾鸾不屑地说,觉得自己没必要和一个乡下丫头计较。这丫头知道什麽,自己现如今的模样,哪家的夫人见着,不夸一声有福相,谁娶谁走运?
  周月上不辩解,又转头认真看着顾鸾。
  有这麽个大活人杵着,还瞪着那双吓人的大眼睛,哪个人还吃得下去?顾鸾觉得与这样粗鄙的人同处一室是自掉身价,愤然起身,冷着脸回了自己的屋子。
  顾澹脸色也不好看,不耐地看秦氏一眼。
  秦氏心头一跳,知道老爷动了气。她心里跟着也有气,谁让老爷充大方,养了一个不够,还要养一双。
  「四丫,婶娘知道你胃口好,但是你自小鲜少吃饱过,若是突然过量,只怕伤身伤胃。你放心,等你肠胃养好,婶娘一定让你天天吃得饱饱的。」
  「四丫知道婶娘的一片苦心,就怕外人不知情,他们会说二叔和婶娘苛待我们夫妻,将我们夫妻饿得瘦骨嶙峋,而你们一家人却吃得油光满面。」
  顾澹当下摔了筷子,不悦地再次看向秦氏。
  「你婶娘的心是好的,就是法子欠妥,你且先回去,二叔向你保证,绝不短你们一口吃的。我们顾家在万陵县好歹是有头有脸的人家,万没有亏待至亲的道理。」
  这个答案周月上还是比较满意的,作为一个别人眼中的乡下姑娘,她能做的只有这些。再厉害些的招数,只怕会引来别人的怀疑。
  来意达成,她也不停留,带着耿今来慢悠悠地出去,甚至连个谢字都没有,只把秦氏看得眼里冒火,暗骂一声讨债鬼。
  他们一走,顾澹冷下脸,「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能亏待成礼他们?」
  「老爷,妾身冤枉。你可知那周四丫有多能吃,说句不夸大的,咱们一家五口的口粮,只怕就够她一个人吃。你想想,眼下是什麽光景,除了咱们卫州,听说各地都在闹饥荒。咱们家上下养着十几口人,往年尚且有些拮据,如今多加一个人,却是增加五人的口粮,哪里够吃?」
  秦氏这一通话,倒叫顾澹无言以对。
  年景不好,邻州都发生过暴民抢粮的事,秦氏的意思他也明白,是想趁机把成礼两口子弄出去。他每个月赚的银子,确实不够呼奴唤婢,为了显排场,秦氏自己有一个婆子和一个丫头,女儿顾鸾配一个丫头,两个儿子各有一个书童。自己身边的长随,还有厨房的一个婆子和一丫头,另外加上守门的老仆,一共是主仆十四人,算上顾安一屋,共十七口。
  秦氏打理有方,每个月都有酒楼的分红,才能养得起这些人,是以,府里的银钱全捏在秦氏手中。
  可他是一县师爷,自来受人尊敬,若是传出他赶走侄儿的事情,只怕会被人戳着脊梁骨骂的。
  「眼下家中还有多少粮食?」
  「若按往年来算,勉强能撑到下一季收粮之时,可照眼下的情形,怕是不能够的。」
  「暂且紧着他们的吃食,这事得从长计议,米粮的事情我会想法子。」顾澹说完,拿起筷子,看着有些发凉的饭菜,突然间失了胃口,把筷子一放,叹口气起身,背着手踱出去。
  秦氏咬着牙,眼里冒火,朝两个发愣的儿子道︰「吃,你们赶紧吃,不吃就有别人替你们吃了。」
  顾崇和顾谦立马开动,大口吃起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