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宅在家 上 第六章
  「谅你也不敢,你们少爷都承认我这个妻子,你一个当下人的哪里敢有异议。」
  她说完,扭身进了屋子。
  顾安依旧是坐着,手里捧着一本,也不知有没有看进去。她进来后,东看看西看看,这屋子空荡,一眼就能望穿。
  除了外间就是里间,外间是耿小子的地盘,内间是顾安的房间。
  她能在哪里洗澡?
  「相公,你要想好得快,天天躺着不是个事。我看今日阳光明媚,不如等会让今来扶你出去走走。多晒些太阳,对你的身子骨肯定大有益处。」
  相公二字,听在顾安的耳中,他不由得眼眸一沉。
  周月上见他眼皮垂着充耳不闻,觉得话得挑明了说。
  「相公,等会我要沐浴,你呆在屋子里不合适吧。」
  顾安放下书,唤了一声今来。
  耿今来急火火地跑进来,「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搬个凳子到外面,我要出去坐坐。」
  「哦…哦…」耿今来应着,莫名奇妙看了周月上一眼。还是这姑娘有法子,少爷已许多日未出过屋子,自己一个下人提过两次,少爷没理。
  周月上挑了一下眉,去翻那包袱。
  嫌弃地拎出两身衣服,耿今来这小子的眼光真够差的。这一身粉的还有一身嫩黄的,穿在她身上像什么样子。
  看看自己一身的大红,觉得粉色还能容忍些。料子倒是不错,比不上丝绸顺滑,但还算柔软。包袱里,除了衣服,还有香胰子梳子镜子等物。
  握起镜子,里面映照出一张少女的脸,很是陌生。
  前两世,她都是貌美的女子。而镜子中的姑娘一脸稚嫩,黑瘦的脸上最明显的就是一双大眼。怪不得那神婆形容她的眼睛绿幽幽。
  深更半夜,猛不丁对上这么一双大眼,能不觉得阴森吗?
  细看之下,她的五官很精致,底子还是不错的。若不是太瘦,皮肤太黑,必是一位小美女。她在顾镜自览的同时,耿今来已把凳子搬出去,又进来扶了顾安出去。
  春日花草的香味中夹杂着泥土的气息,闻着倒是舒服。
  顾安抬起头,暖阳令他不由眯起眼。他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像今日这般静坐着,感受着时节的变化。
  「你去烧水吧,我看着火。」
  耿今来一愣,拼命摇头。
  「去吧,我坐着也无事。」顾安说着,命他把自己扶到炉子边上。
  「少爷,您能行吗?」
  顾安一个凉凉的眼神过去,他便闭了嘴。心里嘀咕着,他们主仆二人莫不是要被那乡下丫头吃得死死的。
  他一个下人干些活还罢了,现在连少爷都抢着活干。
  想归想,动作却是麻利,来回往灶下跑了几趟,把屋子木桶倒满了热水。
  「…少夫人,你看下,水还烫不烫?」
  周月上现在才觉得身体发痒,原主怕是许久没洗过澡。她用手探了探,道:「刚好,你出去吧。」
  耿今来依言,提着水桶出门。
  「你今天表现不错。」
  身后传来女子称赞的声音,他一怔,脸「刷」地红透。慌忙跑出去,一路跑着去还水桶,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屋内的周月上心情不错,脱了衣服就进了浴桶,舒服地叹息一声。
  抹了香胰子,左搓搓右搓搓。
  心情开始变得不好,越来越糟。这身体到底多久没洗过澡?怎么泥垢搓了一层又一层,一会儿的功夫,桶里的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混浊。
  摸着平坦胸前根根分明的肋骨,越发的不好。
  她感觉自己现在身量还是可以的,只是这身段,分明就是一副发育不良的样子。想想也是,吃都吃不饱,哪里来的能量发育。
  好不容易洗得差不多,那桶里的水她都没眼看,赶紧爬出来用布巾擦干。不经意瞄到桶里的水,暗自脸红。
  得有多脏,才能洗出这一桶的泥水。
  换上那身粉的衣服,照着镜子细看一番。不知是不是错觉,觉得洗过澡后,她整个人都焕发不一样的神采。
  皮肤看着也没有之前那么黑,脸被水滋润着,气色好了一些。
  理理衣服,散着头发出门。
  那主仆人都在炉子边,一个坐着,一个蹲着。
  听到动静,两人齐齐回头。
  她站在门框边,头发全部散着,乌黑如墨。很难相像这样一个干瘦的人能有一头令别人羡慕的墨发。
  粉色的衣裙本不适合她的皮肤,可是眼下逆着光,她的脸色竟是出奇的水嫩。还有那漆黑通亮的眸子,折射着耀眼的星芒。
  顾安觉得自己的眼前像是划过一道光,那利芒太盛,就像藏龙殿上的那抹金辉,令他不由自主地眯起眼。
  周月上倚在门口,指了指屋内,对耿今来道:「你去把水倒了。」
  「哦。」耿今来反应过来,颠颠地跑进屋。
  她脸有些红,不知愣小子看到桶里的水如何想她。管他呢,她可不是那样的人,爱怎么想怎么想,反正这样的事情以后不可能再发生。
  屋内的耿今来确实一愣,接着面不改色地一桶桶地往外提出去。
  「晒下太阳是不是好多了?」
  她已站到顾安的身边,随意地问着,就是不去看忙进忙出的耿今来。而且有意无意地挡着顾安的视线,不让他有机会看到那脏水。
  顾安眼眸低着,自顾看着炉子里的火。
  火苗冒窜着,却不及刚才看到的光亮之万一。
  耿今来倒完水,清洗完浴桶,眼看着到了午饭的时辰,赶紧去厨房取饭。厨房的婆子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的,指指灶台一边盛好的饭菜。
  「喏,那是你们屋的饭菜。」
  菜有两个,一盘豆腐,还有一盘青菜。
  饭是三碗,两大一小,其中一只大碗里的饭堆得冒了尖。
  他没吭声,端着饭走出去。
  「一群吃干饭的,光吃不干活。」灶房的婆子骂着,拎着烧火的丫头。那丫头被扯着耳朵,吃痛地乱叫着。
  听在他的耳中,自是知道婆子指桑骂槐。他端着饭菜的手紧了紧,想到自己主子,死死地按捺着,脚步加快。
  饭菜端回去,周月上原本还有些期待。待仔细一看,当下不干。早上顾安明明还提过要煮多些饭菜的,敢情那顾夫人就是这么敷衍的。比起顾安主仆,确实多了一些。
  但对于她现在的胃,那是远远不够的。堆尖的那一碗是她的,另一只大碗是耿今来的,小碗自然就是顾安的。
  「先吃吧。」
  什么事等填了肚子再议,她说着,命耿今来把肉菜拿出来。
  肉菜刚才一直放在炉子边,这会还是热的。除了一只大肘子,还有红烧肉。不得不说,耿小子这事办得地道。
  酥软鲜香的肉一入腹,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太好吃了!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样简单粗暴的肉竟是如此的好吃。
  她猛扒着饭,在吃了近小半个肘子时,一双筷子拦住她的筷子,「油水虽好,但你脾胃尚虚,一下子进食太多,恐有不妥。」
  说话的是顾安,他说得没错。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