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皇后 卷三 第八章
  他单单只离她几个时辰,便觉得难以忍受,又遑论相隔数月?
  从他伸手将她扣在宫中开始,便注定他只能一直这样抓住了她,一旦松开半分,后果都不可想象。
  ……
  这厢。
  六公主与凤亭,随着皇宫宫人缓缓往前行去。
  宫人们推着他们的行李,拉成了长长的队伍。
  除此外,他们身边便再无半个天淄国人了。
  六公主白日间在朝上说,使臣归国而去,眼看天气越发地冷,焦急慌乱之下留下了他们。
  可哪有使臣归国,慌乱到留下公主与巫女的道理?
  她的话一半是真一半却是假。
  天淄国的使臣队伍的确归国去了……

  只是里头,但凡同她与凤亭接触过的人,都叫他们二人亲手剁了,自然无法与大晋皇帝告辞。
  六公主面容冷漠地行在雪地里,待行至一半,她突地扭头道:「那是皇上舆驾。」
  凤亭便也跟着扭头看去:「嗯。」
  他的目光却是飘飘扬扬,最后落入了那道更不易被发觉的人影之上。
  六公主低声道:「大晋皇帝还当真将皇后时刻带在身边啊。」
  她想说,岂不是叫皇后太没了自由?
  可周围都是大晋宫人,她到底是闭了嘴。
  凤亭突地哑声道:「他们要去丹城。」
  「什么?」六公主一头雾水,心说,你是从哪里瞧出来的?
  六公主与凤亭被安置在了元和殿。
  元和殿距离养心殿、坤宁宫都有老长的一段距离,六公主在宫中待了两三日,每当她要转出门时,便会被宫人拦下。
  宫人面容平静,道:「外头风大,公主还是在室内歇歇罢。」
  六公主气闷,转身回去,在凤亭的对面坐下:「你便不急?」
  凤亭动手冲了一壶茶出来,哑声道:「书中诚不欺我,大晋的茶果真要更香冽些。」
  六公主见状,更觉得气闷:「你倒是有兴致……」
  「急有什么用。」
  六公主在屋子里转了两圈儿,便又走到了门边去,巴巴地盯着那宫人,道:「我不能去见皇后娘娘吗?我想同她说话。」
  宫人掀了掀眼皮,道:「娘娘这两日病了。」
  六公主惊讶道:「病了?什么病?严不严重?」
  宫人便闭口不言了。
  六公主转身又回到了凤亭的身边坐下,她哑声道:「莫不是那物……」
  凤亭淡淡道:「不是。当是风寒罢。」
  「你又知道了。」
  「那日见她行走在雪地里,没有披大氅,当是受了寒。」
  六公主抿了下唇,叹气道:「大晋人的身体果真是要娇弱些的。」
  凤亭没有说话。
  到底还是天淄国的人命更硬,百炼不死。
  这厢坤宁宫内,碳火燃得极旺,室内撤去了香炉,只余下点点药香味儿。
  帷帐落下,透过层层帷帐,隐约能瞥见床榻上侧卧着一个人影,人影修长。这时候一阵脚步声近了,带来一阵淡淡檀香气,那是衣裳上熏的香。
  纤纤玉手勾住帷帐,高高卷起,动作稍显一丝笨拙。
  紧跟着她方才在床榻边上坐下了,宽大的裙摆便就此拉拽到了地面上。
  她的身子微微前倾,几乎挡去了床帐内的光线。
  「皇上……皇上……吃药……」她细声细气地道。
  床榻上的人,方才堪堪睁开了眼,泄出点点冷厉的光,他抬手扣住了她的手腕,低声道:「不吃。」
  这病的,并非是杨幺儿,而是萧弋。
  杨幺儿从前居在农家小院里,缺衣少食是常有的事,打从来了京城,便又是锦衣玉食地好生养着,身体愈发好了起来。
  于是冬风吹来,冰雪拂面……虽冷,但却不会叫她受凉。
  萧弋便恰恰不同了,他年少时体弱多病,后来身体日渐转好,但为了装作仍在病中,便也总居在光线晦暗的地方,如此长久下来,身体自然有所影响。
  于是一阵风吹来。
  杨幺儿躲在了萧弋的怀中,萧弋便染了风寒,猝不及防地病倒了。
  如今与从前不同。
  从前皇帝若是不病,那才叫奇怪。
  可现下,皇帝若是病了,便反倒叫大臣们失去了那份小心敬畏之心,想着左右皇上也是要病的,一场冬风都能叫皇帝病下来,若是改日再病倒,那便不能算作是他们气倒了的。
  因而对外都是道:皇后娘娘病了,皇上忧心皇后身体,便暂居坤宁宫,不见大臣,朝务只管送往坤宁宫。
  大臣们也并不疑心。
  他们都见过皇后娘娘是何等绝色,小皇帝年纪小,因而心下多有不舍,恨不得住在床榻边陪伴,那都是正常的事。
  何况他们心底下,原本就盼着皇帝耽于美色才好呢。
  皇后病了,问安的折子倒是往宫中递了不少,杨幺儿自是不会翻的,她只管等着煎药,药煎好了,刘嬷嬷便亲自捧到她的手边,道:「劳烦娘娘了。」
  杨幺儿眨眨眼,便又听刘嬷嬷道:「皇上不喜吃药,要娘娘花些心思。」
  如今,杨幺儿坐在床榻边上,便有些茫然无措了。
  他不喜吃药。
  她便替他吃罢……
  这样,药味儿就都进她的嘴里了。
  杨幺儿想着便挣开了萧弋的手。
  萧弋察觉到她的动作,便又闭上眼,有气无力地道了一声:「幺儿,朕不吃药。」
  杨幺儿也不出声,她只捧起了药碗,凑到唇边,自个儿灌了一口。
  是极苦的。
  但还是香的。
  她一个人便能喝干净的。
  萧弋隐约听见了吞咽声,他霎地睁开眼,一瞧,便见着杨幺儿在他的床榻边上,捧着他的药碗喝。
  萧弋眉心一跳,他四肢陡然来了力气,立马翻身而起,然后重重地扣住了杨幺儿的手腕,夺过了她手中的药碗。他将药碗放旁边的矮柜上随手一放,随即便捏住了她的下巴,倾身吻了上去:「张嘴。」
  杨幺儿便当真呆呆张嘴。
  药太苦了。
  亲上去的那一刹,苦味儿就往萧弋的嘴里钻。
  他撬开了她的唇齿,长驱直入。
  她却早已经将药汁都吞下去了。
  萧弋生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他哪里见过像她这样劝人喝药的,你不喝,那我便替你喝……实在是又呆又傻。
  他将她口中剩余的药汁卷走,如此方才松开了她的胳膊。他开口,声音沙哑,道:「喝朕的药做什么?」
  「嬷嬷让喝,你不喝,我就喝了。」杨幺儿乖乖地道。
  她的唇瓣带着一点被药汁染过后的褐色,但又带着一点被吻过后的淡淡粉色,唇瓣饱满,鲜艳欲滴似的,引人想要去啃咬。
  萧弋头还有些昏沉沉的,他抬手撑住额角,低声道:「下回莫要喝朕的药了。」
  「你……」
  萧弋放下手,端起那碗药,道:「朕自己喝便是了。」
  杨幺儿点点头,便定定盯着他的唇,似是非要看着他喝干净才罢休。
  萧弋便只好一口气喝了下去。
  等喝完,他脑子里似乎有什么埋藏在深处的东西,鼓噪而动,连带他的太阳穴都跳了起来。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