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皇后 卷三 第八章
  她手掌温软,一滑进去,萧弋的动作便猛地顿住了。
  她将手掌贴在他的胸口,问:「搅一团?」
  萧弋抬手按住她的手,哑声道:「没有搅一团。」
  听到答案,杨么儿想抽回手,萧弋却按着不让她走了。
  他微眯起眼道:「从那时起,朕便想,朕来日绝不会做仁君,朕宁愿做一暴君,纵使杀无数人,但到底对得起自己,和自己想要护佑的人。」
  闻言,杨么儿抬起脸,神色懵懂地看着他。
  萧弋被她的神情逗得心下一软,伸出削瘦的手指勾住她的下巴尖,低声道:「若是朕做了暴君,你知晓日後史书里要如何写你吗?」
  杨么儿摇头。
  「撰写史书者多为男子,他们惯於将亡国不幸、政变之灾都归结於女子身上。他们兴许要写,岷泽县杨氏,媚君惑上,以致朝政大乱,大晋皇帝行事残暴荒淫、百姓民不聊生……」
  杨么儿忙抬手摆了摆,「不不,不是,我不是。」
  萧弋亲了她的面颊一下,声音更见喑哑,「嗯,么儿不是。」他顿了下,道:「所以……朕便觉得,朕无法做个暴君了。」

  说罢,他觉得头更沉了,就此歪倒仰躺下去,双眼合上,脑子里鼓噪、敲击的疼痛感才渐渐散去。
  杨么儿听了,松了一口气,「好,好。」说着,她便掀了掀被子,跟着钻了进去。
  萧弋眼皮沉得睁不开,只好哑声催她,「莫要进来,小心过了病气。」
  杨么儿却懒得动,觉得拿现下动也动不了的皇上做枕头是极好的。
  见她不走,萧弋一把攥住她纤纤的手指,「么儿再不出去,朕不做暴君了,但荒淫却是能做到的。」
  萧弋病了的消息没有传出去,太后病了的消息倒是传到了宫外,只是众人并不知她如今双目失明了,只知御医总往永安宫去。
  众人早已熟知太后的性情,心下不仅不觉担忧,相反地,还觉得太后一个不爽快,便也要弄得旁人都不爽快。
  唯有李老太爷脸色大变,与儿子怒道:「小皇帝便这麽按捺不住,要卸磨杀驴了?」
  正说话间,只听得外间的丫鬟骤然拔高了声音,「四姑娘?」
  李老太爷忙收了声。
  李大老爷走过去,拉开了门,冷着脸问那丫鬟,「怎麽回事?」
  一扭头,他便见李妧冲他笑道:「伯父,我今日回门,特来向祖父请安。」
  李大老爷这才敛住面上神色,淡淡一笑,道:「哦,倒是有孝心,进来吧,下回先遣丫鬟来说一声。」
  李妧进门,缠着李老太爷说了好一会儿话,李老太爷丝毫不做怀疑,只是等她离开了李府,回到柳家後,便立时将消息传递出去了。
  【第四十五章 带着皇后出征去】
  萧弋的风寒已经好了大半,其中多数功劳都有赖於杨么儿喂给他的药。
  能上朝後,萧弋身着赤色作底、玄色作纹的衣裳,衣裳将他更衬得眉眼阴沉,面上泛着冷白的光。
  众臣见状都不由低下了头,心中暗道:想必是太后又在宫中折腾了,如此一来,他们也不好给皇上添堵,否则便是叫太后自个儿高兴去了。
  於是一个朝会下来,君臣之间倒也算得上是其乐融融,御驾亲征一事便也提上了议程。
  天越发地冷了,风迎面吹来,刺骨得很。
  萧弋每日晨间要起身上朝,或往养心殿西暖阁去处理政务,杨么儿却懒懒散散的,眯着眼,伸出一只雪白的手臂,撩开床榻边上的帷帐,勾住旁边架子上大氅的衣摆,勾一勾底下的绒毛,而後便翻个身,又拥着被子沉沉睡去。
  萧弋懂得了她的意思,这是要他穿上身,莫要再如之前一样受了风寒,不禁哑然失笑,原是他担心杨么儿身体不适应寒冷的气候,谁晓得更不适应的那个竟是他。
  萧弋抬手,捻了捻大氅上的绒毛,他垂下眼眸,忍不住将杨么儿从被窝里抓了出来。
  随着天气转冷,杨么儿扎在被窝里不出来的日子也渐渐长了,这样睡得多了,难免手脚酸软,他自是不能纵容的。
  杨么儿被强迫从被窝中起身,脾气也好,半分不发作,陪着萧弋用完了早膳,便带上自个儿的书,跟随在萧弋的身後,一并往西暖阁而去。
  还是同先前一样,萧弋在西暖阁外间,杨么儿便坐在里间,捧着书低低地读了一会儿,等到大臣进门来时便打住声音,只是这样到底不比在坤宁宫中自在。
  如今杨么儿见得多也玩得多了,尝过了自由肆意的味道,再这样规矩又沉闷地坐在那里,连出声都要小心翼翼,便觉得不大适应了。
  春纱在一边瞧着她,见她看了一会儿书就愣愣放下,似是开始发呆,便压低了声音问:「娘娘可要在附近走走?」
  杨么儿点了下头。
  於是宫人们打起帘子,杨么儿走到了外间。
  萧弋的目光从她身上掠过,倒没有出声拦她。
  他将她从那个农家小院里的姑娘,变做今日他藏在坤宁宫内的皇后,并非是叫她学从前一样,依旧乖觉坐在位置上,一闷便是一天的,若是如此,他悉心教她又有何作用?
  等到杨么儿的身影跨出门去,萧弋才淡淡地道:「同娘娘说,莫要走远了。」
  他愿意给她一定范围内的自由,但若是要让她从他眼皮子底下走开,到底还是不行的。
  这厢,杨么儿慢吞吞地行出了养心殿的范围。
  春纱怕她走远了,忙领着她绕起养心殿,「好大一圈儿呢,娘娘慢慢走。」
  她一面陪着走,一面打量着四周,心下有些惊疑不定,养心殿附近,似乎有些面孔变了,从前见过的几个都不见了踪影。
  春纱正胡思乱想着,便听得前方有人道了一声,「皇后娘娘。」
  那声音脆生生的,春纱抬眸看过去,便见天淄国的六公主与巫女正站在那里,两人肩上都落了雪,斛兰顶着满脸的雪花,笑得天真烂漫。
  杨么儿慢吞吞地挪动脚步,走到了他们近前。
  斛兰便拽着她的袖子,拉着她蹲下去,道:「你瞧。」
  杨么儿微微瞪圆了眼,雪地里竟然藏了一条蛇!
  这时,宫人们都站在後头,只当六公主指蚂蚁给皇后瞧,并不知晓那头是什麽,一个个便安静地站在那儿。
  斛兰笑咪咪地指着道:「蛇身艳丽,尾巴短而细。这是毒蛇。」
  杨么儿眨了下眼,下一刻便见斛兰将蛇身按住,蛇扭了两下便僵住不动了。
  斛兰道:「这是假死。」说罢,她笑咪咪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玉瓶,拧开塞子,倾倒下去,那蛇登时便被灼烧出了两个血洞,这下彻底不动了。
  做完这一切,斛兰扭头瞧杨么儿的脸色。
  杨么儿面上自然不会有多的表情,她只伸手碰了下瓶身,道:「厉害。」
  斛兰眨了下眼,又从怀里掏出一个瓶子,她将两个瓶子一块儿塞到杨么儿的掌心。
  杨么儿下意识便握住了两只玉瓶。
  「外面雪大风大,娘娘回去吧。」斛兰冲她抬眸一笑。
  「唔。」
  杨么儿扭头看了凤亭一眼,只见他一言不发地立在那里,看向她的目光冷淡,又带着一点天生的凶戾味道。
  她皱了下鼻子,捏着瓶子,从头上拔下一支步摇,递给斛兰,「同你,换。」说罢,她这才同春纱走了。
  斛兰望着她的背影,喃喃道:「她倒是当真不怕的。她当是真天真?」
  凤亭哑声道:「你将药给她?」
  斛兰叹气道:「不过是怕你死在外头罢了……」
  杨么儿揣着瓶子回去,便与自己的那些小玩意儿一并锁在小柜子里。
  斛兰给她时动作十分隐秘,旁人只瞧见杨么儿递步摇的动作,并没瞧见给瓶子的动作,自然就没有报到萧弋那里。
  萧弋只知步摇给了人,但仅这一点,就足够叫他觉得不快了。
  等考校了杨么儿今日的功课,哄她入睡後,他登时面色一沉,道:「日後盯住天淄国的六公主,若是靠近娘娘一丈之内,便要将其拦下。」
  「是。」
  只是那日後,斛兰与凤亭便都闭门不出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