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皇后 卷二 第八章
  这句话,杨么儿当时没大听懂,随後便将那一墙之隔的事抛到了脑後,接着抬头瞧她的鸟儿……
  杨么儿梦着梦着,梦见一个巴掌又一个巴掌朝她落了下来。
  她呆呆地受了,嘤咛一声,眼泪便滑了下来。
  莲桂与刘嬷嬷都守在外间,隐约听见了哭声,忙起身点了灯。
  刘嬷嬷打起帘子,将杨么儿一把搂在怀中,低声哄道:「姑娘这是怎麽了?」
  杨么儿於迷蒙中睁开了眼,眼角还挂着点泪。
  「要嫁、嫁人……」杨么儿抽噎了一下,磕磕绊绊地组织着语句,「谁、谁?」
  刘嬷嬷怔了怔,随即哭笑不得,「……都纳采礼了,姑娘心头原来还不知要嫁谁呢。」
  杨么儿不出声了,只怔怔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就这麽瞧着她。
  莲桂笑了笑,柔声道:「自是嫁皇上啊。」
  杨么儿顿时舒了老长一口气,那兴许是不会打人的……

  刘嬷嬷与莲桂低声哄了几句,杨么儿便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後半夜倒是睡了个好觉,因而一早便醒了,等到刘嬷嬷来悄悄掀帘帷的时候,便见杨么儿窝在被子里,睁着一双漂亮的眼眸,朝她看了过来。
  刘嬷嬷吓了一跳,忙道:「姑娘这是没睡着?」
  杨么儿摇了摇头,攥着被子的边角,直挺挺地躺在那里,似是紧张。
  莲桂打了水来,在一旁道:「莫不是昨儿个说的话,将姑娘吓着了?」
  刘嬷嬷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扶着杨么儿坐起来,擦了脸、擦了手、漱过了口,才问:「昨儿个姑娘没睡好,可要再睡上一阵?」
  杨么儿抿紧了唇,整个人瞧上去更紧张了,她从床榻上乖乖滑了下来,张开手臂让小宫女给她换了衣裳。
  刘嬷嬷见状更觉得惊奇,难不成真是吓着了?可仔细想一想,姑娘兴许连成婚、嫁人是什麽都未必懂得的。
  待起了身,用了早饭,杨么儿便径直去了书房。
  宅子里比前两日更忙碌了,李老夫人不便四下走动,便将她几个儿媳都派了过来。她们见不着杨么儿的面,也不觉失望,只一心帮着捯饬宅子里的事,彷佛杨么儿便是她们亲生的女儿一般。
  杨么儿坐在书房里,却并未写字。
  桌前的窗户大大开着,她就这麽托着腮,呆呆看着窗外忙活的下人们,也不知在瞧什麽。
  莲桂满心记挂着她,从屋里转到屋外,转了好几圈儿都觉得不得劲儿,便走近了杨么儿,试探着低声问:「姑娘在等什麽?」
  杨么儿眸光转动,她看向了莲桂,用极低的声音道:「……嫁人啊。」
  莲桂先是错愕,随即忍不住笑出声,她微微弯腰,道:「姑娘,嫁给皇上,与随意嫁个人是大不相同的,并非前一日说要嫁,今儿个挂了灯笼贴了喜字就能拜天地入洞房了。」
  「嗯?」杨么儿迟缓地眨动着眼,眼底流露出更深的茫然之色。
  莲桂个子高,她便在杨么儿跟前蹲下来,道:「姑娘,这後头还有纳采宴、纳徵礼等种种讲究,不仅皇宫上下得动起来,还有满朝文武、宗妇公主……都得动起来。这不是一个人的事儿,而是举国上下的事儿,到了那时候,还会张贴公文布告,告以天下属民,姑娘嫁给皇上了。」
  杨么儿听了这样长一串,光是听着,她便觉得累。「……那,何时?」
  「快了。」莲桂笑着道。
  杨么儿转头回去,盯住了案桌上的宣纸,又发了好一会儿呆,才重新投入到写字当中去。
  隐隐约约中,她觉得手边的纸好像变薄了,可是仔细瞧又瞧不出个所以然,她晃了晃头,便不再看。
  杨么儿新写的那几幅字,都被摆在了萧弋的案桌前。
  正如刘嬷嬷见到的时候一样,萧弋也有些惊讶。他拿起跟前的纸张,摩挲过上头大小渐渐趋於相同的字,低低地道了一声,「……倒是有长进的。」
  他将那几张纸叠起来,顺手放入了旁边的匣子中,如同老师验收作业一般。
  等收好了纸张,萧弋才又问起别的。
  杨么儿清早起来呆愣愣的异状,自然也都由暗卫讲给了他听。
  「她还晓得何为嫁人?倒还先催问起来了?」他的声线冷凝中带了一丝笑意,眼前渐渐浮现了那样的画面——
  她裹在被子里,模样有些呆,眉梢眼角都泄出一点紧张的味道,手定然是拽着被角的,脚趾兴许都会紧张地蜷起来。
  等到刘嬷嬷去唤她起床,她大抵脑子里还在想,不是要嫁人吗,怎麽还未嫁呢?
  他突地想起了一桩事来,便问赵公公,「纳采宴定在了哪一日?」
  「钦天监择过期了,後日。」
  萧弋「嗯」了一声便不再多言,似乎只是单纯地问上那麽一句。
  【第二十六章 亲密教写字】
  待到第二日,那些礼都抬到了谁家门前的消息,就这麽传遍了京城。
  茶馆里,众人议论纷纷。旁的事他们是不敢议的,但若是议起这样的喜事,自然不会有人来管束。
  「是抬到静宁巷了吧。」有人道。
  「那儿不是柳家的宅子吗?」
  「你便不知了吧,这柳家宅子早早被人买下了。听闻那宅子如今外挂一个『杨』字,恐怕就是那位岷泽县来的姑娘了……」
  「我怎麽听闻从岷泽县来了好几个姑娘呢?究竟是哪个?」
  众人对新后好奇极了。
  另一边,那些个宗妇千金们也都得了信儿。按祖制,她们得赴纳采宴。
  「她算什麽人?不是说是个傻子吗?平白搞出这样大的阵仗,我们这样多的人,都得跟着忙活起来。」有人暗暗抱怨。
  但随即便被丈夫斥责了回去,「妇道人家,见识短浅!且不论人家是丑是美,是傻是聪慧,她顶着的身分,就已经重於一切了!」
  只有蠢人才会盯着这个人不放,而聪明的都知晓立新后的意义何在。
  不管旁人如何议论,到底是到了纳采宴这一日。
  这一日,寂静许久的静宁巷又一次迎来了人声鼎沸、车水马龙。
  一辆马车在门前停住,那马车外头挂着朱红色帘帷,马车顶镶以明珠,马车四角垂以金黄穗子,上刺「晋」字。
  管家见到这辆马车的时候,愣了一下,因为宅子里有一辆马车与这辆一模一样,此刻还停在後院里呢。
  管家恍惚了一瞬,而後才迎了上前。
  守在马车前的是个眉眼和气的年轻男子,那年轻男子按住了管家的肩,凑近低声与他耳语几句,不多时,管家便变了脸色。
  杨宅外马车一辆接一辆,众人纷纷下车,她们都是头一回到这样的地方来,四下探望打量,便瞅见了马车这边的情景。
  今日前来的都是各家的当家夫人,又哪里会蠢?她们猜不出马车内人物的身分,但却一眼就认出了马车乃是皇家御造之物!想来里头的人,来头自是不会小的。
  众人多瞧了几眼,见里头的人依旧没有要下马车的意思,她们方才打消念头,先一步往里行去。
  柳家当年辉煌时自是十分鼎盛的,不然李氏也不会想要与其结亲。後来柳家败落,但宅子却保存得极为完好,又有近来李天吉等人出力装扮,如今再一踏进来,自然是美轮美奂,令人惊叹。
  几人低声议论,「这位姑娘不是打从乡野来的吗?她哪里来的钱能置下这样的宅子?」
  「你忘了李天吉?」
  「原来是他的功劳,倒也不怕那位生气……」
  「也不知今日那位新后会露面否?」
  「怕是不会的,这才过去多久的时日,礼仪种种怕是都未教会呢。」
  而旁边凑作一堆的年轻姑娘,议论的又是另一桩事了。
  「你们可听闻如今京里头出了位锦鲤仙子?」
  「什麽锦鲤仙子?听着便觉得俗得很。」
  「那是你那日未曾见到……」说话的人细细与旁人描述了那日盛况,说罢,又压低了声音,道:「横空出世这样一位,偏又正当李四要嫁柳家的时候,李四怕是要气个好歹了。」
  李妧在京中负有盛名,又因其故意端着姿态,并不常与京中贵女来往,因此大家提起她来,话里自然不会留情。
  众人低声议论着,很快便进到了院子中。
  酒宴已经摆下,礼部官员也已经到了,李天吉兄弟更是腆着脸前来。
  礼部官员正发愁呢,心说这位新后没有父兄在,他们又能跟谁坐同桌共饮酒呢?正好李天吉兄弟前来,倒是好歹多了个说话的人,不至於那般尴尬。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