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皇后 卷一 第八章
  春纱和小全子都感到受宠若惊。
  待背过身去,小全子才小声说道:「咱们这算不算是鸡犬升天了?」
  「算、算吧。」春纱一脸彷佛仍在梦中的表情。
  小全子倒是陡然来了不少力气,他道:「咱们得好好伺候杨姑娘。」
  「是啊……」春纱还是一脸仍在梦中的表情,「瞧刘嬷嬷的模样,杨姑娘似乎是得皇上看重的。」
  小全子笑了。「以姑娘的模样,是迟早的事。」
  春纱跟着点头。「是啊,是啊。」
  到了这时,春纱和小全子对杨么儿的信任和佩服升到了顶点。
  至於夏月……已经没人再记得了。
  杨么儿知道自己又回到先前住的地方,她没有太多的感觉,只是心底偶尔会浮现那麽一点点的失望,那个人比鸟儿要好看,要有趣,可是现在见不着了。
  而且这里的吃食比不上那儿的膳食,等摆上桌後,杨么儿用了几口,难得露出了丧气的表情。

  春纱瞥见她眼底水光浮动,当即便慌了,忙出声问:「姑娘,今日的饭食不好吃吗?」
  杨么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然後把泪水吞回去,捏着筷子和调羹,继续乖乖吃饭。
  连个撤饭的功夫都没留给春纱,她转瞬便用完了大半的食物。
  春纱这下也分不出这桌饭菜究竟是好吃还是不好吃了。
  「用过饭,姑娘可要四下走走消消食?」小全子大着胆子问。
  春纱却有些犹豫。「那日秦嬷嬷不是吩咐过要我们看着姑娘,不让她四下乱走吗?」
  小全子道:「这麽多人跟着姑娘,怎麽算是四下乱走呢?也不至於会冲撞了贵人。姑娘还指不定要在燕喜堂住上多久呢,总不能除了皇上传召,便一辈子也不踏出屋门吧?」
  春纱想想也是,况且长久不走动,身子也会不好。
  「姑娘,咱们出去走走吧?」
  杨么儿没应声,但春纱还是大着胆子将她扶起来,牵着她往外走。
  杨么儿没有抗拒,跟着走出去,目光很快就锁定在门槛前的青石台阶上。
  杨么儿甩开春纱的手,小心地下了几阶台阶,而後蹲在台阶边上。
  那台阶缝里竟然斜斜长出了一朵野花。
  一名小太监瞧见,吓得就要上去拔了那花。
  台阶里长出野花,那还了得?叫贵人看见,岂不是要发落他们打扫不仔细?
  等小太监一个箭步上前,他才瞧见杨么儿蹲在台阶前,伸出指尖,轻轻地碰了碰那花朵,像是颇为新奇的模样。
  这位杨姑娘的指尖生得粉白粉白的,与那野花凑作一堆,也不知谁粉得更好看些。
  小太监哪里还敢伸手去拔,能讨主子的欢心,是这朵花之幸,於是他忙退到一边。
  春纱很快去取了个垫子来,让她能坐着慢慢玩儿。
  一干宫人立在旁边,就这麽盯着杨么儿玩花。
  兴许是人比花娇的缘故,这麽盯着久了,竟也不觉得乏味。
  他们立在台阶下,忆起从前在其他地方干活儿的时候,倍觉轻松,心道,谁说来伺候杨姑娘是倒大楣的?
  杨么儿如此足足玩了两日。
  第二日,太后宫里来人,进到燕喜堂内见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宫女连翘皱了皱鼻子,心生嫌恶。
  这杨姑娘蹲地玩泥巴,果然是个傻子,恐怕玩得一身臭烘烘的也不自觉,一堆宫人竟然也就这麽看着,不知制止。
  连翘清了清嗓子,冷声道:「杨姑娘。」
  她这一声,惊得众人都看了过来,唯有杨么儿不理不睬。
  连翘在太后宫中也是极有头脸的宫女,她今儿亲自前来传话,是给足了杨么儿面子,可这傻子却连转头看她一眼都没有。
  其他人看着自己的目光越是敬畏,连翘便越是对杨么儿的漠视感到不满。
  她的嗓音又冷了几分,道:「太后娘娘传你过去问话,还不快随我前去。」
  她本是要让这傻子梳洗一番再前往的,可如今这傻子既然得罪了她,她便乾脆让傻子顶着这副模样前往永安宫,触怒了太后才好。
  春纱几人哪里敢拦连翘,只能看着连翘与几个永安宫的宫人将杨么儿带走了。
  很快的到了永安宫,连翘冷声道:「在这儿等着,不许动!」
  杨么儿依旧不理不睬,她还惦念着花儿呢。她低下头,瞧了瞧手上的泥,从袖子里抽出一块帕子,慢条斯理地擦拭。
  连翘见她一个傻子,竟能如此淡定,半点不惧,心下更为不快,於是一把夺过她手里的帕子,吩咐旁边的宫人道:「盯着她!」
  连翘去向太后回话时,生动描绘了自己在燕喜堂见着的那一幕。
  太后马上被取悦了,笑道:「这傻子只会玩泥巴,那小皇帝如何亲得下去,岂不是一身的泥土味儿?」
  连翘捏着鼻子道:「娘娘,可不是嘛。」
  「罢了,哀家也不见她了,免得污了哀家的眼。」太后转头看向徐嬷嬷。「徐嬷嬷,你将汤药端出去,盯着她喝下再回来。」
  「是,老奴这就去。」
  永安宫中的举动,没能瞒得过养心殿。
  「太后命徐嬷嬷端了一碗汤药给杨姑娘。」
  萧弋手中的毛笔啪嚓一声被折断了,断开的部分尖锐得可以杀人。
  萧弋平静地道:「她既盼着朕和人圆房,但又怕朕的血脉延续。这世上,哪有事事都如她意的?」
  这厢,徐嬷嬷将汤药端给杨么儿。「娘娘赏的。」
  杨么儿懵懵懂懂地端起来,喝了下去。
  徐嬷嬷突地笑了,问:「甜吗?」
  「甜。」杨么儿点头。
  旁边的宫人也都暗暗发笑。
  他们都知晓那是避子汤,常服用对身子不好,也就这傻子不知道,真当甜水喝了个乾净。
  徐嬷嬷收起碗,转身回去覆命。能不甜吗?一碗的红糖水呢。
  杨么儿连太后的面都没见着,就又被送回了燕喜堂。
  等永安宫的人走了,春纱等人慌忙地围上来——
  「姑娘可有受伤?」
  「受罚没有?」
  「可挨骂了?」
  杨么儿摇了摇头,张嘴打了个饱嗝。
  那一碗甜水太多了,喝下去,转瞬就将她的肚子撑饱了。
  「难道是逼着姑娘吃什麽东西了?」春纱面露惊恐。
  杨么儿顺了顺气,才回道:「喝汤了。」
  「汤?」众人一听都呆住了。
  大家都是在宫里头当差的,那些个阴私手段也略懂一二,长了眼睛的也都知晓如今太后与皇上并不亲近,前两日杨姑娘才从养心殿出来,今儿就被传过去赏了汤喝。
  这哪里是汤,是药,避子的药!
  只是他们心里再清楚也不敢说出来,他们哪有这个胆子去议论太后呢?
  「姑娘泡个热水澡,换身衣裳吧。」春纱忍着眼泪说道。
  其他人纷纷点头,同样强忍着胸中不平,转身烧热水、备浴桶去了。
  若是这位杨姑娘是个折腾人的,他们也不至於如此,偏生杨姑娘刚得了皇上的看重,又生得天仙模样,性子还软和乖巧,不会支使人。他们从前本也都是些小宫人,在主子跟前露不了多少脸的,如今能伺候上这样的主子,心底自然欢喜。
  见主子受了委屈,他们便也觉得好比自己受了委屈。
  「你哭了。」杨么儿眨眨眼,无措地盯着春纱。
  春纱赶紧用手背抹去泪水,道:「奴婢没哭。」
  「我喝汤,你哭了吗?」杨么儿有些笨拙地问道。
  春纱咬着唇摇头。
  「你也要喝?」杨么儿歪着头问。
  春纱看着她天真的神情,忍不住又笑了。「奴婢不喝,那……那不是好东西,不能多喝的。」
  「可是甜。」杨么儿回忆了一下方才舌尖漫过的滋味,真的好甜好甜呀,比娘给她吃的蒸饼还要甜,面上不由得带出一丝笑意。
  春纱瞧见她的笑,却觉得心更酸了。
  宫里头的人,个个都只愿做聪明人,做人上人,然後再来欺压别人,姑娘这样心思单纯,将来又该怎麽办?尽给人做上位的垫脚石吗?
  杨么儿腹中暖暖,由宫女们伺候着沐浴後更是浑身都暖和了,她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说道:「困。」
  「那奴婢伺候姑娘歇下吧。」
  「唔。」
  杨么儿上床裹着被子,一闭眼,很快就睡着了。
  春纱在床边盯着一会儿,低声道:「姑娘无忧无虑的,倒也好。」
  「是啊。」候在一旁的小宫女也感慨的应了一声。
  否则换个人,只怕刚进宫就要被活活吓死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