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小皇后 卷一 第八章
  萧弋便指了指桌案上剩下的食物,看向夏月,道:「既你喜欢分食杨姑娘的东西,这些你便都吃了罢……」
  御膳房送来满满一桌的食物。
  杨幺儿一个人只吃去了一小部分,如今还剩下大多半的美味佳肴。
  夏月盯着那桌案上的食物瞧了瞧,浑身都发冷起来。
  这于她来说,又哪里还是什么美味佳肴?
  若是都吃了,岂不要活活撑死!
  小太监伸手便要将桌上的食物都端给夏月。杨幺儿想也不想便站起来,拍开了小太监的手。
  众人不由都看向了杨幺儿,不知她这是要做什么。
  夏月满眼都是期待之色,以为杨幺儿这是要为她求情了。
  萧弋的目光也落到了杨幺儿的身上。他盯着她,面上神色难辨喜怒。
  杨幺儿却回头盯着萧弋,歪头问:「不吃吗?好吃的,很好吃的。」

  萧弋一怔,没说话。
  「会饿。」杨幺儿小声说。
  饿的滋味儿是很难受的,她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有时候饿了,也只能巴巴地望着墙外的鸟儿。肚子里会像是吞了一团火进去,难受极了。
  「朕不会饿。」
  杨幺儿闻言瞪圆了眼,不太能理解,为什么他不会饿。
  室内众人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杨姑娘之所以拦下了小太监,是还惦念着皇上没有用饭食呢。
  「将她带出去用饭。」萧弋下令道。
  刘嬷嬷会意点头,这杨姑娘出身乡野,瞧见满桌饭食浪费给了一个不知好歹的丫头,想必是会心疼的。刘嬷嬷与另一个嬷嬷便要将夏月往外拖。
  夏月吓得剧烈挣扎了起来,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杨幺儿。
  原来这傻儿并不是要为她求情!
  这怎么成呢?
  不成的,不成的!
  这傻儿难道就没有怜悯之心吗?
  夏月惊慌地开了口,这回叫得更凄惨了:「皇上……」只是方才吐出两个字,便被堵住了嘴,而后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拖出去了。
  小太监这才小心地收拾起了桌上的饭菜。
  杨幺儿中途还恋恋不舍地瞧上了好几眼。
  「明日还会有。」萧弋道。
  杨幺儿这才点了点下巴。
  旁边的宫女顺势送上了一杯消食茶,笑着道:「请姑娘用。」
  杨幺儿接过来,慢吞吞地一口接一口都喝光了。竟是半点也不肯浪费。
  众人瞧见她这般行径,倒是不敢暗暗讥讽她小家子气、傻得很。
  有曼荷、夏月在前,他们倒也明白过来了。不管这杨姑娘是个愚笨的,还是个聪明的。如今她既已送进宫来,便是皇上的人。她为主子,他们为奴仆,哪有奴仆去轻视、欺辱主子的道理?
  不一会儿刘嬷嬷回来了,她瞧了瞧皇上的脸色,便大着胆子,笑道:「姑娘膝盖疼不疼?可要上药?」哪里还有方才那凶恶冰冷的样子。
  杨幺儿从椅子上起身,弯腰自个儿揉了揉膝盖,说:「不疼了。」
  萧弋蓦地想起,她被曼荷推搡到地上,哭得妆都花了的模样。他道:「给她瞧瞧。」
  刘嬷嬷忙蹲下身去,撩起了杨幺儿的袄裙裙摆,又慢慢卷起裤腿。
  杨幺儿的腿很细,裤腿轻易便卷到了膝盖以上去。
  没了衣物的覆盖,杨幺儿觉得有些凉,她不自觉地缩了缩腿。
  刘嬷嬷惊讶地道:「怎么伤得这样厉害?」同时握住了她的脚腕,不让她缩回去。
  「快!快取药来!」刘嬷嬷高声道。
  萧弋不由顺着看了过去。
  便见杨幺儿圆圆的膝盖上头,好大一片淤青,中间还泛着紫,大抵是积了些淤血。再仔细瞧,还能瞧见膝盖上头轻微的挫伤,表皮翻卷,带出了点点血丝。她皮肤本就白,唯独膝盖上那么一块儿伤青紫带红,这样一瞧,自然触目惊心!
  其余宫人都暗暗吸了口气。
  曼荷落得这个下场,倒也不冤枉了。
  「取麝香紫金膏来。」萧弋的声音响起。
  刘嬷嬷惊讶了一瞬,而后才起身应了,忙去取了。
  这麝香紫金膏不易得,只有皇上、太后方才得以取用。
  待取了膏药来,两个小宫女便接了过去,跪在地上仔细为杨幺儿擦药,如此细致地擦了一炷香的功夫。
  萧弋倒也耐心地坐在那椅子上,瞧着小宫女给她上药。
  只是这一来二去的,窗外夜色沉沉,已是戌时了。
  「服侍姑娘洗漱,歇在外面的榻上罢。」
  「是。」
  刚用了饭食,腿又受了伤,今日必然是不会有什么了。
  宫人们领着杨幺儿去拆发髻、换衣裳。
  萧弋便命人掌灯,自个儿坐在桌案前,拿了本古籍翻看。烛光之下,他身形乍看削瘦,却全无病弱之态。他的身影投射在身后的画屏上,倒更像是某种蛰伏的凶兽。
  ……
  翌日,永安宫中。
  太后倚着芙蓉迎枕,脸上挂着几丝讥讽笑意,问:「昨儿那个傻子送到养心殿去了?」
  「回太后娘娘,送去了。」底下的徐嬷嬷应声。
  「那后头又如何了?皇帝有没有恼羞成怒将人赶出来?」
  「从昨日送去,到今儿天明,都没见送出来。不过……养心殿里罚了两个宫女。」
  太后闻言,顿时笑出了声:「拖着一身病体,送上门的傻儿不敢推,他也就只能如此了!让他去罢。爱打杀谁都好。先帝在时,不也是如此么?抗不过朝臣,管不住后宫,顶多拿宫人出出气罢了。」
  徐嬷嬷便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厢杨幺儿打了个喷嚏,她拥着被子,茫然地坐起身,一时间不知身在何处。
  「姑娘可醒了。」小宫女笑着上前,扯走了她怀中的被子,然后拿着帕子仔细给她擦了擦手,又擦了擦脸。
  「姑娘起身用饭么?」小宫女问。
  吃是当然要吃的。
  杨幺儿想也不想便点了头。
  「那奴婢这就服侍姑娘起身。」小宫女道。
  刘嬷嬷却是走进来,道:「先擦了药再下地吧。」
  小宫女点头,从刘嬷嬷手里接过了麝香紫金膏,然后挽起杨幺儿的裤腿,先用热帕子将之前残留的膏药擦干净,再慢慢上药。
  这会儿室内暖和得很,杨幺儿又方才睡醒,毫无防备,所以她大方地伸直了腿,不再往后拼命缩了。小宫女擦药的时候,她便低头认真地盯着自己的脚趾头,摇摇摆摆。
  萧弋一早便用了膳,他从内室出来,便正好瞥见杨幺儿坐在榻上的模样。
  过了一晚上,她腿上的伤痕反而变得更明显了。
  她膝盖微微肿起,紫色淤血覆盖了大半的面积,看着好不凄惨。
  小宫女生怕弄疼了她,便下手极轻。但就算是这样,光看着也觉得疼了。
  偏她自个儿不觉。
  她还摇晃着脚趾头,自己盯着看得出神。
  兴许正因为她心智不全,所以虽然出身乡野,但应当是没有做过多少活儿走过多少路的。萧弋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脚上。
  她的脚不大,脚趾头比常人要更好看、皮肤更细嫩些,脚弓的弧度也更漂亮。
  她裸在外的腿也很好看。
  纤细,但却并不枯瘦,应该是不常行走的缘故,所以养了些肉出来。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