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不当白月光 第七章
  黎玉笛平静的眸心微起细波。「半粒。」
  说着她当真掰了半粒解毒丸,直接扔到他面前。
  「还有半粒。」他不快道。
  「你晓得你中的是什麽毒吗?那是西域奇毒『胭脂红』,和东瀛『醉琉璃』齐名,几乎是无解的。」她因为好奇而钻研了一番,用了三年功夫、上千种药草才制出三颗解毒药丸,用同样的药材再炼制一回她不见得做得出来。
  「所以……」他要的是答案,而非废话。
  「所以你的身体承受不起,药性太强容易爆体而亡,或像疯师叔一样伤了脑子,时而正常时而疯癫,先缓和你体内的毒性再拔毒。」一蹴可几不可能,药性太凶猛,且毒也会反扑,没有彻底根除就会变种,更加棘手。
  药王谷济世救人,二十多年前跑进一名走火入魔的武林人士,要求当时的谷主为他诊治。
  但是那名男子不肯放弃毕生武学,他是名学武成狂的武痴,散掉一身功夫无疑是要他的命,他宁可爆体而亡也不肯舍弃钻研了十余年的武功。
  後来他拜入药王谷门下,成为现任谷主东方亮的师弟,以汤药、针灸、药浴三管齐下,勉强压下体内窜动的真气。
  可是他太热爱习武了,一听到哪里有高深的武林秘笈就往哪里去,往往错过每个月两次的治疗,因此疯病不时的发作,严重时还会用头撞石头,把自个撞得头破血流。
  幸好他从不伤人,最多毁损一小块药田,不过他却十分畏惧年纪比他小三十岁的黎玉笛,因为他是她最感兴趣的「药人」,她在他身上下多少回毒他都死不了。

  而这人便是黎玉笛口中的疯师叔杜了尘,也有人叫他尘道长,因为他不信道,可长年穿着一身灰色道袍。
  「几次?」
  没头没脑的问法,也难为黎玉笛听得懂。「三次针灸,两次药浴,中间再吃半粒解毒丸。」
  她一说完便将那剩下半粒药丸收入蓝花瓷瓶中,没打算给他,看得少年双目皆红。
  「何时开始?」他指的是治疗。
  「是呀!何时开始?」她也在等,等他开口。
  「没人敢戏恕!」他两眼一沉。
  黎玉笛气定神闲。「你的命由你自个掌控,我不急。」
  她的意思是——你几时告知我关於黎府老夫人那不为人知的内情,什麽时候能得到完善的诊治,她不催他,慢慢来。
  「……皇甫少杭。」他的牙快咬崩了。
  「咦?」不懂。
  「爷的名讳,记清楚了。」他一副施舍的嘴脸,等着她惊慌失措的上前跪拜,叩头求饶恕。
  「皇甫」这姓氏在京城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尤其皇甫少杭更是响当当的人物,上了战场能打仗,九岁就跟着其父永乐侯皇甫铁行打退南夷,数年来战功无数。
  而他脱下战袍换上黑色绣松竹暗纹劲装,又是不折不扣的浑不吝,媲美纨裤的小霸王,打遍京城无敌手,没人接得下他的三拳两脚,横行京中,连诸皇子都不敢招惹。
  他爹还有另一个身分——驸马爷,而他的娘更是了不得,上马能舞枪,下马双刀在手,当年一手护着小她三岁的弟弟踏过满地鲜血,和其夫婿将其弟送上九五之位。
  她便是当朝的护国长公主赵婕云,位居超品,见皇上可不下跪,御赐九环金鞭上打昏君,下打佞臣,连皇上见了她都得恭恭敬敬的喊声「皇姊」,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而驸马爷皇甫铁行是当今唯一能掌权、能上朝议事的皇家女婿,有他镇压着,朝中大臣无一敢对皇上提出的政策有半丝异议,几乎是非常「平和」的通过,即日执行。
  私底下虽然有些异议,认为驸马权势过大,可是永乐侯父子在领军方面的才能又叫人不得不甘败下风,因此说的人少,有也只敢私底下唠叨两句,免得犯众怒遭围剿。
  不过对黎玉笛来说,京城里的人、事、物她全然陌生,皇甫少杭是个啥玩意儿呀!不就是个名儿?还有求於她,有什麽好大惊小怪,她当他是仗着祖荫的二世祖。
  京城什麽最多?
  官多,以及满街跑的皇亲国戚、高官仕族子弟,再加上仗势欺人的奴才和旁支族亲,个个自视甚高。
  偏偏黎玉笛全不放在眼里,别人不招惹她,她也不会主动惹事,井水不犯河水,各行其道,因此听了皇甫少杭的话她毫无反应。
  「然後呢?」上三炷香祭拜吗?如果他的毒还不解。
  皇甫少杭为她的无动於衷气歪了嘴,他一把捏碎了桌上的茶杯。「你是傻子吗?爷的师父没提及爷是谁?」
  「别动不动爷呀爷的挂在嘴边,你这点年岁还当不了我祖父,而疯师叔开口闭口都是我那徒儿如何如何,谁知道他徒弟是个毛呀!我只问一句,你的毒拔不拔?」谁管你祖宗八代,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照她的规矩来。
  「……拔。」咬着牙,他冷声。
  黎玉笛也不跟他客气,含一片桃脯听他开讲。「说吧!我家老夫人是哪根筋搭错了,终於大彻大悟了?」
  看她自得其乐地吃起零嘴,皇甫少杭目冷如霜。「你知晓云麾将军吗?」
  她摇头。
  「那是你娘的娘家人,云麾将军官居三品,是你亲大舅,掌兵二十万。」手中有兵总引人觊觎。
  「他们不是被流放西北了?」只因打了几场败仗,丢失了两座城池,太倚重张家的皇上就龙威大发。
  「是,他们是去了西北,但张家儿郎全去了军队,几年下来也在军中有几分威望,这一两年来陆续收复被占领的土地,以有罪之身连升了数级……」功过相抵。
  蛾眉轻轻一拧的黎玉笛又吃起乾硬的牛肉脯。「换言之,他们立功了,不久可返回京城?」
  吃了半粒解毒丸的皇甫少杭面上稍有血色,嘴上的唇色没先前红艳,「不只官复原职还有可能升官晋爵,发回被流放前充公的家产。」
  「那只表示我娘有靠山而已。」好像起不了多大作用,出嫁从夫,娘家父兄还能打上门为自家女儿出气?
  黎玉笛对母亲娘家人了解不深,张蔓月也很少提起有草莽性格的张家人,因此不晓得这群粗暴蛮横的莽人能做出什麽令人发指的行径,他们根本不跟人讲道理,只问结果。
  「那你就错了。」他扬唇一笑。
  「我错了?」难道不是。
  「贵府老夫人当年昏聩得原本要迎秦婉儿为平妻,大张旗鼓的送帖子摆酒宴客,当时尚未被流放的张家人接到帖子,当天就带了十三余名族中堂兄弟将宴席给砸了,扬言张家人一日不同意,她秦婉儿就只能是个妾,还是形同买卖的妾……」理直气壮的砸门,半点情面也不给。
  秦婉儿便是婉姨娘,生有一女黎玉仙,但女儿的名字是她自个取的,黎仲华一次也没瞧过这个不被期待的庶女。
  闻言的黎玉笛乐了。「也就是说知道我舅舅们要回来了,我家老夫人就怂了,怕他们上门拆了黎府。」原来她也有忌惮的人,没法摆老太君的谱。
  黎玉笛心里有了盘算,她知道该怎麽反击了。
  人最怕没有弱点,一有弱点手到擒来。
  怂?这字眼用得真好。「当年若非张家人遭流放不在京中,令祖母还不致於昏招百出,以为张家人再无翻身之日。」
  「所以老夫人才急着派人接我们回京,好把这个大洞补起来。」一把年纪了还那麽天真,发生过的事能一笔抹去吗?她做得了初一就别怪别人做十五,拜神要心诚。
  黎玉笛嘴角笑得阴恻恻,有仇不报会憋死人的。
  「她更怕张家人告御状,将当年关於你娘的事查个水落石出,若是由刑部或大理寺来追查,不管能不能查出端倪,黎府的脸都丢大了,她也会传出不慈的名声,不利於几个正在议婚的孙儿孙女。」堂堂太傅府却没人愿与之联姻,徒留笑柄。
  「三师哥,你这份人情我领了。」前因後果她都知晓了,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回。
  黎玉笛上头有两位同师父的师兄,身为疯师叔徒弟的皇甫少杭屈居第三。
  他眼角抽了一下,对她的称呼有几分别扭。「我的毒几时可以开始拔除。」
  「明天晌午吧!今儿个太晚了,还要花功夫准备药材,你放心,这毒虽然凶狠,明日日落前你还死不了。」
  她话中之意要他别耽搁了时辰,要是错过了最佳拔毒时机,她是华佗再世也救不了。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