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玉偷香 第四章
  才想着该怎么厘清事情原委,川叔紧接又说:「咱不知那位公子爷上门干啥,但肯定不是来请小姐掌眼,因为人家来头较你大,名气较你响亮,小姐懂的,人家都懂,小姐不擅长的,听说恰是人家强项中的强项。以往『福宝斋』经手一件名为『三羊开泰』的白玉小摆件,你痴痴望着那摆件三天三夜,饭也忘了吃,觉也不睡了,但咱们仅是经手,最后还是得将东西送到买家手里,小姐那时可唉声叹气了,您还记得不?」
  「豆 豆 小 说 提 供。」
  苏仰娴很轻很慢地点头。
  她气息微微急促,内心隐约浮现答案,却是不敢置信啊不敢置信。
  川叔、川婶这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多年来在「福宝斋」苏家帮佣,虽非行里人,但玉行里的大小消息可知道得不少,对于天朝治玉的几个流派,随口就能道出,半点儿不陌生。
  「所以真是……」苏仰娴咽了咽唾津,轻哑求证。「……是他?」
  川婶点头如捣蒜,眉开眼笑。「登门拜访,说是江北雍氏的公子爷,打昙陵源来的,咱这耳朵再不好,那也听得真真的,一准儿没错。」拉拉苏仰娴的胳臂,再次压低嗓声,「小姐不是挺仰慕人家的?总说要寻个好时候访一访江北昙陵源,瞧啊,老天爷都帮您,把人撮合到您面前罗。」一门心思就是想着要帮自家小姐寻觅好姻缘。
  没理会川婶后头的话,苏仰娴只急问:「那他可有留话?有说找我是为了何事吗?」
  川叔川婶对看一眼,再同时望向她,异口同声道:「没啊。」
  「那他可有说今晚要往哪儿去?在哪儿下榻?」当真着急了,她竟急到眸眶有些泛潮。
  「呃……也没说啊,是说……他需要交代那些吗?」川叔迷惑蹙眉,抬手挠了挠粗颈。

  「那他可有说,明儿个还会再过来一趟?」换苏仰娴紧抓川叔川婶的手臂。
  老夫妻俩又一脸怪异地对看一眼,同时摇头。
  「噢……」苏仰娴叹了声,像鼓得圆鼓鼓的河豚突然消气似的,双肩都跟着垮了。
  川叔再次挠着颈侧粗皮,疑惑道:「他午后登门造访,人一直没走,就窝在后院跟老爷混在一块儿了,是要他留什么话?交代什么?」
  ……嗄?
  闻言,苏仰娴骤然扬睫,本以为不可能再瞠得更圆的杏眸,顿时圆瞪如铜铃。
  她瞠目结舌,小口张出圆圆一个小洞,鼻翼明显歙张,腮畔刷上两坨红。
  他登门拜访。
  她不在,他没走。
  他就等她返家。
  所以……所以……他此时此际就在她家,离得这般近,她就要见到他!
  一股麻感从脊柱往上窜,她脑门陡凛,说不得话了,只能起脚往自家后院飞冲。
  【第二章 苏姑娘开个价】
  「福宝斋」后院。
  春寒已过,天气渐暖,即便是傍晚时分,霞色天光仍清清亮亮,从敞窗和大开的厅门迤逦而进,将小厅的青石地镶出薄辉,薄辉细细跳动,为一屋子雅致不流俗套的摆设添上慵懒闲情。
  临窗下摆着一张苏大爹最喜爱的红木藤面罗汉榻,罗汉榻的三面屏围上各开了光,镶嵌云石石板,石板上有着天然形成的纹理,呈现出写意般的山水画面。
  苏大爹挺喜欢午后来访的这一位公子爷。
  他觉得跟对方说话好轻松,怎么说他都能听懂,心里喜欢,遂拉着客人落坐在他最常窝着的宝贝罗汉榻上。
  「别小瞧这张罗汉榻子,这可是咱家阿妞特意挑给我的,兄弟你坐了一下午,如何?是不是舒服透气得很,窝再久屁股蛋都不生汗?」苏大爹完全是献宝的高扬语调。
  一道偏淡漠的男子清嗓徐徐流逸——
  「这是细水藤编制的榻屉,洛玉江南的藤县才能寻到的好东西,果然柔软舒适。」略顿,不忘补充。「也通风。」
  苏大爹频频点头,两眼笑成弯弯两道。「还有这云石石板,这红木雕刻,是不是很美?」
  男子道:「三面屏围子全采正背两面的镂空雕刻手法,八宝纹透雕得很是巧妙,颇有吉祥喻意,屏心开光镶嵌石板,云石纹路似泼墨山水、似日出云海,甚是别致,实是难得的木石料和手艺,很值得收藏。」
  「哈哈哈,小兄弟说得对,说得好!没错没错,很值得收藏啊!咱家阿妞眼光就是好,就是犀利,就是疼她家老爹……啊!说的就是咱呀,阿妞疼咱,告诉你喔,我是阿妞的爹,咱是她爹呢。」语气满满骄傲,这会子是抬出自家闺女儿来献宝。「咱家阿妞是这世上最好的姑娘,谁都喜欢她,兄弟你要见到了,也会喜欢得不得了。」
  「爹——」唤声从门外传进,苏仰娴随即跨进厅中。
  快步至后院,川叔川婶亦紧跟在她身后,一踏入院子,就见一名中年壮汉以及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占据丝瓜棚下的竹制桌椅,喝着茶,桌上还摆着三盘小点和果物,想来是川婶帮他们备上的。
  忽见她出现,中年壮汉和少年不约而同起身,见苏家的仆人随在她身后,立时已猜出她的身分。中年壮汉咧嘴一笑,抱拳作揖,身边的少年连忙跟着做。
  「小姐,这两位是跟着那位公子爷一块儿登门的。」川叔靠过来低声道。
  苏仰娴认得他们。
  那年陪师父上东海卓家,向卓老家主的灵位捻香致意,她就曾见过他们两人,是雍绍白身边亲近的随从。
  苏仰娴颔首回礼,做了个请他们俩自便的手势,立时穿过整座院子,大步跨上石阶。
  她人在廊檐下才要踏进厅堂,恰听到老爹在贵客面前将她夸得天花乱坠。
  玉颊火热,心头发紧,待她看清楚一同窝在红木罗汉榻上的两人……那景象顿时让她的气息窒了窒,脑海中出现短暂空白。
  她家阿爹脱鞋上榻,矮矮胖胖的身躯盘坐起来有点儿圆滚滚的一球,他红光满面,显然心情很好,好到一把山羊胡子乱翘,也不知他自个儿怎么抓的,胡子尾巴叉开五、六道。
  而盘据在罗汉榻另一头的年轻男子,当真是……好一位公子爷。
  与她曾经见过的模样似有些不同。
  头一次见到他时,他一身锦玉白袍、头戴羊脂白玉冠,气质优雅,清俊逼人。
  此际再会,他却是周身墨黑。
  乌亮长发束在黑晶琢成的玉冠里,墨纱裁制出来的春衫被他穿出一抹「东风又作无情计」的神气,明明是百花争艳的时节,却偏来一股犹带春寒的风,将所有缤纷吹落大地。
  他并未像阿爹那般上榻盘坐,而是斜倚屏围,一臂搁在绣着梅雀报春图的迎枕上,另一手则随意把玩着一件玉料。
  苏仰娴这才发觉,不仅他手中那一件玉料,藤制软榻上还摆着二十来件小型玉饰和玉器,有成对的鱼形白玉、青玉如意、黄玉龙纹玦、墨玉纸镇、翠玉葫芦等等又等等,琳琅满目,每一件皆是她家阿爹的收藏。
  能让嗜玉成痴的老爹搬出那么多收藏与之分享,除了师父云溪老人、她的三位师哥和她以外,已无他人,然而贵客上门不过一个下午,竟就让阿爹如此欣赏喜爱,都不知短短两、三个时辰,贵客究竟做了什么、说了什么,使得阿爹与他这般投缘?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