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自带福运来 第十一章
  见董裴轩休兵,她乐得勾起他的手臂往外带,亲热模样看得萧承阳皱眉。
  坐上餐桌,她殷勤小意地伺候,倒酒、布菜,真拿董裴轩当亲爹了。
  於是萧承阳眉头越皱越高,像两座小山丘罩在眼睛上方。
  这麽明目张胆的不爽,就算徐皎月迟钝如石也能感觉到,她直觉转头,迎上他的视线。
  他不高兴什麽?嫌弃她的待客之道?
  自己跟来的,还想要怎样?她本想甩头不理,可突然记起来他随便一丢就是几百点正评……市狯的徐皎月改弦易辙,连忙勾起笑靥夹一块肉往他碗里摆,巴结道:「公子将就吃一点吧,董叔刚回来,厨房里没啥食材,明儿个我进山里一趟,寻些野味。」
  萧承阳是在不高兴这个吗?
  当然不是,他是在气她不避嫌,一个女孩子对着男人又拉又扯、又笑又捧,亏她还是秀才家的闺女,半点规矩都没有。
  徐皎月见他的脸……更臭了?难道是不爱肥肉?
  那……再给他夹一筷子瘦肉?
  她继续讨好。「试试,味道不差的。」

  系统大娘的食谱就没差的,要不是奶奶抠门,厨灶里头只有基本配备,她的手艺肯定能练到与酒楼大厨一较高下。
  见他终於柔和了臭脸,天晓得,没有臭脸佐饭,徐皎月心情有多麽轻松。
  萧承阳把肉放进嘴里,动作优雅斯文,然後……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这一声当,当得徐皎月的小心肝怦怦乱跳。
  他再夹一块蒜苗腊肉,动作一贯地高雅,再然後……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哇咧哇咧哇咧,他如此之慷慨,一餐饭下来,她可以集多少福气点?
  瞬间,她做出重大决定,决定他在的这段期间,死命抱住他的大腿,死命讨好他,死命死命死命地对他好到不能再好。
  他刚举筷,她忙把蒜苗腊肉整盘端到他跟前,害得董裴轩一筷子落到桌面上。
  这是干麽啊?董裴轩不解地看着徐皎月。
  萧承阳对於她丕变的态度同样感到讶异,她如此殷勤地对待一个持有自己把柄之人,这道菜里……不会放了不该放的东西吧?
  这一想,筷子硬是放不下去。
  「不吃这个?那……红烧肉,红烧肉味道不差的。」
  萧承阳顺着她的意思夹一块肉进碗,筷子再度举起时,她飞快地、迅速地把整盘肉端到他跟前。
  这时候的徐皎月,眼底哪还看得见董裴轩。
  见萧承阳没下筷,她忙夹一筷子青菜放进他碗里。「吃青菜好,有丰富的营养,能够帮助消化。」
  於是,萧承阳在她热切的目光下,把菜放进嘴里,味道……真好……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徐皎月脸上笑意更盛,咚咚咚小跳脚奔进厨房,拿来一只新碗,添进满满的排骨萝卜汤。
  董裴轩等着徐皎月把萝卜汤送到自己嘴边,没想到、没想到……他眼睁睁看着萝卜汤停在萧承阳的碗边,看着她催促道——
  「你试试,这个萝卜可好吃了,是我种在後院的。」
  她的眼睛闪着小星星,满怀期待的热情让人无法理解,但萧承阳很显然非常喜欢她的巴结。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太好赚了!这麽好的男人、这麽好赚的正评值,她後悔了,後悔没有早一点对他更好、更好很多点。
  「丫头,你这般行事对吗?」
  董裴轩轻咳两声,提醒她,谁才是她需要讨好之人。
  徐皎月这才突然发现董裴轩也在场似的,想起自己正在「负荆请罪」中,忙笑着给他夹菜、盛汤,然後……
  系统大娘没反应?吼,太小气,还是得紧巴着公子才能捞个钵满盆溢。
  於是,她又把笑脸送到萧承阳跟前。「公子,你有没有偏爱吃什麽菜?」
  「都吃。」他言简意赅。
  这麽好养?更好了!「公子有没有特殊喜好?」
  「没有。」他回答简短。
  「那……有没有什麽是会让公子感到开心的事?」
  只要他开口,她立即动手,别的就算了,讨好巴结这种事,她信手拈来。
  董裴轩看不惯徐皎月的狗腿样儿,直问:「丫头,你在图谋什麽?」
  「图谋?哪有哪有,我是为好处算计别人的人吗?」
  当然……是啊……
  她心虚,手掌却还是一阵乱挥,好像苍蝇大军正在面前进行战役。片刻,她把掌心压在桌沿,身子往前倾,笑盈盈地对着萧承阳问:「公子,可以请教你一个问题吗?」
  「说。」
  「请问你是家世尊贵,还是文武双全?」她得弄清楚正评值翻倍的理由呀。
  语出,两个男人额头黑线满布。
  徐皎月对萧承阳无所不用其极地讨好。
  他的睡房,擦擦洗洗又擦擦,棉被晒过太阳,枕头拍松,桌面上备下一壶好茶,再摆一盘糕点。乡下地方没熏香,她到後院采一大把菊花往瓶子里插,对了,她连董裴轩最爱的桂花都挪到他的窗下。
  她的努力全是为了……没错,正评!
  有没有拿到手?当然有,徐皎月出马,岂有入宝山却空手而返的道理,何况在这方面,萧承阳非常慷慨。
  徐皎月端着热水,还没走到他的房门口。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心花怒放啊……
  「萧公子,要不要洗洗脸、烫烫脚?」她在房门外扬声喊。
  为这一百点,她愿意再辛苦一点,多烧两大锅热水。
  门未开,萧承阳冷峻的脸庞扬起笑脸,她对他……一如过去般殷勤体贴。
  「晚上有没有吃饱?」进屋,徐皎月问。
  「嗯。」他的表情平静,平板得看不出喜恶,唯有双眼微微透出欢喜。
  【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五十点。】
  徐皎月莞尔道:「明儿个一大早,我去後山找点竹笋野味,保证明天让你满意。」
  「嗯。」他依旧面无表情。
  但是……【当!萧承阳赠正评一百点。】
  就这样,她说一句、他嗯一声,她再厉害,面对一个会把天给聊死的人,三、五句也就是极限了,若不是有不断发送的正评撑场面,他的表情早就把她吓得夹尾巴逃跑。
  可即便如此,在她问完,「还有没有别的需要?」
  他又嗯一声後,她江郎才尽了……
  「天」聊得死透透,连头七都做完了。
  揉揉鼻子,她很想再多讲几句,再多赚点正评,问题是……那也得脸皮够厚、反应够好,才能在他面前把话给接下去啊……算了,明天起早,再接再厉!
  「那……晚安。」她无奈微笑,转身离去。
  只是才走三步……【当!萧承阳赠正评两百点。】
  徐皎月咬牙,怎麽会这样啊?他爱她留,也讲两句留人的话呀,一声不响的,谁晓得他在想什麽?
  【系统大娘,你坏掉了吗?为什麽当个不停,人家明明就不喜欢我待在这里,明明就嫌弃我很烦。】
  【我没坏,有没有听过面冷心热?他肯定希望你留下。】
  她也很想留下呀,可他那张脸摆明写着生人勿近。
  【系统大娘,你确定?】
  【我有做过、说过什麽不确定的事?】
  这倒是真话。眉头皱两下,做一个鬼脸,徐皎月鼓起勇气,转身走回他跟前。
  他很高,站在他跟前,她像变成系统大娘给她读过的《白雪公主》里藏在公主裙子底下的小矮人,她拉长脖子,打量他的眼神。
  系统大娘好像没说错,他真的没有恶意,好像……还有些许的喜悦,只是……
  「萧公子,你知不知道一件事?」她笑着,形容极其温柔。
  「什麽事?」
  「你看看我的眼睛、鼻子、嘴巴……全身上下都看一遍。」她指指自己。
  他看了,极其认真地看过两三遍。
  「你觉得,我长得像灵媒吗?」
  「不像。」他实话实说。
  「没错,我不是灵媒,我没办法猜测你在想什麽,如果你想让我知道某些讯息,就必须透过嘴巴活动来让我明白,懂吗?」她的表情和肢体动作很丰富,像在对幼童说话似的。
  嘴巴活动……她指的是……萧承阳的耳朵浮起一抹嫣红,然烛光昏暗,徐皎月没有注意到。
  见他愣愣的没说话,她再催促一次。「你听懂我的意思吗?你必须……」
  徐皎月话没说完,他答,「明白。」
  然後,他俯下身,吻住她的唇。
  然後……轰!徐皎月的脑袋炸了。
  然後……眼前一片昏暗,夜幕笼罩。
  情况怎麽会突然发展成这个样子?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