萌包子俏娘亲 第十章
  看着她的俏颜,那股熟悉感涌了上来,他压下心头的困惑,轻点下颚,接过她手中的鹿肉汤,眸光温和地看着她,「有劳了,虞姑娘。」
  她微眯着双眸,对他回以微笑,「不用客气,尽量用。」
  「叔叔,你赶紧尝尝看,我妈咪煮的鹿肉汤最好喝了。」小团子拿起汤匙舀着已经吹凉的鹿肉汤喝着。
  齐谕浅尝了口,滑顺鲜美的汤头入口,点头,「果然不错,不比御厨手艺差,四年时间,虞姑娘能从一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姑娘,成长为拥有御厨般的手艺,的确让人刮目相看。」
  被人这样夸奖,任何人都会很开心的,她嘴角上扬,笑咪咪的回应,「王爷过奖了。」
  看着她狡黠灵动,却又带着一抹沉静的弯弯笑眼,他的视线不自觉的在她身上停驻。
  模糊的记忆里,这双眼似乎出现过,却好似有什麽不同……
  他幽暗不明的眸光带着一抹探究,直把她瞧得有些不自在,赶紧敛下笑容,放下手中的烤肉串,轻咳了声,「王爷,我脸上有什麽吗?要不然你怎麽直盯着我瞧?」
  他那双像是冬日星子般绽放着清冷光芒的眼睛真是好看,每每与他对视,她总是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她只能尽量控制住失序的心跳,再这样下去可不行,她得问清楚,免得对他生出误会。
  「不是,本王觉得你很眼熟,在烟霞森林之前,我们是否有碰过面?」
  原来是觉得眼熟啊,她心下松了口气,要不然他这样直看着她,她真的会误会他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意思。

  她轻笑了声,「王爷,我丧失记忆了,所以就算我们有见过面,我也不记得啊。」
  「本王竟然忘了这事。」
  「不过,王爷,我觉得我们肯定是见过面的,我以前是京城贵女,我四叔跟你也算是同僚,因此肯定有过几面之缘。」
  像他这种权贵,肯定见过不少京城贵女,跟原主有过几面之缘,这根本没什麽好奇怪的,只是他怎麽好像特别执着於她?这倒是令人不解。
  「说的也是。」颖王嘴角微勾轻笑了下,看来,这事还是得自己亲自追查才能解开盘旋在心头的狐疑。
  穿过森林後,队伍又走了半天,来到一处天险,那是只有一辆马车宽的蜿蜒山道,这条山道一面是陡峭的险恶坡壁,一面是深不见底的山谷。
  技术不够纯熟或是对这地形不够了解的车夫,根本就不敢在这种山道上驾驭马车,为了安全起见,齐谕下令所有人下车步行,在进入山道前,整支队伍停下稍作休息简单进食,补充体力後再上路。
  唐昀若带着孩子下车,找了一处稍微平坦的地方,拿出早上准备好的食材,打算做刈包。
  馒头对切,从中间割上一刀,夹进剩下的卤肉,加入一点糖、咸菜跟捣碎的花生,这样子一个分量正好适合两个小家伙吃。
  这肉是昨天剩下的野猪肉,原本她打算做成腊肉,不过因为剩下的分量不多,索性全切成片丢进锅里,加上一些酱油跟黄酒、葱,将它放到残留着余火的篝火上煨着,到了今天一早就是一锅香喷喷的卤肉,正好搭配早上火头军煮的稀饭。
  行军时,像咸菜跟花生米这些方便的配菜都会备着,几乎餐餐看得到它们的踪迹,用完早膳後,她便将这些菜分门别类,小心打包好,准备中午做刈包。
  「来,拿好,慢慢吃,可别掉下来了。」她将刈包拿给孩子,不忘叮咛道。
  「好香,蕴儿,你中午又弄了什麽好料给他们吃了?」闻香而来的虞易峰问道,一双眼睛紧盯着她手上的刈包。
  她伸手将刈包给他,「刈包。」这四叔也是个吃货,昨晚吃了她亲手煮的食物後,今早就自动报到了。
  虞易峰大口咬下,用力咀嚼,不忘称赞好吃。
  刈包两三口就被他吃光,他伸手还要,幸好唐昀若知道他的食量,多做了几个。
  就在虞易峰准备吃下第三个刈包时,齐谕的揶揄声传来,「虞将军在这里开小灶,竟然没有喊上本王!」
  虞易峰赶紧将口中食物吞下,指着刈包,「这是刈包,好吃,王爷要不要也来一个?」
  「叔叔,妈咪做的刈包很好吃,你尝尝。」两个小包子未等唐昀若同意,迳自拿走她面前剩下的两个刈包,塞到齐谕手中。
  小团子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催促道:「你赶紧尝尝看,很好吃的。」
  小糯米道:「你是我们的好朋友,我们才请你吃这个,不然除了四叔公外,我们谁都不给。」
  「唷,是这样呀,那我一定要尝尝看。」虞蕴昨天露的那一手厨艺的确不错,让他到现在还回味无穷。
  他不客气地大口咬下,热腾腾的刈包中包着肥瘦匀称的软嫩猪肉,肥美入味,吃起来满口脂香却不油腻,搭配着咸菜跟碎花生增添风味,咸甜滋味融合在口中,形成绝佳美味。
  「果然好吃。」他下意识地舔了下嘴边的油渍。
  「嘿嘿,我们没有骗你吧。」两个小包子得意地朝他扬扬下巴。
  「本王知道你们两个对本王最好,会跟本王分享你们的好东西。」
  很快的,那两个刈包都进了他嘴里。
  他意犹未尽,这麽好吃的东西让人吃得不过瘾,根本是故意吊着人的胃口。
  忽地,他幽怨的盯着虞易峰,这家伙到这里蹭食,竟然没有找他一起过来,瞧这才两顿饭而已,虞易峰就吃得满脸油光。
  虞易峰突然接收到齐谕那怨怼的眼神,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斜看着自己手中的刈包,只见齐谕微微点了点下颚,眼角顿时剧烈抽了下。
  要他把口粮让出去给王爷,简直是在剐他的肉啊!这次带出来的火头军只会把食物煮熟,没有所谓的厨艺,所做的伙食就只差被批评为猪食了,这一路上吃的他是唉声叹气,消瘦了好几斤,好不容易才脱离吃猪食的日子,怎麽王爷也要来跟他抢口粮。
  他幽怨的稍稍摇头,拒绝齐谕要他上交午膳的要求。
  两人私下细微的互动全被唐昀若看在眼里,没想到向来成熟稳重,给人印象淡漠冰冷的颖王,竟然也会抢食。
  这麽难得一见的逗趣画面与他这反差的表情,让她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不少。
  她轻勾嘴角,又做了五个刈包,「王爷,如果不介意,就跟我们一起用午膳吧,除了刈包,我还做了酸梅汤,可以解腻。」她将做好的刈包放到洗净的大叶片上,拿起一个竹筒做的水壶,一并放到齐谕前面。
  「那本王就不客气了。」齐谕嘴角轻勾,毫不矫情地拿起一个刈包大口吃着。
  她也坐下来,开始品尝自己的手艺。
  不一会儿功夫,一锅的卤肉全吃光了。
  看着吃饱後摊在地上的两大两小,唐昀若是又气又好笑,四叔跟王爷进行吃刈包比赛就算了,这两个小家伙竟然也跟着他们比,硬生生多吃了一个刈包,把小肚子给吃撑了,躺在草地上摸着肚皮哼哼着。
  她从马车上拿下清凉膏,解开两人的衣裳,在他们的肚皮上抹了些,不一会儿,他们果然感觉舒服多了,也不再那般哼叫。
  「妈咪,以後我再也不要吃那麽多了。」小糯米吁口气,舒服的说着。
  她弹了下他们光滑饱满的额头,「看你们以後还敢跟大人比吃饭吗?多吃一碗饭就撑死你们。」
  「不比了,不比了。」两个小包子不约而同地挥着手,嚷着,「吃撑了好难受。」
  「等等就要起程,走一段路就舒服了。」虞易峰被他们的可爱模样给逗笑了。
  眼看时间不早,他起身打算回队上,「蕴儿,一会儿那条山路崎岖不平,并不好走,你最好换双好行走的鞋子。」
  「四叔,你放心好了,我都准备好了。」她给自己还有两个孩子准备的鞋子,里头的鞋垫都铺了棉花,可减缓行走时的冲击力道,这样才能较长时间行走。
  「那好。对了,出了山谷又要进入一片森林,有没有其他野味我不知道,不过绝对有野鸡,我想喝鸡汤,像昨天那鹿肉汤的做法就不错,或者你有其他想法也可以,最好再弄点面,四叔知道你行的。」
  「我记住了,四叔,你赶紧回去吧。」
  虞易峰离开,齐谕也不方便继续留在这里,他起身准备跟着虞易峰一起离去,在经过唐昀若身边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她。
  「晚膳本王要吃叫花鸡,还有烙饼。」说完便抬脚转身离去。
  她愕然地看着他潇洒离去的挺拔背影,自己什麽时候成了他的厨娘?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