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事亲事我的事 上 第八章
  茭白在後头见了,点头道:「殷瑶姑娘是肃王府的嫡长女,与公主年岁一样,如今是盛安之中风头最盛的贵女。」
  都传殷瑶琴赋皆通、礼义兼俱,最有大家嫡女之风范,由这样的一个人来出面邀请,表现出对公主的重视,最合适不过,也最落靖国公府的脸面了。
  魏元音远在赵郡的时候就知道,在盛安这个地方,世家大族的贵女们最喜欢跟风,如今大抵都喜欢跟殷瑶的风,而现在殷瑶第一个邀请了她,只要宴会上不出什麽岔子,她也就算融入这个圈子了。
  只是魏元音的兴致却不高,「这位不会和林家那个二表姊一样,也是个掉书袋吧?」她已经记不太清那位表姊到底叫啥了。
  「公主,这人啊,一人一个脾气,总不能人人都和林家二姑娘一样。」
  魏元音深觉有理,让茭白将帖子收好,站起身朝殿外走去。
  【第五章 踏入贵女圈的宴会】
  魏元音也是等这宫殿挂了回音宫的匾才知道,这原来是殷予母妃的寝殿,一开始本想着把匾给换回来,可又觉得做作,乾脆就当欠他一个人情。
  只是那些菊花她到底没让人铲了,只是挪了挪地方,在另一侧搭了架子,移了她爱的蔷薇。
  如今菊花开得正好,朵朵大如斗,浓粉淡白皆有,但也让人生不出这些花在争芳斗艳的感觉。
  「都说什麽人爱什麽花,没想到荣宠一时的陈贵妃是个淡泊的人。」魏元音托着下巴坐在石桌旁,自顾自地嘀咕了一句。

  「你不爱它们,为什麽还留着?」
  殷予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吓了魏元音一跳。
  她抬起头,目光呆滞地看着长身玉立的青年,今天他穿了身玄色长袍,暗纹是比较老气的吉祥如意,但丝毫不损这个人的英姿。
  「摄、摄政王。」男人不是不能进後宫吗?
  殷予视线掠过高矮不一的菊花,最後落到魏元音的身上,她彷佛被吓得不行,面上的惊恐没有丝毫掩饰,原本托腮的双手此时抠住了石桌面,他几乎能想像,等他一转身,小姑娘估计就会不开心地捶桌子了。
  其实他本来在办公务,可听到马力说帖子已经送进宫了,就不免想来看看她有没有好一点,有没有稍微宽心一点?没想到会听见她在感慨他的母妃。
  说不出什麽感觉,只觉有点酸涩,大概很少有人会再提起一个二十年前的後宫女人,还对着她最爱的花说。
  「习惯吗?」他坐到了她对面,视线落在那双莹白的手上,皓腕露出一截,右手腕戴着一条红绳编的手链,坠饰有一半藏在袖子里,好像是花。
  魏元音手指微微缩了下,仰头笑道:「习惯啊,我在哪里都习惯的。」
  看着这个笑容,殷予心中一动,也被勾得舒心,唇角稍稍往上翘了翘,「肃王一家人都很好,你不用担心。」
  听到这话,魏元音怔了怔,他竟然是过来宽解自己的?
  殷予却将视线转到菊花丛上,「母妃得宠甚久,却一直没有子嗣,父皇怜她,恰巧一个才人难产,孩子就被抱到了母妃身边。」
  「那就是肃王?」魏元音好像听故事一般,听殷予说着这段往事,也不怕他了,笑咪咪的等着下文。
  「是。」殷予淡淡地道:「母妃将他养得很仁厚,父皇一度想将他立为太子,母妃担心孝敏仁皇后不满,拒绝了,他也从来没有怪过母妃。」
  「那真是一个很好的人啊。」魏元音歪着头想着,「然後高祖皇帝就立了先帝为太子?」
  「嗯,那时候我也还小,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肃王倒是一直亦父亦兄待我。」
  魏元音努力点点头表示明白,忽然愣了下,匪夷所思地看着殷予,他今天怎麽说了这麽多的话,还讲了肃王和他的渊源?
  她表情瞬间变得匪夷所思,殷予也看出来了。
  「我知道你功课没做好。」他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本小册子,「拿去吧。」
  暗处的路遥见状,差点把舌头咬下来。
  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总结出的盛安重点人物、重点关系,自家王爷就这麽轻描淡写地给出去了?这麽轻描淡写,人家妹子怎麽可能知道有多珍贵!
  魏元音抬手去接,手链上的玉坠完整地露了出来,是朵蔷薇花,白玉透着微粉,很精致好看。
  但完全没有她好看,她是盛安最娇艳精致的花,殷予倏地冒出这样一个念头,捏着书册的手指不由得一紧,教她一下没能抽走。
  「摄政王?」魏元音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心想不会是舍不得吧。
  殷予眸光晦暗,蓦地松开手,仓促地站起来,「你慢慢看,我去处理政务了。」说罢,步伐匆匆地离开。
  魏元音瞅着那背影,莫名觉得怎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啊,然後百无聊赖地翻了翻他给的册子,不由看入迷了。
  这可比书库里那些有趣通俗多了,既有关系表,又有小像,啧,再也不用担心参加宴会认错人了。
  「公主。」一名宫女站到了魏元音的身後,「您小心着凉。」
  魏元音回头,正对上对方勉强从自己手中书册上收回的目光,似乎没有预料她回头,目光里还有点惊慌。
  「榛叶。」魏元音合上手中的书册,「你原是哪里调来的?」
  那日从靖国公府回来後,她就没有把榛叶放在心上,而榛叶似乎受了茭白的敲打,没再做过什麽过分的事情,只是今日……
  魏元音望了一眼殷予离开的方向,莫名觉得嘲讽。
  听了问话,榛叶恭敬行礼,道:「奴婢原是未央宫的宫人。」
  她们都是打小就进宫的,有的时候碰对了主子还能有些脸面,也可能连主子都不会有,只能一日又一日打扫空荡荡的宫殿,未央宫就是这样一座宫殿。
  魏元音点头道:「你在宫里至少也有十几年了吧。」榛叶看起来比茭白还要大,茭白都已经十七。
  「奴婢五岁进宫,如今已经十五年整。」榛叶回答的很老实。
  「嗯,也快到出宫的年纪了。」魏元音笑咪咪道:「等月白她们来了,我就命人给你找个好人家。」
  「公主。」闻言,榛叶有些惊慌。
  魏元音将殷予给的册子揣好,也不理会面色苍白的榛叶,哼着小曲儿进了殿门,她可没有那麽多时间和个宫女计较,茭白现在八成已经整理出了好多衣服,让她参加秋菊宴的时候穿。
  果然,等她进了寝殿,就看到面前挂了一溜的裙子,各式各样,什麽颜色都有,但大多是她平日里喜欢的款式。
  「公主您看看最喜欢哪套,都是回了盛安以後,尚衣局按照盛安的风俗给您赶制的新样式。」
  女孩子谁不喜欢新衣裳?魏元音也是一样,见到十多件漂亮的新衣裳几乎挑花了眼,摆在身前比来比去,「太艳了不好,会夺主人的风采,太淡了又不像我的风格。茭白,你觉得呢?」
  「我家公主穿什麽都好看,亮的压得住,暗的也不失色,浓妆淡抹都相宜。」茭白笑看着魏元音比划衣裳,提议道:「要不,您上身都试试?」
  「不。」魏元音果断摇头,「都试一试不得累死了。」最後她将视线停留在一套杏红的团蝶百褶裙上,「还是就这套吧,如今天也快冷了,外面再搭个斗篷刚刚好。」
  茭白笑着应了,然後就去收其余的衣服。
  「公主。」她一边收拾,一边如寻常般和魏元音说着话,「刚刚有宫人碎嘴,说摄政王来了?」
  「是啊。」魏元音想也知道是哪个碎嘴的,「聊了聊肃王的事情。」
  知道摄政王是为了自家公主好才过来,但茭白还是不免眉头微皱,不过仍道:「摄政王也是很好的人。」
  魏元音难得没有反驳,也没有生闷气,反而点了点头,「说起来我就觉得奇怪,摄政王无论如何都是这盛安风云人物了,怎麽还没成亲?」
  就连她父皇,一个闲散懒惰的皇帝,现在都开始正经八百地讨论立后事宜了,摄政王却一点动静都没有,实属不正常。
  「您不知道?」茭白惊讶道:「摄政王原先是有过一个未婚妻的。」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