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三 第七章
  三楼的天字号雅间里,安王正陪着他的侧妃黄氏用着午膳,他夹了一筷色泽青翠的青菜放到了对面美人儿的碗里,「多用一点,再过些日子,要想在桌上看到这颜色是难了。」
  黄霞淡笑着,挑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咽下,「你今天怎麽想到带我来这用膳?要知道这里可是昭亲王的地盘。」
  安王笑说:「本王就不能是单纯地带你出来用一顿午膳吗?」
  「那你是吗?」黄霞轻轻地嗤笑一声,她太了解他了,他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
  「不是。」安王就喜欢这女人的敏锐,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很了解对方,所以跟她在一起,他能觉得自在,不必再戴着面具。「皇祖母的寿诞就要到了……」
  「停。」一提到太后的寿诞,就让她不由自主地想到她最失败最耻辱的那一日,也就是从那一天起,她的路就走歪了,再也回不了头了。她稳了稳心神,瞬间明白了安王提起此事的用意,直接道:「你是想要我回趟娘家?」
  她爹手里的京禁卫可真是够吸引人的,只是出了韩家的事之後,她爹未必就会听她的。
  「知本王者,爱妃也。」安王又给黄霞夹了几道她爱吃的菜,就放下了筷子,「你看看这第一楼现在生意可比以前好多了,说是日进斗金都不为过,据说这都要归功於本王那位九王婶。以前本王一直觉得那位九王婶配不上九王叔,但最近几年下来,本王不这样想了,有九王婶那麽一位生财有道的王妃,九王叔简直就是如虎添翼。」
  黄霞细嚼慢咽地吃着膳食,她知道安王是在刺激她,他也成功了,只是她还不想这麽早让他得偿所愿。
  「你跟我说这些做什麽?你要清楚我现在是你安王爷的侧妃。」说着,她淡笑着给他夹了两块脆皮鸭,「王爷也用,可不能就这样看着我吃。」
  「好吧。」安王知道她把他的话听进去了,也就不再继续说下去了。

  说了这些事,再好吃的饭菜也没什麽滋味,安王跟黄霞没多久就分别放下筷子,唤人来结帐。
  与此同时,第一楼出门送客的夥计看到昭亲王的五佩马车,就立即跑进店里找掌柜的。
  「大掌柜……大管事,老板来了。」
  京城第一楼的掌柜是前几年刚换的,同样出自西北军,一听说老板来了,就知是昭亲王到了,赶忙迎了出去。
  「王爷、王妃娘娘。」
  昭亲王扶着五娘下了马车,见到大掌柜就摆摆手,道:「你该做什麽做什麽,本王跟王妃就是来用顿午膳,一会儿就离开。」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大掌柜退下後,叮嘱了大堂管事几句,就亲自到厨房守着。
  五娘夫妻刚上了三楼,迎面就遇见了从厢房里出来的安王跟戴着帷帽的黄霞。
  安王看到他们先是一愣,接着很是热情地上来给他们请安问好,「九王叔跟九王婶也来第一楼用膳?」
  昭亲王见到他,脸上却是连笑都没了,他很不喜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人,偏偏安王便是其中翘楚,「也没什麽事,就陪你九王婶出来遛达遛达,倒是你,怎麽就带了一个侧妃出门,你的王妃呢?」
  安王没想到昭亲王会这麽说,但转念一想,昭亲王这几句话,反而能刺激到黄霞,今天也算没白来,这麽一想,安王脸上笑容不变地道:「王妃身子抱恙,不便出府。」
  昭亲王冷哼一声,就拉着五娘越过了他们,进了天字九号房。
  戴着帷帽的黄霞,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表面平静地看着那对夫妇,心中却是恨意翻腾。几年不见,他更加气度不凡了,就连他身边那个让人讨厌的女人都更具风姿了,凭什麽?
  「我明天回娘家,你要跟我一块吗?」看着他们过得这麽有滋有味,她怎麽都不甘心。他们怎麽可以毁了她、把她一个人撇在地狱,自己却幸福快活呢?
  安王就知道会这样,眼中的喜色毫不掩饰,「明天本王有空,自然是要陪你的。」老天都在帮他,他可不能就这麽错过。
  在逸王这个皇后嫡子失势後,他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只要慢慢等着就能坐上储君之位,没想到他父皇竟是那样的身分,为保大位,他就不得不狠心扫除後患。
  奉国将军府了然堂,赵希冉呆坐在榻上,一动不动,她昨天受了太大的打击,一时间还缓不过劲儿来。
  秦玥陪在她娘亲身边,眼睛不时地扫过屋里的摆设。
  她外祖母虽然没了封号跟诰命,但她昨天就瞧了一眼她外祖母的首饰盒,那里面的金钗、步摇、簪子差点让她移不开眼。
  她从未见过那麽大的鸽子血红宝石,可她外祖母竟把那麽漂亮耀眼的红宝石随意地扔在首饰盒里,人跟人真的不能比。
  屋外,韩氏依旧在痛苦地学着规矩,头顶铜盆,两臂轻轻柔柔地来回摆动着,小步向前走动,但此刻的韩氏平静了不少,她嘴巴虽被打烂了,眼睛却还没瞎,想到昨天跟今早所见到的事,她心里发寒。
  她当心肝肉宠大的女儿,知道她没了封号没了诰命,竟敢对她大吼大叫,让她如何能受得了?只觉得她这麽多年的苦心,算是喂了狗了。
  本来真要实行那两个嬷嬷对她说的话,她心中还有些不舍,但现在是不用了!
  她停下了脚步,铜盆立时就翻倒了,淋得她满身是水,不过这次她没再尖叫,忍着刺骨的痛问道:「严嬷嬷、石嬷嬷,你们今早说的话是当真的吗?」
  严嬷嬷跟石嬷嬷相视笑了,「自然。」
  「那好。」韩氏看向堂屋内,坐在榻上的母女俩,眼神平静,「一个是我女儿,一个是我外孙女,由她们替我受过,两位嬷嬷同意吗?」
  早上严嬷嬷说,要是她受不了,可以找人代她受过,不过得那人同意才行。
  赵希冉是她生的,赵希冉的女儿身上也流着她的血,她们俩都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她这个祖宗受罪不是吗?
  「你把你女儿跟外孙女叫出来,你就可以进去歇着了。」石嬷嬷说道。
  昨天她就想收拾那两个贱货了,就算韩氏有千错万错,却绝对是对得起她女儿的,做女儿的怎麽也不能乾看着她亲娘受罪,更别说今天韩氏在外面吹了一天冷风,她俩却安安心心地待在屋里,还烧着炭,这样会享福。
  韩氏一听这话,好似生怕她们反悔一样,顾不得疼痛,立刻扯开嗓子叫唤,「冉冉,快出来,娘亲有事找你。」
  赵希冉听到了韩氏的叫声,却依旧坐着不动,她才不要出去见那个满脸青紫的老妇,她不是她娘,她娘是奉国夫人,是雍容华贵的诰命夫人,来往的都是那些尊贵的高门夫人,就连太后都曾经是她娘的手帕交,她娘怎麽会是这样无用无能的老妪!
  赵希冉越想越不甘心,眼泪就涌了出来。
  韩氏迟迟没见赵希冉出来,偷偷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两位嬷嬷,乾笑着说:「那孩子被我惯坏了,只怕要劳烦两位嬷嬷了。」
  她现在只想从这苦难的日子里脱身,一点都不在乎赵希冉了,只觉得她精心养了她那麽多年,赵希冉也是时候还债了。
  严嬷嬷跟石嬷嬷却不帮忙,只说:「你把她们弄出屋,那你就能回房休息了,否则你还是在这挺着吧。」
  这可不行!韩氏连忙道:「两位嬷嬷,你们等……等我一会,我去把她们赶出来。」
  说完,她腿脚俐落地跑进屋里,一把扯过赵希冉披散着的长发,把人往外拖,「你这个孽女,老娘在外面叫你,你耳朵聋了吗?」
  「啊——」赵希冉感觉头皮都要被扯掉了,「你放开我,放开……」
  她养护得很好的长指甲,一把抓在了韩氏的手上,瞬间韩氏的手就火辣辣的疼,不过即便这样,韩氏依旧没有松开手里的发。
  她忍了很久了,这个孽女看到她被掌嘴,竟敢装作什麽都没看见,她要她有何用?
  秦玥已经呆若木鸡了,怎麽会这样,她该怎麽做?
  「娘……」刚叫了一声,她就见她外祖母扯断了她娘亲的一把头发,吓得不敢上前,「娘,玥儿去找人救您。」
  秦玥原想着去把院子里的两个嬷嬷叫进屋里,把她外祖母架出去,却没想到她自己出屋,就是自投罗网。
  严嬷嬷跟石嬷嬷早等着秦玥了,这小娘们自昨天进了这了然堂,眼睛就一直没歇着,东瞟西瞟的想着要好处,这种娘们,要是在宫里,铁定是会爬主子床的那一类,对这类女子,她们自不会手软。
  见到秦玥出门,严嬷嬷拿着竹板就是胡乱一顿打,不过秦玥除了第一下没防备被打着了脸,後面是一点都没再让她漂亮的脸蛋受一丝伤害。
  「啊啊……好痛……呜呜……你们打错人了……」
  屋里赵希冉还在跟韩氏撕扯着,也就是到了这个时候,才能看出来,两人跟她们眼里的泼妇没什麽两样。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