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三 第七章
  昭亲王早就想过那些后果了,不过他依旧不改初衷:「大景从根儿上就是烂的,并不值得我再为它兴师动众。我之所以要覆灭它,并不是因为先帝的所作所为伤害了我母后,伤害了我,而是因为我要建立一个全新的朝代,一个强盛而又传奇的王朝。」
  从他媳妇在西北大胆建城时起,他就有这个想法。看到金满城跟灵州城的成功之后,这个想法更是在他脑子里扎了根,也许他能开创一个属于他跟他媳妇的传说,他才不要再听孝文成皇后那个假故事。
  看着昭亲王那双泛着奕奕神采的双目,肃亲王差点忍不住出手拍他:「你不要因为金满城跟灵州城的成功,就把事情想得过于简单,建城跟建国岂能相提并论?自古以来,改革维新都堪比战场,哪次不是血流成河?」
  金满城跟灵州城他虽没去过,但也能品出一二,那两座城就是走的商道,那些士大夫之所以至今都无视那两座城,不是因为他们腾不开手,而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屑。士农工商,这不是排着玩玩的。
  昭亲王可不管,没试过怎么就知道不能,再说他建立新朝代就是为了创建新规则,不然他费这么大劲干什么:「好了现在还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你今天请我过来不会就是为了这点事吧?」
  肃亲王叹了口气,算了,事情还没发生,他现在说了也是白费力气,目前他最紧要的还是看住这个反骨弟弟的后背,不能让他被人从后面抹了脖子:「我听说宫里昨晚闹鬼了,是怎么回事?」
  昭亲王抬了抬眉,没想到老三这么快就收到消息了:「我让凤卫做的,怎么了?」
  他就知道是他这个弟弟招来的鬼:「你闹可以,但要有分寸,不要把皇帝给吓死了,皇帝要是死了,你麻烦就多了。」
  「放心吧,我有分寸,」昭亲王当然知道皇帝活着才有用,要是死了,不提麻烦,就说这以后谁来跟韩氏那贼婆相亲相爱:「闹到母后寿辰就不会再闹了。」
  听他提到太后寿诞,肃亲王就拉开书案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竹筒,扔给了他:「这个先给你,母后寿诞,皇帝要往大了办,那就让他办吧。到时你该做什么做什么,我这里还有两个活的证据,那天也会带进宫,韩氏他们想要反咬一口,没那么容易。」
  昭亲王接住那个竹筒,打开就扫了一眼,不禁嗤道:「我还以为他还有点皇帝样儿,原来是我高估他了,」他看着那枚红彤彤的玉玺印,面上带着无尽的讽刺,朝着肃亲王扬起那封信件:「我就说了景家皇室是烂在根上,你还不信。」

  「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肃亲王没好气地说:「你就尽情闹吧,不要折了腰就好。」对他这个弟弟,他也只能看着,不能过多干预,不然他还真怕这家伙剁了他的手脚。
  这日昭亲王夫妻被留在了肃亲王府用午膳。只是刚用膳没多久,一位乳母打扮的妇人抱着一四、五岁的娃娃不经请示就进来了:「奴婢携小世子给两位王爷请安,王爷吉祥。」
  五娘看了看她对面三嫂的脸色,见其面上的表情依旧平静,没有丝毫改变。这个三嫂也当真有意思,不全然任人拿捏。要知道没有她的安排,这乳母是进不了正院的。做戏都做到这份上了,她也不介意助她一次,笑问:「三哥府里什么时候请封了世子,怎么没听说?」
  肃亲王的眉头早就皱了起来:「九弟妹说笑了,本王府里还没有世子,」他拿起手边的锦帕擦了擦嘴:「来人,把这乳母送回内务府。」最近他太忙都忽略了府里,看来他要给某些不长眼的紧紧皮子了,不然他们还真当他景枫珃会因为一个庶子就任他们拿捏。
  那妇人赶紧放下那娃娃,双膝跪下连连磕头求饶:「王爷饶命啊……奴婢再也不敢了……王爷饶命……,」那辅国公夫人不是说王爷就这么一个独子,她这样叫不会有事的吗?现在可怎么是好:「王爷饶命……」
  「不许送,」那胖乎乎的娃娃也奶凶奶凶的,拦在妇人身边,朝着肃亲王叫道:「我……我就是小王爷……」
  「哈哈……,」昭亲王笑了,他笑不是因为那孩子,而是想到了他家那两个还待在乐山上的小肥崽:「媳妇,咱们回京也有几天了,今天刚好有空,我陪你去东街逛逛。」老三的家事,让他自己解决,他们两口子还是能回避就回避的好,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好,我正想去几个商铺看看,」五娘也跟着放下了筷子,擦了擦嘴,就朝已经起身的风渺渺福了一礼:「三嫂,咱们改日再好好聚一聚,下次该来我府里了。」
  风渺渺深感惭愧:「真是让你们见笑了,」她低头看向肃亲王说到:「我去送送九弟跟九弟妹,一会就回来。」这孩子不是她生的,她也不好沾边,再说有黄氏母女在里面搅合,她也就不想沾边了,免得惹得一身腥。只是不沾手不代表她就是面团。
  肃亲王点了点头,他了解渺渺的性子,要不是有人惹恼了她,她不会这么做:「老九,今日是哥哥失礼了,改日再给你们两口子补上一桌。」
  昭亲王倒是没所谓:「三哥言重了,那我跟我媳妇就先离开了。」
  夫妻两人坐着马车离开了肃亲王府后,五娘就开始叹气:「三嫂也难做,那孩子毕竟不是她亲生的,她是插手管也不是,不管也不是。好在她性子不软,不然就能被黄氏母女给吞了。」一个庶子就敢惦记肃亲王的王位了,不提其他,就单说那孩子有那样的生母,他这辈子也就至多是个国公。
  昭亲王倚躺在马车里:「他府里的事,咱们不要多管,免得落人口实,」老三不糊涂,他的家事他会处理好的:「媳妇,今天咱们也下次馆子吧?」
  五娘摸了摸自己的肚皮,瘪嘴笑说:「这主意不错,那咱们就去第一楼。」她早就想去第一楼了,只是一直没得空。
  今天的第一楼,依旧是座无虚席,人来人往。三楼的天字号贵宾房里,安王正陪着他的侧妃黄氏用着午膳,他夹了一块色泽青翠的青菜放到了对面美人儿的碗里:「多用一点,再过些日子,要想在桌上看到这颜色是难了。」
  黄霞淡笑着,挑了一根青菜放进嘴里,慢慢咀嚼、咽下:「你今天怎么想到带我来这用膳?要知道这里可是昭亲王的地儿。」自入了安王府,她就很少再提起那人了,就不知道对面这男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安王笑说:「本王就不能是单纯地带你出来用一顿午膳吗?」
  黄霞轻笑一声,她太了解他了,他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那你是吗?」
  「不是,」安王就喜欢这女人的毒辣,也许是因为他们都很了解对方,所以跟她在一起,他能觉得自在,不必再带着面具装相:「皇祖母的寿诞就要到了……」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