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二 第六章
  钱华贞见到无宁,一眼就认出他,原来无宁算是钱华贞的远房表哥,两人幼时还在平阳侯府见过,後来无宁父母双亡就再也没见过,这次她能认出无宁,还是因为无宁下巴上的那个窝,那个窝是天生的。
  钱华贞没想到要娶她的人,是当初那个漂亮的小表哥。这大概就是命吧,当年他似乎抱过她。
  既然钱华贞愿意,五娘也就让人着手准备起来。无宁在宁州城也有一处三进的宅子,五娘又拿银子买了一座两进的宅院,算是他们夫妻给钱华贞的添妆。
  钱华贞也没客气,收了宅院,次日就直接搬过去,倒是让五娘又高看她一眼,毕竟像钱华贞这样爽利的女子已经不多了,五娘相信她会把日子过得很好。
  进入十月後,雪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下,无望河的河面早已经被冰给封住了,只是还不够厚实。
  这天中午,好不容易雪停了,五娘挺着个肚子在屋里来回走动,这时门帘突然被掀起,一股寒气跟着进来。
  「你怎麽这个时候回来?」见进来的是本该在军营的昭亲王,五娘准备上前去给他拍掉身上的落雪。
  昭亲王脸上没什麽表情,只是看着媳妇,看了好一会,还是没有出声。
  五娘沉默地拍打掉他身上的雪花,也意识到他今天的不寻常,想必该来的还是来了。
  她拍净他身上的雪花,就抬头看向男人,努力笑出她最美的样子,柔声道:「去吧,我跟小算盘在家里等你回来。」
  昭亲王一把把她搂进怀里,「今年西北乾旱,边莫也一样,莫拉珥杀了萨依法,成了边莫的新国王,他已经领着边莫的军队跟牧民朝着无望河而来,估计还有两天就到无望河。」

  虽然早知道这一天会来临,但他不是一个人,以前是他母后,现在又多了两个。他听到急报时,只想回来看看她,「一会,大军就要出发,你在家好好待着,王府附近我已经安排了两队暗卫,府里也有两队。」
  五娘不在乎他身上冰冷的铠甲,环住他的腰道:「你放心,我会好好的待在王府等你回来,会照顾好自己的。」
  夫妻俩紧紧拥抱一会才分开,他毅然转身离开。
  五娘如往常一样没有送昭亲王出门,她隔着门帘,眼眶的泪终是落下,「你一定要回来。」
  虽然下定决心不送他,但她还是没忍住掀开门帘,走出了屋子,站在廊下,看着空荡荡的院子,已不见他的身影。
  她呆立在廊下,痴痴地看着覆盖着一层皑皑白雪的院子,她第一次这麽讨厌冬天,讨厌白雪的乾净。
  「娘娘您怎麽出来了?」兮香端着个托盘从小厨房里出来,也许是一时情急脚下没注意滑了一下,托盘掉在雪地上,她整个人顺着坡子滑下,吓得兮香哇哇大叫。
  可是这些已经引不起五娘的注意,她的整个心神都跟着她的男人暂时离开了。
  昭亲王还未出王府,就被一个滴着血的黑衣人挡住去路,「奴才肃亲王麾下暗七给昭亲王请安。」
  「你来可是肃亲王出了什麽事?」昭亲王一直都知道他三哥不简单,没想到他竟然还有暗卫,看这暗卫的身手,一点都不比他的隐龙卫差。
  「主子让暗七亲手把这枚小印交到您手上。」暗七反手,手中就出现一个精致的香囊。
  昭亲王接了过来,打开一看,眼神一凛,「你先在昭亲王府养伤,等伤养好了再离开。」话音刚落,暗七就倒在雪地里,昭亲王赶紧上前去探了探他的鼻息,起身後仰头看向又开始飘雪的天,「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昭亲王紧握着手中的小印,想到他三哥曾经状似无意对他说的话:「大景皇朝除了龙卫,还有一支凤卫,这支凤卫只有九十九人,且代代相传,人虽少,但他们每一个人都身怀绝技,凤卫是当年孝文成皇后亲手建立的。」而他三哥的母妃就是出自孝文成皇后的娘家。
  五娘被迎香扶回屋里,只是她的眼睛红红的,人也没什麽精神。
  「娘娘,」迎香也不知道该怎麽劝慰主子,只能说些好笑的来缓一缓气氛,「兮香那一跤摔得估计要疼个两天,她也真是的,小厨房的门口一向多油水,比冰上还滑,也不注意点,这不就摔狠了。」
  原本还沉默的五娘突然抬头问道:「什麽多油水?」
  迎香被她这麽一问就愣住了,呆呆地回说:「就是……就是厨娘经常洗个锅刷个碗的,会有一点油水洒在门廊下,那边湿漉漉的,滑得很。」
  「门廊下没结冰吗?」西北现在可是滴水成冰,五娘自到了冬天还没怎麽出门,也就没注意到这一点。
  迎香皱了皱眉头,想了一会,对廊下有没有结冰这事还真没注意。「娘娘您稍等一会,奴婢这就去瞧瞧。」
  说完她准备离开,却被五娘给叫住了,「我跟你一块去看看。」
  迎香立马摆手,急说:「娘娘,厨房门口有些滑,您怀着身子,可不能去那。」
  「没事。」五娘坚持要去,双手抱着肚子,「要是厨房门口没结冰,也许能帮西北军大忙,你快扶我过去,咱们慢点走,不会有事的。」
  一谈到西北军,迎香就不吱声了,只能上前去搀扶她家主子,嘴里嘀咕着,「那您一定要小心点。」
  等主仆两人到厨房门口时,五娘就停住脚步,仔细看着门廊下那块没怎麽结冰的地面,「你去把小应子叫来。」
  「不行。」迎香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兮香不在,奴婢得守着您。」
  五娘见她那紧张的样子,就不再使唤她了。
  这时刚好芍嬷嬷拎着一个食盒出来,见她们站在廊下,立刻开口训斥迎香,「你怎麽能带娘娘来这污糟地,这里滑得很,要是娘娘跟小世子有什麽不对,看我不撕了你们!」说着芍嬷嬷就赶紧走到五娘身边,用空着的那只手搀扶着她,「娘娘,奴婢扶您回屋。」
  「嬷嬷。」五娘立在原地没动,「一般厨房都是把什麽水洒在这?」
  芍嬷嬷对这倒是了解,「就是一点点锅底水,娘娘您也别怪罪她们,西北很乾,要是不下雪不结冰什麽的,一点事也不会有,水洒在这一会就乾了。就是一下雪一结冰,这边就不行了,总是湿答答的。」
  五娘眼睛越来越亮,赶忙又问道:「那锅底水都有什麽?」
  「无外乎就是油盐酱醋糖什麽的。」
  「迎香。」五娘想了想,吩咐道:「你去让厨房准备几盆冰水,再拿些油盐酱醋糖跟空盆过来,顺便把几个厨娘也都叫出来,我有事吩咐她们。」
  迎香看了看扶着另一边的芍嬷嬷,「那娘娘您站着别动,奴婢这就去。」
  没一会几个厨娘就一人端着一盆冰水出来,迎香来回跑了两趟才把存放油盐酱醋糖的罐子都拿齐了。
  兮香这会也换好衣裳,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娘娘,您还是坐着,奴婢已经给您垫上软垫,坐着舒服。」
  五娘也没拒绝,看了看椅子就坐下。她刚坐下,怀里就被兮香塞了个小铜炉,「这天冷得很,您可不能冻着,有什麽事,您吩咐奴婢们就行。」
  五娘拉紧身上的斗篷,「让她们把冰水都放在廊下,拿那几个空盆装上雪。」
  几个厨娘把装着冰水的铜盆放在廊下後,就一人拿一个空盆去装满满一盆的雪。
  五娘看了看廊下的十个盆子,吩咐迎香,「你把那些油盐酱醋糖分别倒入那五个装着冰水的盆里,还有那五个装雪的盆子也是一样,记得撒得均匀点。」
  「是。」迎香就这样按着她家娘娘的话,在十个盆里分别倒入一种调料。
  等迎香撒好後,五娘就让那几个厨娘把这十个盆端到正院门前放着,她自己也回屋。
  一个时辰之後,五娘就在屋里待不住了,「兮香、迎香,你们扶我出门看看。」
  两个丫鬟虽然不愿意,但也不得不按主子的话去做。五娘被她们围得严严实实,两个丫头一人一边扶着她出门来到廊下看那几个盆,不知道那些盆有什麽好看的。
  当五娘看着两个没怎麽结冰的盆,整张脸都笑开了,「这两个盆里倒的是盐还是糖?」
  这个好辨别,兮香蹲下,用手指沾了一点放进嘴里,立马吐出来,皱眉说:「是盐。」
  五娘双目亮得耀眼,「去,把厨房的盐都拿出来,撒到後院的荷花塘里。」
  「娘娘,这……不说盐贵不贵的,就说明年那个荷花塘还有用吗?」兮香有些迟疑。
  「让你去你就去,哪来那麽多话?」五娘现在可不管什荷花塘,她现在只想知道盐撒在冰上能不能让冰层变薄?要是能变薄,那就太好了!
  被五娘这麽一喝斥,兮香也不敢再多话了,赶忙去办主子吩咐的事。
  五娘回到屋里,屁股刚沾着榻,就吩咐迎香,「你去把小应子找来。」
  「是。」因为兮香刚刚才被训斥过,这会迎香也不敢罗嗦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