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二 第六章
  「米粮,你那外甥女可不一般,」其中一个胡子拉碴长相很是粗犷的大汉,低声说到:「咱们这些商户,虽然穿金带银的,但说句实话,哪个能真正入得了官家的眼?更何况你这外甥女可是入了天家玉蝶,昭亲王吹锣打鼓娶回府的王妃。哥哥这么多年闯南走北的,到西北这地界还是第一次没撒银子就领着商队进来了。」
  「虎哥说的是,」一个戴着员外帽,留着八字胡的矮胖中年男子接话道:「今儿去客栈接咱们的那公公,据我所知那是昭亲王贴身的大太监应公公。老米,从这事上看,就知道王妃娘娘已经在昭亲王府站稳脚跟了,」说着那人就朝米粮拱了一礼:「老米兄,日后还请多多关照咱们兄弟。」
  米粮跟五娘长得倒是有两分相似,尤其是那双柳叶眼,这会已经笑眯了,弯弯的,从外表是一点也看不出这是混迹商场十多年的老狐狸:「各位哥哥,都说的是哪的话,这次小弟来西北就是想看看这边有没有花头?当然了,有花头自然是少不了几位哥哥,银子大家一起挣嘛。」
  在座的也都是成了精的狐狸,这米粮好话是应承了一堆,但就是没给他们个准话,更不要提帮他们引路搭上昭亲王府这座大山了。不过也不怪他不讲义气,毕竟他们目前也都是说说空话,没开出实实在在的价码。只是他们现在还不能急,这米粮毕竟跟昭亲王妃隔了一层,还不知道他能不能入得了昭亲王的眼?
  米粮心里是一肚子的数,他们这些人想的是什么,他清楚得很,无外乎就是想要借着他跟昭亲王搭上关系。
  哼,不要说他们想了,他也想跟他那外甥女婿沾上边,可这事他说了不算。他现在虽被他外甥女请进了王府,但他可不敢说进了昭亲王府就肯定能见着昭亲王。他理了理因为要来昭亲王府特地换上的宽袖锦袍,他可不能给他外甥女丢人。
  「老爷,」守在门口的米家下人突然出声说:「奴才看到咱们家姑爷身边的应公公朝这边来了。」
  米粮一听这话,赶紧又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袍子,这时辰可正是用晚膳的时候,他笑了,那双柳叶眼又弯了,看起来很是和气。
  小应子下午拿了不少打赏,现在听说是跑这边的,可殷勤了:「舅家老爷,奴才小应子给您请安。」
  米粮赶紧把人请进来:「应公公快快请起,」要不是因为他外甥女,这王府的大太监可不会因为那点打赏就对他这么客气:「不知应公公可是有什么事儿?」
  小应子笑说:「王爷已经回来了,听说您来了,特地在前院设了宴,让奴才过来请您过去吃酒。」

  「噢噢……,」米粮赶紧回道:「我这就去,麻烦应公公带路。」说着他就穿上大氅,跟着小应子出门了。
  而留下来的几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对视了一眼:「看来老米那外甥女是个拿得住的主儿。」昭亲王是谁?那可是真正的天家贵胄,太后嫡亲的儿子,这西北的土皇帝,现在竟这般礼待米粮,看来日后他们对江南米家要重新估算了。
  前院明思园,米粮刚到一会,昭亲王就来了:「让舅父久等了,是本王的不是。」
  米粮闻声,赶忙起身给昭亲王行礼:「贱民米粮叩见……」
  「唉,」昭亲王摆手让他起来:「都是一家人,舅父不必如此多礼,再说这里也不是京城,没那么多的礼。」他舅父镇国侯就算是在京城也从未给他行过礼,既然他是五娘的舅父,那他也不介意给他几分脸面:「舅父快请入座吧。」
  米粮有些惶恐,毕竟他接手家业以来见多了官场的人,那些人明着是官,但要是翻起脸来干起烧杀抢掠的事比强盗还像悍匪,米家又不是没吃过亏:「多谢王爷。」
  昭亲王见米粮虽然坐下了,但身体依旧僵硬,不禁笑着摇了摇头,想给他倒上一杯酒。只是他的手还未碰到酒壶就被坐在对面的米粮给抢先了。米粮抱着酒壶,弯眼笑道:「怎么敢劳烦王爷,还是小人来吧。」
  昭亲王见他这样,就笑说:「舅父就坐用膳就好,本王让小应子来。」他话音刚落,就朝门外喊了一声,一直守在门口的小应子就进来了:「奴才来伺候王爷跟舅家老爷用膳。」
  有了小应子在,米粮也终于舍得放下怀里的酒壶了。几杯老酒下肚,米粮终于不再紧张了,人也放松了,跟着也不那么拘束了,这不话就上来了:「今天能得王爷这般款待,真是米某的荣幸。」
  「您是本王王妃的亲舅舅,本王宴请您是应该的,」昭亲王想到他媳妇之前说的话,面上就不由得多了些暖意:「王妃原本是要过来见见您的,只是她现在身怀有孕,行动有些不便,本王代她敬您一杯,望您能够谅解。」
  米粮赶紧端起面前的酒杯:「一切以王妃娘娘的身子为重,还请王爷代米某向王妃娘娘请个好。」
  就这样两人你一杯我一杯的,很快米粮说话就开始卷舌头了:「想我米粮儿在江南一带儿也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不过没我老姐姐响。」
  相比于米粮,昭亲王是丝毫不见醉态:「本王岳母在江南一代很出名吗?」
  「嗯,出名,」米粮头用力的点了一下:「悍妇之名,以前我老姐姐还在闺中的时候,被我家老爷子给惯得那是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那一带人家教导家中女儿都是说不许学那个开粮铺米家的大闺女,学她铁定嫁不出去。」
  昭亲王吃着花生米,笑着听米粮唠嗑,时不时的还插上几句,引个话。
  米粮又被昭亲王灌了几杯酒:「不过我们米家说起来,对不起我那老姐姐,」说到这米粮就哭了:「要不是因为家中遇难,我老姐姐也不会把自己嫁给安平伯府那老头,三十五就守了寡,呜呜……,那老头一点都配不上我老姐姐……呜呜……」
  昭亲王没想到他说哭就哭,原还想提醒他他嘴里的老头是他的姐夫,这会也只能先安慰他:「舅舅,您……」
  「不要管我,」米粮一手捂着脸一手直摆:「让我哭一会,呜呜……,我家老爷子因为这事差点就厥过去了。可是咱也没办法,倒是她刚守寡的时候,老爷子让我把她接回家,可是她那霸道性子哪是我能镇得住的?」
  米粮哭了一会就不再哭了,一个劲的喝酒,红着眼睛说:「其实我老姐姐对我还不错,我虽然跟她不是一个娘生的,但自小我就是我老姐姐带大的。」
  昭亲王想到他小媳妇说过她舅舅不会谈他十岁之前过得怎么样,他不禁心生好奇:「那舅舅幼时应该过得很开心?」
  一提到幼时,米粮即使是醉了,脸上的表情依旧奇怪,囫囵嘟噜了句:「还行……还行……」
  他这样,昭亲王就更好奇了,接过小应子手中的酒壶,给米粮面前的酒杯满上:「前两天本王听王妃说她幼时被岳母养得胖乎乎的,她娘家的侄子侄女也都喜欢跑去常宁堂岳母那,岳母很喜欢小孩子,本王跟王妃也快有孩子了,我们都高兴得很。」
  米粮又两杯酒下肚了,啪地把酒杯放在桌子上:「我老姐姐……嗝……就喜欢把人……把人养肥了宰。满盆……是她亲闺女……她命根子……她舍不得……我……我啊……我小时候,我老姐姐……天天……给我好吃的……还给我穿她……小时候……没穿的裙子……梳花苞头……一出去……人都说……这丫头……这么胖……嫁嫁不出去了。」
  昭亲王继续给米粮倒酒,他脸上的笑是止都止不住。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