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一 第七章
  五娘见郝嬷嬷把怀里的包袱放到炕几上打开,露出了里面厚厚的几沓账本,她点了点头:「先放着,我一会再看。」
  「好,」郝嬷嬷就打算退下去了,不过被五娘给叫住了:「嬷嬷,今年过年给铺子里的管事多发三个月的工钱,伙计就多发两个月,每人再给称十斤大米,五斤白面,五斤猪肉,让他们回家也好好过个年。」五娘一向是个大方的主儿,从来都不会在工钱上面省,毕竟又想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那是不可能的。
  听了这话,郝嬷嬷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意:「那老奴替伙计们多谢五姑娘赏。」五姑娘也是个通透的,京城几家十六商铺的生意一向不错,这不错还是因为五姑娘一直压着。
  郝嬷嬷离开之后,迎香就捧着一把金算盘从边上小书房里出来,走到五娘跟前:「姑娘,您是现在开始盘检还是等一会?」
  五娘看着迎香捧着的那把纯金打造的算盘,面上有些暖意,这是她大姐送给她的十岁生辰礼物:「就放这吧,我现在开始盘检。」
  迎香知道她家主子虽有些散漫,但该做的事从来都不拖沓:「那好,奴婢这就给您放好。」
  没一会,五娘就盘腿坐到了炕几边上,一手拿着账本,一手开始拨起算盘来。只见她两只眼睛盯在账本上,右手五指翻飞,屋子里面立时就响起了「噼里啪啦」的珠子撞击声。
  每次看到主子打算盘,迎香跟兮香这两个丫鬟就满心满眼都是佩服,到今日她们依旧觉得不可思议。兮香看着全神贯注盘账的主子,就想起她刚入府的时候第一次见到她们姑娘。那时候她们姑娘才五岁,就已经能打得一手好算盘了,只不过府里的老爷不喜欢。
  大概用了一个时辰,五娘就盘好了账,她翻看着压在底面的几本册子,脸上的笑含着些讽刺:「傅府赊账一万三千两白银,平阳侯府赊账三万五千两白银,韩国公府赊账四万六千两白银,呵……」
  「他们怎么能这样呢?」兮香有些不忿:「都是一些仗势欺人的货色,他们怎么不去第一楼跟华纺阁赊账?京城里第一楼跟华纺阁可比咱们十六铺多得很。」
  「哼,他们敢吗?」迎香冷哼了一声:「第一楼跟华纺阁是太后娘家镇国侯府的产业,借他们几个胆子也不敢去那些地方赊账。」那些人就是看她们安平伯府势弱才敢这般肆无忌惮,连脸面都不要了。

  五娘早就猜到会这样,所以也并没有生气:「把这几本册子跟往年的那些放在一起。」
  「姑娘,您就不生气吗?您看他们一年比一年赊得多,」兮香很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这三家在咱们铺子里面拿东西不给银子,已经快要成习惯了,难不成他们把您的铺子当成自己家的了?」
  「他们已经习惯了,」五娘面上除了淡笑,这会已经再没有其他的表情了:「我生气愤怒,他们就会把银子还上?」
  两个丫鬟都鼓着嘴,显得很是憋闷。
  「既然我生气了,他们也不会把银子送过来,那我干什么要跟自己过不去,气大伤身,不值得,」五娘把玩着手中的帕子:「你们要相信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太阳不会停在一家门头照。等咱们家有了底气,我会立马算好总账,让人去这三家收账的。吃进去多少,我会让他们连本带利地吐出来。」
  「可是他们总这样,咱们一年到头的忙活就不赚钱了,」兮香知道她们家主子不缺银子,但让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么多银子进了那几家,心里就平静不了。
  「赚钱很容易,但能守得住才行,」五娘想着她接手京城十六铺后的这几年,一直压着几家十六铺的生意,未免铺子里面的生意过于红火,就觉得有些可笑。可是暂时也只能这样,她可不想因为钱财招惹是非。
  皇宫里,景盛帝坐在龙椅上,紧皱着眉头看着御案上厚厚的一沓画像,心里有些忐忑,不过即便是不安极了,有些事情他还是想要先下手为强:「这些都是京城里未有婚嫁的官家闺秀?」
  「是,」立在一边,手握拂尘的大太监刘光回道:「这些奴才都一一查检过,都是没有婚约婚嫁年岁到了的官家嫡女。」
  「好,你做得不错,」景盛帝捋着自己下巴上的一撮胡子,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昭亲王今年已经二十又五了还未成亲,是朕这个做哥哥的不是。」
  「昭亲王终年替陛下守着西北要塞,劳苦功高,不过王爷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封无可封了,」刘光那双小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皇上您要是给王爷赐一段好姻缘,想必太后娘娘跟王爷都会高兴的。」
  「你说的不错,」景盛帝翻看起御案上的画像:「那朕就看看有没有合适朕那个弟弟的?」
  「皇上眼神好,只要是您给挑的,昭亲王一定都会喜欢,」刘光跟了皇帝这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皇帝的打算,希望最后皇帝不要惹了太后不开心,不然他这个做大太监的估计是得不着好。
  慈宁宫里,头发已经花白的太后跪在佛像前,闭着眼睛,嘴里轻诵着佛经,两只手捻着佛珠,太后身后守着两位跟她差不多年岁的宫嬷嬷。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进入了佛堂:「娘娘,奴才有事要禀报。」
  「南无阿弥陀佛……,」太后过了一会才停止了继续诵经,睁开了双目,朝佛像拜了一拜,后由身边的两位嬷嬷搀扶起身,坐到榻上,喝了一口茶水,问到:「什么事儿?」
  「回娘娘的话,」这个太监是慈宁宫的首领太监魏石,躬身禀报道:「皇上跟前的刘公公今天向皇上呈上了一叠女子画像。」
  「女子画像,」太后面上没有一点表情,声音都透着平静:「什么女子画像,可是皇上想要纳妃?」
  「回娘娘的话,奴才差人打听了,最近刘公公去了户部问询的是京城未有婚嫁的官家女子。」
  太后听了这话,心里就明白了:「可真是劳烦皇上了,昭儿的婚事让他费心了。你退下吧,哀家知道了。」
  「是,」魏公公慢慢退出了佛堂。
  一边的花嬷嬷看向坐在榻上的太后,心里有些疼:「娘娘,您已经礼了一上午的佛了,奴婢们扶您去休息休息吧?」
  太后低垂着首,轻轻一笑:「昭儿是该成亲了,可是哀家不想让皇上给哀家的昭儿赐婚,他不配。」
  「太后,」西嬷嬷双目有些红:「那您就伸一伸手吧。」
  「让小魏子去传昭亲王进宫,」太后闭上了双目,后睁开了,目光变得有些凌冽:「就说哀家有些闷,让他进宫陪哀家下两盘棋。」
  「是,」花嬷嬷退出去了。
  次日一早,景盛帝刚下朝,太后身边的西嬷嬷就来到乾明殿请他了:「皇上,太后娘娘请您过去一趟。」
  「母后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儿?」景盛帝心里有些发虚,太后一般没事是不会找他的。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