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个王妃填钱坑 卷一 第七章
  景盛帝神色微动,紧皱着眉头,握了握拳,终於下了决定,「带上朕昨儿理好的那本小册子,去慈宁宫。」
  「是。」刘光舒了口气,赶忙应道。
  慈宁宫里,太后一身凤袍端坐在主位上,手里依旧握着一串佛珠,眉目平静。
  「皇上驾到。」守门的太监吟唱道。
  太后依旧面无表情的坐在主位上,没有起身的意思。
  景盛帝进入殿内就加快了脚步,上前去行礼,「儿子给母后请安,望母后祥康金安。」
  「坐吧。」太后面上还是没有一丝表情,好似站在她面前的不是皇帝,而是一个不相干的人。
  「谢母后。」景盛帝跟後宫的妃嫔一样,只有每逢初一、十五的时候才能来慈宁宫给太后请安,可即便是这样,他每次来见太后都要鼓足了勇气。因为太后太冷,除了他那个弟弟,其他人都一样,从未得过太后的好脸。
  太后见皇帝已经落坐,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昭亲王今年不小了,都二十又五了,也是时候该成亲了。」
  「母后说的是。」景盛帝微微低垂下头,双目一缩,「不知道母后看上哪家闺秀?还请母后知会儿子一声,儿子也好下旨赐婚。」他来的时候已经想好要把他选的那几家给太后看看,可真到了太后跟前,对着太后那张看不出喜怒的脸,他又有些退缩了。
  「哀家这麽多年光顾着礼佛,对宫外的事情也不甚了解。」太后不再看向景盛帝,双目平视,看向殿门,「皇上那边可有合适的人选?」

  景盛帝不知道太后打什麽主意,不过不管怎麽样,他选总比太后来选的好,便道:「自九弟回京,儿子就已经想好,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再逃了。他也不小了,膝下还没个一子半女的,儿子心中有愧。」
  「把你看好的闺秀名单拿来,哀家瞧瞧。」太后直接开口索要名册,她不想再继续跟皇帝罗嗦下去了。
  景盛帝还有话没说完,可太后开口了,他便不敢再继续说下去,忙道:「刘光,把名册呈给母后。」
  「是。」刘光捧着托盘的双手有些微微发抖,毕竟他也怕太后。
  太后对刘光那双颤巍巍的手视而不见,伸手拿过那本名册就打开看了起来。
  韩国公嫡长孙女,敢情天下就只有韩国公家闺女好,皇后出自韩国公府,昭亲王妃还要出自韩国公府,韩氏出好女?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辅国公嫡女,那个女人的女儿,还想做她的儿媳妇,作梦还能成,可惜她还没死呢。
  忠毅侯嫡长女,也是忠毅侯原配嫡女,性子怯懦,没有主见,怎麽担得起昭亲王妃的担子?不被人生吞了就是好事了。
  吏部侍郎傅天明的嫡女,傅天明的妹妹是平阳侯世子的贵妾,皇帝能选出这样的女子,只怕也是费了不少心思,真是难为他了。
  太后越往下面看,心里的火就止不住地往上冒,她强压着火气,看到最後一位,安平伯金明成嫡妹——金氏五娘。
  想到世人对五娘的称呼,太后眼神一闪,问道:「安平伯府应该出孝了吧?」
  「一个月前就已经出孝了。」景盛帝的手心冒着虚汗,太后问话,他本能地接了话,「母后是觉得那金氏有问题?」
  「就她吧。」太后合起名册,把它放到炕几上。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景盛帝愣了一番,他有些不确定地问道:「母后是说,您觉得金氏不错,要选她给九弟当侧妃?」
  太后这会终於舍得扭过头看向她右边的皇帝了,语气很平静也很肯定地说:「不是侧妃,是正妃,昭亲王妃。」
  「可是金氏身分不显,做九弟侧妃就已经很勉强了。」景盛帝虽说心里头高兴,但面上还是要有所表示,「那平阳侯嫡长女只是个庶妃。」
  「那是平阳侯府家风不好。」不提平阳侯还好,一提他,太后嘴里吐出来的话就不好听了,「一个正经的侯门千金竟做出那样下贱事,哀家当初之所以没赐死她,你难道不知道其中内情?」
  景盛帝也是一时口快才提了那事,他见太后面露厉色,赶忙起身来到太后面前行礼,「是儿子的错,是儿子没管好皇后。」
  「哼。」太后瞥了景盛帝一眼,冷声道:「哀家还没死呢,你那好皇后就敢把手伸到昭亲王府,她是当哀家死了不成?」
  景盛帝一听这话,在心里埋怨皇后,撩起袍子跪到了地上,「是儿子的错,儿子日後一定严加管教,还请母后息怒。」
  太后头向右边撇去,「你起来吧,一会哀家直接下懿旨给昭亲王跟金氏赐婚。」
  「还是儿子圣旨赐婚吧。」景盛帝站起身子,恭敬地站立着。
  「不了,还是哀家这个当娘的来赐婚吧。」太后摆摆手,「哀家有些累了,你想必也有很多政事没处理,就先回去吧。」
  「是。」景盛帝心头一松,「那儿子退下了。」
  太后一手抵在炕几上,托着腮,闭上了眼睛,等景盛帝离开了她才睁开双目,眼神冰冷,「真是上不得台面,穿着龙袍都透着股奴气。」
  「太后。」花嬷嬷端着托盘进来了,「您一早上还没用膳,奴婢让御膳房给您炖了冬瓜盅,您先用些。」
  太后坐直了身子,把手里的佛珠递给站在一边的西嬷嬷,「你先放着,先扶着哀家去书房把赐婚的懿旨给写了,让小魏子会同礼部,一起去昭亲王府跟安平伯府宣旨。」
  「太后真的要选安平伯府的姑娘做王妃吗?」花嬷嬷有些迟疑,安平伯府那位五姑娘身分不显也就算了,昭亲王现在也不需要岳家显赫,但就是那五姑娘的名声有些不好。
  「你们是没瞧见那本册子,什麽坏的、臭的都在上边。」太后讽刺道:「就连傅天明的嫡女也在其中,哀家只能在矮子里面挑高的。金氏出身虽然有些薄,但哀家见过金氏的母亲,那是个敞亮人,想必她教出来的女儿品行不会差到哪,只可惜……」
  太后的话虽没说完,但西嬷嬷也能猜到,「只可惜,安平伯府老夫人的娘亲只生了她一个,而她自己也只生了咱们准王妃,皇上的心思……哎……」她也没说完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安平伯府底子薄,前任安平伯又是那麽个人,在那本册子上,也就只有安平伯府还算乾净,哪都不沾。」太后走进书房,便来到书案前。
  西嬷嬷开始磨墨,「娘娘考虑得极是,与其让那些污糟东西占着王妃之位,还不如选个不出色的。」
  「其实仔细想想,咱们的准王妃除了有个金算盘的名头之外,也没什麽不好。」花嬷嬷笑着说:「金算盘……」
  闻言,太后握着朱笔的手顿了片刻,随即落笔,一边道:「希望她真是把金算盘。」
  她儿子就缺一把金算盘,而且安平伯老夫人米氏的娘家地处江南,还是数得上名号的粮商,皇帝这次恐怕算是失误。
  安平伯府,今日像往常一样宁静,没什麽特别,只是巳时刚过,一阵马蹄声掠过荷花弄,停在了安平伯府门前。
  严明今儿刚下朝没多久,礼部尚书就笑嘻嘻的来大理寺跟他道贺,弄得他是一头雾水,不过他心思通透,赶忙打听事情缘由,三言两语就把事情给打听清楚了。
  他整个人被吓到了,当时脑子里就只有他娘子说的那句话,好事多磨。现在一瞧,他那小姨子的婚事可不就是好事多磨?
  「哎哟,大姑爷您来了。」门房连忙开了小门让严明进来,「奴才这就去回禀一声。」
  「不用了。」严明看了看日头,已经没什麽时间了,赶忙拉住他,「你赶快打开中门,卸了门槛,还有半个时辰天使就要带着懿旨到府了。」
  他话音刚落,伯府的总管事童鸣就急急忙忙到了,「老奴给大姑爷请安。」
  严明见愣在一边的门房,知道这是个不顶事的,忙道:「童鸣,你赶快招呼人,清理门院,打开中门,一会宫里的天使就到了,赶快的,不要拖沓。」
  「姑爷是说,有天使要来府里?」童鸣到底是经过事的,一下就抓住了重点。
  「是。」严明接着吩咐,「还有香案也摆上,几位舅子可都在府中?不在的,赶快差人去找。」
  「是。」童鸣急忙退下,去料理事情。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