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发家 卷四 第十三章
  「雁回……」这一次,谢越彦没有叫她「雁回妹妹」,而是叫她「雁回」。
  李雁回身子一震,哀怨缠绵的箫声停了下来。
  青珠和花浓早在谢越彦现身的时候就退了下去。
  若是小小姐心中没有谢越彦,她们自会拦着,可明显小小姐现在就是为情所困,想要走出去,还是要这两个人当面把话讲清楚,老是这麽互相猜测怎麽得了。
  「我不知道你心中竟有如此多的担忧,是我的错。雁回,我心悦你,你是我一生唯一所求,可不可以告诉我,你的忧虑?」
  李雁回低着头,站在红须朱砂梅树下,手里紧紧的握着那支碧绿的玉箫,心中正在激烈的挣扎。
  她真的要勇敢一次,努力去争取这个男人吗?然而,如果她输了……
  那样的下场,李雁回根本就不敢想。
  在这个男子可以公然三妻四妾的古代,她从来没有奢望过会得到一份永不褪色的爱情。在现代,爱若没了,大不了离婚就是,可这里是男权至上的古代,一步踏错就是万劫不复。
  而且,她是一个死心眼的人,她若不爱,谁也伤不了她。但她一旦爱了,就是将命也一同付出去了,此生此世都不会变。
  爱人的变心,对她而言是最致命的打击,她觉得自己一定会疯,所以她嫁给谁都行,就是不能嫁给所爱之人,因为她承受不起後果。

  谢越彦就像是知道李雁回心中在担忧什麽一样,修长的大手包住李雁回的小手,用他的温热去温暖李雁回忐忑不安微凉的心。
  「雁回,我父姓谢,名蘅,字恕之,是前朝征东将军,统领青、兖、徐、扬四州,屯驻扬州。谢家满门忠烈,我父亲更甚。」谢越彦说到这里闭了闭眼睛,似是不想让李雁回看到他眼中的痛苦,「当时前朝皇帝昏庸无道,天下大乱,到处都是造反的起义军,首领纷纷自立为帝,割据疆土立国,我父亲奉命在扬州抵抗起义军萧家军,也就是当今天子。
  「在前朝皇帝的治理下,天下大旱大涝,早已民心丧尽,我父亲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只能苦苦支撑,可是……前朝皇帝对我父早已心存芥蒂,欲除之而後快……」谢越彦猛然身子微颤,「礼部侍郎徐东趁机诬陷我父亲迟迟不出城与萧家军交战是因为早已投降了萧家军……可怜我父效忠前朝一生,忠孝节义,却落得个凌迟处死的极刑!」
  从谢越彦压抑低沉的语气中,李雁回不难听出其中的恨意。
  她有想过谢越彦的出身不简单,可是她没有想过竟然这般不凡。
  凌迟处死,居然是这样的极刑!李雁回倒抽一口凉气。
  李雁回看过史书,谢蘅乃前朝战神,运兵如神,就连当今圣上谈起谢蘅都是又敬又怕。
  前朝那个昏君亲手砍断了自己的擎天白玉柱、架海紫金梁,谢蘅一死,萧家军势如破竹,一连攻下扬州、青州、兖州、徐州四州。那昏君丢掉了最後一块壁垒,很快就被萧家军打入了京城。
  难怪……难怪谢越彦会是如此。
  「你参加科举,可是要步入朝堂为你父亲报仇?」
  李雁回突然想起前朝那个昏君虽然已国破身死,可是当初构陷谢越彦父亲的徐东,此时还在朝堂之上混得风生水起,听说已经官至礼部尚书一职,且有一女被封为徐妃,育有六皇子与三公主,听说六皇子颇受新帝喜爱。
  如果谢越彦要复仇,想扳倒徐东,谈何容易?更何况,严格算起来,如今的皇帝也是间接害死战神谢蘅的人,以谢越彦的本事……
  李雁回相信,只要他愿意,将这个朝堂掀翻虽不可能,但是将朝堂的水搅混,动摇萧氏江山,他是能干得出来的。
  皇帝今年已经六十了,膝下育有十位皇子,却无一人被立为太子。
  朝堂之上对於立太子的呼声日益高涨,这个时机对於一心想要报仇的谢越彦来说,再好不过。
  他不要稳,他要的就是大肃朝的乱,甚至如有必要,他会让它更乱。
  李雁回相信以谢越彦的手段,只要给他时间,假以时日,他的计画就会一步步实现。
  李雁回面对谢越彦向来都不掩饰自己的想法,因为她知道若论起心思缜密、察言观色,十个她捆一块儿也不会是谢越彦的对手,所以她乾脆自暴自弃,在谢越彦的面前就是透明的,想法不瞒着他,任他读取,就像是小兔子在猛兽面前露出最柔软的腹部一般,表示着她的无害。
  李雁回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谢越彦从她由於惊吓而越睁越大的眼睛里知道她已经猜透了他接下来要做的事儿。
  谢越彦被人看破了心底最隐秘的秘密非但不惊,相反的,还十分的自豪和得意。
  他就知道这世上如果还有人能够了解他、知道他的想法,非李雁回莫属。
  这让他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似乎天地间再空旷,却还是有一个知他懂他之人。
  「今日我将这个可招来杀身大祸的秘密告诉你,若有一天我负了你,你便可让我万劫不复!」谢越彦神情坚定,眼中俱是真诚。
  他无法让李雁回相信他永不变心,只能用最笨的方法将自己的命放到李雁回的手上。
  就像小狐狸知道她的心思瞒不过他,索性从来都不遮掩隐瞒,坦坦荡荡,以诚待人。
  今天他以身家性命下聘,聘李雁回的一颗真心。
  李雁回心中震动,她的眼前似乎一切都变得虚无,没有素洁的雪,没有热情的红梅,甚至连风声都没有了,有的只有面前这个俊美无双的男人,以及那像是誓言一般坚定、铿锵有力的话。
  李雁回想笑,可是泪先落了下来。
  爱上一个多智近乎妖孽的人,就是谈个恋爱都是这麽与众不同,谁家恋爱告白,是这样杀气腾腾的?
  但不得不说,李雁回心动了。
  这几天,她想了无数个办法想让自己放下心来,比如让谢越彦写下保证书,如若变心就和离,孩子都让她带走,请名人做保。再比如,让谢越彦给她部分人手用以自保,让她有能力在他变心後保证自己和孩子可以和他断得乾净……
  可是,每一条都无法让李雁回真正的心安,因为她知道以自己的智商,她无论想得有多万全,都是斗不过谢越彦的,所以她迟迟不能做出决定。
  可今天……这个方法确实是让她安了心。
  果然,能对付谢越彦的只有谢越彦自己,只有他才能想出这般刁钻的法子,破开这个无解之局。
  「你不後悔?」李雁回不解迟疑的问,没有人喜欢别人捏着自己的命门。
  「你会伤害我吗?」谢越彦微笑着反问。
  李雁回摇了摇头,只要谢越彦不变心,她怎麽可能会害谢越彦?
  「那不就结了,既然你不会害我,我又何惧之有?」谢越彦相信自己,「如果我变心了,就杀了我,不用有任何负担!」
  谢越彦都以身家性命下聘了,李雁回又如何能不信?所以,她决定试一次。
  李雁回缓缓的将压在心中多时的隐忧都一一倾吐了出来,谢夫人并不中意她,自家父亲也不中意他,他们之间的前途布满荆棘,真的能走到一起去吗?她是没有半分办法的。
  谢越彦见李雁回苦恼,心中一暖,将她轻轻拥入怀中,在她的耳边低沉有力的说:「放心,一切有我!你什麽都不用想,亦不用烦恼。雁回,你一定是我的新娘!」
  谢越彦的心跳得很快,心中的幸福感就像是十里桃花全部盛放一般,灼灼其华。
  乾涸的心田、冰冷刺骨的孤寂渐渐被涌动出的阵阵暖流所包围,这些暖流流过他的四肢百骸,让他全身宛如浸入了温泉之中,心中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眷恋。
  谢越彦俊美的脸带着满足,紧紧的搂着李雁回不愿放开。
  有了谢越彦的保证,李雁回终於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倚在他的怀里不想动弹,这些费神的事情还是让他去想吧,他若是真的做到了,那她嫁就是了。
  被这个妖孽似的男人盯上,估计她就是想嫁给旁人,也是不行的。
  闭上眼,清冷的梅香混着淡淡的墨香一直萦绕在李雁回的心间,让她心安。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