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发家 卷三 第五章
  「我怎麽帮啊……」李雁回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她,满脸的无辜。
  「少装!」李灵芝一点李雁回的额头,「你这脑袋瓜子,千灵百巧,鬼主意一个接着一个的……你若是没有主意,别人就更没主意了!一句话,帮不帮?」
  果然,示弱什麽的,不适合小姑,这种霸气侧漏的问话模式才适合小姑嘛。
  李雁回揉了揉被点得发疼的脑门,铁定有个红印子了,小姑一定是练过一指禅。
  私心里,李雁回觉得李灵芝的想法没有错,她是想帮的。
  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女人都应该有一技之长,至少要能养活自己。
  不是说她支持李灵芝终身不嫁,在这个时代搞女权运动,那是找死!连她自己都不敢这麽做,哪能让小姑这麽做?
  她只是觉得小姑应该去精进自己的才艺,这样日後嫁人,若是嫁得好男人,幸福一生,那剪纸的技艺自然就可以当成是兴趣玩一玩。可如果真的是不幸,嫁了个渣男,落魄的一天,也能用剪纸这门技艺找口饭吃,有备无患!
  可是,要是小姑打定主意终身不嫁,一生奉献给剪纸艺术,那她今天支持的举动,可就糟糕了……
  这下连李雁回都左右为难了,李灵芝反倒是悠哉无比,这让李雁回觉得李灵芝经过一次情伤後,进化了啊。
  知道自己没那心眼子,索性也就不去费那力气,抓个人给她想办法,她不需要那麽聪明,她只需找到聪明人为她办事就是了……

  而那个苦命被抓的聪明人就是她李雁回啊。
  这可怎麽办呢?
  李雁回将头发都抓乱了,一眼一眼的偷看李灵芝,妄想让她改变主意,可李灵芝是铁了心了,看都不看李雁回一眼。
  李雁回见小姑一点想要改变想法的意思都没有,只得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屋。
  明明有老娘、有哥哥、有嫂子……小姑却偏偏欺负她一个当侄女的,有意思吗?
  「啊!」李雁回郁闷的将自己扔到床上。
  怎麽办?帮还是不帮?
  「不管她不就结了……」
  刺槐树下,谢越彦眉心微蹙的看着颓废的李雁回。
  这肥狐狸怎麽几天没见,又把自己折腾成这样?那些李家的女人们就不能消停两天吗?
  难怪李伯父对他说晚两天出发,他还以为是肥狐狸临时接到通知,需要准备东西呢,结果是因为李灵芝拖着,无法成行。
  李雁回蹲在树下,无奈的瞥了一眼谢越彦。
  其实,她也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完全是自找的。如果她真的狠心不管小姑,那她也就不会这麽烦恼了,说白了,还是她不忍心。
  「小姑有求学的心是好事啊……」李雁回在地下用树枝画着圆圈。「可小姑岁数不小了,奶奶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她去丹嘉城的。就算不为小姑的婚事着想,奶奶也堵不住这村里人的悠悠众口啊……」
  一个待嫁的姑娘不好好在家里待着,跑去外地,光是流言都能把人喷死,说不定心里阴暗的还会怀疑小姑的清白。
  「那有何难。」谢越彦终是不忍心见李雁回这样烦恼。
  「你有办法?」李雁回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对啊!她有谢越彦啊……对她来说难得不行的事情,对谢越彦来说根本就是小事一件。
  呵呵……小姑会抓她,那她就抓谢越彦嘛。
  李雁回眼巴巴的看着谢越彦,盼着他能给自己出个好主意,解决李灵芝的难题。
  「快告诉我!」
  「就说有大师算出她的姻缘在北方不就得了……」谢越彦觉得肥狐狸仰着头急巴巴的样子太可爱,压着想要摸摸肥狐狸毛茸茸脑袋的念头,轻咳了一声道。
  北方正是丹嘉城所在的方向。
  「这个办法好!」李雁回才点头如捣蒜,下一瞬又愁上了,「若是小姑真醉心於剪纸,不打算嫁人了可怎麽办?」那她可就成了李家的罪人了。
  谢越彦轻轻一笑,「李灵芝先能拜得了师再说吧。」
  「你不要小瞧小姑!小姑剪的花样真的很不错,连金掌柜都说她有灵性……」李雁回觉得有必要为李灵芝澄清一下。
  「那她知道人家师傅住哪里,要去哪里拜师吗?人家是否肯定会收她?有些事情不让她去碰一下壁,她是不会死心的……」
  「可如果小姑真的顺利拜了师,人家又肯倾囊相授呢?」李雁回追问。
  「那就是她的命,让李奶奶认命吧!」谢越彦淡淡道。
  若真能通过层层考验,并得到大师真心的倾囊相授,那可不就是李灵芝的命吗?说明她命里就是吃这碗饭的。
  李雁回觉得谢越彦说的有道理。
  如果小姑真没那个本事,让小姑去碰碰壁死心也好,否则这样强留在李家,小姑非把李家闹翻天不可。如果小姑真的能被大师收下,那就像谢越彦说的,成为一代大师是小姑的命,就是她要走的路,那就好好的走下去吧……
  「谢谢你,谢大哥!」
  李雁回甜甜一笑,然後转身就往家的方向跑,又把谢越彦一个人扔在了刺槐林。
  「用完就扔……真没良心……」谢越彦失笑。
  李雁回可听不到,她着急回家问李灵芝一句话。
  「小姑,你真的想好了吗?」
  李雁回气喘吁吁的跑回李家,直奔小姑李灵芝的屋,劈头就来了这麽一句。
  「嗯?」李灵芝正坐在炕桌前悠哉无比的展开她刚刚剪好的剪纸,闻言疑惑的看了一眼李雁回。
  李灵芝剪的是一张鸭子戏莲的剪纸,剪纸构图精致灵动,鸭子娇憨,莲花秀美,连水波纹都剪出来了,让人一见心喜。
  李雁回看着,不禁感叹,小姑在剪纸方面真的很有天赋,不应该被埋没。
  「小姑,你真的想好了吗?此行也许你会拜入师门,达到像那位大师一样的境界,可却终身未嫁;也许会被拒於门外,徒劳无功,无论哪一样,你都真的想好了吗?」
  李雁回摸着小姑新剪出的剪纸,她能看得出小姑的剪纸比以前又有了进步。
  「想好了!」放下手头的剪纸,李灵芝的回答很乾脆,没有一丝犹豫。
  既然她想嫁的人嫁不了,那就索性不嫁了,她想要的生活自己赚!
  她不要像娘那样一辈子活得卑微困苦,从早忙到晚,养儿育女,操劳一生……
  李雁回深吸了一口气,「那好!你去找奶奶,和她这麽说……」
  奶奶毕竟是最疼小姑的,若是别人去开这个口,估计刚开个头,就会被奶奶骂回来,但是,小姑可以去。
  只要小姑去说,这一趟去以半年为限,若是半年她还不能让大师收入门下,就乖乖回来嫁人,消失的这半年,只说有大师算出她的姻缘在北方,也不会引起闲言闲语。
  若是她不能拜入师门,回来便只说大师是假的,被骗就好。
  听着,李灵芝的眼睛越来越亮,她嘴角上翘,「果然,找你就对了!」
  李雁回有些窘,说实在的这办法不是她自己想出来的,她闷在屋子里好几天都没有想出办法,谢越彦随口一提,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所以说这人和人是不能比的。
  她最初对谢越彦的忌惮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像这样的人,若是真的有心骗你,你得被他骗一辈子。
  一辈子当个傻子……多可怜!李雁回想想都不寒而栗,还好,谢越彦对她没有恶意,否则,睡觉都要睡不着了。
  「去吧!小姑!」李雁回鼓励的看着李灵芝,无论如何,总要拚一把,才会甘心。
  李灵芝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从桌边站起身就要往门外走。
  「等等,小姑,拿着这个!」李雁回拿起李灵芝刚刚剪好的鸭子戏莲图,递到她的手上,感觉她的手有些凉。
  看样子,小姑只是表面淡定,内心也不是不紧张的。
  李灵芝对李雁回露出了一个清浅的笑,在和她擦身而过时,淡淡的说了两个字,「谢谢!」
  李雁回回身望去,却只看到晃动门帘後,李灵芝那隐约纤细的身影。
  她帮小姑,是因为她也是女人,知道古代女人生活得有多艰难。可是,她也只能帮到这儿了,也不知道,小姑的心愿能不能达成?
  李雁回抿着嘴,望着李奶奶那屋,神思不属。
  她竖起耳朵,想要听听动静。
  可李灵芝自从进了李奶奶那屋後,竟然就一点声音都没出。
  这是什麽状况?奶奶这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啊?
  在李雁回的想像,李奶奶怎麽也得大发雷霆骂上两声,然後李灵芝再使出哀兵政策哭上两回,这才对劲嘛……
  可为什麽奶奶那屋如此安静?小姑到底怎麽说的?
  李雁回好奇得百爪挠心一般,有心去探听一下,又怕被李奶奶抓住再来一顿骂,只得悻悻的去收拾她的行李去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