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发家 卷二 第十章
  「放心吧,李伯父的书值这个价钱,我一两收可是要卖到二两的。」谢越彦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嘴角带了浅浅的一丝淡笑。
  「好吧。」书店的生意不是他的强项。「越彦,这次考完府试後,你可要多留几日,咱们哥俩好好聚聚。」孙廷尧继续道。
  「再说吧,天色已晚,我要休息了。」谢越彦回道。
  考虑到谢越彦明天还要府试,确实应该早些休息,孙廷尧眼看天色不早,是该回去了,他一边往门外走,还一边不放心的回头和谢越彦说:「明天我来送你们去,晚上再接你们回来,你东西都准备全没有?吃食我让掌柜的给你备下了……」
  谢越彦停下关门的手,「吃食就不用麻烦了。」
  「哎,越彦,你快别跟我客气,不给你准备,你吃什麽呀,是不?我家客栈大厨的手艺你也尝到了,那可是我花大价钱挖过来的……」孙廷尧喋喋不休。
  谢越彦心里再次感慨,他当初怎麽就认了这个话痨为友呢!
  「有人会给我准备!」说完这句话,谢越彦直接把门关上,真是一句话也不想和门外的那个家伙多说了。
  有人准备?
  谁给准备?
  孙廷尧猛地想起和李伯父一同来的那个小丫头,听说她就是专门来给她爹做考场上的吃食,想必手艺不错,孙廷尧摸了摸自己圆润的下巴。

  不用问,谢越彦晚上的那盅粥也是出自她的手吧,想到那盅粥鲜香的味道,孙廷尧乐了,明天他就去找那小姑娘,让她给自己也来一碗。
  能满足越彦那刁钻的舌头,不容易啊!孙廷尧乐颠颠的回府,对明天充满期待。
  睡梦中的李雁回可不知道,因为一碗粥,她已经被一个吃货给惦记上了。
  第二天,天未亮,李雁回就早早爬了起来,洗漱後,就去了专门给她准备的灶间。灶间内的火早已经升起,孙二柱也早就起身开始忙碌着烧水、为众学子准备早餐,虽然他很忙,但还是和李雁回说,有任何事都可以叫他。
  李雁回摆摆手,示意不需要,剩下的事情她自己就能搞定。
  海参木耳煲排骨汤昨天煨了足足有四个小时,海参和排骨都要煨化了,营养全都在汤里,李雁回把汤加热,炽热的火舌愉快的舔着沙锅底,不到片刻的功夫,沙锅就咕嘟咕嘟冒热气了。
  李雁回将热好的海参木耳煲排骨汤分别倒在两个黑粗陶罐中,盖好,放在一旁。然後,和面擀面条,面条做好後,用油纸包了,放在窗台上冻着。
  最後做的是鸡蛋辣酱饼。
  这个就比较好做了,面和成糊糊状,用平底锅摊开,将面糊倒上去,再在上面打上一个鸡蛋,当饼两面煎熟後,撒上黑白芝麻,再刷上辣酱,李雁回唯一遗憾的就是这个时节青菜种类不够多。
  无奈之下,她将红薯叶用热水烫了,挤乾水分後,切碎装点了一下。
  一切搞定,李雁回拍了拍手,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将所有的东西一式两份的分好,拎着两个沉重无比的篮子往外走,正好孙二柱找过来,见状急忙要接过来。
  李雁回将其中一个篮子递给孙二柱,交代着,「这个给谢大哥……」
  孙二柱傻傻的道:「谢少爷的吃食我们掌柜的已经准备好了。」
  李雁回翻了一个白眼,她当然知道,可是她如果不准备出来,她爹又要说她了——
  「都是一起来参考的,这次越彦帮了咱们这麽大的忙,是吧,所以呢……」
  李雁回已经不想听老爹再说什麽大道理,她很自觉的给谢越彦也准备了一份,反正她爹吃什麽,他就吃什麽,对她来说也不费什麽事,就是多放一把面的事而已。
  「给他吧,爱吃哪个吃哪个。」李雁回心底还有一句「不吃最好」,但没说出来。
  「哦!」孙二柱嘴快,等他说完之後就觉得自己说错了。
  谢少爷俊雅无双,有人给他准备吃食才是正常的,不给准备才是不正常的吧,他这是多的哪门子嘴?若是掌柜的听见了,非说他不可。
  「我去送!我去送!」孙二柱一边打着自己的嘴,一边接过篮子飞快的向前跑去。
  只留下李雁回一个人愣愣的看着孙二柱一溜烟消失在前门的身影,觉得莫名其妙,「这又是怎麽了?」
  孙二柱拎走了一个篮子,李雁回变得轻松多了。
  也不知道爹起身没有,想到今天爹要参加考试,她心中一阵激动,拎着的篮子都不觉得沉重了,快步往她爹住的上房而去。
  然而,李修竹居然还没有起来!
  李雁回拎着篮子,和一旁可怜兮兮等在谢越彦门外的孙二柱面面相觑。
  谢越彦竟然也没有起来?
  客栈一楼的大堂已经灯火通明,店里的夥计、掌柜的、大厨、後厨都已经忙活起来,每一个人都无比的激动,这是府试的紧张气氛感染着每一个人,除了参考的李修竹和谢越彦。
  他们情绪也太稳定了吧。
  所幸李雁回和孙二柱在门外也没有等太久,客房的灯就亮了。
  李修竹开门之後,李雁回就拎着大篮子进去了,关门的时候,还听见孙二柱那热情无比的声音响起——
  「谢少爷您醒了?睡得可好……」
  谢少爷那里有孙二柱关心,李修竹这里当然就有李雁回的关心。
  她像个小蜜蜂一样,围着李修竹前後左右的绕,检查她爹穿的够不够多、带的东西全不全、钱袋子带了没……不一会儿就有店小二送上来吃食。
  住在上房的都是店小二将吃食送到客房里,完全不用和其他住中、下房的人一样去大堂里用膳。
  李修竹一边吃一边询问道:「其他书生可都起了?有出门的吗?」
  店小二肩膀上搭着雪白的毛巾,微躬着腰,笑容满面,精神抖擞的回答,「住下房的书生们早早的就起了,都吃过早饭了,有的已经打着灯笼出发了。中房的书生们也走了差不多一半,还有一些在大堂吃饭呢!」
  李修竹听了,眉头微皱,吃饭的速度不由得加快几分。
  店小二见已没有他的事,行个礼就退下。
  「爹,你慢点吃,吃太快,小心一会儿胃疼!」李雁回坐在一旁,一脸不赞同的看着她爹劝道。
  时间还早着呢,他们这客栈离考棚又近,完全不用担心时间不够用,吃那麽快做什麽?
  李修竹闻言失笑,也是,他又被外物扰了心神,这一点,他还不如越彦。
  「对了,越彦那份……」放慢了吃饭的速度,李修竹问道。
  李雁回在心里翻个白眼,「他那份掌柜的都准备了……」看到她爹停下筷子似要说什麽,她连忙道:「我也准备了,真的!」
  至於他会吃谁准备的?那可就不是她说了算。李雁回低着头甩着手里的素帕。
  「那他肯定是吃我闺女做的!我闺女的手艺可是没话说。」李修竹对自己女儿的厨艺大加赞赏,李雁回听得都脸红了。
  「还能好过人家特意聘请的大厨不成?」看着这满桌色香味俱全的早餐,李雁回深深觉得她爹这样也能吹牛吹得下去,也是不容易。
  「切!他这是熟能生巧,哪比得上我闺女天生的心灵手巧。」
  李雁回嘴角上扬,笑意盈盈。
  不得不说,人都是爱听好话的,虽然知道她爹说的这话灌了水,但是架不住听在耳朵里乐在心里啊。李雁回开心了,也就不计较她爹事事都要想着谢越彦了。
  在李修竹吃过早饭,正在喝茶水的时候,隔壁的谢越彦来敲门了。
  李雁回将两人和李小叔送至大门前,正碰上前来送考的孙廷尧,三个人寒暄一番後,也和其他的书生一样,打着灯笼出了客栈。
  孙二柱看到,那位谢家少爷带的果然是小姑娘准备的那个大考篮,滴溜溜的目光在李雁回的脸上转了一圈,又在谢越彦的背影上转了一圈。
  啧啧,有点小啊!不过谢少爷年纪也不大,男的俊女的美,倒真是一对才子佳人啊!
  孙二柱自顾自的站在门口傻笑,便收到李雁回莫名其妙的眼神。
  不过,李雁回此时已经顾不上琢磨孙二柱为什麽偶尔会奇奇怪怪的了,自家爹不在、小叔也不在,她还是回客房待着的好。
  回到客房关上门,李雁回觉得安全多了,一个人坐在圆桌前,也没有胃口吃东西,脑子里想的都是她爹的府试,也不知道她爹在府试的考场上会不会紧张。
  如果爹过了此次的府试,就是童生了。
  可上堂不拜、自称童生,且在公堂之上有位可坐……婚嫁典礼时,还有权和官员同桌而食,农商可没有这个权利。可不要小看这个权利,它是身分的标志。有了这层身分,也就代表你与农商等人已经正式处於两个不同的阶级,想想就好激动。
  李雁回的脑子里乱七八糟,想的全是希望她爹的这第一场府试顺利。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