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星发家 卷一 第十一章
  两人交了钱,梅姐儿也挑好了丝线,李雁回还帮她挑了几种色彩百搭的丝线,再次交钱给金老板,梅姐儿刚刚赚的十八文,瞬间就又都回到了金老板的手里。
  这一来一回,梅姐儿又一文钱都没有了。
  好在,她还有一大包布头料子和好几种她急需的绣线,有了它们,梅姐儿相信她下一回肯定能赚得比这十八文还多。
  「雁回,这次回去後,你再教我几种绣法呗。」
  两人一边拿着布头包袱往外走,一边说着悄悄话。
  「行呀,回去之後,我再给你画个新的花样子,肯定能卖得好。」李雁回笑咪咪的说。
  梅姐儿大为感动,「谢谢你,雁回。」
  「客气什麽,要说谢,也是我谢你,自从我回到奶奶家後,可一直都是你照顾我……」
  两人站在绣坊的门口客气起来,一直互相道谢,看得李学忍俊不已,恍惚间,他还以为看到了三叔和隔壁那个谢书生呢,那两个人就经常站在自家门口谢来谢去的。
  「快走吧,有什麽话回家说!」李学见李雁回肯再教自家小妹新的绣法,还要给小妹画新的花样子,心里也高兴。
  他不懂那些绣花活儿的事情,可他知道雁回这麽做,对小妹的将来有莫大的好处,说雁回是小妹的师父也不为过,跟师父学,不但要挨打受骂,还得为师父免费干三年。

  所以,雁回肯教小妹绣活,李学也很是感激。
  以前小妹手里何曾有过一文钱,可现在小妹自己就能赚钱了,等日後嫁去了婆家,婆家就是看着小妹这赚钱的手艺,也不会薄待了小妹。
  李学心里高兴,脸上笑开了花,将包袱拿到手里。
  「大哥,我还想去趟肉铺……」李雁回生怕大哥直接把她们领回家,急急的说道。
  绣坊的隔壁就是胭脂铺子,在梅姐儿的提醒下,李雁回才想起来她的香膏早已经用完了,匆匆买了两盒原身常用的香膏後,在大哥李学的带领下,她们来到了清水县集市,并很顺利的找到了卖肉的肉摊。
  可能她们来得不算晚,肉摊上还有几条肥肉、一堆瘦肉和许多的肉骨头,有两根大骨棒、一小堆脊骨、还有三四根净排……李雁回知道在古代,肥肉才值钱,因为可以熬猪油,可是,她还是很没出息的看着那堆骨头流口水。
  她是最爱啃骨头的,不论是哪个部位她都爱吃,大骨棒砸断可以煲汤、脊骨可以酱烧,至於净排那就更好吃了,李雁回最喜欢的是做红烧。
  「这肉怎麽卖?」李雁回出声问道。
  「肥肉二十文、瘦肉十五文、骨头四文一斤。你们要什麽?」五大三粗的肉贩抓着杀猪刀,粗声粗气的答。
  「好贵!」梅姐儿小声的惊呼出声。
  李学做为一个男丁,他对这些完全没有概念,因此,他守在姊妹俩身後一言不发。
  李雁回在心里暗自盘算,肥肉是肯定要买的,没有油水的饭菜真的吃不下。骨头看起来都不错,李雁回有把握把这些骨头的每一分油水都榨出来,唯一犹豫的就是瘦肉买不买。
  若是李奶奶在,铁定是直奔那几条肥肉而去,而且一定能挑出其中最肥的那一条带走,瘦肉?那是肯定不会买的!
  李雁回觉得自己已经快要被同化了,她竟然在犹豫买不买瘦肉?以前的她可是只买瘦肉,从不买肥肉的!
  「哎,你到底买不买?不买别挡道!」肉贩见他们三个人挡在摊前,迟迟不作声,有些不耐烦了。
  李雁回一咬牙,说道:「肥肉要这两条,瘦肉来两斤,骨头……这些我都包了,能不能再便宜点?」
  肉贩听说李雁回把骨头都要包了,立刻热情了许多。「你要是都要了,每斤我给你便宜一文钱。」
  骨头这种东西,肉不多,油水也不多,一向是没什麽人愿意买的,难得有个漂亮的小姑娘愿意当冤大头,肉贩乐得把这些骨头都处理了。
  「每斤便宜两文吧。」李雁回讲价,见肉贩似乎不愿意,「瘦肉我再来一斤就是了……」
  梅姐儿在後面急得直拽李雁回的袖口。
  这些骨头买回去做什麽?都没几两肉,那一小堆儿骨头死沉死沉的,怕是得有十五斤,花三十文买这一堆骨头,奶奶见了定要骂的。
  李雁回知道梅姐儿在拽她的袖口,也配合着脸上露出了犹豫的神态。
  肉贩见状,生怕错过了李雁回就没人买他的骨头了,这一堆骨头还不知道得什麽时候能卖完呢。
  「行!肥肉两条共四斤半、瘦肉三斤、骨头总共十六斤……总共是一百五十二文!」
  李雁回从身上掏出一个青缎绣有粉蝶儿的荷包,从里面摸出一钱半的银子和两枚铜板给了肉贩。
  肉贩接过,确认无误後,手脚麻利的将两条肥肉、三斤瘦肉、一堆骨头用大油纸包了,放到了李雁回的菜篮子里。
  啧……真沉!
  李雁回顿觉胳膊就是一沉,险些把她坠了一个跟头。
  她身後的李学发出一声闷笑,伸手接过了李雁回胳膊上的菜篮子,她感到身上一轻,整个人都轻松了。
  呼……李雁回甩甩胳膊,对大哥抱以感激的一笑。
  这种体力活,她真的没法子啊。这时候,她真的万分感谢李奶奶让李学跟着她们,否则今天她肯定是要累惨的了,现在有大哥在,李雁回觉得她可以再转转,比如买条鱼什麽的。
  因为这里离海近,所以鱼虾这类的海鲜并不缺,反正现在天冷,买回去放在外面也坏不了,好不容易来一趟县城,又正好有大哥跟着,自然要把握机会大肆采购。
  「雁回,你怎麽买这麽多东西?」梅姐儿见李雁回不停的往李学的菜篮子里装鱼、白面、豆腐、鸡蛋、虾米、粉条……甚至连乾萝卜樱子都没放过,吓得目瞪口呆。
  她现在可以确定这些东西绝对不是李奶奶让她买的,怕都是李雁回自己拿钱买的。雁回的绣品比她卖得好得多,看金老板对雁回的热情就知道了,雁回的手上应该攒下了一些钱的,她只是不知道雁回这次买这麽多东西回去做什麽?
  「爹下个月就要县试了,得给他补一补。」李雁回抿着嘴微笑回答。
  梅姐儿也知道三叔下个月的县试是全家的重中之重,就连她都知道这次是三叔最後一次考了,如果过了还好,要是还不过,家里就不准备继续供他读书了。
  梅姐儿也不算小,是个大姑娘了,有许多的事儿她也是知道的,比如她娘总是在大房抱怨三叔如何不中用,都考了十年了,还连个童生都考不上,家里越考越穷云云。
  她觉得自家母亲这样说三叔不好,可她也知道,母亲之所以会这样抱怨,其实归根究底还是为了她和大哥。
  他们都大了,大哥要娶、她要嫁……这一笔笔都需要钱,而父亲腿伤了不再做木工活儿,家里的收入都只靠着母亲一人做绣活,而这些钱奶奶还得收去大半部分,可这大半部分又都花在了三叔的身上,这让母亲如何能不急?
  三叔确实是很瘦,袍子都晃荡,让人为他担心,是应该好好补补。梅姐儿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李雁回,可她做为大房的女儿却也没有立场说什麽。
  梅姐儿默默的帮着李雁回一起尽量挑着新鲜的菜蛋之类的,可惜冬天几乎都没有什麽新鲜的菜卖。
  李雁回遗憾的看着零星的几个菜摊,心里想着,不知道小叔的红薯叶能不能卖上价,若是能卖上价儿,也可以给小叔增加些收入。
  不过要卖的话,可不能在集市,一是红薯叶没有那麽大的量,二是集市上大部分也都是买不起的人,要卖还是得上酒楼才成。二伯在县里的酒楼里当帐房,不知道他愿不愿给小叔牵条线。
  而且,如果真的有这方面的打算的话,那麽小叔屋子里的花盆还得再多加几个,反正红薯叶极易生长,都不用怎麽管它就可以扑啦啦的长上一大堆,就算捋下一把也能很快就再长出新叶,每周去酒楼卖上一次就行。
  李雁回一边在心里想着红薯叶给小叔赚些小钱的可行性,一边和梅姐儿逛完了整个集市,最後还去了王记包子铺给三个小子买了肉包。
  看着天色已经不早,和赶牛车的大爷约好的时间已经快要到了,三人这才脚步匆匆的往县城门而去。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