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一脸宠妻相 卷二 第八章
  姚世南被她这一眼看的,心都快从胸膛里蹦出来了,他就不明白了,明明刚才还是又软又甜的小女儿,怎麽转眼就变成吓死人不偿命的小淘气了?要不是沈诺岚在场,他都想把女儿的嘴捂住了。
  「娘您知道吗,那天大公主来咱们家把我的花灯毁了,我还没告诉您,她是故意的。」苾棠眼睛朝着姚世南无辜地一眨,「我是想着娘知道了肯定会生气,才说不要告诉您。」
  「哦?不能告诉我,那怎麽告诉姚都督了?」沈诺岚似笑非笑地看着两人,当她是瞎子吗,这眼色使得跟直接喊也差不多了。一个苦苦哀求千万不要说,而另一个则得意洋洋偏要说。
  苾棠委屈巴巴地一扁嘴,「那是因为,那盏花灯是姚都督特意为我赢的,我可喜欢了,既然被人给毁了,我总要告诉他一声啊。」
  见宝贝女儿受了委屈,沈诺岚也不追问他们到底有什麽事瞒着自己了,揽着女儿的肩膀,「既然那大公主如此讨厌,棠棠以後和她少来往,这种人心思不正,棠棠别被她坑了。」那花灯女儿回来就给她看过了,她也知道是珍宝阁的镇店之宝,恐怕没办法再买一个了。
  苾棠点点头,「我以後离她远远的。娘,我饿了。」
  「午膳都备好了,走,咱们娘俩一起用膳。」沈诺岚拉着苾棠,看也没看姚世南一眼,转身就走。
  姚世南连忙跟在她们身旁,「我也饿了,正好。」
  沈诺岚一个淡淡的眼神飘了过去,「姚都督,我想你可能弄错了,这里可不是你的竹园。」
  竹园是庆功宴那天皇上赐给他的,极为精美,比之旁边的王府一点都不差,听说他已经住进去了。
  「什麽我的竹园?那竹园是咱们三个的。」姚世南满眼期盼,「话说你和棠棠什麽时候住过去?那麽大的宅子,就我一个人住,你都不知道有多凄凉。过年的时候,别人家都欢声笑语全家团圆,我就一个人孤孤单单,你们娘俩也就两个人,你说说,咱们好好的一家人,一共才三个,还要拆成两处。」

  他一边跟着沈诺岚,一边给苾棠使眼色。
  苾棠心领神会,「那竹园我只是听说过,还从来没有去过呢,好想去看看啊。」她一脸向往的神色,好像真的多期盼似的。
  沈诺岚无语,她舍不得骂宝贝女儿,只好开口赶姚世南,「对不住,午膳我只准备了我们娘俩的,姚都督还请别处去吧。」
  姚世南好不容易进了院子,才不肯就这麽离开,「没事没事,我吃的不多,给我一碗白米饭就行。有时候在战场上情况紧急,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也是有的,刀光剑影里,也就忘了饿了,要是没有米饭,给我口汤喝也行。」
  苾棠只想像了一下他说的情况,就心疼了,「午膳够的,每次我都吃不完,爹爹一起来吧。」她说着说着,就忘了要在母亲面前称呼他「姚都督」的事了。
  沈诺岚有些无奈,认真论起来,她确实是对不住姚世南,她可以厚着脸皮硬着心肠不接纳他,可他毕竟是女儿的亲生父亲,隔不断的父女血脉,她不能自私地拦着女儿和他亲近。再说,女儿和白平昌关系疏离,可以说没有一丝父女情分,可对姚世南就大不一样,也许是天生血脉亲近,更别说姚世南还救过她。
  见沈诺岚没有再开口反对,姚世南大喜,他不敢说话,生恐把好不容易默许了自己用膳的沈诺岚给惹着了,只给苾棠递了个赞许的眼神,宝贝女儿果然贴心!
  苾棠抿着唇一笑,得意地眨眨眼。
  沈诺岚院子里服侍的人都知道夫人的脾气,见了姚世南也跟没看见一样,行过礼就恭敬地垂手侍立。
  「把午膳摆上。」沈诺岚吩咐一声,「叫厨房多加两道菜。」
  姚世南的嘴角弯了起来,越弯越大,露出了一口白牙。
  母女两个用膳都是菜式多,但量少,看起来摆了一大桌子,可每碟菜都不禁吃,几筷子下去就能见底。姚世南第一次和母女两个一起用膳,不敢像跟自己手下将士那样豪放,吃得颇为小心。
  苾棠见他只埋头吃米饭,不敢多夹菜,看不下去了,给他夹了一块排骨,放到他的碗里,「爹爹,你多吃些菜啊。」这麽高大的人,只吃一碗米饭怎麽能饱,她们家又不是食不果腹,还得让他挨饿不成?
  「棠棠真乖。」宝贝女儿如此贴心,姚世南感动的都快哭了,他这麽多年孤单一个人,平时虽然有属下将士热闹着,可哪有女儿娇软可爱,「棠棠小时候是不是也这麽乖,不像别人家的小孩子那麽淘气?」
  苾棠肯定地点点头,「那当然了!我一直很乖的,是不是,娘?」
  沈诺岚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也不是,淘气起来也让人牙痒痒,恨不得把你挂在墙上。」
  姚世南噗的一声乐出声来,见苾棠的眼睛瞪了过来,连忙收敛了笑容,「棠棠就算淘气也是最可爱的!可惜,我竟然白白错过了十几年。」
  他是真心遗憾,这麽漂亮可爱的女儿,小时候说不定多讨人喜欢呢,他却直到她十四岁才找到她。看苾棠离开白府一点都不留恋的样子,他也能想像出来白平昌对她是如何冷淡,可怜的女儿,从小就没有父亲疼爱。
  「棠棠,把你小时候的事给爹爹讲一讲。」
  苾棠眼睛一转,「小时候的事我记得不多,六岁之前的事更是一点儿都不记得了,不过,娘肯定记得,对吧?」
  沈诺岚「嗯」了一声,宝贝女儿的事再小她都记得,点点滴滴都存在心里。
  苾棠给姚世南使个眼色,白嫩的指尖偷偷指了指母亲,「爹爹想知道我小时候的事,让娘讲给你听不就好了。爹爹不知道,我娘可是丹青妙手,画的画可好看了,要是娘肯把我小时候的样子画下来,爹爹一看不就知道了?像我刚出生的时候,周岁的时候……」
  「对啊!」姚世南兴奋地大叫一声,「棠棠太聪明了,每个月画上一幅,这样我不就能看到棠棠是怎麽长大的了?」
  苾棠的拇指尖偷偷一挑,爹爹太上道了!
  沈诺岚的嘴角轻轻抽了一下,每个月一幅,那她得画上一、两百幅,这父女两个是想累死自己不成?
  「不画。」她果断地拒绝了。
  「为什麽?」姚世南委屈起来,「棠棠可是我的女儿,她小时候的样子你见过,皇宫里的人见过,白府那些不相干的人都见过,唯独我这个做父亲的没有见过。」
  沈诺岚也听出来了,他并不是一味痴缠,而是真心遗憾,想要看看女儿小时候的样子,她垂下眸子,声音却软了下来,「太累。」
  姚世南眼睛一亮,「自然不能累着夫人!那咱们少点,半年画一幅,好不好?」
  「不好。」沈诺岚慢条斯理地给一脸兴奋看热闹的女儿盛了汤,瞥了一眼眼巴巴的姚世南,「最多一年一幅。」
  「成交!」姚世南高兴地差点跳起来。
  天啊,今天可真是进展顺利,多亏了宝贝女儿,他不仅光明正大地进了沈诺岚的院子,还和母女两个一起用了膳,现在还能得到沈诺岚的画!
  「那、那我什麽时候来提亲?」姚世南决定乘胜追击。
  沈诺岚平静地抬头,「过上个一、两……百年吧。」
  苾棠差点笑出声来,看看姚世南憋屈的样子,又勉强忍住了。母亲还说自己淘气的时候让人牙痒痒,她自己气起人来也毫不逊色。
  姚世南默念了几句「强则避之、敌进我退」,委委屈屈地问道:「那棠棠的画像我什麽时候拿,我今天下午没事,可以给夫人磨墨、铺纸、洗笔……」
  「有人在旁边会影响我作画的心情。」沈诺岚这次委婉地拒绝了。
  好吧,至少不像一开始那麽不留情面了。姚世南又看看苾棠,「棠棠,那爹爹明天再来看你。」他自然是恨不得住下不走了,可沈诺岚不同意他提亲,他总要顾忌着她们母女两个的名声。
  苾棠笑咪咪地点头,「明天见。」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