殿下一脸宠妻相 卷一 第八章
  两匹马转眼就到了跟前,萧玉彤笑容满面,招呼道:「三妹妹、白姑娘,这位是韩世子。」她说完,看看苾棠,又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哎呀,看我这脑子,想必白姑娘也是认识韩世子的。韩世子的骑术很好,经过他这一上午的指点,我觉得我的骑术也有所进步呢,韩世子,你说呢?」
  韩从瑾玉面紧绷,看不出一丝笑意,恭谨地答道:「二公主天资聪颖,并非在下的指点之功。」
  这些皇子、公主没有一个是他惹得起的,二公主让他陪着骑马,不管愿不愿意,他也只能从命。
  萧玉彤笑吟吟地看着苾棠,「白姑娘,我让韩世子教我骑马,你不会生气吧?」
  昨天听了父皇教训的话,她突然就开窍了,自己可是公主,不管苾棠在皇后那里如何受宠,她也不过是个三品侍郎家的女儿,想要给她添堵,明着来就行。
  苾棠和韩从瑾自幼订亲,她不知道暗地里难过伤心了多久,现在想想,自己真是糊涂,堂堂公主竟然如此窝囊,喜欢韩从瑾,光明正大地让他随侍左右就行了,苾棠又能怎麽样?要是能让苾棠和韩从瑾心生嫌隙,两人闹起别扭来,把那该死的婚事退了,那就更完美了。
  苾棠没有理会萧玉彤的挑衅,淡淡地说:「二公主说笑了,我有什麽好气的。」
  她看得清楚,韩从瑾根本是不情愿的,再说,她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想办法退亲,对於韩从瑾和萧玉彤之间如何,她并不在意。
  她神色淡然,萧玉彤却认定了她肯定是心中滴血,强颜欢笑,越发心情舒畅,手中的马鞭一挥,「那就太好了,我继续让韩世子教我骑马了。」
  萧玉灵已经看出来端倪,「二姊姊想骑马,我教你好了。」
  萧玉彤摇摇头,「不是我看不起三妹妹,只是三妹妹那骑术和韩世子比起来,我还是更信任韩世子,韩世子在父皇的金吾卫当值,身手可不是三妹妹能比的。」她扭头看向韩从瑾,马鞭一指远处的山,「韩世子,咱们就跑到那山脚,你看如何?」

  韩从瑾点点头,「公主请。」
  两匹马飞驰而去,萧玉灵看看苾棠,难过地说道:「棠棠,你别介意,韩世子是被二姊姊逼迫的,他肯定也不想这样。」
  「没关系,我不介意的。」苾棠看看远处两人的身影,萧玉彤一直和自己不对盘,难道就是因为韩从瑾,还是说她是今天才突发奇想?
  萧玉灵见她盯着两人的背影有些走神,更觉得她有苦难言,安慰道:「棠棠,要不你和韩世子早点成亲吧,只要成了亲,日子肯定无比甜蜜。」
  她看的话本子里,只要一成亲故事就圆满结局了,两个人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成亲?苾棠不由得想起了前世成亲後的日子,一点儿都不甜蜜,远没有做姑娘时自在,还有个爱磋磨人的婆母,今世她再也不嫁人了,就陪着姨母和母亲过一辈子。
  「棠棠,你别气馁啊。」萧玉灵见她嘴角的笑容带着一丝苦涩,心中大急,连忙安慰,「你这麽好看,韩世子肯定是喜欢你的,除非他眼睛瞎了才会看上别人,放心吧,二姊姊连你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别瞎说。」苾棠笑着推了她的胳膊一下,「别管他们了,咱们继续玩咱们的。」
  她不知道韩从瑾喜欢谁,反正他不喜欢自己,正好,这亲事能顺利退掉。眼下她最关心的是,萧昱琛等会儿得要把白虎猎回来,这样姨母才能相信自己说的话。她要好好想想,接下来的这几年都发生了什麽大事,好让姨母提前做个准备,甚至有些朝堂上的大事,要是能想起来的话,她也可以给舅舅透个口风。
  她不想理会萧玉彤和韩从瑾,萧玉彤却偏偏想要刺她的心。
  两人骑马到了山脚,她又和韩从瑾一起回来,刻意到苾棠眼前晃悠,「白姑娘,韩世子的骑术真是好呢,人又亲和又有耐心,不知道韩世子有没有教过白姑娘骑马?」
  苾棠对她这肆无忌惮的挑衅颇为无语,「没有,我的骑术是三公主教的。」
  「哎呀,怎麽会?」萧玉彤故作惊讶地睁大眼睛,扭头看着韩从瑾,「难道我是韩世子教过的第一人?」
  韩从瑾嘴角轻轻抿了一下,面无表情地答道:「在下才疏学浅,不敢指点别人。」
  萧玉彤笑道:「韩世子不要妄自菲薄嘛,今天有了韩世子的指点,我可是获益匪浅呢。」
  萧玉灵看得火大,一拉苾棠,「棠棠,好像哥哥们都回来了,咱们过去看看,兴许他们猎到了什麽稀罕的东西呢。」
  苾棠眼睛一亮,「好啊,走。」
  她得赶快去看看萧昱琛是否有猎到白虎,这事儿才是她最关心的。
  两人打马而去,韩从瑾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她果然和这些皇子们不清不楚,一听人家回来了,就迫不及待地要赶过去。
  萧玉彤眼睛一转,「韩世子,咱们也过去看看。」
  四个人前後到了林子这边,果然已经有好多人都出来了,苾棠在人群中搜寻着萧昱琛的身影,找了半天也没看到,她眼巴巴地看着林子,兴许等会儿他就带着白虎出来了。
  韩从瑾见她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期待地扫来扫去,那纤长的睫毛偶尔忽闪一下,在她白皙柔嫩的脸上留下一小片阴影,心中怒气更甚,她到底在找谁,看起来就像是翘首以盼,等待夫君归来的妇人一样,而自己就在她旁边,她却看都不看一眼!
  苾棠焦急地等着萧昱琛出现,好不容易看见他带着几个亲兵出现在林子边,同时出来的还有萧昱霖,可是无论她怎麽看,也没有见到白虎。
  怎麽回事,难道是自己记错了日子?不会呀,她记得十分清楚,萧昱琛猎到白虎就是在自己出丑的第二天,当时可是解了自己难堪的处境,这件事於她有特别的意义,她怎麽可能记错呢?
  苾棠的眉头皱了起来,也许两世并不会完全一样,毕竟像这一世她就没有被诬陷成窃贼,反而是萧玉娴比较倒楣,但是萧玉彤丢失手串的事却没变。这麽一想,她又安心了,估计萧昱琛会猎到白虎的,今天没有,明天、後天也就有了,好在她也没有跟姨母说确切的日子,只要再安心等两天就好了。
  韩从瑾一直暗中观察着苾棠的神色,见萧昱琛和萧昱霖出来之後,她目露失望之色,他有些疑惑,按理说,四个皇子中这两个是最出色的,她就算喜欢,应该也是这两人中的一个,难道她喜欢二皇子庆王?不可能,二皇子喜欢吃喝玩乐,是个放荡肥胖之人,她再怎麽也不可能喜欢他。
  也许她喜欢的是四皇子?这麽一想,韩从瑾觉得很有可能。四皇子怀王和自己同龄,今年刚封的王,是四个皇子中年龄同她最接近的,应该平时和她走得也最近吧?
  韩从瑾注意着苾棠,萧玉彤却在悄悄看他,看了一会儿,她突然发现韩从瑾和苾棠虽然自幼订亲,但并不是她原来想的那样亲密,两人一点儿含情脉脉的样子都没有。她高兴得差点跳起来,要是这样的话,自己还有机会呀,一定要想办法把他们两个拆散才是!
  苾棠丝毫没有察觉到身边的风起云涌,她暗暗数着这次秋狩还剩多少天,期待着萧昱琛猎到白虎的那一刻。
  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直到秋狩结束,萧昱琛每日猎回来的都是些豺、豹之类常见的猎物,那传说中十分罕见的白虎,根本连个鬼影子都没见着。
  秋狩结束後,浩浩荡荡的一队人回到了皇宫。
  苾棠洗漱过,换了身衣服,就被沈皇后叫了过去。
  沈皇后斜倚在软榻上,微微闭着眼睛,阳光透过菱花窗落在她的脸上,坐了半天的马车,她似乎有些累了,手里握着一柄画了娇艳牡丹的团扇,却没有搧动,扇子上坠着紫色的流苏和她的手腕挨着,更衬得那一截雪腕如最上等的羊脂玉一般细腻净白。
  听到苾棠的脚步声,她睁开眼睛,笑着招招手,「来,棠棠。」
  苾棠坐到她身边,从她手里抽走团扇,轻轻给她打扇,「姨母,我……」
  她不知道该怎麽解释,萧昱琛竟然没有猎到白虎,这件事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使得她产生了怀疑。如果前世发生的事未必会发生,那萧昱琛最後能不能做皇帝也不一定了。
  沈皇后笑道:「棠棠病了的那两日一直昏迷着,想必是颠倒乱梦,再加上身子虚弱,难免分不清是梦是真。既然好了,那些噩梦就忘了吧,以後再不可对别人提起。」
  她其实很是庆幸,如果苾棠真的说对了,她反倒不知该如何是好,生恐这对於苾棠来说不是好事,或者会有损她的福寿也不一定,尤其她梦见萧昱琛做了皇帝,这事不能随便对人说起,免得被有心人利用了。
  苾棠点点头,「我知道了,姨母放心。」重生这件事太过诡异,她也就敢隐约同姨母一提,既然前世的事都做不得准,她也不打算再提。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