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小娘子 卷三 第九章
  幼不幼稚?她就想问,幼不幼稚!!稍稍清醒许多之后,郭满整个人都无语了。周博雅这个幼稚鬼对得起他的年龄么?二十岁的人,动不动就生气,这也就算了。居然还趁她睡着之后偷偷打击报复,心眼儿小得令人发指!
  郭满一把打开他的手,气呼呼地爬起来,扑过来就要扯周公子的腮帮子。
  周公子想推开她,但这卑鄙的丫头知道他的弱点,就故意拿自己胸口去顶。叫周公子这里下不去手,那里也下不去手,身量力气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愣是跟打太极似的你来我往,闹成了个平手。
  外头双喜领着提水的婆子进来,周公子实在怕自己这幅模样在下人面前不成体统。赶紧指着不远处的矮几,含糊地说:「满满,满满,你瞧瞧那个!」
  郭满也听到脚步声了,立即乖巧地放开。
  周公子心里有鬼今夜格外好说话,这般闹了一场也没黑脸。郭满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便看到矮几上娇艳欲滴的花。她眨了眨眼,扭头看向周公子。周博雅不自在地站起身,假装倒杯水润润嗓子,嘴上却在说:「本公子亲自采的。」
  粉白的花瓣开得极好,上头洒落晶莹的水珠,雅致又好看。
  郭满咧开嘴立即就笑了。
  「送给妾身的??」
  周公子垂眸浅浅呷了一口凉茶,不咸不淡地点头。
  「真好!妾身喜欢!!」

  这话说得直接,但不妨碍周公子心里倏地涌上一股甜,美滋滋的。
  正好婆子那头沐浴的用具都备好了,双喜怕水凉了梳洗不舒坦,犹豫了犹豫,拘谨地走过来。见着两主子都看向她,她不自在地提醒周公子该沐浴了。周博雅收到想要的反应,也不多强求,心情愉悦地往屏风后头走去。
  说来,郭满其实也很好哄的,一瓶花,她憋了一下午的气就消了。
  双喜领着婆子们出去之前,回头看了眼自家姑娘。见她笑得见牙不见眼,心里比她更高兴。废了多少心力才将主子拉拔大,她跟双叶没别的想头,就盼着自己照顾着长大的姑娘能与姑爷顺遂和乐,这便够了。
  哎,老妈子心态,这辈子都过不去。
  出门在外,虽说周公子讲究,却也不可能把屏风给装带着。不过为了屋里方便,沐浴更衣的盥洗室,自然是用厚重的帷幔隔出来的。
  周公子人靠在浴桶边缘,没人捣乱,倒是有些没滋没味。
  匆匆洗漱之后,周公子穿着亵衣便出来。走得时候不小心蹭到了堆着脏衣物,就听到吧嗒一声东西掉下来的声音。这黑灯瞎火的也不太方面视物,奈何周公子还是准确地将那东西捡起来,是老和尚赠送的姻缘符。
  想着下午他就系在腰间,泡了水,这东西该不会泡坏了吧?
  于是连忙打开,只见笔墨确实一点点晕开,但符咒还保存的得十分完好。周公子不由地心下诧异,那老和尚不知用得什么纸,竟然这般经用?
  心下这般想着,他随手将荷包塞进了袖子里。
  夜里小夫妻两重归于好,郭满又窝在周公子的怀里睡。周公子身上还是那股清冽的味道,怀抱也还是那般令人觉得可靠。连打了几个哈欠之后,她头一歪,瞬间睡过去。而周公子这夜却没怎么睡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各种古怪的画面涌出来。
  他睁着眼盯着帐篷的顶端,幽幽地叹了口气。
  ……今日之后,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分开回京,郭满在听完周博雅的理由后并没有纠缠,利落地点了头。周博雅自然不放心她独自北上,临行前特意给了郭满一个哨子。非常严肃地告诉她,遇到危险立即吹响,不出一刻钟便会有人赶过来。
  郭满捏着哨子来回看,不知什么材质,有些沉。
  「叫双叶替你穿根绳子挂脖子上。」周公子怕她忘记,又重述一遍,「记得,这哨子是为夫一个朋友送的,十分贵重,必要时候能救命。」
  话说到这份上,郭满郑重地将哨子收起来。
  其实没必要大张旗鼓,郭满回京途中动静越小越好。毕竟她只是个内宅妇人,且这一路上又不曾露过面儿。除了上门探望过郭满的花城几位内眷,外头紧盯着周公子行踪之人只知他带了个女子同行,却并不知此女是谁。
  与周公子一行分开之后,郭满主仆特意乔装打扮隐入人群。
  郭满梳回了姑娘发髻,本就生得娇小,换回姑娘发髻毫无违和感。双喜双叶也改回了以前的称呼,为了方便,下头的人跟着唤郭满姑娘便是。
  随行人员尽量精简,除了驾车的马夫,备膳的婆子,就四个途中护送郭满的护卫。虽然不知他从哪儿调来的这四个人,郭满总觉得这四个护卫身上血腥气很重。有些该带回京城的重要密件郭满想替他保存,不过周公子怕这些东西会给她招祸,没有应允。
  郭满劝了没用,周公子不允就是不允。
  于是只好作罢,小夫妻分成两拨走,周博雅带着人先行,过几日,郭满在换另一条小道回京。双喜自那之后就崩紧了一根弦,成日里心惊胆战,时刻不敢离郭满身边。
  双叶见状好笑又无奈,这般反倒显得有鬼。
  私下也找她聊过几次,叫她莫要一惊一乍惹人怀疑。双喜自己也察觉到太紧张,奈何心里知道,就是改不掉她一点儿风吹草动就绷紧神经的毛病。双叶安抚不了,便只能分些心思出来替双喜遮掩一二。
  好在路途十分平顺,一直到过了荆州地界,一次袭击也没遇到。
  双喜见没她料想得那般可怕,渐渐放松了许多。郭满倒一路都一个样儿,不是窝客栈里,就是窝马车里。能不单独走,她绝不单独行动。若实在不得已要离开一下,也不会离开护卫的视线超过半刻钟。
  这般又走了小半月,顺顺遂遂的。
  不过却是在豫州遇到了一桩小事儿。郭满主仆乘车路过丹阳城,连着多日赶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下人们不像郭满出行乘车。为了路上轻便,好些人都是徒步的。郭满想着再怎么赶也不能把人给累坏,于是一行人决定暂时在丹阳城停下,歇息个几日再走。
  正是这般不凑巧,郭满的马车路过丹阳城的瓦子,遇上了卖身葬父。
  一男一女,女孩儿年纪不小了,约莫十三四岁。生得黢黑,但眉清目秀。那男娃娃也就三四岁,与他姐姐两人跪在地上,茫然得不知发生了何事。
  原本这种事郭满不愿凑热闹,奈何那卖身葬父的小娃娃年纪太小不知道怕,横冲直撞地冲到郭满的马车前,差点马儿给踩死。那娃娃一个滚滚到了车厢底下,郭满的马车却失了控,在瓦子里就惊慌失措地四处乱撞起来。
  郭满主仆三人就在马车里,马儿发起狂,郭满直接一脑壳磕在了桌角。
  且不提郭满额头肿了老高,双喜双叶差点没气红眼。就说郭满下了马车看到不到她大腿高的小娃娃仰着脑袋闭眼张嘴哇哇嚎啕,一旁跪着的姑娘扑过来就连连给郭满磕头,请贵人不要与男娃娃计较。她还没张嘴说什么呢,那股子火气立即就发不出来了。
  这小姑娘也确实实在,头磕的梆梆响,郭满听了头替她疼。
  都这副模样了,郭满也做不出来追究的事儿。正想就这么算了,那男娃娃却扑过来就抱住了郭满的腿。脑袋低着,就看到一个黄毛细软的头顶。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