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小娘子 卷三 第九章
  罢了,郭满也是怕了,於是吩咐婆子赶紧给两姊弟换身衣裳,让两人上车。
  好在马车本就大,多两个瘦巴巴的孩子也不碍事。
  两人简单梳洗一番後,郭满才注意到,男娃娃生了一副异族相貌。皮肤雪白,眼睫浓密纤长,眼睛此时睁开了,竟是一双稀罕的蔚蓝眼睛。
  双喜双叶一看都吓了一跳。她们自幼生在大召长在大召,可从未见过这种眼睛的人,此时不免都有些怕,皱着眉头小心地挡在郭满身前。
  娃娃的姊姊立即敏感地察觉到两人的不喜之意,忽地扑过来,生怕郭满嫌弃男娃娃,把人给丢出去,跪下来又要磕头。「求求主人!求求主人别赶他走,我弟弟不是妖怪!」
  当然不是妖怪,这俨然是一个白人。
  郭满摆摆手示意双喜双叶退开,叫小姑娘莫磕头了,磕得她头昏,而後又蹲到男娃娃的身边瞅着他看了许久,越看越肯定,又转头去看这娃娃的姊姊。
  小姑娘倒是个大召人的面孔,黝黑的脸庞,却不掩五官精致。
  「你多大了?叫什麽?都会什麽?」
  小姑娘见她确实没有嫌弃男娃的意思,小声地回道:「我、奴今年十二,姓黄,没有取大名,就叫大丫。奴什麽都会,烧饭,煮菜,割猪草,打扫,什麽都会。还有,奴有一把子力气,农活也能做,顶两个大小夥儿使。」
  她话一落,双喜双叶的脸色更不好看了。若真收了这两人,规矩都得从头教。

  大丫也看出她们的不满,扯了扯男娃,说得更小声,「奴弟弟三岁,叫阿旺,力气也大……」
  郭满点了点头,她早见识过了。
  十两银子买了两个下人,郭满也不知自己这到底做的什麽买卖。不过买都买了,便将两人交给双叶去教。
  双叶叹了口气,让郭满给大丫换个名字。「姑娘,这名字早晚要换的,不如现在就给取好了。」
  正巧在丹阳城捡到他们,郭满想了下,决定姊姊叫丹樱,弟弟便叫了丹阳。
  虽说糊里糊涂收了两个下人,其实也就是多两张嘴吃饭,碍不着什麽事儿。周家家大业大,不缺这两口饭,郭满便没将此事放心上。
  车子一路往北走,双喜双叶与姊弟俩打交道多了便也不怕,越看越觉得丹阳生得玉雪可爱。
  渐渐的,两姊弟也不怕郭满,很爱往她身边凑。尤其是丹阳小娃娃,只要他姊姊没看住人,他便会溜到郭满身边。
  时间长了,郭满也察觉到这两人的不同。丹阳特别护她,丹樱也不差,姊弟俩一个样儿,尤其在队伍途经豫州地界的时候,更叫郭满印象深刻。
  因着急赶路走了山道,他们不凑巧的遇上一群山匪。
  山匪一拥而上,团团围住马车,双喜双叶登时慌了神,死按着车门不敢松手。
  郭满虽说还有些稚嫩,但比起四个月前已经长开太多。粉面桃腮,黑黝黝的大眼顾盼生辉,而且豆沙包这一路还被双喜不停地补,渐渐涨得胸口鼓鼓囊囊的,俨然一副娇憨少女的模样。
  山匪见色起意,逼着要郭满下车,护卫们听这话哪里忍得,但是顾忌着周博雅的交代,不敢在郭满跟前杀人,便有些犹豫。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武功不错的山匪突地冲上马车,一脚踹开门,双叶双喜被门板给一下推开,後脑杓磕到桌角,郭满见状正要吹哨,丹樱却不知从哪儿摸出一把柴刀,对着山匪的脸就砍了下去。
  那山匪躲闪不及,还真被她砍中了肩膀,而丹阳也不是吃素的,他人小,却十分灵活,扑上去就咬。当下那山匪被两人这股子不要命的劲儿给吓住了,不敢再进,跳下马车就要退後,谁知丹樱这看着瘦巴巴的姑娘还不放过他,跳下马车就追着砍。
  她气势很猛,即使不通武功,光凭力气硬是将那山匪砍得抱头鼠窜。
  郭满主仆皆是瞠目结舌,没料到这丫头居然这麽厉害。
  双叶更是两眼放光,激动得不得了。「姑娘,丹樱丹阳往後可得好好教!」
  郭满只能「嗯嗯」地不住点头。必须的!
  有了丹樱闹的这一出,护卫们当即也行动起来,叫车夫驾车先送主子避开,他们收拾完了这些人,随後就到。
  四个人速度奇快,且招招直逼要害,这等武功路数,根本不像平常大家族里会些拳脚功夫的护卫,反倒像随手摘人性命的杀手。四人只用了短短半个时辰,就将三十来个山匪全部杀光。
  郭满是没看到,若是看到,夜里必定只能抱着佛像睡了。
  除了地界交会处的山匪,四人用了轻功飞快跟上。
  且不提郭满问了,他们如何含糊其辞,就说从那之後,她对丹樱丹阳两姊弟便亲近了起来。
  丹樱还有些不好意思,低着头小声地解释,直说她平日里也不会这麽凶的,这回是遇上危险,她才拿柴刀砍人。往日在村里,村里人都怕她,丹樱嗫嚅着,生怕主子觉得她是个疯子而不要她,不过见主子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那颗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说来他们姊弟能坐在这里,完全是耍无赖得来的。
  丹樱心里清楚,因她跟弟弟饭量太大,吃的比干的多,一般富户根本不愿买他们回去。那日之所以赖上主子,完全是误打误撞。谁知主子被惊了马也不怪罪她弟弟,反而还给了银子叫她去安葬父亲,她心里就认定了主子是个心善的。
  如今这一路走来,事实证明,她没看错人。
  现在有好吃的饭菜任由他们俩吃,活儿也不用干,让他们两姊弟感觉这些日子彷佛在作梦一般。饱腹的感觉,他们可是从记事起就没有过的。家中困苦,凭家中的三亩地,要维持一家人的生存根本不够,丹樱可说是从小饿到大的,好不容易才能吃饱饭,自是拚死也要护着郭满。
  丹阳小娃娃咬了山匪几口,回来就眼巴巴地看着郭满,那小模样跟邀功的小狗似的,别提多可爱了。
  郭满将自己的一碟点心给他,小家伙咧着一口奶牙就笑起来。
  也是在那之後,小家伙就更黏她了。
  不过这都不是什麽大事儿,郭满最近有些激动,因为再过两三日,他们便要抵达京城了!
  在路上还不觉得,越靠近京城,她才越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细细算下来,这一来一回,竟然将近半年之久。
  南下时是盛夏,归来时已近年关。
  掀了车窗帘子看出去,不知不觉中,沿途的树木早已落光了叶子。草木枯黄,到处光秃秃的,一片冬日景象。
  寒风一吹,郭满紧了紧身上的厚袄子,默默将手炉塞进怀里焐着。张嘴哈一口气,空气中尽是白雾。
  确实是冷,越靠近京城就越冷。
  「姑娘,」知道郭满这两日身子不舒坦,总觉得身子骨发冷,婆子特意煮了姜汤,「姜汤煮好了,快喝一碗暖暖身子吧!」
  郭满其实不喜欢姜的味道,不过这几日也不知是受了风寒还是怎麽,总是恹恹的。双喜双叶也忧心她染了风寒,毕竟这不是在府里,路上生了病,前不着村後不着店的,小毛病也能拖成大毛病,可不能等闲视之。
  郭满也没嫌弃,灌了一大碗下肚,喝下去整个人就暖和了,於是吩咐婆子给每人一碗。
  几个护卫身子骨硬朗,用不着喝,但知是郭满的好意,便也没拒绝。
  原以为暖暖手脚就好,正好一鼓作气快马加鞭赶回京城,然而马车过了冀州,郭满就微微有些发热。
  从南到北的赶路,舟车劳顿,郭满的身子才将将养回来,可整日窝在马车里,对她来说还是太辛苦了。
  双喜双叶知道她是累着了,想着再急也不能拿主子身子开玩笑,於是就近选了个村子,暂时在一家农舍借住几日。
  果不其然,郭满当日下午就发起了高热。大冷的天,她整个人却烧得红通通的,倒在榻上就起不来。
  乡野间寻不到像样的大夫,双喜双叶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团团转,最後还是农舍的老人看不过眼,用了村里的土方子帮郭满降了热。
  只是高热虽然降下来,但之後两日郭满仍是一点精神也没有。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