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小娘子 卷三 第八章
  心下这般决定,他起了身便准备与郭满说道。然而才走两步,他突然顿住,平淡的面孔闪过几丝尴尬。就在今日水潭亲近之后,周公子便与郭满闹起了别扭。不管郭满怎么说土味情话哄他,他就是半天没搭理她。
  为了表示他因此生气完全是无理取闹,郭满于是也不哄他了,单方面展开冷战。
  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周公子忍不住老脸一红。
  这么大年纪了,还总跟个小姑娘斤斤计较。拄着唇干干地咳了一声,他突然回头道:「对了石岚,之前似乎听你提及,这片林子里开着一种花城独有的花?」
  石岚猝不及防,没反应过来自家公子问了啥。
  还是清风听明白了他何意,立即道:「是,就在石潭的阳面,香气十分宜人。花城之所以称之为花城,盖是因此花的秀美而来。」他抬头小心地瞥着自家主子的脸色,试探地问:「不若属下这就去采一捧?」
  「不必,」周公子淡淡道,「本公子亲自去。」
  石岚清风两人看着信誓旦旦要亲自去采花的自家公子,心情是一言难尽的。若是早在年前他若听说他们家公子会采花哄人,他定然是打死也不信的。但如今事实摆在眼前,石岚只能艰难地问周公子。要不要他也跟着一块去,替周公子打个灯笼什么的?
  周公子冷冷瞥他一眼,石岚老实地低下头:「那公子您夜里当心。」
  不用人跟着,周博雅也懒得带灯笼。窗外的月光十分明亮,他不至于花还看不清。于是去换了身便于行动的衣裳,绷着脸地离开营帐。
  夜色渐渐浓黑,林中时不时传来咕咕的鸟鸣声,显得静谧。

  周公子采了一捧花回来时,郭满已经伏在软垫上睡着了。怕夜里窜了风进帐子,叫灯盏的火烧着帐中的东西,双喜正在小心地罩上灯罩。见着周博雅人从外头进来,立即屈膝行礼。灯罩一罩上,整间营帐顿时便暗了下来。
  「你们少奶奶呢?」
  两人下午刚闹了别扭来着,双喜还怕周博雅觉得郭满太小性儿,心里生了恼。此时看他毫无芥蒂地问起郭满,心下不禁惊喜:「少奶奶趴在那边睡着了。」
  「睡了?!」
  周公子拿花的手背在身后,难得措手不及,「平日里她不是这个时辰还没睡?」
  双喜挠了挠额头碎毛,有些说不上来。总不好说主子今日怄了气,故意不等你吧?
  见她脸都拧成一团,既然这么为难的模样,周公子也不为难她了。摆摆手示意双喜退下去。
  双喜叹了口气,她家这两个主子凑一起跟小孩子似的,三天两头就得闹一场。每次都闹得不大,却也总叫人担心。心下摇头,双喜转身便往外去。
  周公子低头看了眼沾着露水的花,抬脚径自往帐里而去。
  走了两步,又低头看了一眼手里那捧花还捏在手心。想了想,他回头叫住双喜:「去那个玉瓶子来,装些清水。」
  双喜不解,但也听令去办了。
  周博雅进了帐里,就看到软垫上脸朝下趴着睡得郭满。黑乎乎的后脑勺对着帐顶,发髻还没拆干净,看不到脸。没忍住长叹一口气,这姿势也不知怎么睡着的,就不怕把自己给憋死么!周博雅无奈,上去将人给掀过来。
  郭满一个滚滚到软垫另一头,捂着胸口痛得眉头直皱也没醒。周公子的眼睛在她乱揉的地方瞥了眼,跟烫着了似的瞬间移开。
  没办法,自从水潭这一次,他如今对这地方有着刻骨铭心的记忆。
  周公子又要恼了,就是这个丫头太胡来,他才会,才会……突然想起这事儿,恼羞成怒的周公子鬼使神差地目光又落在了郭满的唇上。
  他必须要承认,交换津液的亲昵滋味,他长这么大都不曾尝过。以前与谢思思的房事,他素来只提了枪就上。那时正是冲动又不太克制的年纪,行事难免不懂分寸。第一次洞房便有些伤到了谢思思。而谢思思又是被家中娇惯着养大的姑娘,顶顶娇气的性子。她觉得疼了,便不太愿意叫周公子再碰。
  谢思思这个人素来浅显,不乐意,不满意的态度从不会隐藏。周公子多骄傲的人啊,面子上再温和有礼,也掩饰不住骨子里的傲气甚至与自负。察觉到谢思思对他的嫌弃之后,周公子对碰这个妻子便再提不起劲头。
  历经一世重生的谢思思回来后嫌周博雅的敷衍,却忘了这敷衍是谁造成的。
  且不提周公子与谢思思的三年,水潭里那般热烈的亲吻,他确实是头一回。定定地盯着郭满,周公子鬼迷心窍地做了件这辈子都没想到的事。
  他悄咪咪地上前,半蹲在软垫前,俯身覆上了郭满灯下红艳艳的唇……
  软软糯糯的滋味一传到他的感知里,周公子下意识地想描绘起下午做过的事儿。然而才将将要启开郭满的唇,外头传来了脚步声。周公子恍然一下惊醒,快到只有残影地从软垫上爬起来。他迅速离软垫三步远,双喜捧着玉瓶子轻手轻脚地便进来了。
  进门来,就看到姑爷手里捏着一捧花,面红耳赤。
  她眨了眨眼睛,顿时明白了。原来姑爷因着跟姑娘闹了一回,特意采了花来哄姑娘和好!她见状心里不禁懊恼得不得了,早知姑爷是这个意思,她就该把姑娘给叫起来啊!!
  懊悔,特别懊悔,双喜捧着玉瓶子连忙送过来。
  周公子单手拄着唇干干地咳了一声:「放那儿吧,我自己来。」
  双喜放下玉瓶子就退开,给周博雅让了地儿。周博雅看了眼,一本正经地将花束插入玉瓶子之中。随手摆弄了几下,形状就出来了。
  双喜隔得三步远打量这花,只觉得这话怎么这般好看呢!
  「要奴婢备水么?」双喜瞥了眼软垫,软垫上郭满已经滚到一边去,空下大半的场地够周公子睡了。她心里暗戳戳地高兴。因为没人比她跟双叶更清楚,自家主子一旦睡着,地震都震不醒,绝对不可能给旁人挪位子。
  这块空地儿,绝对是姑爷自己挪的!
  自以为猜到一切的双喜两眼亮晶晶的,「少奶奶今日做了一些点心。虽说不太甜,但奴婢有幸尝了些,味儿十分香。姑爷可要来一盘?」
  周公子刚刚才从林中回来,还未洗漱。想了想便道,「备水吧,点心便不用了。」
  双喜得了话,麻溜地下去办。
  人一走,周公子眉头都拧成了一个疙瘩。他转头瞥了眼睡得跟小猪崽子似的郭满,无知无觉,仿佛下午逗他就是好玩儿。有的人真的天生就会气人,周公子这一刻突然觉得很生气。然后他便毫无愧疚之心地伸出了罪恶之手,一把捏住郭满的鼻子。
  鼻子不透气,郭满在几次憋得欲生欲死之中迷茫地睁开了眼……
  看清身前一个高大的身影,影子被灯光映照的遮天蔽日。冷不丁的,郭满都以为双喜少点了几盏灯。她迷糊地问:「你干嘛……」
  周公子的手还捏在她的鼻子上,一脸理所当然:「捏你。」
  郭满:「……??!!」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