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小娘子 卷二 第六章
  「博雅啊,你是不知道啊!」
  郭昌明这人好酒,一喝起来不喝到尽兴就不撒杯子。此时已经微醺了,但见酒杯满上,还是捏起来仰头就干,「霍老二那个老小子心眼儿太黑了,干这等龌龊事!这就是个掉进钱眼子里的穷酸鬼啊!我就瞧着那副石兰图像赝品,可他还偏要与我狡辩说是真迹,是我看错了。今儿若非有你在,为父怕是就要被他给诓了!」
  周博雅推辞道:「哪里,是岳父慧眼,小婿没做什么。」
  「哎~说得哪里话,」郭昌明对他这个推辞很受用。他自诩学富五车,这半辈子就爱四处彰显自个儿的博学多才,「也是博雅提醒的好。霍二那老小子东一榔头西一榔头的绕着圈子,为父起先也是被他给绕糊涂了。
  周公子浅浅笑着没插话,却一幅赞同的模样。
  郭昌明见状只觉得心里熨帖,一高兴,又连干三杯。
  喝着酒,郭昌明又连连叹息那副石兰图不是真迹,委实遗憾。摇了摇头,抓起一旁的酒壶又自斟自饮起来。好几杯下肚,他晃了晃酒壶,舌头有些大地扬声冲外间又唤了一声。
  小二小跑着进来,听了话,殷勤地跑下去拿酒。
  说来,礼部侍郎郭大人好书画好酒在京城是出了名的。这么多年,一下了朝若不是流连画楼书阁,就是在酒肆与人把酒言欢,雷打不动。周博雅想找他不要太容易,只需往文人扎堆的地方转一圈,毫不费力地便能找着人。
  今儿周公子特意挑了京城最大的书阁,果不其然一找就找了个正着。
  碰见之时,他这岳父正为着买前朝裕丰大师的石兰图与霍家二爷争得面红耳赤。

  霍二爷是工部尚书霍秀的胞弟,四十好几,无官无职,成日里在坊间混着。不着五六的做派不像个酒色纨绔,倒像是一个懂点儿书画脑子不清醒的文人。周博雅坐在两人远一点的屏风后头冷眼瞧着,郭昌明吵不到一会儿就被驳得哑口无言。而后好似信服了店家的话,捧着石兰图满脸的惊叹。
  周博雅离得不远,虚虚瞥一眼便知那是赝品。本是在一旁冷眼看着,却见店家不知说了什么,郭昌明顿时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就要掏银票买下来。
  说实话他不想管,但一想看在小媳妇儿的份上,无奈地上去帮了一把。
  避免花一大笔冤枉钱的郭昌明心中十分高兴,觉得自己这女婿挑的当真十分好(完全忘了这婚事是捡漏),非要邀周博雅来于满楼坐坐。周博雅就是在找他,自然不会拒绝。
  然而酒水一上桌,就成了这幅局面。
  「博雅啊,你真是个好的!」郭昌明对这女婿的满意之情无以言表,正想着要多夸几句。可抬眼一对上女婿那令人心颤的脸,又一句话说不出。他憋半天,还是那一句,「真是个好的。小六遇上你是有福了……」
  周博雅谦逊地笑笑,连说岳父谬赞了。
  「今儿多亏你。」郭昌明亲自替他斟满,「咱们爷俩再干一杯。」
  周博雅自然不会推脱,端起来便与他对饮。一杯酒下肚,周公子面不改色。鸦青的睫羽之下,眸色越发深沉黝黑,仙气的容颜逆着窗外霞光,平白生出几分鬼魅之意。郭昌明已然两颊染上薄红,醉眼朦胧的,似乎醉了神志。
  长指在桌案上轻轻敲了几下,周公子趁机套话。
  先是试探了几句,看看郭昌明对此事知不知情。若是也知情,那便别怪他下手太狠,波及他了。
  郭昌明对周博雅这个女婿是一点儿戒心没有,问什么答什么。
  周公子于是便问起了罂粟之事。
  满满这事儿,他第一直觉是怀疑金氏和金家人,但转念一想,满满不过一个不受宠的姑娘并非嫡子,郭家子女众多,金氏没必要处心积虑害她。二来郭家怎么也算个大家族,便是内里规矩再乱,金氏在郭昌明的眼皮子底下害人,还一害就是几年,实在不合常理。总觉得此事,处处透露着诡异。
  周博雅平素不太出手做什么,但一旦出手,那必定是一点余地不留。若不想伤及无辜,自然得查个清楚。
  郭昌明晕晕乎乎的,半天没想起来罂粟是什么。
  伏在桌上好一会儿才突然坐起身,醉醺醺的:「罂粟,阿芙蓉哦!」
  「你看看,你看看,为父都糊涂了,竟然记不得这罂粟是什么。」他呵呵地笑,神情有些得意,「这种花源自西域,是也不是?听说盛开时刻绚烂多姿,十分夺目,我还没亲眼瞧过呢……嗝,该找个机会亲自瞧瞧……」
  又问了几个问题,郭昌明竟是丁点儿不知情。
  天色渐渐沉下来,有小二拿了火折子进来,悄无声息地点上了火烛。周博雅眉头深锁,沉思片刻后,亲自将醉酒的郭昌明送回郭府。
  到了郭家,他也没进门,把人交给门房。
  郭昌明浑浑噩噩的,不知想到了谁,嘴里一直在念叨一个名字,「芳菲」,嘀嘀咕咕地说对不住她。周博雅皱了皱眉,上了马车便命车夫打道回府。
  周博雅一踏入西风园,就发觉今日院里格外安静。
  屋里灯火通明,进了正屋就没看到小媳妇儿的人。周博雅心下有些诧异,平常他从外面回来就有笑脸迎上来,今儿这是怎么了?外间没看到人,双喜双叶也不在,安安静静的。他于是抬脚就去内室瞧瞧。
  方一掀珠帘,便瞧见郭满伏软榻上,黑乎乎的后脑勺朝上,睡得十分香甜。周博雅顿时失笑,抬腿走过去。
  脸朝下趴着,也不怕闭过气去!
  周大公子瞧着直摇头,怕她这一觉把自己给睡憋着了,连忙伸手将郭满的脸给扳了朝上。郭满素来睡着了就弄不醒,怎么摆弄,她都没醒的意思。这身子骨生得实在太软了,软趴趴的,周博雅都怕稍稍用点儿劲把她骨头给捏碎了,小心翼翼地将人给摆正。
  撒手之时,郭满不自觉地蹭蹭他的手。
  周博雅心里倏地一跳,猝不及防忆起西南蜀地的一种黑白猫熊幼崽。那娇憨的小崽子也是这般,软趴趴的,不过小媳妇儿没猫熊那么毛就是了。
  听郭满呼吸顺畅了,周公子从里间出来,外间管蓉嬷嬷就领着丫鬟进了门。
  周博雅方才一进院子便有人立即递了消息给她。为着清欢清婉闹得那出,管蓉嬷嬷是一早便在候着了。此时见人从内间儿出来,她忙屈膝行了礼。
  周博雅抬抬手,压低了嗓子叫她莫要多礼。管蓉嬷嬷顿时意会到屋里女主子怕是在歇息,于是也将嗓子压得很低。周博雅顺手脱了罩衫,亦步亦趋地跟在周博雅身边接过去递给身后的小丫鬟,低声询问他是先用膳,还是先沐浴。
  得知周博雅已在外面用过,管蓉嬷嬷于是顺势帮女主子讨了个巧:「少奶奶今儿还未用过膳,一直在等公子回来呢。」
  周博雅闻言眉头就蹙了起来。
  心下有些懊恼,是他疏忽了,倒是忘了小媳妇儿还在家等他。该早些派个人回来递话的。周博雅于是撩了一眼桌上布好的菜,道,「这些都撤了吧,太晚了,夜里不易克化。叫厨房送些鸡汤面来。」
  晚膳摆了快半个时辰,从定昏便摆了。
  如今这天儿热,虽没凉透,但放了半个时辰味儿怕是也变了。管蓉嬷嬷低低地应了是,手下朝后摆了摆,丫鬟们立即将盘子都撤下去。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