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假虎威小娘子 卷一 第六章
  「不不!」她心情又好了些,将古董字画一件一件小心翼翼地放进箱子。然后从妆奁里取了一个小铜锁,将箱子锁了起来。钥匙弄了个红绳窜着挂脖子上,然后塞进衣领拍了拍:「双喜你只管去后院,叫人的事儿,让双叶来。」
  双叶口舌厉害,懂该怎么说话。
  双叶点点头,转身眉眼就耷拉下来,变脸不过一瞬的功夫。
  郭满看得啧啧称其,心中不免也感慨。病弱又怯懦的小郭满能活到十五岁没夭折,怕是多亏了身边这两大护身丫头。
  双喜双叶的行动力十分强,得了郭满肯定,便立即行动。
  果不其然,正院的主仆真是应了双叶的话。这边双喜喂了李妈妈一顿棍子炒肉,不一会儿就有人来院子里传唤,说是太太要见六姑娘。
  郭满面上妆还没卸,正好方便了后面行事。
  来人气势汹汹,看见郭满一脸土色也恍若平常。往日她们见过小郭满,私下里没上妆都是这幅要入土的模样。郭满原本想着都是女人,一眼能瞧出来真假,准备把脸洗了。谁知她们都没瞧出来,她便理所当然装惨。
  双喜搀扶郭满,一行人浩浩汤汤地往正院而去。
  正院离得有些远,走了将近一刻钟,才将将看到正院的牙门。进了正院,郭抠抠的心十分迅速地经历了从容淡然向仇富的转变。
  只见这正院装点得金碧辉煌,雕梁画栋,恍若这人间富贵窝。

  地上铺着繁复花纹的地毯,从入门的门槛延伸至屋内。墙上挂着山水鱼鸟,正前方摆着一封绣十二仕女图的屏风,处处精致,处处华美……连挂在门廊上的珠串,也彰显出一种嚣张的雍容。
  两个字,「有钱,」三个字,「很羡慕」。
  双喜像怕郭满不晓得恨似的,在她耳边嘀咕:「主子,这儿大半摆设都是我们太太生前的嫁妆。太太去世后,按理说屋子里的东西该取下来放库房。可继太太却跟不明白这些道理似的,就这么厚脸皮占了。」
  郭抠抠心尖儿一抽:「……哦。」
  「还有不少好东西,不能明面上摆的,」双喜又说,「估计被继太太锁紧私库了。」
  郭满面无表情地嘴也跟着抽抽:呵呵!
  「姑娘……」
  双喜刚微微张了口,屋里走出来一个高瘦的婆子。那婆子的身后两个清秀丫鬟搀扶着一个一身水红衣裙的妇人。只见那妇人的相貌生得十分清淡,肤色偏白,一双眼睛弯弯的,别有一番温柔韵味。
  那婆子扶着妇人坐上主位,转头一指郭满,厉喝:「六姑娘,跪下!」
  郭满站得笔直,没动。
  上首的金氏柳眉一竖,那婆子立即更严厉地呵斥郭满。嗓门大得跟闷雷似的,耳膜都能叫她吼破了。郭满琢磨着要不然就跪下的时候,那婆子已经气势汹汹地冲下来。看样子,是想踢她的膝盖。
  郭满当机立断,两眼一翻,往地上倒。
  正当这时候,外头传来一声暴呵:「狗奴婢!谁给你的胆子踹郭家姑娘!」双叶红着眼睛,跟在郭昌明身后小跑着过来了。
  郭昌明十分震惊,从来都温柔贤淑的金氏,私下里竟是这样一幅面孔。
  看着上首高高在上的金氏,他快步走过去将歪倒在地的郭满给扶起来。触手便是一把骨头,摸得他心中就是一惊。再抬头瞧金氏,珠圆玉润,三十好几了保养得粉面含春,比郭满这十几岁的姑娘家还白嫩。
  郭昌明忽然有了些为人父的心酸,「小六啊,你快些起来!」
  郭满幽幽地低垂着眼眸,似哭非哭的憋着脸,扶着郭昌明的肩膀艰难地站起来,也不敢瞧人。
  瘦骨嶙峋的一幅小身板,脸就半张手掌大,大腿还没他的胳膊粗。他来了她也不晓得告状,就这么睁大了极黑的眸子巴巴望着他,「爹……」
  郭昌明那一刻的酸涩直酸到了心坎儿里。真是太可人疼了,受了欺负也不晓得喊疼的孩子太酸人心。郭昌明百八十年没冒过头的父爱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都叫自己给酸出来,「你这孩子,你这丫头……」
  郭满捂着胳膊怯生生的:「爹……」
  双喜双叶小碎步过来搭把手,垂头敛目地站她身后,一走一有地搀扶着郭满。正院不是她两能说话的地方,两人老老实实地垂头敛目听着。
  金氏冷眼瞧着这一幅父女执手相看泪眼的场面,吃点没绷住脸给拧变了形。
  她快步从高坐上起身走下来,想说话,见郭昌明没搭理她的意思。转而狠狠一瞪晚双叶一步小跑着追上来的婆子,恨不得吃了她。蠢奴才,郭昌明人来了正院,怎地不晓得提前通报一声?
  心里气下人办事不利,金氏牵了嘴角,硬凑上来软笑:「老爷怎地这个时候过来?」她故作不知错地说,「平常这时候不是该在书房处理公务?怎地有空来看我……」
  「哼!不看看你,怎么知道你金氏私下里还如此厉害呢!」
  金氏面上笑意一僵,当即喊冤:「那可就冤枉妾身了!」她就是明摆着欺负,也不会认,「老爷误会了。妾身此时唤六姑娘来,是有事儿要询问她呢。」
  还在狡辩?他都亲眼瞧见了!郭昌明冷冷一拂袖甩开她的手,几步走到上首坐下,还是不搭理她。转脸掀了眼皮子,又冲正院这群倚老卖老的婆子们不满,「做什么?一个个傻站着,还不给六姑娘看座!」刚才不还一个个的威风的很?
  郭昌明性子火爆,素来说罚就罚。婆子们面上一白,连忙拿眼睛去觊金氏的脸色。
  金氏哪里还有不明白的?前脚她才把小短命鬼唤来,后脚郭昌明就到了。了不得,小短命鬼倒是学聪明了,还晓得提前搬救兵了!
  心里一阵冷哼,面上却还是点头。
  见金氏点了头,下人们立即看座的看座,奉茶的奉茶。刚才还趾高气昂的,此时都含胸缩背地,恨不得自个儿能眨眼能消失在郭昌明的跟前。
  下人这么殷勤,金氏面上有些不好看。
  她这人素来好脸面,下人这一番前后突变就等于打了她的脸。她再瞄了一眼这一会儿功夫便老神在在坐玫瑰椅上的郭满,鼻子都要气歪了。果不其然啊,往日这死丫头的乖巧都是装的,她就说嘛,哪有人能窝囊成那样!
  不过当着郭昌明的面儿,金氏只能装傻,柳眉拧着倒打一耙地责问:「老爷这是干什么,难不成你还觉得妾身在苛责六姑娘不成?」
  「难道不是?」郭昌明袖笼里的手指蜷缩着,一把骨头的触觉挥之不去。他终于舍得转过脸,手一指病歪歪的郭满,拔高了嗓门道,「你自己睁大了眼瞧瞧,小六都成什么模样了!我还冤枉你?」
  「这能怪妾身?!」
  才这点程度的责问,金氏自然没在怕的。当即一脸不可置信,仿佛受了极大的委屈与冤枉,道:「六姑娘早产,本就是养得艰难。病弱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么?」
  郭昌明满腔翻涌的父爱与怒气忽地一滞,突然语塞。
  想了想,好像是这个理儿?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