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恶夫 第二章
  为了给死去的娘亲争一口气,从那时起,苏晓婵便规规矩矩的,说话行事都要按着娘亲留下来的那几本女训,女诫来。但其实她一点儿也不喜欢书里写的那些三从四德,贞女烈妇!
  所以她也不能全按着女训,女诫来,要真是那样,恐怕家里早就被刘氏给搬空了!所以,这也就养成了苏晓婵面上一副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样儿,可心里却是只呛人的小辣椒!
  因为她要保护爹爹,保护自家的苏记药铺!
  可没想到,她百般想要维护苏记药铺,也想好好保护爹爹,可现在……爹爹居然要她嫁给一个大恶人,这可怎麽办?苏晓婵愁肠百结。
  「大姊,你为什麽不想嫁给沈思皓。」苏晓轩忽然开口发问。
  苏晓婵愣了愣,叹气,「你年纪小,哪里知道……他可是我们清台县出了名的大恶人!」说着,她看着懵懵懂懂的弟弟,起了逗弄他的心思,唬他道:「听说沈思皓专吃小孩子,尤其爱吃我家弟弟这样肥肥白白的!」
  苏晓轩被吓了一跳!
  苏晓轩拼命地摇头,「才不是……只有山海经里的妖精才吃小孩,姐姐又唬我!」顿了一顿,苏晓轩又问:「大姊,那个沈思皓……他做过什麽坏事吗?」
  苏晓婵揉了揉弟弟的脸蛋,说道:「那可就多了……说都说不完!比如说,他曾经用刀剖开了一个产妇的肚子,从那产妇肚里将怀胎足月的娃娃血淋淋的给掏了出来……还比如说,他要一个黄花大闺女喝油!」
  「那姑娘喝了好几斤香油後,就上吐下泻的,还拉出了一大堆的各种恶心巴拉的虫子,诶,你说一个待字闺中未嫁姑娘的肚子怎麽会有虫呢?这分明就是沈思皓为了敛财的行骗手段嘛!」苏晓婵说道。
  苏晓轩听得一愣一愣的,照大姊这麽说,这沈思皓好像是真的很坏那这样的人,大姊可万万不能嫁!

  见大姊总皱着眉头,苏晓轩便也陷入了思考,过了一会儿,小家伙想到了一条妙计!
  「不若大姊嫁给我,这样既用不着离家,也不用嫁与那恶人了!」苏晓轩奶声奶气地说道。
  看着弟弟天真可爱的模样儿,苏晓婵破涕为笑。可过了一会儿,她又摇了摇头,她心想,爹爹断不会无缘无故将她许给那样一个臭名昭彰的人,想来其中必有什麽隐情?
  只是,如今爹爹似乎也在气头上……不若等上几天,待爹爹气消了,她再找机会和爹爹好好说说?毕竟事关她的终身。
  可是,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苏老爷一直早出晚归的,苏晓婵又被爹爹禁足,没法子跑去药铺找他,就这麽一拖再拖的……
  这一日,她正坐在屋里发呆,弟弟晓轩突然匆匆忙忙跑来,「大姊,快起来,爹爹在前院传话沈思皓要来後院见你,让你去二门处等着。」
  苏晓婵听到这名字,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怎麽来了?以及……爹爹一向重礼数,嘴上说了要把她许给沈思皓,既是这样,便万万没有让两人在婚前见面的道理。
  所以说……还是爹爹有什麽短处被沈思皓拿在了手里不成?
  苏晓婵咬住了下唇,忿忿不平地说道:「不要,我才不要见他,哼!」想了想,她又对弟弟说道:「弟弟,不若你去和他说,我不嫁他,教他不要痴心妄想了!」
  苏晓轩道:「可我是小孩子……说了他也不会信,大姊,不若你亲口告诉他,就说你不嫁他……反正大姊将来是要嫁给我的!」
  苏晓婵一怔,原本她不想见他,是因为男女授受不亲。可现在连她爹都同意让她去见他了……这足以证明,她爹是铁了心的要让她嫁给他,所以在这个节骨眼上,若她还纠结着什麽男女之防的话,怕是只能嫁去了!
  於是,苏晓婵急忙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然後牵着弟弟,怒气冲冲地走出了房间。
  她刚走到院子里,却突然想起……她可是十里八乡公认的大家闺秀,虽然她一点儿也不想嫁给沈思皓,但也没必要搞坏自己的名声,尤其不能太失礼。
  於是,她理了理裙裾,又放缓了步子,努力扮出了一副端庄模样儿,迈着小碎步走到了二门处。
  苏家後院临近二门处,种着几棵桂花树,一长身玉立的男子站在桂树下,正背着双手,凑到桂枝边,细细嗅那桂花的香味,一脸悠然。
  苏晓婵待见到了那男子的背影,正准备讥讽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时候……男子突然转过头,定定地看向苏晓婵。
  苏晓婵一呆,眼前这男子的脸,与记忆中的一张脸逐渐重合起来。
  她认得他!
  大约是在五年前,爹爹去乡下收药材去了,那时候苏晓婵才十二岁,铺子里的老管事患上了严重的眼疾,看不清帐簿,年幼的苏晓婵便学着帮忙照看药铺。
  那时候她还小,老管事年纪大了,眼睛还不好,有地痞流氓见她家药铺里统共只有一个老的,一个小的在,便趁机设套,想讹苏家药铺的钱。
  那流氓买了几样苏家药铺的药,然後谎称吃坏了,要药铺赔偿他们二十两银子。
  好几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围着苏晓婵和老管事争吵,她当时怕得六神无主,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
  在她快顶不住的时候,忽然看到了在门边看热闹的一个男人……
  当时苏晓婵还以为他是个打抱不平过来帮忙的好心人,结果那男人居然对那几个流氓说:「你们吃了这几样药,只是吃坏了肚子而已?那还真算是你们运气好,不然……会出人命!」那男子说完便扬长而去。
  苏晓婵惊呆了!
  而那几个流氓一听,起哄得更来劲儿了,原本只索要二十两银子的,结果变成了索要二百两!
  当时可把苏晓婵给气得,也有可能是因为气极了,小小年纪的她愤慨地与那几个流氓斡旋了起来,还又准又狠地揪住了对方话里的几处破绽,跟他们吵了起来。
  那几个流氓被小小的她所迸发出来的气势给惊住了,一时之间竟然无话可说!
  而老管事虽然眼睛不好,却也是个极通医术的。当下,老管事便从她与那些人的对话中,听出了些许蛛丝蚂迹,最终那些流氓被拆穿,又遇上前来巡街的捕快,苏晓婵与老管事这才得以脱困。
  这件事她一直记得,而那个见死不救,还落井下石的男人,她也一直记得,但让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人竟然就是沈思皓?
  不对,其实她应该想得到的,沈思皓不就是这种大恶人吗,哼!
  这种人,她宁死也不会嫁给他的!
  大敌当前,苏晓婵早已把要扮大家闺秀的这回事给忘到了九霄云外!她咬着牙,恨恨地看着沈思皓,而沈思皓也饶有兴趣地上下地打量了她一番,似乎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趁着今儿个过来换庚帖,顺便地问一问你,临湖的田庄,还是傍山的山庄,你中意哪一处?」沈思皓轻声说道。他俊美的面上浮起了可疑的淡淡红晕,声音亦如当年一般的清冷,然而听在苏晓婵耳里,却不由得心头火起。
  「庄子我家自个儿有,不劳烦沈大夫了。」苏晓婵冷冷地说道。
  沈思皓一怔,再次打量了她一番,皱起了眉头。
  苏晓婵又道:「既然今儿你来了,也好教沈大夫得知……我苏晓婵蒲柳之姿,怎能连累沈大夫明珠蒙尘?你我之间的婚约,取消了吧!」
  沈思皓又是一怔,想了想,他低声问道:「令尊……」
  苏晓打断了他的话,「我不愿意,难道我爹还能绑我去?」说着,她为了增加可信度,又胡乱捏造道:「且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伴在她身边的苏晓轩连连点头,「不错,大姊以後会嫁给我,你不要同我争。」
  沈思皓看着她,面色越来越难看,像是要吃人一样,「你已经有了喜欢的人?」
  苏晓婵白了他一眼,现在还没有,不过将来应该会有,哼!总之,喜欢谁也不会喜欢他就对了,一个大彻头彻尾的大恶人,谁会喜欢他呀!
  沈思皓冷冷地问道:「你想退婚?」
  一听到退婚二字,苏晓婵眼睛一亮,她忙不迭地点点头。
  沈思皓嗤笑,「痴心妄想!」
  这回轮到苏晓婵发怔了。
  「你以为你爹为什麽要把你许给我这个大恶人?」沈思皓冷笑道。
  闻言,苏晓婵一怔,随即心生狐疑。她睁大了一双曼妙杏眼,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沈思皓,他为什麽这样说?难道……爹爹将她许给他,还真是受了他的胁迫?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震惊的表情取悦了沈思皓。
  见她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眼眸如冰,却轻笑道:「乖乖待在家里待嫁,乱七八糟的事儿就别想了,否则……你苏家所有人别想有好日子过,包括你爹爹……」说着,他又低头看了看苏晓轩,补了一名,「……和你弟弟!」
  在这句话的时候,沈思皓一直在笑,可他的笑容却一点温度都没有!而他的话,不但让苏晓婵的大脑一片空白,更如深坠寒窟!
  至於苏晓轩,小小的人儿早就已经躲到大姊的身後,害怕地露出了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沈思皓。
  「听懂了?」沈思皓又追问了一句。
  他气场强大,虽然语气淡淡的,但也不知怎麽的,苏晓婵却呆在当地,一颗心儿怦怦地狂跳了起来,全身上下已经完全不动了,不!她根本就已经连站都不站不稳了。
  沈思皓没有再理会她,转身走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