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子招人爱 第二章
  褚恒之皱眉,瞧这男人一身邪气,嘴唇沾血,而他怀中的女子半裸,这画面犹如一头嗜血的猛兽,正在吸食女人的鲜血、淫亵女人的肉体。
  从对方眼中,他心知自己撞破他的好事,对方已起了杀心。
  「死者为大,你不该玷污她的身子。」
  褚恒之冷冷警告。风雪虽大,他的声音却犹如在耳,这招内力传音,意在提醒对方,出手前最好三思而行。
  石陌尘阴沈沈地盯着他,尚未出招比拚,两人的威压已在空中相撞。
  他心知此人不好对付,若是贸然出手,未必讨得了便宜。
  官兵杀声再度传来,很快就会包围此地,石陌尘脸色更沈,逼不得已,只能尽速退离。
  他放下怀中女子,身形一闪,很快化成一道黑影,隐没而去。
  女子静静地躺在雪地中,她容貌姣好,长发披散如丝,一身鲜红映着白雪,宛如一朵红梅开在雪地里,竟有一种清艳的美丽。
  褚恒之脱下身上的披风,蹲下身,亲自为她盖上,遮住她衣不蔽体的身子。
  他打量她,死者已矣,却未闭目,可见死时心有牵挂,不甘瞑目。

  他伸手将她的眼皮盖上,对方却不肯闭眼,他叹了口气。
  「可惜我来迟一步,失了机会与你详谈,若有冤屈或未竟之事,我会暗中查明,还贵寨一个公道,你且安心去吧!」
  说完这席话,他再度伸手合上她的眼,这一回,彷佛魂魄有灵,那双眼闭上了,似是得到安慰,不再执着,得以安息。
  叶枫——巫江寨大当家,领着山寨两百多人,在归顺朝廷的途中,死於官兵围剿,年二十,未嫁。
  巫江寨大当家叶枫死後三天,关家嫡女关云希投湖自尽了。
  「小姐!」
  丫鬟锦香在湖岸边跪地哭喊,引来不少路过百姓侧目,围观说是道非,指指点点。
  原来投湖的女子身分不凡,为地方刺史大人的嫡女关云希,虽然立时被救上岸,却似乎没了呼吸。
  将女子从湖里救起的男子,浓眉深皱,掌心贴着女子的背,灌以真气救治,可惜在输入几次真气後,依然没有反应,看似已回天乏术。
  「你这是何苦?」褚恒之低声叹道,这话似是说给女子听,但对方已经听不见了。
  「公子,请救救我家小姐啊!」
  锦香哭求着,一张脸吓得苍白失色。
  褚恒之对她摇头。「她已经没气了。」
  「不、不,公子,请再试试吧!求你了!」
  锦香不停磕头,若是小姐没了,她的小命也不保了。
  褚恒之虽然贵为尚书家的公子,但对於下人的难处,亦能了解。
  主子自尽,伺候的丫鬟没尽到护主的责任,回去後若不是被打死,也会被发卖到妓院。
  虽同情,他却无能为力。人死了,神仙也救不了,他只是没想到,关家姑娘会如此想不开而投湖自尽,好歹这事与他有关,他便再尽一尽力吧!
  「我再试试。」
  这回他将掌心放在女子的上腹部,虽说男女授受不亲,於礼不合,但事急从权,便不计较那麽多了。
  他运行内力,轻轻打出一掌,不一会儿,女子口中吐出一口水来,这是积在腹内的湖水。
  「咳……」
  「啊!小姐有反应了,公子,小姐动了!」
  褚恒之也很讶异,明明她的气息已经没了,竟又有了声息。他立即运力於掌,一鼓作气,往她胸口用力压下去,果然让女子口中吐出更多的积水,同时听她咳了好几声,竟真的起死回生了。
  他暗暗松了口气。
  没死便好,否则她这麽一投湖,他都不知要如何向关家及褚家交代,她若是死了,褚家多少会落人口实。
  虽然当初两家的口头婚约是祖父辈的随口一说,并未真正换帖,但有心人听到,总会以失信之由来指责他们褚家不守诺言。
  褚恒之望着眼前这位关家嫡女、他名义上八字尚未有一撇的未婚妻,并没有多少感觉,只因自他及冠後,他便长年待在西北,与她并没有多少接触,唯一的一次见面,是在她十五岁及笄的那一年宴会,有过一面之缘罢了。
  事隔两年,他只记得,她是个十分娇柔害羞的姑娘,没想到第二次见面,便是今日。
  若非他今日行经,正巧遇到此事,恐怕她会丧身於此,又恐怕是她故意挑在他经过的路上,故意为之。
  想到此,墨眸沈了下,隐藏不悦。
  若她真是故意挑在他经过的时候投湖,逼他出手救她,弄得此事人尽皆知,可谓高招。
  当初退婚是母亲有意为之,他并无任何异议。婚姻大事由父母决定,毕竟这婚事是十年前,爷爷和对方长辈所定下的口头约定,对他来说,不管娶或不娶、退不退婚,皆由父母做主便是。
  如今,关家千金这一投湖,原本是没多少人知道的小事,现在恐怕酿成大事了。被退婚的女子投湖,於他褚家名声有碍,亦会让父亲在朝中受政敌攻讦,寸步难行。
  想到此,褚恒之沈下脸。
  虽然退婚一事是他们褚家不对在先,但毕竟两家未真正定下婚事,加上这麽多年过去了,父母考量到女方家的面子,本想低调处理,从未声张,只是派人私下告知一声,哪知道关家千金竟然投湖了。
  这等於是逼褚家同意这门婚事,褚恒之就算本来对关云希无感,这会儿也生出厌恶之心。
  见她缓缓睁开眼睛,逐渐清醒过来,他的脸色也沈了下来。
  「醒了吗?」
  见她突然睁大眼盯着他,他冷哼一声,沈声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砰」的一声,话未说完,冷不防一个拳头打来,攻他一个措手不及,任他就算有高强武功在身,也绝没想到一个刚从鬼门关救回来的弱女子,会突然朝他打出一拳,且这一拳的力道一点也不轻。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锦香更是整个人吓到不敢动,直直盯着那张清俊温润的面孔上,缓缓流下两条鼻血,而那向来温文尔雅的神情上,也逐渐铁青狰狞。
  褚恒之万万没想到,他堂堂一介贵公子,竟然被一个女人打了,这岂只是大逆不道,根本是造反了。
  「你打我?」
  他的声音很轻,却充满了山雨欲来的危险,而那双墨眸里凝聚的风暴,宛如死神的凝视。
  关云希火大地指着他。
  「有种咱们光明正大单挑,别暗箭伤人!」臭官兵,别想趁她昏迷时杀她,想她死没那麽容易!
  褚恒之怔住,没来由地被她这股气势给震住。
  「你说什麽?」
  单挑?暗箭伤人?她在说什麽?
  只是他还来不及问清楚,这女人便又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关云希一倒下,原本惊呆的锦香又急哭了。
  褚恒之脸色难看地盯着地上昏厥的女人。
  适才他深切感觉到她的杀气,而她的控诉令他不禁怀疑,难道她投湖是被人陷害的?
  不管如何,他必须弄清这到底是怎麽回事。
  他沈下脸,对身边的仆人命令。「将关姑娘抬上马车,送回关府。」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