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夫攻略 第六章
  「此话事关重大,他自然不敢亲口对我说,换作任何人他也都不会说。可他身边的大弟子白筑曾受本宫恩惠,这才趁我上真国寺烧香祈福时偷偷对本宫透露一二,白筑说他偶然听闻有一福禄深厚、大富大贵、天生凤命的女子,今年十八,就在洛州陵城,谁要娶了这女子,就会是未来的皇帝……这些话,若不是听全真道长说过,还能在谁的口中听闻?」
  说是这麽说,但,秦士廉还是深觉不妥,「此事未经求证,岂能轻信?」
  「是不该轻信,但本宫想了一夜,姑且信之又何妨?宸儿已经二十二岁了,早到了成亲的年纪,左右不过是娶个妻子,若真能成事是大好,若不能,也没有损失,不是吗?」敏贵妃说着一顿,「最重要的是,无论如何不能让平王捷足先登,若舒贵妃那儿也得到一样的消息,那就来不及了,毕竟平王长宸儿两岁,皇上本就打算这次召他回京议亲,所以,我们得快……哥哥可懂本宫之意?」
  秦士廉轻点了下头,「臣明白,既然娘娘已深思熟虑过了,臣自当把事办成。慕槐刚被陛下亲封洛州司马,近日即将赴任,臣会要他即刻起程,尽快把消息亲传给襄王,娘娘不必烦忧,再者,臣会派人暗中找人调查有此命格之十八岁未婚姑娘,这人既在洛州陵城,刚好就在宸儿及慕槐的眼皮子底下,要找人应该不难。」
  敏贵妃笑了笑,终是安了心,「那就交给哥哥了。」
  「娘娘放心。臣还有事,先行一步。」秦士廉有礼的一揖,转身离开了。
  右丞大人一走,掌事宫女如兰便悄声进来,倒了一杯热茶给敏贵妃,很自然的站在身後替她捏捏肩搥搥背。
  「娘娘不必太烦忧,既然我们早一步得知此消息,必然能够取得先机。」
  敏贵妃点点头,「只盼这位天生凤命之女,不会是个让宸儿瞧都不愿瞧上一眼的姑娘才好。」
  「王爷是个懂事的,相信不管这姑娘长得什麽模样,王爷都会将人娶进府的。」
  「就怕太难为宸儿。」

  关於这凤命天女的长相,实不是她能搭上话的,如兰只好转移了话题,关心地问:「娘娘昨日才从真国寺烧香祈福回来,又忧思了一夜,奴婢去叫御膳房炖点补气的鸡汤给娘娘喝上几口可好?」
  闻言,敏贵妃望着如兰一笑,「就你细心,本宫真没白疼你。记住,近日让人多注意点新来的国师与舒贵妃那头,有半点风吹草动都要来禀本宫……」
  朱延舞醒过来时,冷汗淋漓,已是隔日的午後。
  屋里的窗户微微开了个缝,阳光洒落,春风绿影透了进来,对比她在梦里无止尽的下沉与冰冷,这里就好比神仙住的天宫了。
  她坐了起来,觉得喉咙乾哑,口乾舌躁,才想张口唤人,却发现自己有点发不出声音,努力想要发出声,那嗓音却比鸭叫还难听。
  「小姐你终於醒了!」蓝月一进屋看见她家主子坐起身来,高兴得都要哭了,忙奔上前替她倒水凑近她嘴边,「小姐的喉咙很痛吧?快喝几口水!大夫说小姐淋了雨受了寒,脚又肿了起来,这几日要好好躺在床上休养才行。」
  朱延舞听话的把水一口气全给喝了,又跟蓝月要了一杯,喝完才要问她话,蓝月便自顾自说了起来——
  「奴婢知道小姐要问昨晚的事,是襄王亲自送小姐回咱的府。」
  朱延舞一听,瞪大了眼,想开口,又听蓝月说——
  「奴婢知道,小姐还要问,为何奴婢要告诉襄王你住在这里?这样他不就知道小姐是县令的女儿吗?是啊,可奴婢没办法,小姐昨晚昏迷不醒又发高热,下了山,奴婢本想叫辆马车自己送小姐回家,可襄王不让啊,非要跟着来,说我们两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在外头多危险,他得亲自看你平安到家才行,奴婢也打不过他,只好让他跟来了……
  「不过小姐放心,襄王没下车,府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马车里还有人,外头黑嘛嘛地,马车里更黑,管家叫婆子上车背小姐,奴婢站里头帮忙扶着小姐,婆子压根儿没注意到里头还藏着人……」蓝月说着小心翼翼地看了她家主子一眼,「现在该怎麽好?小姐?还真如你所料,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主子现在生病了,也没办法继续往外跑施行她的谋夫大计,又,襄王这麽快就发现她家小姐是个姑娘,还是陵城县令的女儿,应该是彻底打乱了主子本来要「徐徐图之」的大计了吧?主子是不是该就此打消念头了?
  朱延舞轻轻闭上了眼,轻叹了一口气,用着极乾哑疼痛的嗓子道:「没关系,终归是要知道的,只是比我预想的早了一些时日而已,也未必不是好事。」
  该布署的,早在这之前便完成了,现在只等着鱼儿上勾而已……
  其实,她刻意上无迷山假装无意遇见他,或是刻意让人做些他爱吃的糕点,目的也只不过是为了想先会一会他,先对这个男人探个底,如果可以的话,就顺便让他对她增加一点好印象。
  虽说她在前世算得上是乐正宸的嫂子,也跟这人或多或少见过几次面,但她却半点不了解此人,在她眼中的他,就跟他给所有外人的印象是一样的,不外乎温文尔雅,知书达理,是个才子,其他一无所知。
  只记得,他在她与平王婚後没多久便与辅国大将军魏堑的独生女魏知岚——那个当时皇子们都争相求娶的香饽饽定了亲。
  当时,京城内外都在盛传,皇帝属意襄王为太子,才会将掌管兵权的辅国大将军的女儿赐婚给襄王……
  是的,他的确是皇帝曾经属意的太子人选,如果没有发生那个意外的话……
  这也是她这一世为何找上他的原因。
  平王若从国师那里听见她天生凤命,必定会想尽办法强娶豪夺,前世不就是如此?明明知道她打小便有婚配,却设计了她,让爹不得不把她嫁给他,所以,她非常明白,就算她再怎麽防范都不可能阻止得了他的决心,除非她先一步嫁人,而且是嫁一个平王动都不能动的人,否则以平王的性子及他渴望太子之位的贪慾,就算她嫁了人,他也会想办法把她抢过来不可。
  襄王,是目前唯一得皇上欢心,可以与平王势均力敌的皇子。
  所以,她非得让他娶她不可……
  只有他,可以改变她的命运。
  只要乐正宸早平王一步得到她天生凤命的传言,那麽,一切都有转机……
  信,他便会二话不说想法子娶了她,她根本不必多费心思。
  若不信,她只能再想办法,不管是让他非信不可,或是想方设法硬要赖上他,只要能让他答应娶她,她便会去做,只怕老天爷不给她时间……
  「小姐,奴婢听不懂你在说什麽。」
  蓝月对她之前所做的其他安排一无所知,听不懂她话中深意也是自然。
  朱延舞懒得再解释,便道:「不懂没关系,凡事听我的就好……爹有问起昨儿的事吧?你是怎麽答的?」
  「除了襄王的部分,其他都如实禀报。」
  她欣慰的点点头,「你做得很好。」
  「是小姐教得好。」蓝月扶着她家主子躺下,「老爷真的很担心小姐,所以这几天小姐还是乖乖待在屋里养着吧,再有下回,老爷铁定第一个把奴婢轰出去……小姐饿了吧?奴婢先去膳房替你拿点热食过来?」
  「嗯。」
  「吃完东西就要吃药了,这次大夫开的药很苦呢,小姐可要咽下去才好,这样病才会快快好起来,不然想做啥都徒劳。」
  「知道了,你都快比我爹还罗嗦了。」朱延舞好笑的闭上眼,准备再眯一会。
  只有死过重生的人才会知道,人生有太多不值一提的事,只是开的药苦些,根本不算什麽……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