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娘子有钱途 卷一 第七章
  想当初姜彤刚知道米价的时候,再看看自己压箱底的银票,本还觉得不错,这会儿再瞧瞧书本的价格,简直不能看!
  书本的价格这麽贵,再一问,笔墨纸砚这些东西也都不便宜,但还是有些书价格在一两以下的,姜彤翻开来一看,是些时人认为的闲书,打发时间用的。
  姜彤两边都挑了些,闲书拿了四五本,二两银子的选了两本,一两银子的拿了两本,文房四宝捡那不好不坏的买了一套,一并包起来,喜儿拿着,付钱走人。
  姜彤回家後,直接把娘家回的礼都交给了婆婆,这点人情世故她还是懂的,毕竟家里当家的是陈桂香,不说她无意争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就说去时陈桂香也给她另外备了礼,她把这东西交给陈桂香也无不可。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用这句话来形容可能不太恰当,但姜彤自认跟陈桂香没有矛盾以及利益冲突,至少目前来看是如此,所以没必要闹得乌鸡眼一样。
  好不容易从穿越中感觉到唯一的一点好处,就是不用累死累活上班,能好好休息一阵子,所以她可没兴趣在生活的地方勾心斗角,或为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
  而贺云珍之所以不能适应,是因为她在意的东西多,因为她把自己放在卢景程妻子位置、陈桂香儿媳妇的位置上,才会产生矛盾,加上生活环境的变化,各种落差让她的心态没有调节过来才会无法适应,感到不顺心、意难平。
  但姜彤不同,她暂时还没这种归属感、认同感,所以她不是谁的儿媳妇,也不是谁的妻子,也因此省了很多事。
  走亲戚回的礼,只要不那麽眼皮子浅,稍微会来事点的人都知道怎麽做。
  果然,陈桂香看姜彤如此识趣,脸色好看了几分,再一看这些东西,表情就更加满意了,心说亲家也是知礼人家。
  里面有四匹锦缎,两匹酱色、一匹茜红色、一匹靛青色,一看就是精心准备的,顾及到了家中三人。

  陈桂香觉得自个穿什麽都成,儿子出门在外倒是该多做几套,那匹亮色一看就是留给儿媳妇的,难得她没先扣留下,倒是长进不少。
  心中暗暗点头後,陈桂香才说道:「景程出门在外,门脸要讲究些,免得那些子眼皮浅的看低了他,这匹青色料子我瞧着好,我从隔壁你薛大娘那里借来了时兴的花样子,你照着仔细给他做两身,还有自己的,这匹鲜亮的正衬你,也做两身。」
  姜彤点头道:「如此娘的也一起做了,没得长辈穿旧衣,媳妇反而新装上身的道理,再者如今不比当初,相公前途不可限量,只会越来越好,咱们也不能丢了他的颜面。」
  这一番话,孝顺还是其次,夸卢景程反而更让陈桂香高兴,是以她整个眼睛都眯了起来,白面馒头似的脸庞越发和善。
  「你说得对,快些做起来是桩事,不过你怀着身子,不用太赶,你那丫头瞧着是个伶俐的,尽可让她搭把手。」
  「知道的娘。」姜彤抿唇笑了笑,然後拿着东西回了自个儿屋子。
  做衣服姜彤肯定是不会的,不过她婆婆开口了,她也的确有时间,喜儿的女红不错,她学着打打下手应该可以,也不知道裁剪难不难?
  喜儿得了话,开始量尺寸,除开自家小姐,姑爷和太太的尺寸倒是之前就记录下来了,不用特意再去量。
  姜彤让喜儿先做陈桂香的,卢景程的她怎麽都得自己动两手才行。
  在什麽位置是什麽身分、做什麽事,姜彤一向权责分明。
  喜儿是个熟手,裁衣服轻车熟路,不过这次她放慢了速度,因为要教姜彤从裁布开始,说一步停一下,哪里要注意,哪里容易出错,一步步说得仔细。
  姜彤不傻,她们不用做出一朵花,普通的衣服不算复杂,加上喜儿在旁指点,一下就稍微上手了。
  两人在屋子里弄了一个时辰,大致剪出个衣袍样式出来。
  「小姐歇一下吧,我们又不赶时间,慢工出细活。」
  姜彤点点头,放下了手中的剪刀针线,因为喜儿要教她,反倒让对方不能专心。
  喜儿先做的是陈桂香的外衫,姜彤琢磨着,自己还是先给卢景程做套内衫好了,左右穿在里头,不那麽好看外人也瞧不着,反倒是外衫要常穿着见人,还是得让喜儿帮忙。
  第二天,姜彤晌午歇了觉起来,家里来了个人,隔壁薛大娘家的闺女,叫做薛红杏。
  姜彤穿过来後见过她一两次,不熟,但对方似乎是个外向性格。
  贺云珍嫁过来之後,自视和别人不同,不爱和这些小门贫户的人打交道,很少出门。可薛红杏不知怎麽就爱往卢家来,贺云珍见她也不热络,淡淡的,表面功夫也不装,薛红杏却像不知道一样,照旧每次嘴里亲亲热热喊着珍姊姊。
  姜彤觉得挺好笑的,这不,这人现在又拉着她,语气亲昵地说话,看上去真像两人感情很好似的。
  「珍姊姊,我还以为你要一觉睡到晚上再接着睡呢,我等你好久了。」
  薛红杏叽叽喳喳,麻雀似的说着话,可其实她也没来多久。
  姜彤是真有些困,即使睡了一个时辰,身体还是又软又乏,没什麽精神,她下意识摸了摸肚子,十分武断地觉得和这坨肉有关。
  「哦,是吗?过来可是有什麽事?」姜彤懒懒地说道。
  「家里坐着没劲,左右不过两步路,又不远,就过来找珍姊姊说说话。」
  姜彤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又放下,听见这话,眉梢微微挑起,笑了,但也没戳穿对方蹩脚的藉口,只说了句不搭边的话,「天气好像渐渐热起来了。」
  薛红杏见状,内心微微撇嘴,恶心这副小姐做派,面上却若无其事讨好奉承她。
  姜彤也不多说,垂着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两句。
  这一片人家,家庭条件都说不上有多好,谁家不是从早忙到晚,市井里的生活就是如此,薛大娘却是疼爱这个小女儿,也偏心,女儿懒惰不干活,偶尔不痛不痒训一句,没一点作用不说,倒把薛红杏纵得越发没边了。
  薛红杏平时就跟她娘一起学着绣绣花,家里轻事重事,都是薛家两个儿媳妇一把抓,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心里早就有了怨言。
  这时,薛红杏似不经意间提起来,「我听婶子跟我娘说,景程大哥就要回来了,你这是要给他做衣衫吧?我那里也有些新式样,珍姊姊要不要看看?」明明是个大嗓门,这会儿却放轻了声音。
  外间炕上确实堆着好些布料,绣箩里放些针线剪刀及一些小工具搁在小炕桌上,喜儿就在那里量尺比划,可那些布料花色,一看就知道是女子衣服式样。
  姜彤一听,蹙了蹙眉,这些话,一个大姑娘平常是不太好问出口的,薛红杏这人是不懂,还是真的存了别的心思?
  她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薛红杏,薛红杏的视线却一直落在布料上面。
  「这是给我婆婆做的衣服。」片刻後,姜彤只说了这麽一句,旁的一概不提。
  薛红杏抿着嘴笑道:「珍姊姊是官家小姐出身,肯定不跟我一样日日都要动针线活,如果有不会的地方,可以问我,或者有什麽小物件我也能做。」
  姜彤眉梢轻挑,语气平淡,「不必了,我身边还有喜儿,虽然比不得妹妹的手艺,倒也能见得人。」
  「是吗?珍姊姊太客气了。」薛红杏脸上略略闪过一丝尴尬。
  又坐了会儿,薛红杏推说家里有事就先走了。
  喜儿这才抬起头,鼓着脸对姜彤道:「她这也太唐突了些!」
  姜彤却是若有所思。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