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孽相公逗娘子 卷三 V第七章
  李晔道:「此事并非广陵王的意思,而是徐娘娘的意思,如何劝?何况皇室本就比寻常百姓更注重香火子嗣,礼法压下来,广陵王也无可奈何。」
  他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阿姐几次三番让母亲寻求子的良方,却都未见成效,东宫最看重广陵王,怎会容许他膝下无子?必定会再安排人选到他身边。
  而徐良媛选了郭氏,必有深意。
  徐良媛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在太子岌岌可危的这数年间,牢牢稳住东宫众人,也从不提要太子妃之位。深宫中的女人,企望得到丈夫的宠眷,不如仰赖儿子的出息。只要广陵王将来能登大位,屈屈太子妃之位又算得了什么。
  上回徐良媛知道他在广陵王府上,特意嘱咐广陵王带回一种酒,是老师最喜欢的露浓笑。这份暗示,已经十分明显。
  她看破却不说破,也是出于保护他的目的。而被当做障眼法的李慕芸,自然也被她看出来了。那她为广陵王另择良配,自然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当初李淳要娶李慕芸的时候,李晔是反对的。毕竟他们两人所谋之事,不应该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后来是李慕芸执意要嫁,李淳也就排除万难地娶了,婚后也待她极好,一时还传为佳话。
  那边李慕芸听了李晔的话,竟怨恨地看了他一眼:「阿弟不帮我也就罢了,何必说这些风凉话来挖苦我?」
  「我并无挖苦之意,只是让阿姐认清现实。今夜您不该赌气回来,更不该怪广陵王,这些事落入东宫耳中,只会觉得你这个广陵王妃不够得体。当初要嫁时,我便提醒过你。嫁入皇室,是不可能独占一个男人的。」
  李慕芸握着拳头,别过头。郑氏听了,连忙将李慕芸拉起来:「三娘,四郎说得有道理。我还是叫人送你回去吧?被你父亲知道了,只怕也要发怒。」
  「母亲!」李慕芸叫了一声,「女儿竟连诉苦的地方都没有了吗?二兄接了一个女子入府,气走郭敏。一转眼郭家就将女儿送到广陵王府气我,这中间真的没有关联吗?说来说去,都是那个贱女人惹的祸。你们为何不将她赶走,还要留在府中?」

  郑氏连忙捂着她的嘴:「这话你也敢说!她怀着二郎的骨肉,二郎也十分看重她,甚于郭敏。上回四郎媳妇得罪了她,贴身婢女都被你二兄打了。」
  「小小贱婢,有何可惧?反正今日我不会回去。」李慕芸赌气道,「我要等他亲自来接我,扳回几分颜面。也得让宫里那位娘娘知道,我是有脾气的。」
  「你……」郑氏想劝,又不知从何说起,只望向李晔,等他拿个主意。
  李晔却起身下榻,说道:「随阿姐吧。父亲那边已经派人来催过很多次,母亲,我们走吧。」
  郑氏又去拉李慕芸,要她同去。李慕芸却说道:「我回府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想必此刻郭敏已经将事情都传扬开了,我去了在家人面前也是丢脸,还不如就呆在此处。」
  她性子向来固执,郑氏也劝不动她,只吩咐苏娘留在这里供她差使,就跟李晔走了。
  李慕芸趴在榻上,想起以后岁月,要跟另一个女人分享自己心爱的男人,就如鲠在喉,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今年的元夕佳节,云南王府却没有任何庆典,整座府邸静悄悄的。
  两个婢女端着水果盘从廊下走过,低声议论:「你刚进府,错过了往年的热闹。今年接连出了那么多的事,刀家和高家也都被软禁了,大王哪还有心思弄那些?」
  「我听说吐蕃要攻打我们了,到底是不是真的?」
  「谁知道呢。这几年一直不太平……」
  两人正说着,忽然眼前出现一个人影,吓得她们大叫,手里的东西掉落一地。
  阿常威严道:「吵什么吵?都给我闭嘴!」
  「常嬷嬷,您吓死我们了。」婢女拍着胸口说道。
  「哪个教你们乱嚼舌根的?不怕被大王知道,将你们逐出王府去!还不快去做事!」
  那两个婢女连忙应是,慌乱地收拾好地上掉落的东西,小步跑远了。阿常摇了摇头,回到崔氏的住处。崔氏正坐在铜镜前,手中拿着嘉柔写的信,望着桌上摇晃的烛火出神。
  「娘子,您都看了几十遍了,怎么还在看?仔细伤眼睛。」阿常过去将信收起来,「小娘子不是说了吗?她一切都好,叫您不用担心。」
  崔氏问他:「大王在何处?」
  「还在书房议事,连晚膳都是在房中用的。」阿常如实回道。
  崔氏扶着阿常站起来:「你说,吐蕃真的会出兵吗?若是出兵,南诏有几成胜算?」
  「这可说不准。」阿常说道,「不过广陵王不是会帮我们吗?再不济还有周边的节度使呢。」
  崔氏手里拿着佛珠,觉得心神不宁。吐蕃一直对南诏虎视眈眈,但是南诏之北有剑南节度使,东边有邕州经略使,皆拥兵数万,所以吐蕃不敢贸然对南诏动手,怕被合围。可这两位皆是贪得无厌之辈,常对木诚节提无礼的要求,南诏与他们的关系并不好。
  如果吐蕃真的出兵,他们只会袖手旁观。
  崔氏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祈愿佛祖保佑南诏,保佑她的夫君和孩子。
  而此刻木诚节的书房里,气氛颇为凝重。书案后面悬挂着一张巨大的舆图,占了整面墙。这几年,吐蕃的版图不断扩大,西到葱岭,东到秦州,并数次侵占蜀中的土地,南下南诏。日前,他们驻扎在聿赍城的守军忽然前进数里,不知意欲何为。
  聿赍城到国境线只有一日的行军路程了。
  木诚孝苍老了很多,两鬓斑白:「阿弟,我清点了下兵力,就算把刀家和高家都算进来,刚够八万。但按照现下的兵制,高家和刀家的兵恐怕不会听我们指挥。要想改变现状,至少需三年的时间。」
  木景清也说道:「阿耶,吐蕃兵强马壮,若短时间内进攻,我们必须要加紧时间重修防线,并且把靠近边界的百姓尽量往阳苴咩城或邕州地区转移。修筑防线倒还好说,可是邕州经略使未必肯放我们的百姓进入他的辖地。」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