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妻保安康 卷二 第六章
  就比如姜柠宝自己,她对名声就不太看重,要不然也不会放话要嫁前未婚夫他爹,但如果能有好名声,她也不会拒绝。
  「杨小姐果然敢作敢当,令人佩服。」
  「和姜五小姐相比,差远了。」杨舒清淡然自若,冷静犀利,彷佛方才的失态只是错觉。
  姜柠宝轻轻一笑,她原本不打算这麽快曝光杨舒清的另外一个身分,但这样的机会可遇不可求,错过了不知要等多久,说不定往後根本没有机会。
  女主和男主一起,气运加强,杨舒清现在不过是承认自己的真实面目罢了,其实这对杨舒清也是颇为有利的,往後报仇更加方便。
  这一点姜柠宝也清楚,但她不後悔。
  「不愧是上云酒坊的幕後老板,杨小姐真是深藏不露。」姜柠宝再次将杨舒清的家底暴露出来。
  上云酒坊的幕後老板竟然是安远侯府的大小姐,不是说背後之人是秦王吗,难道杨小姐与秦王合作……
  这个念头一出,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谢景翊,不知道他是否知晓自己的未婚妻这般厉害,竟然拥有一份丰厚无比的家底。
  其实自从听闻舒扬公子认识上云酒坊的神秘酿酒大师时,他们就有了猜测,如今听姜五小姐提起,不免有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谢景翊一怔,他没想到杨舒清竟是上云酒坊的主人之一,还和喜欢她的秦王一同合作。

  「舒清,你真的是上云酒坊的主人?」
  「景翊,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回去我会跟你详细解释。」杨舒清暗道一声不好,这姜柠宝今日怕是要将她的底细掏乾净。
  真不知她哪里来的情报网。
  难道是她寻了定国公帮忙调查她?杨舒清心一凛,对定国公的敬畏更深了,看来定国公的势力比她想像的还要大,没有他调查不出来的事。
  「我从未这般佩服过一个人,姜五小姐是第一个,真正深藏不露的人应该是姜五小姐。」杨舒清深吸了口气,朝姜柠宝竖起大拇指,语气颇为赞赏。
  姜柠宝故意模糊众人的猜测,将一切推到谢珩身上,「不过是沾了国公爷的光罢了,不值一提,我倒是十分佩服杨小姐,不声不响就挣下如此丰厚的家底。」
  姜瑾完全傻眼,妹妹竟然和抢了自己前未婚夫的女人互相夸赞?
  在场其他人也是目瞪口呆,这是什麽情况,说好的争锋相对,两女厮杀呢?
  傅菀宁倒是看得兴致高昂,姜柠宝和杨舒清这样不疾不徐、绵里藏针的交锋,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杨舒清出身安远侯府,後院斗争激烈,她能这般冷静沉着的应对,理所当然,但姜柠宝不一样,她出身长宁伯府,爹娘是有名的恩爱夫妻,後院没有妻妾,可以说是生活在蜜罐里,如今看她沉稳的揭了杨舒清的底,哪怕有定国公的帮助,自身的能力也不容小觑。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府了,感谢姜五小姐今日带给我的一切。」杨舒清依旧面带微笑,但眼神却一片冰冷。
  「杨小姐慢走。」姜柠宝笑盈盈的回道。
  谢景翊神色复杂的瞅了姜柠宝一眼,心里自嘲一笑,他果然从未了解过这个前未婚妻,真不知她到底有多少种面貌。
  「姜四少,姜五小姐,告辞。」谢景翊声音清冷的丢下一句话,和杨舒清一同离开了。
  「大哥,菀宁,咱们去包厢喝花酿吧。」姜柠宝再次挽住姜瑾的手臂,朝傅菀宁露出一抹笑容,娇美无双。
  「好。」姜瑾应了一声。
  他完全无暇理会二楼不少贵女们的目光,他到现在还觉得头有点晕,原来妹妹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成长到这个地步,他终於可以稍微放心了。
  傅菀宁含笑点头。
  三人带着下人到了二楼的专属包厢。
  掌柜上了一壶上等的极品桃花酿後,退了出去。
  傅菀宁倒了一杯抿了一口,笑着问道:「柠宝,这晋江茶馆是否和你有关?」
  姜柠宝讶然,没想到傅菀宁竟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她给大哥倒了一盏桃花酿,笑着点头承认。「晋江茶馆是我的产业。」
  傅菀宁倍感震撼,杨舒清有上云酒坊,姜柠宝有晋江茶馆,果然都不简单。
  「真厉害,和你们一比,我除了家世,还真没拿得出手的地方。」傅菀宁摇了摇头,禁不住感叹一声。
  「菀宁,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一面,你别拿自己的短处和别人的长处比,我不过借了定国公府的势罢了,你想想看,当初我和谢世子有婚约,说晋江茶馆背後的靠山是定国公,他只能默认,可如今我是定国公的未婚妻……」
  姜柠宝抿唇一笑,没有继续往下说,但傅菀宁却明了她的意思,笑了笑,「这是你和定国公的缘分。」
  「我也这麽认为,大哥,你说是吧?」姜柠宝歪头瞅了一眼正襟危坐、认真品酒的大哥,眨了眨眼。
  姜瑾品着稀释过的桃花酿,俊美的脸上露出一抹宠溺的笑容。「是,是,你说的都没错。」但心里却觉得无奈,他现在只想将二房立起来,真的没心思儿女情长。
  傅小姐是个好姑娘,但两人的差距太大了,一点可能都没有。
  姜柠宝在姜瑾面前碰了个软钉子,不由得皱了皱鼻子。
  傅菀宁掩嘴一笑,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羡慕,姜大哥还真是无原则的宠妹妹呢!
  「菀宁,你订亲了吗?」姜柠宝忍不住问道。
  哪怕知道傅菀宁和大哥在一起的机率微乎其微,但她还是希望傅菀宁能够好好的,不要被杨舒清算计了。
  傅菀宁摇摇头。「我的婚事由祖父做主。」
  姜柠宝暗道,左相怕是想要押宝,如今秦王和晋王势头最猛,二选一也是个难题,还要提防後续可能出现的意外。
  依照书中剧情,左相上辈子最後押宝成功,女儿成了高高在上的贵妃,这辈子却因为杨舒清,左相府和晋王府交恶,後来傅菀宁名声尽毁,下场颇为凄惨。
  傅菀宁的年纪和她相差不大,还未定下婚事,估计左相还在观望,大哥今年下半年参加乡试,中了举还要在来年春闱会试中脱颖而出,如书中说的成为探花郎才有希望。
  隔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变数太大。
  姜柠宝这下子彻底放弃了让傅菀宁当她大嫂的念头,两人当个闺蜜也不错,於是姜柠宝开始和傅菀宁聊其他话题,不时拉着大哥一起。
  姜瑾见妹妹放弃了撮合自己和傅菀宁,心情也轻松起来,态度也热络许多。
  三人其乐融融,气氛融洽。
  晌午的时候,三人在茶馆用了午膳,分别时,傅菀宁一脸恋恋不舍。
  姜柠宝和姜瑾并未回府,而是继续逛街,不过姜瑾坚持姜柠宝要戴着黑纱帷帽,倒是不再那麽引人注目了。
  谁知才逛没多久,两人就听了一堆流言和八卦,尤其以杨舒清女扮男装以及她和谢景翊感情发展的流言最多,可能是杨舒清树敌太多的缘故,仅仅一个上午,消息就传开了。
  「你们听说了吗?杨小姐就是舒扬公子,原来杨小姐和谢世子早在两年前就相识,姜五小姐输得一点都不冤。」
  「是啊,有心算无心,谢世子栽了。」
  「姜五小姐才没输呢,她可是未来的定国公夫人,杨小姐算计了一切,但终究被姜五小姐压在头上。」
  「对,对,兄台说的极是。」
  「最可怜的就是谢世子,为了和姜五小姐退亲,背上忘恩负义、不孝不义的臭名,人家杨小姐却偷偷和秦王开了一家上云酒坊,闷声发大财。」
  「哈哈,就是,可怜的谢世子。」
  「真没想到上云酒坊是杨小姐的私产,藏得真够深。」
  「论京城哪位女子最不择手段、心机深沉,杨小姐当排第一。」
  听了一耳朵关於杨舒清的流言,姜柠宝心情颇好。
  杨舒清一跃成为京城大名人,可惜是名声不好的那种,但诡异的是,谢景翊的名声竟然洗白了不少。
  「如今的杨舒清不会在意名声这种东西,行事怕会更加肆无忌惮。」姜柠宝方才在茶馆里,杨舒清神情转变的一瞬间,她就已经看透了。
  「所以我不在府里的时候,你定要多加小心。」姜瑾将一个刚买的小糖人塞到姜柠宝手中,认真的叮嘱道。
  「嗯,我会注意的。」
  「等会儿我要去一趟清水寺看望大伯和大伯娘,要不要一起去?」
  「我也想去清水寺看看,大哥,我们现在回府准备一下吧。」
  「好。」
  姜柠宝和姜瑾匆匆回到长宁伯府收拾了行李,姜柠宝给谢珩写了一封信,同他说一声,免得他找不到她会挂心,而後唤来一名护卫,让他将信送去定国公府。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