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妻保安康 卷一 第六章
  谁知自杀了也没死成,而是带着记忆投胎到古代。
  不再是满目疮痍、没有亲人的末世,这一世,她有了疼爱她的父母,可以随心所欲的吃各种各样的美食,酿造各种神奇的酒,她再次有了活着的动力。
  她这样命硬的女子,和定国公难道不是天作之合吗?
  春喜不由得倒抽一口气,试问有哪个女子能和定国公是天作之合?
  春喜试着再劝,「小姐,在您之前,有多少贵女不信命,眼巴巴的凑上去,那些女子短则一天,长则七天,全都没有好下场,久而久之,便没女子敢靠近定国公。小姐,您可不能以身犯险。
  「小姐,您想想四少爷,如果四少爷知晓这事,肯定会担心您。」
  听到春喜提起她大哥,姜柠宝的脸色益发柔和,等等,她怎麽忘了还未修书一封到青山书院给大哥,免得大哥听到传言担心,急匆匆的赶回府,无心备考。
  姜柠宝蓦地起身到案桌旁,没有理会焦急担心的春喜,赶紧摊开宣纸,磨墨,执笔写了一封书信,告知他退亲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的打算,封好後交给春喜,叮嘱道:「春喜,你将这封信交给姚掌柜,让他送去青山书院。」
  「是,小姐。」春喜以为自己的劝说有了效果,暗暗松了口气,小心的将信件放入袖口,匆匆离开。
  春喜才离开不久,几名婢女婆子来了,领头的是杨嬷嬷,张氏的心腹嬷嬷。
  杨嬷嬷面无表情的朝姜柠宝微微福身行礼。

  「五小姐,大夫人命奴婢送了一册书给您,希望您好好抄写一遍,以後务必谨言慎行,万不可再顶撞长辈。」
  说完,一个婢女恭敬地将抱着的一册书递过去。
  姜柠宝接过书册一看,封面写着两个大大的字——女诫。
  大伯娘这是要她抄《女诫》?
  姜柠宝将书塞回婢女的手中,轻声细语的道:「杨嬷嬷,这《女诫》你带回去吧,我不需要。」
  是的,她不需要《女诫》这种东西,大伯娘想藉此敲打她,简直可笑。
  杨嬷嬷神色一沉,不容拒绝地从婢女手中拿过《女诫》,强硬的塞回姜柠宝怀中,冷冷的道:「五小姐,这是大夫人的命令。」
  嘶嘶嘶……
  姜柠宝当场将那本书撕烂,破碎的纸张落了一地。
  杨嬷嬷的脸色极为难看,气得身子都在发抖了。
  五小姐竟敢将大夫人送来的《女诫》撕烂,好大的胆子!
  她身旁的几位婢女也目瞪口呆,心里暗自揣测,莫不是因为退亲一事,五小姐受了刺激,性情大变?
  是了,应该是这样,她们这几个消息灵通的婢女早知晓五小姐在姜老夫人面前放话说「如能嫁给定国公,哪怕死,亦无悔」,五小姐这是要寻死呢。
  婢女们心里哆嗦了一下,别看五小姐柔柔弱弱的,狠起来倒是令人心惊。
  姜柠宝直勾勾的盯着杨嬷嬷,像是没有看见她阴沉的面容,露出一抹极淡极淡的笑容,语气却陡然变得冰冷,「杨嬷嬷,你回去告诉大伯娘,《女诫》这东西,她送多少来,我就撕烂多少。」
  杨嬷嬷瞪了姜柠宝一眼,怒气冲冲的带着婢女们离去。
  姜柠宝端起茶盏抿了一口香茗,没想到大伯娘这麽快就出招儿了,如果是姜老夫人送《女诫》过来,她还不一定会撕烂,只会阳奉阴违。
  还有这个杨嬷嬷,狐假虎威的老东西。
  自从几年前,杨嬷嬷的女儿爬她爹的床不成,反被她爹不留情的羞辱发卖後,杨嬷嬷就一直记恨二房,以前爹娘在的时候,她还不敢太嚣张,等爹娘被「逝去」,她这个二房嫡出小姐没了倚靠,杨嬷嬷又有张氏撑腰,胆子就大了起来,暗地里总是做一些小动作膈应她。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脚步声,没一会儿,门外响起一道清冷、微带一丝忐忑的声音——
  「五姊,你在吗?」
  姜柠宝没想到姜明瑶会过来,淡淡地应道:「进来吧。」
  六妹这个人,怎麽说呢,她是一个性子清冷,三观正直的好姑娘,和张氏一点都不像,但在这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时代,她最後还是嫁给了谢景翊的嫡亲弟弟。
  在书中,她出嫁後,由於对姜柠宝心怀愧疚,曾暗地里帮过姜柠宝好几次。
  後来被谢景翊和女主查出来,未曾生育的姜明瑶,被早因後院种种算计陷害而厌弃她的丈夫送去家庙,长伴青灯古佛。
  姜柠宝叹了一口气,有的时候,人真的不能太正直。
  姜明瑶是独自一人来的,她一进来就看到地上散落的破碎书页,不由得怔愣了一下,等她看到书页上的字,再想到路上遇到了杨嬷嬷,她顿时了然,抿了抿唇,略带歉意的道:「五姊,对不起。」
  姜柠宝微微一笑,招了她过来,给她斟茶倒水。
  「不关你的事,你别放在心上。这是姚掌柜送来的春茶,你品尝一下。」
  姜明瑶坐在姜柠宝的对面,端起茶盏抿了一口,微涩的茶水入喉,她瞅着姜柠宝平静无波的俏脸,她的心绪也奇蹟般的平静下来。
  「五姊,祖母和我娘看上了谢家二房嫡次子谢景晖,想让我……让我和他结亲,可是我不愿意,我不想踩着五姊嫁进谢家。」
  姜柠宝并不意外,按照原本的情节,书中的姜柠宝死活不愿退亲,张氏却私下和定国公世子达成协议,强硬的退了这门亲事,且所有的好处都被张氏收入囊中。
  如今她不眷恋这门亲事,不愿做谢世子的妹妹,放话要嫁给定国公,让她们打好的算盘落空,张氏和姜老夫人肯定会另外想法子,导致六妹的命运依旧没有改变。
  「六妹,谢景晖这人,只要你不触及他的底线,他还是不错的。」姜柠宝实事求是的轻声说道。
  张氏纵使可恨,六妹却是无辜的。
  姜柠宝不愿迁怒不相干的人。
  书中的谢景晖一开始对姜明瑶是有情意的,只要姜明瑶摆正心态,别因为她的事,心怀愧疚,疏离他,让其他女人趁机陷害算计她,磨去谢景晖对她的情意,好生和谢景晖经营自己的小日子,未尝不会幸福。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改变,命运将会截然不同。
  姜明瑶一愣,抬眸瞅着笑盈盈的姜柠宝,呐呐的道:「五姊,你……你不生气吗?」
  「有什麽好气的?我只是大伯娘的侄女,而你是大伯娘的嫡亲女儿,亲疏远近,一目了然,这不是人之常情吗?况且我也说了,我敬佩定国公,如能嫁给他,哪怕死,亦无悔。」姜柠宝的笑容恬淡柔美,带着属於女子如水的温柔。
  这其实是假话,这辈子的姜柠宝是个惜命的人。
  她自带死不了的体质,除了寿命耗尽老死或者自杀,不然她就像漫山遍野的野草一般,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生命力强盛得吓人,所以谢珩还是能够肖想一下的,如果见了面,他确实合她胃口,她不介意倒追他。
  谢老夫人那一关应该很好过,所以谢珩同意与否,她并不在意。
  她总有一天会收了他,她有这样的霸气和自信。
  姜明瑶怔怔的瞅着她,突然觉得她的笑容真的好美。
  「五姊,定国公是个危险的人,你不要意气用事,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姜柠宝笑而不语。
  姜明瑶将她的坚定看在眼中,心里越发焦急,正要开口再劝,姜柠宝却温柔的拍了一下她的手背。
  「六妹,事关我的终身幸福,我自有主张,你不必多言。」
  姜明瑶只能带着满心的愧疚离去。
  院子再次安静下来。
  姜柠宝拿出一叠帐册,一边喝茶,一边慢慢的查看,细碎暖和的阳光从窗棂照入屋内,散落到案桌上,明亮温暖。
  在正院的张氏听了杨嬷嬷的回禀,怒气横生,狠狠的摔了手中的茶杯,脸色阴沉沉的道:「好,很好,五丫头还真是不知死活,等退了这门亲事,看我怎麽收拾她!」
  杨嬷嬷闻言,老脸禁不住露出一抹喜色,火上浇油道:「大夫人说的是,五小姐的婚事还掌握在您手中呢!」
  这杨嬷嬷也是一个狠毒的人。
  她一个下人和二房早有恩怨,但她不能欺主,除了暗地里搞点小动作,只能借大夫人的手教训五小姐。
  张氏冷笑一声,「五丫头不知死活要嫁定国公,也不看自己有没有那个命,死了倒好,省得我费心折腾,如果没死,我定会为她说一门『好』亲事!」
  杨嬷嬷这下子更高兴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