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奸夫最宠妻 卷五 第七章
  对於这些流言的突发,荀澈毫不意外。他自仁舜太子朱伞之事後,接任中书侍郎开始,外头对於他的年龄与资历等质疑,几乎没有停止过,他也不大介意,毕竟与前生种种相比,这些实在微不足道。
  俞菱心纵然知道这些纷乱的说法,就跟祁夫人进京时状若无意地谈起程雁翎的种种一样,已经不再是家宅亲眷之间简单的不和,而是长春宫意图搅乱局面,对秦王与荀澈的还击,但听到白果转述某些流言的时候,她还是免不了冷了脸,动了怒。
  甘露和霜叶赶紧近前去劝,「那种糊涂话,少夫人没有必要放在心上。您瞧,昨日世子爷说起的时候不还是笑笑的吗?您如今月分大了,凡事还是顾着小少爷要紧。」
  俞菱心勉强顺了顺气,将甘草送过来的温热汤药喝了,也就不再多问什麽。
  她已经有孕八个月了,虽然按照小郗太医的诊断,胎儿非常健康,但是她近来常常觉得不太舒服,胸口憋闷,心情也日益烦躁,纵然吃着小郗太医开的安神汤药,还是时常睡不安稳,情绪起伏也比先前大了不少。
  荀澈对此更加在意,反覆问了几次小郗太医甚至明华月,才确定孕中多思是常见的情形,尤其如今京城时局如此,俞菱心纵然口中不说,文安侯府看似也相安无事的太平度日,但心情上仍旧无法太过放松,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无奈之下,荀澈便向明锦柔含蓄地提了提。毕竟在俞菱心的平辈当中,性子最为爽朗的就是明锦柔了。
  明锦柔答应得倒是俐落,「王爷如今已经出京,刚好我在端阳之前要去景福寺给母亲上香,若是表嫂还能出门,就跟我同行一趟,在家里闷着光说话能说出什麽花样来,还是要走动走动,看看外头的风光才能放宽心。」
  荀澈对明锦柔的提议感到瞠目结舌。「这就不必了吧,她如今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我原想着你们若是能见面说说话就好了。」
  「只说话有什麽用?」明锦柔不以为然,「表哥,你也太谨慎了,其实以表嫂的性子,有什麽道理不明白呢?但有些事情关心动情的,或者悬而未决的放不下,根本就不是别人开导几句就有用的。还是出去走走比较好,山川之间的蓝天白云,最是叫人心胸开阔,再说了,还有程姊姊陪着我们,你怕什麽?」
  荀澈难得有些语塞,而明锦柔的这个意思再传回文安侯府,性子同样爽利的明华月也是立刻就同意了,不过为了稳妥,她还是请了小郗太医来看看,确定俞菱心的身体没有问题,主要是需要调节心情,就仔细安排了府中的人手车马,叫最近这些日子精神也有些不大振奋的荀滢陪着俞菱心一起去了。

  从文安侯府到景福寺的路程不算太远,俞菱心与荀滢一路上的话却比先前少了些,俞菱心不由得偷偷观察着荀滢。
  小书呆子如今又长高了些,秀丽过人的美貌越发显出大姑娘的娟静温柔,与先前好像一朵小小花的风仪有些不同,且这大姑娘的心事也与小姑娘时期不大一样了,尤其从梅林诗会之後到现在,她已经六个月没来景福寺了,似乎显得格外的沉默。
  「滢儿,可有什麽不舒服?」俞菱心想了想,虽然心里已有些猜测,但还是问道。
  荀滢轻轻摇头,顿了顿,好像是将心头的思绪暂且按下,这才望向俞菱心。「我没什麽。嫂嫂你呢,身子还好吗?」
  俞菱心按了按後腰。「就是有点腰酸,心里也有点闷,不过走走大约就好了。」
  她想要再多问荀滢一些事,但是看着她温柔澄澈的目光中好像含了一点点的忧伤,含在嘴边的话反而越发问不出口了。
  荀滢就算承认喜欢齐珂又如何?
  随着赵王的卧病,吴王强行表现出来的仁孝,以及在圣心摇摆之间秦王所提出来的西北之事,如今夺嫡的局势越发清晰明朗,天家子弟之间表面上的礼貌情分已经薄如蝉翼。而这个过程之中,齐珂这个曾经在京中极其令人瞩目的少年案首才子,因着一场重病无法参加春闱殿试,且病癒之後越发靠拢吴王,如今出入吴王府与魏王府的频率之高,俨然已经如同亲信幕僚。
  甚至在近来纷纷扰扰围绕着荀澈的私德流言中,还有几句文辞华彩的讽刺之言,虽然众人口耳相传,不知道执笔者为谁,但以文采而论,怀疑齐珂之人不在少数。
  在这样的情势之下,齐珂身上依附吴王、魏王的印记,加深了一回又一回,只要整体的政局没有翻转,齐珂怕是没有脱身的机会。
  更何况,哪怕将来吴王与魏王当真殒落,齐珂会不会一同陪葬,也是未知之数。
  若是如此,荀滢的心事说不说也没什麽区别,甚至不说可能还更好些。
  荀滢也看出俞菱心的目光十分复杂,关心之外,亦有几分隐约的悲悯之意,但是她不敢深想,想多了就会有些受不住,而心里深深藏着的念头与人影,更是不敢轻易翻出来。
  她强行忍了忍,说道:「嫂嫂等会儿多注意脚下。」接着又笑笑的转了话题,「对了,嫂子给我小侄子做了几件衣裳了?」
  俞菱心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这样的话题素来不是荀滢喜欢的,如今居然会主动提起,来遮掩心中之事,就某个层面来说,这孩子也长大了。
  她并未拆穿荀滢的心思,微笑着回道:「做了六件了,结果你哥哥居然看着眼热,非要我回头给他也做一件,说不能输给还没出世的小家伙。」
  「哥哥素来都不服输的。」荀滢也笑了。
  姑嫂两人心照不宣的就着家常话题聊了下去。
  到了山下,秦王府的车马随从和昭宁大长公主府的车马都已经到了,明锦柔与程雁翎轻装便衣地站在一处,一边说话谈笑,一边等着俞菱心与荀滢。
  平辈相见,到底还是要轻松亲热得多,再加上祁家的案子彻底了断,程雁翎的神色也比先前更加随和开朗几分。
  四人简单说笑了几句,便一起往景福寺里头进去,而各府的随从各自安顿车马,或随侍伺候。
  五月初的天气已经有几分炎热,众人的衣装也都十分轻便,景福寺後山的梅花当然是没有了,前头的芙蓉与绣球等花倒是绽放灿烂,绚丽非常。因着民间的祭礼上香往往都是在端阳当日,或者端阳之後的两日,此时寺中的游人不太多,再加上有秦王府和大长公主府的护卫们提前安排,几人一路散步倒也轻松惬意。
  不过就在她们转了半圈,来到景福寺东苑欣赏绣球花的时候,秦王府的护卫统领神色复杂地快步过来禀报,「王妃,县主,後山好像有一场小型诗会。前日属下过来与景福寺确认您今日行程的时候,景福寺的人并没有提过,现在属下已经派人去问,应该是今日早上临时到来的,是吴王府上的人。」
  俞菱心登时皱起眉头。「临时到来?这诗会上都有什麽人?是哪一个书院的士子?魏王有没有来……」
  她话音方落,目力过人的程雁翎已经注意到数丈之外的人影。「魏王应该是来了。」
  明锦柔从来都是不怕事的,她扬眉一笑。「居然这样巧,那可真是好极了,我还以为赵王病体未愈,仁孝之心感天动地的吴王此刻应该是在家里茹素刺血,割肉做药引呢,居然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
  俞菱心看了一眼明锦柔,不放心的提醒道:「如今秦王不在,还是小心些,不要给人留下什麽把柄。」
  明锦柔笑笑,眼神瞥向那越发近前、锦衣玉带、玲珑珠翠的数人。「这是自然,当着她们不会说的。」
  这时俞菱心和荀滢也都看清楚了,过来的是吴王妃齐佩和魏王妃文若琼,两人身後除了随行侍奉的丫鬟随从之外,还有几个衣着华丽、鬓簪环佩美貌女子,想来就是各自府中的侧妃良媛。
  几人相见,互相见礼,按着长幼次序,以明锦柔这个秦王妃为尊,女眷们来往招呼一番,倒也十分和气。
  齐佩如今的装扮越发精致美丽,只是身形还是那样清瘦,不见丰润,倒是多了几分绰约楚楚的姿态,跟文若琼有些相似。
  齐佩的目光扫过明锦柔与俞菱心隆起的腹部时,神色更为复杂。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