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奸夫最宠妻 卷四 第六章
  俞菱心会意,随着齐家的出头,从以前的摇摆中立转变为主动参与朝局的风云变化,与支持秦王的长房必然没有重新修好的机会,那麽一定会从二房下手,换句话说,荀家两房的翻脸,只怕近在眼前。
  很快到了翠峰山庄,从进门开始就能感到几分气氛不同,原本荀家二房众人与荀老夫人被送过来的时候,明华月是单独拨了四房人过来伺候,二房所有一应惯用的众人当时都留在侯府,很是严审了一番,主要是有关当初荀老夫人算计俞菱心的那件事,到底有何人知情,以及将松香的家人等也单独安排安置,以免将来翻出慈德堂起火之事有什麽纰漏。
  後来荀澈与俞菱心的婚事顺利完成,二房原先下人的盘查也都查完了,有几个确实不曾涉事也老实本分的,就送到了翠峰山庄仍旧伺候荀老夫人和二房众人。
  上一次俞菱心过来认亲的时候,印象里的翠峰山庄是十分本分的,上上下下都是规规矩矩,认真说起来其实是带了几分丧气,在这伺候二房和老太太,总比不上在侯府办事来的风光有前程。
  但是这次翠峰山庄的上下却是喜气洋洋,明明秋闱放榜与荀泽荀澹都没什麽关系,但翠峰山庄居然也披红挂彩,好像家里有子弟中举了一样。
  俞菱心不由得看了一眼荀澈,「不是说荀泽的婚事有变故?这也……」
  荀澈唇角微扬,全是讽刺,「荀灩没了之後,老太太的眼珠子就是齐佩了,如今齐佩选上了吴王妃,老太太自然高兴得不得了,跟荀泽订婚的是晏丞相的侄女,老太太本来就看不上,觉得身分不够贵重,如今荀泽多了一位王妃表妹,在老太太心里就更不一样了,我看要不是晏家先提出退婚,老太太也有可能提。」
  俞菱心摇了摇头,真是不明白荀老夫人的想法,就算她看不清秦王吴王之间对立的局势,以及荀家立场就罢了,荀灩的案子是跟朱家打官司的,荀老夫人总该知道荀朱两家是有仇怨的吧,这样的亲事关系何等微妙?老太太不为齐佩操心就算了,还张灯结彩,一家子上下鸡犬升天的样子。
  荀澈看着她欲言又止的神情,轻轻一笑,「我知道你想什麽,你换个位置想,要是老太太从一开始心里就觉得我们长房是仇人,荀灩就应该跟朱家勾搭在一起好好的,那如今的一切对她而言,也算『拨乱反正』。」
  俞菱心哑然。「那倒是,荀灩虽然跟朱二公子勾搭在一处,但目的肯定不是嫁到朱家做庶出二公子的媳妇,而是意在皇子,要是老太太从一开始就知道并且赞成荀灩的想法,如今齐佩算是继承荀灩未竟之志。」
  两人说着就到了正堂,明华月和荀淙已经到了,今日文安侯并没有同行,而堂上其余的人跟上次认亲时的座位安排基本上差不多,甚至连每个人的神情姿态都差不多。

  荀老夫人坐在正中,面黑如铁的同时,眼光锐利,精神矍铄,旁边昌德伯夫人与未来的吴王妃齐佩衣饰华贵,神情淡然,荀二老爷夫妇和荀湘稍微复杂一点,大概是对长房众人仍旧有些忌惮与畏惧,但眼光中还是能透出些即将鸡犬升天的兴奋。
  而荀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上却有几分落寞,大概是并没有很想退婚,这件婚事其实定下好几年了,以前他和晏家姑娘也是见过几次面,有几分情分。
  荀澹就十分奇怪了,行动之间居然有点僵硬,看着像是又挨了打,上次见亲的时候他挨打倒是正常,毕竟荀老夫人有关俞菱心的筹谋是被他主动告发的,荀老夫人没将他直接打死就算留情了。
  但这次见到荀澹,居然又是一副行动不便的样子,看来二房最近的内部折腾也是不少。
  一番简单的见礼後,荀老夫人等人也在打量荀澈与俞菱心,眼见两人衣饰华丽富贵,尤其是荀澈身上那件崭新的世子公服,纹样刺绣的金银绞丝流辉隐隐,落在荀老夫人眼中就更是刺眼扎心,脸色更黑,「哼,今日过来还穿公服,世子是过来给老婆子一家摆谱的吗?」
  荀澈微微颔首,「老太太说哪里话,孙儿这是刚从宫里出来,听说老太太有事,接了我媳妇就过来听您训诲,来不及换衣服而已,老太太不喜欢看孙儿这件世子公服吗?皇上前几日赏的。」
  俞菱心瞧着荀老夫人气鼓鼓的样子,简直想再白一眼荀澈。她就想呢,昨日荀澈还抱怨,皇帝新赏的这个料子太厚,做成公服虽然好看,八月穿还是有点厚,今日居然巴巴就穿上了?原来是专门过来气荀老夫人的。
  她听说过,早在当年荀南衡还年少的时候,荀老夫人曾经提过晚些立世子,同时又没完没了的找事,其实就是想让自己养在身边的二儿子荀南安上位,但这纯属异想天开,别说宁仪县主十分长寿,就算宁仪县主没了,老侯爷也没有糊涂到那个地步。
  到後来宁仪县主没了,老侯爷也没了,荀老夫人终於熬到老封君的地位,文安侯荀南衡早就军功卓着,地位稳如泰山。再然後荀老夫人就开始惦记着荀澈的世子位,因为荀泽比荀澈还大一岁,所以荀澈小时候老太太也没少瞎闹腾。
  可荀南衡比老侯爷强硬得多,虽然心里对亲娘不算完全绝情,处事手段却完全是行军之人的作风,乾脆俐落地在荀澈十五岁时就给他请封,当时气得荀老夫人连着好些日子都吃不下、睡不好,因而她老人家到现在还是很不喜欢看荀澈穿公服。
  「哼,皇上看得起你,是你的福气,得惜福,别自己将福气作没了!」荀老夫人虽然脑子不清楚,但到底还是知道不能议论皇帝,只不过这後半句话说的就很有意思了,明华月和荀澈荀淙等人几乎是一起望向荀老夫人,那眼光就跟看傻子差不多。
  老太太,您还知道人是能作没自己的福气吗?
  然而下一刻,荀老夫人接下来的话显然证明了,她应该还是不知道这个道理的。「老大媳妇,有关泽哥儿的婚事,实在不太妥当,晏丞相的弟弟如今才不过四品,那姑娘怎麽能配上泽哥儿,你明日就去跟晏家说退婚。」
  明华月一怔,「还要再说一次吗?不是晏家已经找人来提了吗?」
  荀老夫人一拍方几,「他们那根本就不是来退婚,不过就是拿乔要加聘礼罢了,还不是你们世子小爷那样豪阔地娶了矜贵的媳妇回来,他们晏家就坐地起价,拿着退婚要胁罢了,也不瞧瞧泽哥儿的人才和前程,凭什麽要更多?你赶紧去退了这个亲事,告诉他们,我们泽哥儿看不上他们家姑娘,不要了,原本的定礼赶紧退回来!」
  明华月直接冷笑道:「老太太您想太多了,人家晏家就是要退婚,没有想加聘礼的意思,就算真的加了,晏家也是要退婚的,人家悄悄递话过来不是跟咱们家谈条件,是在意两家的脸面,想安生退了,各寻良缘,要是泽哥儿或者二弟二弟妹自己想去得罪晏丞相,我也得拦一拦。」
  「结亲不成,也未必就算是得罪。」昌德伯夫人这时又不阴不阳地接了一句,「母亲的意思是有些着急了,但这退婚之事,到底是伤名声的,按说晏家真要有心结亲,去年就应该成礼才是,偏偏晏姑娘说念着外祖父非要守那礼法上都没有的孝,又拖了一年。
  「如今您的儿子是成亲了,泽哥儿可又耽误了一年,可见晏家根本没有诚意,难不成现在还要再传出一个晏家退婚、瞧不上泽哥儿的名声吗?您这个做伯娘的还不出头,也太不顾念隔房子侄了吧。」
  明华月虽然不爱口舌争锋,却不是随便能叫人绕进去的,当即冷冷一笑,「晏家如今好说好散,怎麽就会传出什麽瞧不上泽哥儿的名声了?这话如今我可只听见了小姑子你说,将来外头要真传出来,我看也得追究追究,到底『瞧不上』这话是人家晏家说的,还是小姑子你说的,以及说这话到底是什麽心思!」
  「舅母这话好重啊!」齐佩原本坐在母亲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眼光在俞菱心和荀澈身上转了好几回,随即又强行回到以前那种清高傲气的样子,这时忍不住插话,「我母亲有什麽心思?您这话是暗示什麽吗?我母亲惦记着老太太的身体,惦记着表兄弟的婚事前程名声,您说这能是什麽心思?说起来您一家子在侯府,倒将二房众人都撇到翠峰山庄,又是什麽心思?」
  「齐佩,」俞菱心登时心中火起,也接了一句,「你现在还不是吴王妃呢!」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