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男人回家养 第二十七章
  秋萍喜欢他,他不是没有感觉到,但他对她只是朋友的心态,而碍于她是夏荷的好朋友,他不想让她太难堪,所以他才一直装傻,他以为她会知难而退的,没想到还是给她留有希望的空间了。
  这是他的错,他该找个时间好好的跟秋萍聊聊。
  喀的一声,病房房门被打开。
  「你回来了?」看到他,秋萍有点惊讶。董事长不是明天才会回来吗?
  严峻轻颔首,然后示意她出去,直到在走道上的椅子坐下,他才开口,「我提前回来。」
  秋萍眼眶泛红,「对不起。」她不知道夏荷有病,要不然她也不会逼得那么急。
  「是我对不起你,我不该给你希望……」
  「你什么意思?」秋萍惊骇的看着他。
  「我爱的是夏荷,一直都是她,从没变过。」
  「你……你不是说过你恨她吗?」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如此对她秋萍不能接受。
  「那只是一时的气话,再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明白这生除了她,我不可能再爱别人了。」

  秋萍抱头痛哭,「我爱你,爱了很久很久了,为什么你不给我机会?」这对她不公平。
  「你是很好的女人,但不是我要的……」
  「我不比夏荷差呀!」
  「我知道,但我不爱你,我只把你当作朋友而已。」
  「朋友,我要的不只是朋友。你爱我好不好?我可以不计较名分,做小的我也愿意。」秋萍拉下自尊求着他。
  严峻不敢相信的望着她,「这种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我都已经拉下面子来求你了,你还不答应吗?」
  「不可能!」他严厉拒绝。
  要不是顾忌这里是医院,他可能会当秋萍的面对她咆哮,大发雷霆。
  虽然没对秋萍咆哮,但他严厉的神情与语气还是让她吓到,她从没看过严峻这么生气。
  「都是夏荷,要是她没出现的话,你就不会这样对我。」秋萍很不甘心。
  「你错了,即使没有夏荷,我也不会爱你,死了这条心吧!」严峻的语气强硬了起来。
  好伤人,好伤人的话。看着这个绝情的严峻,秋萍突然觉得他好陌生好陌生,最后她摀着脸痛哭的跑开。
  严峻叹了口气。他已经讲得够清楚了,接下来就是秋萍她自己的问题了。
  他转回病房,发现夏荷已清醒。
  「你听到了。」
  她点头,「你这样说,很伤人……」
  「不这么说,她不会醒的,还是你要我眼睁睁看着她伤害我爱的人。」
  「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值不值由我决定,你不用操心。」严峻帮她整理下被单,「你快睡吧!明天还要做检查。」
  「啊~」夏荷很是惊恐。她最怕检查了,万一……
  「这回绝不让你再逃开,你一定要做检查,我会守在这里。」
  轻抚着夏荷的脸庞,他坚定的表示,哪怕她再使性子,他也绝不退让。
  经过一整天的诊治,终于查出夏荷胃痛的原因,那就是胃炎加上胃痉挛,这是她长期三餐不定时、精神压力大,又吃得太不营养造成的。
  只要多加休息,生活不要太紧张,病情就会改善。
  在知道结果后,夏荷终于能吁口气了,还好不是她想的那样。
  可在放下提得老高的心后,严峻却是非常的生气,他立刻拨电话给东部的那个老医生,可对方居然说,是他自己没搞清楚,把胃炎错听成胃癌,怪谁啊?
  原本火冒三丈的严峻这会笑了。是啊!是他听错了,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一定是为了夏荷才会这么捉弄他。
  也是他活该,才会让自己的情路走得那么辛苦。
  「叹什么气?」夏荷问。
  「没有。」
  她不信。
  「你说过不能有秘密的。」
  「你遵守过吗?」他将她一军。
  夏荷无言。
  「妈咪。」一个小女孩冲进房内,抱住夏荷。
  「品洁?你怎么回来了?」夏荷伸手抱住好久不见的女儿。
  「曾爷爷带我回来的。」品洁指了外面的严菘。
  看着走进来的严菘,夏荷本想站起来迎接他,可被严峻给压住,「爷爷知道你身体不好,不会跟你计较,躺着就好。」
  「对、对,不用起来了。」严菘拄着柺杖一步一步靠近她。
  他摸摸品洁的脸说:「你先跟你爹地出去,曾爷爷有话跟你妈咪说。」
  「好。」品洁很乖的牵起父亲的手。
  严峻眼中有些犹豫。
  「别担心,这次绝不会要她离开的。」
  有了爷爷的保证,他才与女儿到外头等着。
  严菘找张椅子坐了下来,夏荷一直紧盯着他,「你不用害怕,我不是来跟你算帐,我是来道歉的……」
  夏荷睁大眼睛不敢置信他会跟人道歉。
  「唉~」严菘重重的叹口气,「以前是我的错,我不该破坏你和严峻……」
  这几年卸下权力之后,他常常反省自己这一生做过的事,想到子孙对他的不谅解,他就万分后悔,种什么因就会得什么果,他懂了,所以在他有生之年,他要弥补过去他做过的错事。
  「您……能接受我跟品洁。」夏荷流下激动的泪水。
  难道她的美梦要成真了吗?
  「当然,如果你能原谅我,那就更好。」严菘偷瞄了下她的反应,然后笑着继续说:「品洁真是个可爱的孩子,谢谢你为我们严家生了个这么可爱的女孩。」对于品洁,他可是疼入心坎。
  夏荷边点头,边擦眼泪。
  像他这样一个骄傲人能自省实属不易,她还能恨他吗?尤其他还是她最爱的人的爷爷呢,未来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来彼此了解,这或许是个好开始。
  「找个时间把手续办办。」
  夏荷不懂。
  「你跟严峻的婚事。」
  「谢谢爷爷。」严峻突然开门进来。
  严菘老脸微红。第一次被人诚心道谢的滋味还不赖,以后他可要多多让人道谢才是。
  为了让小俩口有单独的机会,他带着曾孙女出去遛遛,把空间留给他们。
  严峻紧握着夏荷的手,「你说呢?」
  「说什么?」她装傻。
  「你……」点下她的鼻子,他怜爱的盯着她,「耍淘气。」幸亏他早有准备。
  单脚跪地,他从口袋中掏出一只戒指,打开它对着她说:「请你嫁给我,我会爱你一生一世,照顾你、呵护你,请你答应。」
  感觉到他的真心真意,她流着高兴的泪水点头。
  严峻赶紧把握时机把戒指套入她的无名指上,「这辈子你再也逃不掉了。」
  夏荷点头,「嗯~我逃不掉了。」
  能永远的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这世上还有比这更幸福的事吗?
  没有,当然没有。
  两人泪眼汪汪的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
  经过千辛万苦,这段爱情终于修成正果,可幸福的呢!
  【全书完】
  【豆豆提醒本书已经连载完成,豆豆小说阅读网(http://www.ddshu.net)】
  【豆豆小说阅读网电脑站:www.ddshu.net;手机站:m.ddshu.net)】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