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男人回家养 第二十六章
  「好。」阿美马上照办。
  「快去泡个热水澡,别又着凉了。」严峻催促着夏荷。
  夏荷好奇的望着他。今天的严峻怪怪的,居然没有对她大吼大叫,也没怒目相视,好不习惯。
  就在她研究他的反常时,她已经被他带进浴室。
  在她梳洗完毕,经过严峻书房时,却听里头传来严峻的咒骂声,她实在好奇,不由得靠近了些。
  「你再给我胡乱讲话,就别怪我,如果你不想待的话可以走人,我不会留你的……」
  夏荷确定严峻在讲电话,语气非常的冲。
  喀!电话被用力的挂掉,声音之大教她吓一跳。
  「啊!」
  「你在这儿做什么?」
  前一声惊呼是夏荷发出的,因为她就贴在门边偷听,结果严峻突然开门,害她差点跌倒。

  严峻稳住她的身子,没让她跌个狗吃屎。
  「没有。」夏荷想赶紧逃走。
  偷听被抓多糗啊!
  「有没有觉得不舒服?」他探探她的额头。
  「没有。」夏荷羞涩的垂下头闪避他。这举动太亲密了,她承受不起。
  「有点烧,去吃点退烧药。」
  那是因为你啦!夏荷心里哀嚎着,可这种话她哪里说得出口。
  见她脚动也不动,严峻干脆自己去帮她拿药。
  「喏,吃了它然后去睡个觉。」
  夏荷接过退烧药,不好拒绝只好咕噜吞下,然后红着脸回房去。
  严峻盯着她的背后,深深地叹了口气。该怎么做才能让夏荷住院检查呢?
  日子一天天的过,就算她的身体经过调养比之前好了,但没经过检查,天晓得实际状况是怎样。
  这个女人,真的是他这辈子的关卡,注定要为她牵肠挂肚。
  一早,秋萍趁着严峻到南部出差的机会登门拜访。
  「你为什么又来找我?」夏荷看着坐在她对面的秋萍。
  阿美倒了两杯饮料过来,又回厨房去炖补汤。
  「你不是答应我要离开严峻的吗?」秋萍也不罗唆直接表明来意。
  「是,但不是现在,过几天我就会走的。」
  「过几天?你明明跟我保证不会太久的,现在都过了几天了,为什么你一点动静也没有?」
  「你急什么?是怕我会抢了严峻吗?」
  「我会怕你吗?」秋萍提高音量来掩饰她的心虚。
  昨晚董事长因为夏荷骂了她,害她整夜没睡,今天一早马上跑来找夏荷谈判。
  「那你为什么一直要赶我走?你为什么不直接跟严峻讲,要他把我赶走就好了,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秋萍盯着她直喘气,夏荷的沉稳使她内心的不安越来越加重,尤其,从严峻的表现来看,他对夏荷一直没忘情,只是他放在心底深处不说而已,所以,她好怕他又回到夏荷身边,遗忘还有个默默在他身边爱着他的女人。
  在夏荷还没出现以前,严峻常在夜深人静的公司里加班,而她总是自愿陪在他身边帮他,那是她最开心的时候,他们聊公事,也谈心事,特别是他帮她改善家里的生活,使她父母不再一直跟她要钱,让她能好好的过想要的生活。
  从那之后,她就以为在严峻心底一定有她的存在,就在她满心期待跟他开花结果的时候,夏荷出现了,轻易的把属于她的幸福给夺走!
  越想越不甘心,又急又气的秋萍忍不住破口大骂了,「是你答应我要离开的,现在又把问题丢还给我,是什么意思?也是啦,都怪我太天真了,怎么会忘了言而无信对你来说,根本是家常便饭。」
  「你……需要这么对我吗?」她自认对得起秋萍了,不论以前还是现在,她对秋萍都是掏心掏肺的。
  秋萍丝毫没有愧意,夏荷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尖酸刻薄的话,是从她最好的朋友口中说出来的,当初是相信她才把她和严菘的协议告诉她,今天却被拿来作为攻击她的话柄。
  「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
  心好痛,她的好朋友居然……突然感到腹部一阵绞痛,夏荷摀着肚子冷汗直飙,站都站不住。
  「你不要再演戏了。」秋萍看到痛到蹲下的夏荷,一点也不关心,直觉她是不愿离开,所以在演戏。
  听见争吵声,从厨房冲出来的阿美见到她的模样,赶紧上前扶着她,「小姐你是不是胃又痛了?」
  夏荷勉强的点了下头,「我的药……」话还没说完就昏倒了。
  「小姐!小姐︱」阿美吓得直发抖。
  这下秋萍才发现事态严重,「夏荷、夏荷……」她叫了几声,但都不见夏荷有所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阿美急得慌了手脚。
  「叫救护车。」秋萍抓住六神无主的她,在她耳边大吼。
  「对、对。」阿美立刻跑开去打电话。
  出差回家,屋内却一片漆黑,不只夏荷不在,就连阿美也不见了,严峻直觉是发生了什么事,尤其心中有股强烈的不安笼罩着他,让他胸口闷闷的。
  他开始打电话找人,但夏荷和阿美的手机都没开,正当心中的不安益发扩大的时候,阿美回来了。
  「先、先生……」她看到严峻,好像看到鬼一样的紧张不已。
  「夏荷人呢」他抓着她厉声问。
  「在市立医院。」阿美唯唯诺诺,不敢看老板。
  医院
  心一缩,他立刻放开她直奔市立医院。
  飞车直奔医院,沿路闯了好几个红灯,直到他冲到医院找到夏荷的病房,看到昏睡的她,他的一颗心才稳定下来。
  为了不让她受到干扰,他要求院方把她从健保病房转移到单人病房。
  等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他坐在椅子上端看脸上死气沉沉的夏荷。
  握着她的手,他在她耳边轻声的说:「为了我,为了品洁,你一定要好起来。」他没有办法再失去她了。
  只要她能回到他身边,不管以前是爷爷的错,还是她对他的不信任,他都不会再追究了。
  「先生,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我来照顾小姐。」阿美回家拿了些日用品来。
  严峻摇头,「不用,我来照顾就好,你回去吧!」他紧盯着病床上的夏荷。
  「喔!」阿美点下头,但还是站在原地没离开。
  严峻回头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先生……」
  「说吧!」
  阿美想了下才开口,「小姐会昏倒都是秋萍小姐的错。」
  「怎么说?」严峻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今天一早秋萍小姐跑来找小姐,本来她们还讲得好好的,后来秋萍突然开始大骂,说小姐不守信用,要她赶快离开……」阿美大略的转述给严峻听。
  她实在不喜欢那个秋萍小姐,因为她总是狗眼看人低,对她讲话总是很不客气,但看到先生又立刻换上和颜悦色的假面具,真教人作呕。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好,明天我再煮点稀饭过来。」
  「嗯。」
  阿美离开后,严峻闭起眼睛重重的吐一口气,然后不停的揉着眉心。
  好累,真的好累,为何事情搞得这么复杂?
  【豆豆小说公众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02、添加公众号(ddxsw),豆豆小说原创小说平台,作者授权,完全正版。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