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家奸夫最宠妻 卷一 第六章
  若是今日文安侯夫人明华月过来露个面,做出几分姑嫂亲近的模样,或许还能遮盖些,但明华月根本没来,只说什麽身上不好,先前的传闻便越发令人觉得微妙了。
  幸好荀澈来了,勉强可以解释中毒疯魔云云不过是谣言一场。
  而俞菱心几乎是刚走到昌德伯夫人跟前,就听见了「荀家世子」几个字,不由得心里一突。
  这时昌德伯夫人看见俞菱心,赶紧断了那尴尬的话头,笑道:「菱儿来了?」
  「舅母安好。」俞菱心含笑福礼,又说了几句「福寿康宁」之类拜寿贺福的吉利话,同时将自己心里越发难以言说的微妙感觉强压下去。
  「菱儿这小嘴越发甜了。」昌德伯夫人笑道,一指旁边,「你母亲和妹妹坐在那边,过去坐吧。」
  俞菱心顺势望了过去,果然见到齐氏带着与如今的夫君寇显所生的唯一嫡女寇玉萝坐在一旁的圈椅上。在一群珠光宝气的公卿夫人当中,衣饰言行倒没有显出如何寒酸,只是脸上的笑容比昌德伯夫人还僵硬三分。
  俞菱心与齐氏的目光一触即分,又再笑着转向昌德伯夫人,「不怕舅母笑话,我家里头姊妹少,平素就常在长辈身边说话,今日里偷个懒,想多与表姊妹松散半日,舅母可否疼我一回?」
  昌德伯夫人有点意外,她与齐氏这个庶出的小姑并不亲近,对俞菱心这个外甥女就更不熟,只记得是个素来温柔安静的小姑娘,年节里偶尔见着,也从不曾见过俞菱心这样巧笑嫣然又明亮大方的做派。
  俞菱心不过是齐氏和离的前夫之女,爱与齐氏说会母女私话或是与表姊妹们走动都无妨,昌德伯夫人随意地点头,「也好,佩儿跟姊妹们在芍药居吃茶,尽管过去玩。」
  俞菱心福了福,又转向齐氏微微欠身,便向外走。

  「菱儿,带着你妹妹。」见俞菱心没有过来,齐氏显然不大高兴,但有了早先那一次,倒是没有当着众人再多说什麽,只是将七岁的寇玉萝打发了过来。
  寇玉萝几乎是被母亲推了一把,大眼睛里还是怯生生的,但也只能跑到俞菱心身边,小心翼翼地抬头,「姊姊。」
  俞菱心弯了弯唇,便牵了寇玉萝的手,「小萝卜,想姊姊了吗?」虽然齐氏有千般的不是,但这个同母异父的妹妹,俞菱心还是喜欢的。
  前世里她被齐氏带离京城後,几乎断绝了与俞家人的一切联系,等到回京时俞家又七零八落,在那个时候仅剩的娘家亲眷中,唯一让她感受到亲情温暖的,只有这个妹妹。
  「想了。」寇玉萝认真地点头,「特别想。」
  俞菱心笑笑,「走,我带你去与佩儿表姊说话去。」
  姊妹两人一边说话一边走出门,转向东侧的回廊往後院的芍药居走去,因为寇玉萝人小腿短,俞菱心便低着头与她说话,脚步也稍微放慢些。
  她光顾着低头,刚一转弯穿过月门,便一下与人撞了个满怀。
  「对不住!」还没看清眼前人,俞菱心的脸上就烧起来,她素来行事稳当,这样的情形真是两辈子都没有过,等到下一刻她认出了面前的人,那真是连耳朵都红起来了。
  「不要紧。」年轻的文安侯世子荀澈穿着一袭天青长衫,金银双线织就的暗纹在夏日炽烈的阳光下隐隐折映着熠丽的流辉,斜飞入鬓的长眉下眼眸温润,薄薄的唇边扬起极浅的笑意,俊美至极的面孔上明明是最为浅淡不过的神气,却莫名地令人心旌动摇。
  又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落入耳中,俞菱心一时竟有些鼻子发酸,她还没完全想清楚要如何重新面对荀澈,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再见到他。
  不过幸好藉着这样一撞的尴尬,她红着脸低了头,也算是正常至极的反应。
  这时便听见荀澈身後另一个年轻男子笑道:「慎之,你也有这样不看路的时候。」
  俞菱心这才定了定神,注意到荀澈身後还有一个高大英气的锦衣男子,眉目刚毅俊朗,身姿挺拔,似乎有两、三分眼熟。
  想了想,才记起这是晋国公府的大公子明锦城,也是荀澈的表兄兼好友,难怪以表字称呼荀澈。
  上辈子俞菱心见过许多回明锦城,只是那时的明锦城面上多了一条深深的疤痕,连左眼都扯得变了形,与如今的英俊模样大不相同。
  荀澈并没有理会明锦城,只是向旁退了一步,礼貌侧身,「俞家表妹,请。」
  俞菱心有些不自在,荀家和俞家的确有些转折的亲眷关系。譬如,荀澈的大姑姑荀绮就是昌德伯夫人,也是她的舅母。还有,荀澈的小姑姑荀绣,嫁到了郴州谢家,那是俞老夫人的娘家。
  只是这些转折亲戚实在是很转折,俞家自从官至礼部尚书的老太爷过世後,与文安侯府来往就很少了。上辈子俞菱心在出阁前只在幼时见过一回荀家人,礼貌上称呼一声大公子大姑娘的也就罢了,这句「表妹」着实有些突兀。
  可此时并不好分辩什麽,俞菱心甚至不敢再看他一眼,只能微微颔首,便带着寇玉萝走过去。
  很快便到了芍药居,少女们的茶会摆在院子中,繁盛的花树下设了四桌铃兰席,绫罗鲜妍,花团锦簇,往来说话的贵戚少女们或娇俏活泼,或温柔甜美,满是朝气与欢笑,犹胜花景十分。
  寇玉萝还是怕生,乍然见到这麽多人,握着俞菱心的小手就更紧了几分,脚步也有些慢。
  俞菱心原本也无意与眼前这些少女们深交,便牵着寇玉萝慢慢走,与这茶会的小主人,昌德伯府二姑娘齐佩打了个招呼,便寻了个边上的座位坐下,随手拿了块荷花酥哄寇玉萝。
  稍微扫了几眼周围的人,大部分人都还是认识的,一方面是作为齐家的亲眷,每年节庆之间总会有那麽一、两次走动,再者,便是前世里她作为文安侯夫人的那些年,来往说话的也是平辈的公卿女眷,不少是眼前这些贵戚少女未来出阁成婚後的身分。
  再多看几眼,俞菱心便注意到有个完全不认识的少女,而且是身着流光溢彩的缭绫丝衣,坐在居中的位置上。
  那姑娘年纪大约十五、六岁,比在场的众人要稍微大上一点点,身形极其纤细婀娜,皮肤白皙得好似冰雪,淡眉凤目,樱桃小口,论容颜可说是秀美动人,只是肌肤少了几分红润,看着就有些娇弱。
  她旁边坐着的姑娘俞菱心倒是认识,一身浅绿软缎裙衫,发鬓间珍珠玉坠,面容斯文温柔,总是微微含笑,又满是书卷之气,正是荀澈的亲妹妹,荀滢。
  看到荀滢,许多前世之事不免又涌上心头,天旭帝在位时夺嫡之争实在是死了太多人了,就连眼前这些如花似玉的官家少女们,也有各种各样的缘故殒身其中。
  远的不说,这位柔美和善的荀姑娘,便是其中一个。
  俞菱心垂下眼睑,上辈子实在是有太多遗憾了,到底她一个人能改变多少呢?
  「姊姊。」片刻後,寇玉萝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小声问,「那个姊姊,是不是在说咱们?」
  俞菱心顺着寇玉萝的目光望去,果然那个娇弱的少女也在看她,只是目光相触之下,娇弱少女立刻转开脸,这动作实在有点明显,让旁边的人都有些尴尬起来。
  但荀滢下一刻还是对她点头微笑,算是与不大相熟的俞菱心打了招呼,而席间,另外的几位贵戚少女目光有些闪烁。
  这样几个无声的动作连在一处,再联到那低低笑谈中隐约飘过来的「和离」、「礼法」、「脸面」之类的字词,俞菱心很快就明白了。
  只是她不太在意,齐氏与俞伯晟和离後各自婚嫁十余年,她早已习惯了在亲眷之中被人当做谈资,介怀在意也不过是自寻烦恼,倒不如放开些,自在好度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