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还来点餐吗? 第六章
  孟辰阳看她沮丧的模样,也没了挖苦人的兴致。
  他走到邵一棻身旁,靠在不锈钢料理台边,与邵一棻并肩,缓了语气开口,「少一分,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很爱季东文?」
  「是不是真的很爱……」她复述孟辰阳的问题,停顿下来,无比认真地思索,其实刚才若不是孟辰阳出声打断她的思绪,她也正要问自己同一个问题……
  她真的很爱季东文吗?
  如果真的很爱,为什麽今天她会完全难以忍耐?铁了心要放弃这段感情?
  但如果没有很爱,她为什麽愿意忍耐大半年?不爱的话,她应该连求婚戒指都不会收……可若真的爱,为何再也不能忍耐,为何不肯拿出筹码?
  她并非完全没有筹码。
  要收服林茹芸的心,并非不可能,但她却完全不想拿出手底的王牌。
  「孟辰阳,你觉得很爱一个人是什麽感觉?」邵一棻问。
  孟辰阳安静地盯着邵一棻的侧脸,许久没说话,邵一棻忍不住出声嘲笑他。
  「我看你每天忙着毒舌,八成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麽感觉。」

  「哼哼!」孟辰阳哼哼了两声,竟开始滔滔不绝说:「当你很爱一个人,你忙的时候想她,你不忙的时候也想她。想她现在正做什麽?是高兴?还是生气?想她一个人回家安不安全?想她吃饱了没?有没有好好休息?想她要的东西是不是都得到了?
  「很爱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细心观察她、理解她,你会纵容她在你面前原形毕露……她对你张牙舞爪,你会暗暗偷笑,因为她在别人面前不是这个模样。
  「她哭的时候,你想替她哭。她痛的时候,你想替她痛。她高兴的时候,你希望她加倍高兴。
  「当你很爱一个人,你会把自己的需要摆在第二顺位,把心里的第一顺位让出来给她……」
  「停!孟辰阳,你该不会谈恋爱了吧?」邵一棻像发现新大陆,惊奇发问。
  孟成阳没好气的瞪她一眼。
  「不行吗?你可以恋爱,别人不可以恋爱?什麽道理?」
  邵一棻哈哈笑,忽略心上流过的些许怪异感受。
  原来,孟辰阳恋爱了啊?
  「我真要为你爱上的人默哀一下,你的毒舌不是一般人忍耐得了……」她模仿孟辰阳的毒舌。
  孟辰阳沉默一瞬,心不甘情不愿地接了句,「这话,你倒是没说错。不过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真的很爱季东文?」
  邵一棻认真想了一回,才慎重回答,「如果像你刚刚讲的那些,才叫做很爱的话,我想我大概还不算很爱吧。很忙的时候,我根本不会想到季东文,不忙的时候,我也不是太常想到他。不过你说那些,会不会只是你们男人对爱的感觉?说不定女人根本不会这样……」
  孟辰阳忍不住又白她一眼,没好气地问:「既然不是很爱,你为什麽收下人家的求婚戒指?平白让那个老女人把你当佣人使唤?」
  「孟辰阳,你根本不知道,这年头要找个知书达礼的男人多难!」邵一棻没好气说。
  「知书达礼是什麽鬼啊?你找男人的标准会不会太瞎?」孟辰阳扬高音。
  「哪里瞎?我三岁背《论语》、四岁背《孟子》、六岁开始背《古文观止》……」
  「照你这种标准,只要会古文就算知书达礼的话,你是不是忘了……你三岁背《论语》、四岁背《孟子》、六岁开始背《古文观止》时,旁边陪你背书的人是谁?是我好吗!照你的瞎标准,我也算知书达礼了!」孟辰阳好怒!
  邵一棻翻了翻白眼,用手肘推了他一下,说:「你嘴这麽毒,哪里知书达礼了?懒得跟你争辩。」
  「既然你不是那麽爱季东文,趁早分也好。我可告诉你,你别心软,想不开又回头当女佣!我一定笑你一辈子。」
  「不会啦!老娘是那种三心二意的人吗?」
  「啧啧……怎麽在我面前讲话就是这麽粗俗呢?其他男人要看见你这样,谁敢娶你?」
  「要你管!你嘴巴那麽毒,我在你面前讲话粗俗,刚好而已。」
  孟辰阳似笑非笑的又哼哼了两声,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孟辰阳神色转为严肃,开口问:「你昨天有没有遇到什麽奇怪的事?」
  「什麽奇怪的事?没有啊。」邵一棻漫不经心地回答。
  「真的没有?」孟辰阳眉头微锁,他觉得昨天晚上好像是作了梦……
  但他实在无法解释,梦为什麽那麽真实?
  「没有啊。怎麽了?」邵一棻反问。
  孟辰阳摇头说:「没什麽。我看既然你今天这麽早关了店,就赶快回去吧。我今天晚上可能没办法过来接你,刚录取了一个年轻律师,要带他熟悉状况……」
  「我说了好几次,不需要你接我,我可以自己回去。」
  「最近这一带发生十几起袭击事件,你一个人那麽晚回去我不放心。」
  「我爸妈都没不放心我了,你到底是在不放心什麽?」邵一棻无情地打断他。
  孟辰阳恨铁不成钢,淡扫她一眼。
  「警方公布有十几起袭击事件,那只是警方愿意公布的数字,我一个委托客户跟警界高层很熟,他说这附近一带已经发生超过五十起袭击事件,没公布是不想引起恐慌,实际情况很严重。」
  「真的吗?」邵一棻有些不相信。
  「我不会拿这种事跟你开玩笑,所以你不要拿自己开玩笑。」孟辰阳再严肃不过地说。
  她看孟辰阳忧虑忡忡的表情,也严肃起来,说:「我知道了。以後,我等你来接我再回去,可是你能天天来接我吗?」
  「不然呢?你有更好的办法?甜点店下午就打烊?可能吗?」孟辰阳接二连三抛出问题,问得邵一棻头晕脑胀。
  「当然不可能啊!我只是在想……你都不用约会吗?不是在谈恋爱?」
  「我谈我的恋爱,跟接你回家没有冲突。」孟辰阳淡淡说,「好啦,我得赶快回事务所,你这边要没什麽事的话,收拾完早点回去吧。趁现在白天,时间还早。」
  「可是我想试做一些新甜点……」邵一棻有点犹豫。
  「回家做!你家不也有材料和烤箱?」孟辰阳很坚持。
  「材料没那麽齐全……」
  孟辰阳不接话,只是安静的用一双眼盯着她。
  他们俩从小认识到大,邵一棻用膝盖想也知道,孟辰阳这眼神代表她不答应早早回家,他就不会罢休。
  邵一棻索性放弃挣扎,说:「好,回去做就回去做,你记得晚上到我那儿拿甜点。」
  「呿!每次都拿我当白老鼠,吃你那些实验品……」孟辰阳咕哝,状似十分不满。
  「拜托,我的实验品也是很多人抢着要好不好!」邵一棻没再搭理他,开始收拾料理台上凌乱的材料。
  孟辰阳也不再出声,安静站在一旁,看着她收拾完。
  「怎麽还不走?」收拾得差不多,邵一棻发现孟辰阳还杵在原地盯着她看。
  「确认你收完东西、离开甜点店、锁好门了,我就走。」
  他实在是有些担心邵一棻在他走後继续留在甜点店里,这家伙每次一忙起来就把时间抛在脑後。
  十分钟过後,两人一前一後离开甜点店,邵一棻锁了门,接着将侧边一扇手动铁卷门拉下来,转身对一旁的孟辰阳说:「好啦,我门锁好了,你可以放心回你的事务所了。」
  孟辰阳点点头,终於露出满意神情,说:「我看有没有办法把事情赶快做一做,晚上去你那儿吃饭。」
  「去我那儿吃饭?」邵一棻有些讶异。
  「你刚和一个年轻有为的富二代帅哥分手,我怕你心情不好想不开。毕竟要遇到一个富二代,又是帅哥又刚好符合你的瞎标准……知书达礼……确实不是太容易。有人愿意陪失恋的你吃饭,你应该感激涕零才对。」孟辰阳说。
  「谢谢喔!感谢孟大律师愿意陪老娘吃饭,感谢孟大律师担心老娘我想不开,可以了吧?」邵一棻一脸讽刺。
  「这还差不多,晚上我要吃墨鱼海鲜义大利面,附餐要玉米浓汤就可以。」
  邵一棻受不了的瞪他,转身就走了,也没应好或不好。
  孟辰阳站在原地目送邵一棻的背影逐渐远离,他看了很久,直到邵一棻拐入另一条街,再也看不见为止。
  他轻轻吐了口气,转身往事务所方向走。
  孟辰阳嘴角微微地扬起,眼里的笑意闪闪。
  多好的一天!
  邵一棻的无名指上,没有戒指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