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膳娇妻 第十一章
  封潜什麽都没说迳自入内,他刻意放慢了步履掩护安承嫣,安承嫣则小手抓着封潜身後的衣裳,一副躲躲藏藏见不得人的样子。
  封潜也没料到她会抓着自己的衣裳,将他当盾牌似的,孩子气的举动令他无言。
  穿过月洞门进了内院,黑黑的夜色下,廊檐下一盏盏的红灯笼都被风吹得飘动,幸好因为大雨,外头一个下人也没有。
  封潜低声说道:「回去寝房。」
  封潜说完这句话便朝西侧长廊而去,安承嫣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她这一身湿也不好跟过去,只好听他的,回了东侧的寝房。
  房里,日晴和锦茵急如热锅上的蚂蚁,总算见到主子回来了。
  「您到底跑去哪里了?真是快把奴婢给急死了!」日晴急吼吼的迎上去,见到主子一身湿,脸还红彤彤的,顿时觉得很不对劲。
  她们见雨势大,不等主子让守九藏阁的小厮通知便去接主子,谁知道却在九藏阁里遍寻不着主子,那小厮又言之凿凿的说王妃没有离开九藏阁,一个大活人平空消失了,怎不将她们吓死?
  她们连忙回到飞觞楼,禀告了管事的程嬷嬷,程嬷嬷也吓得不轻,连忙让飞觞楼所有人出去找,说是先不要惊动大总管,若是半个时辰之内找不着人再通报大总管。
  「您这是——这是淋了雨回来的吗?」锦茵眨了眨眼,不敢置信般地问道。
  安承嫣轻咳一声。「我在九藏阁遇到王爷,我们一起回来的,不是只有我淋了雨,王爷也淋了雨。」

  「什麽?」日晴、锦茵顿时吓得目瞪口呆。「遇到王爷?怎麽可能?没听说王爷回来啊……」
  安承嫣也奇了。「难道不是我在九藏阁时,王爷回来了?」
  「没那回事。」锦茵很坚定的说道:「若是王爷回来了,府里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肯定要大张旗鼓的迎接王爷。再说了,也没听说王爷进城的消息,您当真遇到王爷了吗?」
  锦茵言下之意好像在说她遇到鬼似的,安承嫣蹙眉。「我真的遇到王爷了,我很肯定是他,守门的侍卫都喊他王爷了,不会错的。」
  锦茵顿时有些兴奋。「主子,王爷真的戴了面具吗?您有没有吓到?」
  安承嫣敛了神色。「王爷确实戴了面具,不过并不可怕,我没有吓到,尔後见到王爷,你们俩也不可表现出害怕,知道吗?」
  平时锦茵说些府里的八卦,她也会凑趣,可她刚刚发现她并不乐意锦茵将封潜当成八卦的目标。
  现在她只想知道一件事,封潜在哪里?他为何要神不知鬼不觉的回来?
  「锦茵,你在飞觞楼里四处转转,打听看看王爷在哪里。」
  「是。」
  锦茵去打听消息时,日晴连忙让两个丫鬟抬热水进来,伺候主子沐浴。「您这是淋了多久的雨?整个人都湿了,为何不等奴婢过去接您?即便遇到了王爷,也可以等奴婢过去接您啊。」
  其实,她还是不信主子遇到了王爷,不说王爷根本尚未回京,即便真遇上了又怎麽可能两人一道淋雨。九藏阁有守门小厮,那里不会没有伞吧?因此主子这套说词并不合常理。
  「说来话长。」安承嫣坐在热气蒸腾的浴桶里,回想着适才发生的一切,又是浑身发热,粉颊酡红,她不知如何向日晴说明,她也不想说明。
  这世上当真有一见锺情这回事?她好似喜欢上封潜了,旁人避之唯恐不及,她却对他有感觉,在长廊那里要分开走时,她还想跟着他去哩……
  「王妃!」锦茵回来了,一脸的兴奋。「王爷真的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若不是光裸着身子,安承嫣会立即起来,光是听到锦茵打听回来的消息,她就心跳加速了。「他在哪里?」
  锦茵眼睛发亮地陈述道:「就在咱们飞觞楼里!在西院的书房,王爷的小厮,一个叫双全的,死活不肯让奴婢进去,只说王爷要宿在西院小楼里,让王妃自个儿歇下,不必挂心王爷。」
  日晴错愕不已。「王爷真的回来了……」
  是说,王爷为何那麽奇怪?满京城的百姓都在等他回来,想要一睹封家军凯旋而归的风采,他却悄悄的回府,真是让人不解。
  安承嫣得知了封潜人在飞觞楼後,整个人都精神了,她连忙道:「锦茵,你速去大厨房,吩咐煮姜茶,照我的方子煮,用二两重的生姜一大块、粗红糖一大匙、清水三大杯,生姜拍碎入清水,大火烧开後以小火熬一刻钟後熄火,再入粗红糖拌匀,待融化,便端去给那叫双全的小厮,请他让王爷趁热服用,可以驱寒。」
  「奴婢明白!」锦茵娇俏一笑。「不过可不能只给王爷煮,也要给王妃煮,您也淋了雨了,也要驱寒。」
  安承嫣笑了笑,夸道:「聪明!」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当锦茵将热腾腾的姜茶端到西院书房时,双全吓了老大一跳。
  他看着浅笑盈盈,一身浅绿衣衫绘花鸟纹的锦茵,又看向她手里端着的托盘和搁置在托盘上的粉彩描金八宝纹盖碗,错愕无比。
  这个自称叫锦茵的丫鬟,今夜是第二回来这里了。
  「这真是王妃要让王爷喝的姜茶?」双全眼里满是疑问。
  皇上还暗地里唆使他……不是,是吩咐他要好好撮合王爷和王妃,看来不用他出马了,王妃很主动嘛,并不像外传的那麽高冷……
  「是的。」锦茵笑嘻嘻地说道:「王妃说,请王爷趁热服用,可以驱寒。」
  双全咳了一声,接过托盘。「我明白了,请转告王妃,多谢王妃关怀,还有你……咳,有劳你了。」
  锦茵嫣然一笑。「那我走啦!」
  看着锦茵翩然离去的身影,双全有些怔愣。
  听说王妃长得很漂亮,怎麽王妃的丫鬟也这麽漂亮……
  他将姜茶端进书房,案桌边掌了灯,照在主子冷峻脸庞上,显得益发清冷,他吞了口口水,如实转告锦茵的话。
  封潜早已沐浴更衣,他站在黑漆书案之後,凌厉地看了盖碗一眼。「谁让你透露本王在此?」
  双全傻了。「那个……不是您和王妃一块儿回来的吗?」
  锦茵第一次找来时是这麽说的呀,说王妃和王爷一块儿由九藏阁回来飞觞楼,要问问王爷人在哪里,所以他才说了王爷在书房里,又自作主张的让锦茵转告王妃,让王妃先歇下,不必挂心王爷,会这麽说是因为他知道主子是不会回主院寝房的,肯定会就近宿在西院小楼。
  「本王昨日是否说过,不得让任何人知晓本王回府了?」封潜嘴角微微扬起,用看笨蛋的眼神看双全。「而你,还把本王的行踪告诉一个来历不明的丫鬟?」
  双全觉得自个儿比窦娥还冤,主子自己现身和王妃一起回来还指责他,自己暴露了行踪不是吗?谁让他命苦,是个下人,主子永远是对的,下人永远是错的,他也只能勇於认错了。
  「小的知道错了。」双全润了润唇,小心翼翼地说道:「可那丫鬟……她不是来历不明的丫鬟,说是王妃身边的大丫鬟。」
  封潜一个冷眼扫过去。「她说什麽你就信了?让你给本王送什麽喝的你就送了?不怕毒死本王?」
  不讲道理啊!这是蛮不讲理!双全心里呕到不行,他破罐子破摔的作势要端起那盖碗,决绝地说道:「那小的喝好了,要毒死也是毒死小的,不会毒死王爷……」
  「搁下。」封潜的声音淡淡地响起。「出去。」
  双全巴不得能赶快离开,他应了一声,火速告退。
  封潜盯着那粉彩盖碗,脑中浮现了安承嫣浑身湿透的模样,之前没想到的可能性,此时灵光乍现……
  敢情她这是想色诱他?
  有本事的话,她大可以试试,他乐意奉陪。
  他绕过案桌,端起茶碗抿了一口,惊艳的眉眼微扬。
  姜茶?倒是与过去他喝过的姜茶不同,而从他见到她在九藏阁坐在地上睡着的那一刻起,一直到送他手中的这碗姜茶过来,她也与他的想像不同。
  为何她会与传言判若两人?她是什麽样的女子,他会弄明白的。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