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 第三章
  「那就好。」韩沐秦这才松了口气。
  「你再多休息,把身体养好,」为了让儿子怀有希望,韩夫人几乎是咬着牙说的,「这样才能去看秋岚。」
  韩沐秦天生就是个聪明的,即便仍病着,脑子有些昏沉,还是发现母亲的语气有些不对劲。
  但他现在人虚弱,无暇细思,应好之後就沉沉睡去。
  韩夫人替儿子盖好棉被後,起身对齐若安面无表情道:「你好好照顾沐秦,若有任何闪失,我唯你是问。」
  说罢,充满恨意的手指往齐若安额上重重戳去。
  「是的,娘。」
  齐若安直到韩家两老与大夫走了,才敢揉揉发疼的额心。
  如意见齐若安被这麽一戳,心疼极了,「小姐这麽辛苦,竟然没有人道谢,而且夫人她还……」
  「如意!」齐若安不得不板起脸,就怕如意的叨念被床上的韩沐秦听了去,要受到责罚。「这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道谢。」
  如意不满的噘起嘴。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齐若安拉起如意的手,温柔笑道,「别气了,我不在意,只要沐秦好就好了。」
  她心底比谁都清楚,韩沐秦身体康复之後,她就无用处了,日子会恢复得跟在家里一样,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存在。
  因为早有了这层心理准备,不管韩夫人如何对她不满,韩沐秦连看都未看她一眼,她都能装出不在乎的平静样。
  「大夫开了新药方,拜托你,帮我去抓药好吗?」齐若安央求仍气呼呼的如意。
  「就只有你会对下人说『拜托』二字。」如意白她一眼。
  「你不是下人,你是我的好姊妹。」齐若安将药方放进她手中,「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不需要道谢。」如意回敬。
  齐若安横了她一眼,笑了。
  「快去快回,路上小心。」
  「好啦。」如意把摺好的药方塞进袖口,走了出去。
  齐若安坐来床缘,凝望着沉睡的「丈夫」。
  再过不久,她就不能再这样近距离的看着他了,所以她要趁现在,好好的端详,把他精致的五官,浓密的眼睫,高挺的鼻梁,长刃般的剑眉,厚薄适中的唇一一烙进心底,做为支撑未来的重要支柱。
  韩沐秦在半夜醒来,惊觉床缘有人,转头细瞧。
  「秋……」不,不是秋岚。
  女子的眼帘虽然闭着,面容祥和,气质端雅,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年岁比秋岚大了些,肌肤一样的白皙细致,五官虽是清秀,但没有秋岚的出色亮丽,某些角度的脸庞线条,看得出同父所出的血缘关系。
  他想起这是秋岚的大姊,长了秋岚四岁,好像也长了他几个月,她为什麽会在这儿……
  韩沐秦倏忽想起她是为了冲喜嫁了过来,但因为他当时仍心心念着秋岚,压根儿没在意。
  喉头突然一阵乾痒,他难受控制的咳起来,把齐若安给扰醒了。
  她几乎是他一咳就张了眼,反射性的迅速低头观看他的情况。
  「是不是要喝水?」她轻拍韩沐秦胸口两下,快步走到桌前,倒了杯水过来。
  她手上拿着小调羹,舀了一小口水,轻轻的放上他的唇,沿着唇细缝流进去,手上的手绢贴着他的唇角,预防流出的水液沾湿了枕头,害他受寒。
  她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任何慌乱,显见不知已做了几百回。
  「我……自己来。」他人醒了,不必要再让她这麽喂。
  这女人虽然是他的妻,感觉却与陌生人没两样,气氛有些尴尬。
  「那我扶你起来。」
  齐若安手搭上他的肩,韩沐秦轻轻推开。
  半空中的素手顿时有些窘迫,也意识到他已经不需要她殷勤的照护了。
  韩沐秦以手臂撑起身子靠墙而坐。
  「水。」
  齐若安连忙将水杯送上。
  韩沐秦的手还有些微颤,无法握稳杯子,齐若安小心翼翼的扶着杯底,帮着他把水喝完。
  喝掉了一杯水,喉咙舒适了,他松了口气。
  「想不想吃点东西?」齐若安柔声询问。
  他在床上躺这麽多天,只能喝流质的食物跟补汤,人瘦了一大圈不说,面色憔悴,俊美的脸颊都凹陷了。
  「好。」
  「那我去煮碗粥过来。」
  「叫丫鬟去煮吧,我有话跟你说。」
  听到他有话跟她说,齐若安心底浮起不祥的预感。
  「好,那你等等。」
  齐若安走出寝房,交代了一名丫鬟去厨房煮碗粥过来,回到寝室後,她坐在椅子上,双手相叠在并合的大腿上头,挺直了背。
  「想跟我说什麽?」
  「你……是被轿子抬进来的吗?」
  齐若安轻点了下头。
  韩沐秦轻叹了口气。
  这声叹气,让齐若安心头整个揪紧,难受得握着寒意遍生、起了鸡皮疙瘩的手臂,咬紧了下唇。
  他不想娶她。
  她成了一个麻烦。
  这声叹气表露无遗。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做好满满的心理准备,但这声叹气却击垮了她的自以为是。
  没关系。她告诉自己。
  他痊癒,就够了。
  将来只要能远远看着他就行了。
  不要有再多奢求了,若安。
  如此为自己打气,她方能再次将背脊挺直。
  「为什麽要替秋岚嫁过来?」韩沐秦问,黑眸隐含着一丝犀利。
  「秋岚……秋岚她病了,病得很重,她很想嫁来冲喜,但连下床都困难,你们两人有婚约,说什麽也该帮这个忙,所以就让我替她嫁了。」
  韩沐秦望着那张低垂的脸孔,在小小的脸蛋上看见了一闪而逝的慌乱紧张,即便她很快地恢复平和面容,但一开始有所迟疑的语气显见她正在思考着如何说谎。
  再想到母亲提及秋岚时,那隐含着气愤的咬牙切齿,八成秋岚的病重是个谎。
  秋岚不愿嫁来为他冲喜。
  他最爱的女孩不愿救他!
  这个可能的事实,让他胸口一阵强烈的滞闷,「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乌血。
  齐若安见他竟然吐血,慌忙冲上前,不顾脏的以手接住他持续呕出的残血,急急朝着外头大喊:「快叫大夫!快叫大夫!少爷吐血了!」
  大夫过来诊脉,判断韩沐秦是急火攻心,肝胆积郁,开了几帖清火安神的药方,并叮嘱他人刚醒,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别让他的情绪有太大的波动,四周环境以安静为佳,才能让他好好调养。
  看着好不容易醒来的儿子,这时虚弱的躺在床上,又是昏迷不醒,韩夫人气怒的将齐若安拽到房门外,质问,「发生了什麽事,为何沐儿会吐血?」
  「娘,媳妇不知……」
  「只有你在房里,怎会不知?」韩夫人火气越旺,「给我说!」
  「可能……可能是因为沐秦问到为何不是秋岚嫁进来而是我,我告知是秋岚生了重病,连下床都困难,他也许是担心过度才会呕血……」
  齐若安话未说完,韩夫人一巴掌就落了下来。
  眼看着第二掌又要挥上,韩老爷连忙阻止她。
  「好好说话,干啥打人?」
  「我怎不能打?」韩夫人怒气冲冲指着齐若安鼻尖,「你好样的!明知沐儿深爱秋岚,还故意说她病重,让他担心,是想要我儿子死吗?」
  「不,我没有那个意思。」齐若安急忙辩解。
  「我家小姐才不可能想害死少爷……」
  想替小姐辩护的如意被齐若安抬手阻止。
  「小姐!」如意不满跺脚。
  「是我的错,我思虑太浅,是我不好,爹,娘,对不住。」齐若安直接跪了下来。
  「我警告你,我儿子若有什麽不测,我唯你是问!」
  「好啦!」韩老爷摇了韩夫人肩膀一下,「大夫不是说没事吗?干啥说得这样严重?」
  虽然是替嫁过来的,但这媳妇如何殷勤的照顾儿子,韩老爷也是看在眼底的。
  听说她自成亲那日到现在,已经旬日了,床都未躺过,一直坐在床边照护儿子,周到尽责,这样乖巧懂事的媳妇,打着灯笼都找不着呢!
  对比那个秋岚……齐老爷暗叹了口气。
  亏他对秋岚也不错,人都还没嫁进来,就送了不少礼物,全都是白费心思啊。
  「好啦,这里交给若安吧,夜深了,咱们去休息。」韩老爷作势推着韩夫人走。
  「我怎能放着沐儿不管,等等这贱人又不知要说啥话害沐儿……」
  「够了!」韩老爷端起当家的气势,「谁会害自己的丈夫?若安是怎麽照顾沐儿的,难道你没瞧见吗?不要再乱说话了,沐儿的清火安神汤,我看你也要来上一碗!」
  韩老爷性情温和,不容易发脾气,但只要一怒,众人皆噤若寒蝉,不敢再放肆。
  知道韩老爷动气了,韩夫人这才有所节制,听话的跟着韩老爷回主屋。
  两老一走,如意正要发难,就被齐若安阻止了。
  「什麽都不要再说了,我去熬药。」
  齐若安拿着药包走来厨房,在火炉上放上木炭,起了火後,将已经放了药材的煎药壶放上。
  她蹲在那儿双手抱膝,眼泪忍不住一颗一颗掉落。
  好痛。
  脸好痛。
  心更痛。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