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女子捡到犬男子 第四章
  「是、是啊!不过这样比较凉快嘛!最近天气一直很热。」苗祢音牵动嘴角,不知道自己在说什麽。
  「这样啊……」男子连昨天的记忆都没有,甚至不记得这闷热的天气已经持续好多天了。
  「呃,我们赶快回家吧。」苗祢音这才惊觉说错话,再继续说下去只会更尴尬,赶紧开车。
  一路上只有车外雨水敲打的声响,两人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但越是沉默,车内的气氛越是僵硬,令人喘不过气。
  「那个……」
  「那个……」
  两人居然异口同声,分秒不差地开了口,然後又同时安静了下来。
  「你真的什麽都不记得了吗?」苗祢音再度打破沉默。
  「嗯……什麽都想不起来。」男子垂下眼,似乎在努力回想着脑中记忆。
  「那……最後记得的是什麽?」苗祢音边专心开车,边随口说着。
  「好像……是在走路……然後……是你的声音……」男子追寻着记忆,但他只能回想起车祸当时的记忆,甚至连当时的景象都想不起来,只模糊地记得苗祢音扶他起来时那句「你没事吧」,想要再往前追溯,却只感到一阵剧烈头痛。

  「你没事吧?」看见男子痛苦的神情,苗祢音又紧张起来了。
  「头……好痛!想不起来!我什麽都想不起来!」剧烈的头痛让他忽然暴躁了起来,发狂似地嘶吼着。
  这吓到了苗祢音,刚刚还纯真无邪的男子,眼里忽然布满了血丝,嘶吼的音量几乎撼动了整台车,苗祢音反射性地踩下刹车,两人的身体被大大地甩向前,这大力的摇晃,让男子稍微清醒了些。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男子又恢复平稳的声音,不过多了些虚弱。
  「你没事吧?」苗祢音怯怯地说。
  「对不起……刚刚努力思考着到底发生什麽事让我变成这样,但一回想头就好痛……」男子显得虚弱而悲伤。
  看见他悲伤的神情,苗祢音心里觉得痛,决定不再说什麽,为了缓和气氛默默地开了广播,车内音响流泄出淡淡的轻音乐,像是在苦涩黑咖啡中加入了奶精,慢慢地化开僵硬的气氛。温柔的男声轻轻唱着情歌,歌词描述着相遇时下着雨,彷佛就是他们现在的写照。
  苗祢音住的虽然不是豪宅,但以单身的上班族来说负担稍重的好单位了,市区内含车位的社区大楼,十五坪两房一厅一卫的套房,还隔了一个小厨房在客厅边,对於单身女子来说是很舒适的居住空间。
  苗祢音停好车走进电梯,男子则是默默跟在身後,两人都不发一语。
  直到她开了门说:「进来吧。」
  「抱歉打扰了。」男子不忘礼貌,进门後主动脱了鞋,还弯下腰仔细地将鞋尖朝外摆整齐。
  苗祢音看在眼里,觉得男子应该是个家教很好的人,即使连自己的名字都忘得一乾二净,但这种身体记住的习惯动作仍然维持着。
  「你先坐一下等我。」苗祢音进房去找了套男子能穿的运动服,她没有男生的衣服,唯一能让男子穿得下的大概只有她平时打扫房间才穿的宽松运动服,这套她嫌土气的运动服完全是为了不弄脏其他名牌服饰才特地去市场买的,虽然觉得失礼,但也没办法,好在男子不是那种高头大马壮硕大只佬,不然就真的没衣服可以换了。
  苗祢音带男子到浴室门口,这里是她每天回家最放松的空间,可以说是女孩子很私密的圣域,带回家的疲惫烟尘,都在这里全部冲刷掉再重新整理充满电。她细心地指着那一整排瓶瓶罐罐,让男子使用她的洗发精跟沐浴乳,单纯地只是出自好心,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会让一个陌生男子染上跟她一样的气味。
  趁男子淋浴的空档,她赶紧把那间快要变储藏室的客房整理整理。
  在浴室里的男子,照着苗祢音的指示把脱下来的湿衣服放在浴室门外的洗衣篮里,盯着镜中的自己,那张脸他甚至没有记忆,要不是镜中人跟他做着同样表情,他根本连自己的脸都觉得陌生。男子紧皱眉头闭上眼,低下头想要回忆,但头又像刚刚那样痛了起来,他抱着头全身颤抖,跟脸一样透白的身体,浮起明显的肌肉线条,被恐惧侵袭的男子用尽全身力气抵抗着。
  「可恶!」男子紧握拳头低吼着,这次他压低了音量,不想再次吓到女孩子。
  整理好客房的苗祢音走到浴室门口收拾男子换下的衣服,赫然发现那件衬衫是非常昂贵的名牌,通常是量身订制的,她再看了下那条卡其西裤,果然也是同一品牌,她又想起男子在玄关整齐摆放的皮鞋,出去一看,果然也是高级名牌,她心想,这男子出身一定不平凡,量身订制的西服,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他身分的线索?也许这样就能够连络他的家人了。
  这时男子换上那套深红色女子运动服,毛巾披在肩上走进客厅。
  「我发现你穿的衣服是量身订制的,也许能在店家找到什麽线索!」苗祢音开心地说着。
  「量身订制?」男子有点被她兴奋的热情吓到。
  「嗯,这个牌子我知道,我爸爸也有这家的西服,明天检查过後我们就去问问看吧。」苗祢音很是开心。
  「谢谢你。」男子扬起好看的微笑,浅浅的酒窝又浮在脸颊上。
  男子的笑容让苗祢音冷静了点,她这才发现那套运动服对他来说还是短了,穿是穿得下,不过毕竟男子比她高些,长裤被他穿成了七分裤,不!刚好七分也就算了,是大概介於七分到八分的中间,这让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对不起,我只有这套衣服能借你穿,好像还是太短了。」苗祢音笑着说。
  「不要笑我啦!你能借我衣服穿我就很感谢了……好了,不要一直盯着我看啦!」男子见苗祢音止不住笑,心情也跟着好起来。
  「好好……我先帮你把衣服洗起来……」苗祢音都要笑出眼泪,大概是今天的遭遇让她的心情一直紧绷着,一旦放松下来,一点小事也能让她眼泪快掉下来。
  「对了,我刚刚在洗澡时发现这条项链。」男子对着已经洗好澡换上睡衣的苗祢音说。
  苗祢音凑过去看着男子挂在脖子上的银色项链,那坠子是一小块长方形银牌,设计得很简单,她伸出指尖将银牌翻转过来,上面没有任何品牌商标,只刻着一个「贵」字,并且被一个圆圈起来。
  「你一直戴在身上?」她抬眼望着男子。
  「应该是吧?」男子也不清楚。
  「嗯……会不会是你的名字?」自从发现男子身上穿的服饰是名牌後,苗祢音就开始浮摩斯上身。
  「饰品上的文字确实有可能是人名,不过只有一个字,还是不知道我是谁。」男子虽然失忆,但头脑很冷静,他懂苗祢音的意思,并且清楚地表达出来。
  「那就暂时叫你阿贵吧。」苗祢音恢复了往常想到什麽说什麽的状态。
  「还真是随便啊!这样好像捡到装在橘子纸箱里的小狗,就把狗取名为橘子一样。」男子哭笑不得。
  「别这麽计较嘛!反正只是暂时的。」苗祢音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说你啊,人家的名字可以这麽随口说说的吗?」男子其实不讨厌叫阿贵,总比连个称呼都没有来得好,他只是想多跟她说说话,这女孩救了他,而且现在唯一能跟他轻松聊天,了解他情况的只有她了。
  「早点休息吧。阿贵先生,明天再带你去医院喔!」苗祢音俏皮地说完就回自己房间了。
  经历漫长一天疲惫的苗祢音,躺在床上一合眼就立刻入睡。这一晚她意外的好眠,静静地沉沉地,彷佛飘在银河星空中,被美丽无垠的宇宙带往远方……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