赐婚记 第二章
  於是,唐歌拽着被她绑住手的小傻子一路往城外走。
  趁这会让城门都关了没人了,她将人弄出去。她知道城门有个地方破了个洞,那里被草挡着,一般人都看不到也不知道的。
  唐歌带着那个小傻子钻了洞出了城,一路往捡到这小傻子的河边走去。
  等到了河边,唐歌不敢看小傻子的脸,虽然也看得不真切。
  她将人绑在一旁的树上,「我就是在这里捡到你的,你的家里人要是找来的话,这都五六天了肯定能找来了。」不来找你,那你就听天由命吧。
  这句话唐歌不敢说,将人绑在那後掉头就走,走了几步後开始一路狂奔。
  回到家後,唐歌躺在床上喘气。真好,终於将小傻子送走了。
  她翻了个身的时候,手碰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摸出来一看,是小傻子身上的玉佩。
  小傻子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可哪个大户人家丢了这麽个半大小子不着急的?这都五六天了都没个动静。
  那麽就是,那家人根本不在乎小傻子的死活,或者说,小傻子在水里就跟他们家里人有关。
  唐歌猛的坐了起来,大户人家的龌龊事唐歌也听说不少,不会那小傻子真的是被自己家里人丢进水里的吧?

  唐歌看了看手里的玉佩,内心挣扎得不行。
  要真是这样,他们家里想要小傻子死的人肯定已经秘密在留意他到底死没死了。自己将人绑在那,就算小傻子遇到危险了,他想跑也跑不掉。
  想到这里,唐歌心里更加的不安了,当下猛的坐起来,火烧屁股似的又往城外跑。
  等她跑到那河边的时候,天已经微微亮了。大老远就看到那小傻子还跟她走的时候一样,直直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就跟雕像似的。
  那一瞬间,唐歌的心里一疼,鼻子莫名的就酸了。
  她快步的跑过去,那小傻子像是听到了动静朝她看了过来。
  唐歌在距离他一步距离的时候停了下来。
  小傻子看到她,虽然还是一言不发,但眼眶却红了。
  「对不起。」唐歌低头说了一声後,上前将绳子解开,「对不起。」
  一直闷不吭声的小傻子忽然肩膀抖动了起来,而後发出了呜咽声,像是受伤的小兽一般。
  「对不起,你别哭了,走吧,跟我回去,我再也不把你丢掉了。」说完这句的时候唐歌心里莫名的轻松了一些。她想,她本来就是个孤家寡人了,以她的身分肯定是一辈子都没办法嫁人更别说生子了,现在捡回来个小傻子,以後也能给唐家立门户了。
  唐歌牵着小傻子又从那洞钻了回来,这时候天已经泛白了,街上也有人活动了。
  回到家里後,唐歌累得不行,一晚上尽折腾了。
  「睡吧,睡醒了给你买东西吃。」说完倒头就睡。
  小傻子戳了戳她。
  唐歌没好气的翻身看他。
  「你拿了玉佩吗?」小傻子一开口,唐歌就惊呆了,她立刻坐了起来。「你不傻啊?」
  小傻子脸上闪过一抹羞涩,「那玉佩不能用。」
  「为什麽?」
  「那上面有我的名字。」
  唐歌立刻拿出玉佩,左看右看,明明没有看到名字。
  小傻子道:「很小,要用凹凸镜才能看到。」
  「为什麽有你名字就不能当了?」唐歌不死心的问。
  小傻子垂头,半天道:「用了,我们就都要死。」
  唐歌气结,她是捡了个烫手山芋回来了,现在丢回去还来得及吗?
  显然是来不及了,等她一觉睡醒後习惯性的去公告栏那溜达,就看到城门口那多了几个生面孔,眼睛贼溜溜的看着进出城的人。
  唐歌现在就犹如惊弓之鸟,吓得顿时不敢多留。
  原来人家不是没找来,是一直在找她没发现而已,幸好,幸好这几天她没让小傻子出门。
  天要亡她啊,唐歌回到家後,小傻子捂着肚子看着她。
  「看什麽看,没钱吃饭。」唐歌凶巴巴的吼了回去。
  小傻子立刻不看了,只捂着肚子的神情十分哀怨。
  烦,唐歌现在是一个铜板都拿不出来的。
  正纠结的时候,门外传来敲门声。
  「谁啊。」
  「牛二。」
  唐歌给了小傻子一个眼神,小傻子立刻躲到那半人高的米缸里,里面一粒米都没有。
  唐歌打开门,牛二端着几个野菜饼走了进来。
  「就知道你又断粮了。」
  唐歌立刻不客气的接过来,抓起一个就吃起来。
  牛二看着她,有些恨铁不成钢。
  「你也老大不小了,得找个正经营生了。」
  「谁肯要我?」唐歌口齿不清的道。
  「县太爷在徵用劳力修筑城墙,一天十个铜钱,还管饭,我决定去报名。你也跟我一起吧,再不存点钱,你过年怎麽办?」
  这都九月了,马上天冷下来,棉衣棉裤什麽的都要添加。
  唐歌点头,「好,我跟你去。」
  牛二见她应了,也没多留就走了。
  等人一走,唐歌关上门,跟蹲在米缸里的小傻子一起分享了剩下的四个野菜饼。
  这样下去也不行,小傻子得有个正儿八经的身分,还不能被怀疑的。
  唐歌将她早上的发现跟小傻子说了。
  小傻子道:「他们要找的是个长的好看的小孩,只要我不好看就成了。」
  「怎麽不好看?」唐歌下意识的问。
  小傻子拿起一旁破口的碗,想也不想的在右边脸上就划了一下。他皮肤本来就细嫩,这一划,立刻血流不止。
  唐歌吓愣住了,随即赶紧找东西止血。
  「不用,留下疤痕就好了。」
  唐歌看着一脸血的小傻子,有点懵。
  等血不流了後,唐歌跟他商量,让他明天偷偷出城,去她干活的西城门,假装逃难来的,再假装是她的远方亲戚。
  「你老家哪里?」
  「登州。」
  「你叫唐歌,那我叫唐棣吧,这名字一听就像是一家人。」
  唐歌噗嗤笑出了声,事情就这麽草率的定下来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小傻子……不,是唐棣穿着唐歌小时候留下来的破烂衣服,再把脸上弄得脏兮兮的,加上之前的那一刀疤痕,一看就是吃了苦的小孩。
  等唐棣走後,唐歌也起来的,主动去叫牛二,牛二还诧异了下。
  兄弟俩一路去了县衙,在官差的带领下去了西城门开始干活。
  唐歌力气小,也不会那些,只能干推土的活,干了没一会儿就一身汗。
  心里正嘀咕着的时候,唐棣来了。
  「官爷,行行好赏口饭吃吧。」这是昨天唐歌教他说的。
  「走开走开,官爷这里可不是善堂。」
  「官爷,小的已经饿了三四天了,真的走不动了,给口水喝也行。」唐棣说着说着就要往地上倒。
  「官爷,就赏他一口水吧。」牛二看了不忍心道。
  「就是,给他喝口水吧,我看这个小孩也不过才十二三岁的样子,怪可怜的。」唐歌附和。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
  那官差没办法,上前踢了唐棣一脚,最後从怀里摸出半个饼递给他,「赶紧吃,吃完了滚。」
  唐棣狼吞虎咽後,问:「官爷,你这干活还要人吗?我不要钱,管饭就够了。」
  「去去去,你自己都站不稳了还干活,死了算谁的?」那官差不悦的驱赶。
  唐棣也不走,就站在那看着他们干活。
  唐歌推着独轮车回来的时候,故意站在那问:「小孩,你哪里人啊?」
  「登州。」
  「我老家也是登州的,半个老乡,你这是怎麽了,看你的装束模样子也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
  「本来家境殷实,父亲生意失败後欠下钜款自尽了,母亲变卖了所有家当还清债务後也跟着我爹去了,临走的时候,让我来这里找我表叔一家人。」
  「那你是来投亲的,你表叔叫啥?」
  「我表叔叫唐壮……我表婶是唐蔡氏……」
  「你说你爹叫啥?」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经过的牛二。
  「唐壮。」
  「你叫什麽?」
  「唐棣。」
  二牛撞了下唐歌,「这是来找你的,你爹是叫唐壮吧?你叫唐歌,他叫唐棣,一听就是一家人啊。」
  「我操,你别开玩笑了,我连我自己都养不活了。」唐歌十分抗拒,推着小推车就跑。
  结果唐棣听到後立刻缠上了唐歌,两人拉拉扯扯的,所有人都听到了。
  他们要的就是所有人都听到,以後也能给他们做个证明
  就这麽的,唐棣顺利落户在唐歌他们家了。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