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君大吉 卷二 第六章
  沈曦蕴的思绪有些恍惚,脑海中似乎闪过了弋阳公主描述的画面,齐子辙与戚妃站在花园里说着话。
  他对着戚妃时,是不是格外温和,与对着自己完全不同?
  弋阳公主有些话或许夸大,可他们二人说话这事儿,定然不假,他们,或许以前认识吧?他们以前认识的程度又有多深?
  听闻戚妃不过年长她三岁,与齐子辙也是相配。
  也许戚妃家中也有冤情,跟胖胖一般,齐子辙与她从小就认识,两人青梅竹马,後来因着家中之事,不得不分隔两地,如今再次重逢,自是叙旧。
  那她呢?她真的只是戚妃的替身吗?
  沈曦蕴下意识咬住下唇,偷偷看向一旁闭着双眼休息的齐子辙。他的侧脸弧线完美得令人难以呼吸。
  这样美好的人,就算是戚妃,也会为之心动吧?
  她当初想要逃离沈家,挑中了他,不也是因着这一张脸吗?
  他们二人还未圆房,可她还是会在乎,在乎她是不是被他利用了。
  是的,她只是觉得被他利用了丢脸而已,被当成替身丢脸而已,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丢脸而已,并不是因为在乎他。

  是的,她一点都不在乎他,她也不想问那件事到底是真是假。
  她,一点都不在乎他。
  真的一点也不在乎……吗?
  齐子辙察觉到沈曦蕴出宫後就有点不对劲,想问她,却又不知该如何问起,只能在张嬷嬷欲言又止的表情中,嘱咐她好好照顾沈曦蕴。
  沈曦蕴则将自己的脸埋在被窝中,生着闷气。
  齐家正房的气氛越发奇怪了,直到胖胖打破了这氛围。
  从宫中回齐家的那天夜晚,齐子辙竟在书房待了整整一夜,沈曦蕴晚饭只吃了两口,就推着说累了,要先睡觉。
  她嘴里虽这麽说,可心里还是挂念着齐子辙,想问问关於戚妃的事。
  她刚才想起来了,上辈子钱夫人被投入牢中时,对着来抄家的衙役们破口大骂,其中就骂齐子辙不过是个佞臣,能够扳倒他们钱家,靠的就是女人,被女人当成玩物,早晚死无葬身之地。
  钱夫人被衙役一个巴掌给搧晕过去,嘴角流着血,她吓得不敢出声,其他衙役对她冷漠无视。
  如果钱夫人说的都是真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就是戚妃?她和齐子辙到底是什麽关系?
  她和齐子辙是夫妻,至少在还没有分离的时候是夫妻,他的事,她也想知道。
  她翻来覆去,就跟烙饼一般,好似床就是个火炕,怎麽都睡不着。
  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静心凝神,告诫自己她只是想好好补偿齐子辙而已,但即使这麽想,她仍觉得心如同蚂蚁啮咬般难忍。
  夜越来越深了,她迷迷糊糊中,似梦非梦,听到了齐子辙回来的声音,她想要醒过来,却怎麽都醒不过来。
  过了一会儿,她感觉一阵天摇地动,她伸手想要抓住什麽,身子又猛然被推了一把,她嘤咛一声,终於睁开眼眸,只见张嬷嬷一脸着急地望着她。
  沈曦蕴含糊不清地问:「嬷嬷,怎麽了?」
  张嬷嬷又摇了她一下,焦急地说:「夫人,小少爷那儿的奶嬷嬷过来,说是小少爷身体突然不舒服,等着跟您拿了对牌去请郎中。」
  「什麽?」沈曦蕴一下子就被吓醒了,胖胖身子不舒服?
  她撑着身子直挺挺地坐起来,挪动着屁股,示意张嬷嬷赶紧点灯,昏黄的烛光下,她指了指床头的柜子,让张嬷嬷拿对牌给胖胖的奶嬷嬷,看着张嬷嬷出去,她赶紧弯腰伸长手臂,想从床脚边上勾起衣服。
  张嬷嬷进来,见沈曦蕴在折腾自个儿,连忙小跑着上前,埋怨地说:「夫人要拿东西就喊老奴一声,哪能让夫人自己做?」
  沈曦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腿,张嬷嬷赶紧闭上嘴不说话。
  而後沈曦蕴扯了下唇,吩咐道:「给我更衣,我去看看胖胖。」
  张嬷嬷不敢阻拦,心里却忍不住嘀咕,小少爷不过就是个熟人家的孩子,给请个郎中就是了,哪里需要夫人那麽上心?
  胖胖的身世,沈曦蕴跟张嬷嬷稍微提了一、两句,让她不许再说胖胖是私生子。
  很快的,张嬷嬷推着沈曦蕴到了胖胖住的小院子,院子里灯火通明,只有两、三个仆人陪着,难怪胖胖会觉得寂寞。
  郎中正在写着药方子,见沈曦蕴过来,站起来行礼,沈曦蕴问了几句,知道是贪玩冷热不协调,着凉了,有些许的发热,等会儿一帖药下去,好好睡一觉,隔日便能恢复许多。
  奶嬷嬷给沈曦蕴请了安,让小丫鬟领了郎中出去,到帐房结钱。
  沈曦蕴上前摸了下胖胖的额头,又来回抚摸着他圆润的脸颊,想着他平日里中气十足、调皮捣蛋的样儿,有点不太适应。
  她见他嘟着嘴巴,略带委屈,连带着睫毛也颤抖了几下,身子难受,可他却不哭不闹,她的心因为他乖巧可人的样儿而软得一塌糊涂,恨不得他身上的病痛能转到自己身上才好。
  张嬷嬷见沈曦蕴爱怜的目光落在小少爷脸上,想着以後夫人与老爷生的孩子定然比小少爷更加惹人疼。
  沈曦蕴转头问胖胖的奶嬷嬷,「可让人通知老爷了?老爷在书房吧?」
  「回夫人的话,还未知会老爷。」奶嬷嬷的一举一动都颇有大家之范,似乎出身就不是普通人家的家奴。
  「还是要派人跟老爷说一声。」沈曦蕴示意张嬷嬷找人去前头找齐子辙。
  过了一会儿,小丫鬟跑着回来,气喘吁吁地回禀齐子辙并不在书房,他身边的小厮说他出去了。
  半夜三更的,他能去哪里?
  沈曦蕴面露不快,沉思片刻,似乎心中有所猜疑。
  倒是奶嬷嬷笑着替沈曦蕴解围,「老爷公务繁忙,只怕是未来得及找机会跟夫人说一声。小少爷有我们陪着就是了,更深露重,夫人明日还要料理家事,早点休息才是。」
  全府上下都知道,齐家表面上是夫人当家,其实一切事务都是周平在处理,但仆人们都是人精,对於什麽该说、什麽不该说,或是该怎麽说,都是清楚得很。
  沈曦蕴犹豫地看了胖胖一眼,张嬷嬷上前要劝说时,胖胖揪住了沈曦蕴的袖子口,嘴里嘟囔着:「爹爹,娘亲,叔叔……小姑姑……叔叔、叔叔……」他的身子还往沈曦蕴那儿蹭了一下。
  沈曦蕴心一跳,叔叔?是谁?
  她并没有抽回手,反而对奶嬷嬷和张嬷嬷道:「我陪着胖胖吧,小孩子病情容易反覆,你们先睡。」
  奶嬷嬷不敢,正要再劝,就见沈曦蕴伸手轻轻摸着胖胖的小脑袋,柔声道——
  「我们轮着来,也不累,这里的丫鬟太少了,她们明日还要做事。」她知道丫鬟少,却不说要添加。
  她都能看出丫鬟少,周平是个人精,如何不知?就是齐子辙也心中有数,可他们却什麽都没有做,那只能说明,他们都不想要胖胖身边有太多丫鬟伺候,或者说,他们并不确定再添入的丫鬟是否忠心,是否能够不把胖胖的存在透露出去。
  胖胖,绝对不是普通的朝廷钦犯之子。
  沈曦蕴赶了张嬷嬷回去,让她看着院子,喊了花雨过来一起陪着,奶嬷嬷也跟着在边上守着。
  好在胖胖的身子骨争气,半夜没有重新发热,到了天明时,已经退了热了。
  沈曦蕴在天未亮时见到了匆匆过来的周平,他先道了安後,才说齐子辙是去了宫里,皇帝有急事召见。
  齐子辙匆匆回府,进了门,就见周平小跑着过来,回禀了昨儿夜里胖胖发热的事,他着急地快步往胖胖的院落赶去。
  他踏进门时,目光最先落在了胖胖的脸上,等到走近些,才注意到沈曦蕴趴睡在床边,她双手交叠,把头枕在上头,侧着脸睡,嫩白的小手臂和脸颊,压出了红印迹。
  她时不时不舒服地蹭了一下,齐子辙伸手探了探胖胖的温度,确定他退了热,这才放心下来。
  齐子辙离开房间,到了外头,站在屋檐下,周平喊了奶嬷嬷过来,奶嬷嬷细细说起昨晚胖胖发热的事。
  「多亏了夫人,小少爷的身子也争气。老爷,夫人昨儿还守了一晚上。」奶嬷嬷的言语中充满了亲近之意。
  平日里她跟周平说起胖胖嘴里念着的沈曦蕴,都是疏离地喊着夫人,没想到,现在倒是亲近几分,还为她说话。
  齐子辙默默地听她说完,点头叮嘱了几句,让胖胖醒了赶紧过来唤他,而後他进了屋子,没一会儿,他抱着沈曦蕴往外头走去。
  周平搬了轮椅跟在後头。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