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君大吉 卷一 第七章
  钱氏其实是看不上孙氏的,孙氏以前的老底她也一清二楚,若非她是安国公府出来的嫡女,她以前的丑事只怕传得沸沸扬扬,哪里还有如今的好日子过。
  钱氏手下也有庶女,虽然她心疼侄子,但她也不会把自个儿的庶女给侄子糟蹋,她一向知晓孙氏心狠手辣,可如今看来,沈宴也不是个好东西。
  「你这庶女倒是挑得甚合我和我嫂子的心意,若是成了,定然不会亏待你们。」钱太师在朝中如日中天,些许的照拂就能让沈宴更加显赫富贵。
  昔日孙氏的手帕交无一不是嫁给了有爵位的公子哥,可他们大部分都没有实权,成日里打马弄花,没什麽出息。
  「钱姊姊放心,我自会看牢她。」孙氏从袖子中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角的那一抹茶渍。
  钱氏想着这事要趁热打铁,得赶紧回兄嫂府上告知,也不用什麽小定,直接把成亲的日子定下就是,侄子那样的情况,他们也不敢真的明目张胆敲锣打鼓地替他娶妻。
  这烫手山芋交差了,儿子的差事更是稳妥了。这麽一想,钱氏坐不住了,两人亲密地手挽手说上几句客套话,钱氏就下山了。
  孙氏看着钱氏匆忙离去的背影,冷笑了两声,她是世家女,像这种从草根爬上来的,底子浅,和他们家本来就不是一路的,若不是为了老爷,钱氏给她提鞋都不配,她又怎会纡尊降贵跟她说上几句话?
  她伸出手,小丫鬟上前扶住,回了厢房,孙嬷嬷替孙氏脱下外套,小丫鬟在铺着床,几人忙碌了好一会才退下去。
  孙嬷嬷替孙氏盖上被子,说了吃斋的时辰,这才下去了。
  没有任何一个人问起沈曦蕴。

  花雨往小路匆匆而去,手臂上挂着披风,她心慌不已,总觉得眼皮子从刚才就跳个不停,张嬷嬷年纪大了,在後头快步跟着,花雨没有等她。
  刚才张嬷嬷偷偷跟她说,姑娘出大事了,这次的行程可不是夫人突然良心发现,而是要把姑娘送给钱太师的小儿子,那位钱小少爷自出生就是个傻子,钱夫人又疼爱幼子,使得他脾气更为暴躁,动手打丫鬟、奴仆都是小事,有些身子弱的去服侍,一个月後就被从後院抬了出去。
  这样的人,夫人竟然还敢让姑娘去嫁!花雨急得眼泪劈里啪啦地掉,张嬷嬷也恨不得不要这条老命跟孙氏拚了。
  到了小路尽头,只见那儿就剩下孤零零的轮椅,不见姑娘的身影。
  花雨上前两步,踩在悬崖边上,望着滚落下去的石子,心一慌,退了一步,砰一声,腿软地瘫坐在地上,口里喃喃念着,「姑娘……姑娘?」
  张嬷嬷拍着怦怦直跳的胸口,三步歇一会,头发都乱七八糟,嘴里念叨着,「花雨,你这个小丫头怎麽跑这麽快呀!」
  她走到花雨边上,抬起头,笑吟吟地要跟沈曦蕴说话,却看到那轮椅上空无一人,花雨还满面泪痕,她上前几步,揪起花雨,嘴唇颤抖着,望向下头的万丈深渊,摇晃着花雨,撕心裂肺地质问:「姑娘呢,姑娘去哪里了?」
  花雨的衣领被揪着,刮得脖子痛,她用尽全身力气抬起手,指了指下头,「姑娘,在那……」
  张嬷嬷看了一眼,伸手两个巴掌下去,推开了花雨,自己也坐在地上,捶着地面,嚎啕大哭,「姑娘……您怎麽这麽命苦啊!都是那个天杀的孙氏,都是她!」
  「姑娘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在下面,肯定冷,我要去陪她。」花雨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双眼无神地要跳下悬崖。
  张嬷嬷一把揪住了她,「要去陪也是我去陪!我一把老骨头了,死不足惜,可我不能瞑目啊,不能帮姑娘报仇!花雨,你听我说,姑娘的外祖家在边关,你混出去,去那里给他们报个信,让他们回京的时候记得替姑娘和姨娘报仇!」
  花雨转动了几下眼珠子,脑海中闪过沈曦蕴刚才千叮咛万嘱咐的话,她握住了张嬷嬷粗糙的双手,「嬷嬷,我记得刚才去拿披风的时候,姑娘说,让我记得上次她跟我们说过的话,姑娘问了我好几次,我在想,姑娘是不是跑了?」
  上次在去二门之前,姑娘就再三跟她和花雨说,下次若是在外头她突然不见了,要她们不要去报信,也不要去找她,直接自己跑就是了,之後若想要知道姑娘的消息,就到城门口打水巷的旧书铺留口信。
  张嬷嬷大腿一拍,抹乾泪水,颔首肯定地说:「一定是这样,姑娘不会抛下我们的,我们赶紧走,趁着孙嬷嬷她们还没发现。」
  花雨和张嬷嬷匆匆下山,遇到山门前扫地的僧人,就一脸苦恼地抱怨自家姑娘突然想吃云片糕,让她们到山下买去。
  沈曦蕴以为自己会被挂在树上,没有想到她睁开的第一眼,就看到了头顶的青帐,她背後一下子凉了,难道自己没有逃出去?
  她赶紧转头一看,吓了一跳,这样的布置绝对不是沈府所有,挣扎了几下,果然腿还是不能有太大的反应。
  也不知这里是哪里?沈曦蕴倒不怕,她重生了一次,什麽样的困境都吓不到她。
  门咯吱一声响,一高大的身影逆光而来,手上端着一碗汤药,远远就能闻到那药味。
  沈曦蕴望着来人,眼睛一眨不眨,目光紧紧跟随着他,当那身影移动到她面前时,她认出了此人,正是在二门被她扑倒的那个书生。
  「是你!」她脱口而出。
  齐子辙坐在凳子上,颔首道:「你醒了。」他将药碗放在她随手可触到的桌子边上,声音醇厚而有磁性。
  「我去通知府上,想必如今沈府为了寻找姑娘已经上下慌乱成一片了。」齐子辙第一眼看到她竟然挂在一棵树上时,颇为震惊,甚至有几分怒气。她就这麽喜欢胡来,从小到大都这样,一点都没变,如今连自己的性命都可以随意丢弃了吗?
  但他气归气,仍是把她抱了回来,又请来郎中看过。郎中只说是惊吓过度昏迷过去,加之衣裳轻薄,有些被树枝刮伤,没什麽大碍,不会留下疤痕。
  齐子辙这次到河间还有其他的要事,不打算跟她走得太近,只想着等她醒了,送回去就是了。
  沈曦蕴一听,立刻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不放。
  齐子辙的双眸落在她洁白如玉的手指上,这让沈曦蕴的手好似被烫了一下,不由得瑟缩,但她并没有收回,反而眼眸里多了几分执着。
  「姑娘?」齐子辙蹙眉,不快之情浮到了脸上。
  沈曦蕴昂起下巴,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睁着水汪汪的眸子,道:「不许你去告诉沈府的人!」
  「姑娘,沈家老爷会担心你,我一介布衣,若是被人告我诱拐闺秀,身上的功名可是全都没了。」齐子辙跟她讲道理,他现在还不想让沈宴知道他的身分。
  沈曦蕴和他对视了片刻,屏住呼吸,突然鼓起了勇气,嚷道:「行,你若是执意要送我回沈府,我回去後一定会大闹一场,让所有人都知道,是你诱拐了我,是你让我跟你私奔的,是你畏惧沈家的权势把我又送了回去!到时候,我名声毁了,我不怕,反正我在沈家眼里就是个废物,可是你呢?你想要一跃龙门的抱负呢?只怕是要毁於一旦吧?」
  沈曦蕴的双眸闪着疯狂的亮光,她是孤注一掷,心心念念的只有拦住他,拦住他的想法。
  「你!」齐子辙没厉声呵斥,却说不出其他话来。
  沈曦蕴放柔了嗓音,循循善诱,言之有物,好似蛇看中了猎物,柔软地、慢慢地将猎物擒住。她放低了嗓音道:「看样子公子的身世也不过尔尔,确实能够斗得过我们沈家吗?」
  「那你想怎样?」齐子辙沉声问。
  沈曦蕴看了齐子辙几眼,他的容貌俊秀,上次父亲能够放她一马,估摸是看中了他,若是……
  「你让我在你这儿住几天,等过几日再说。」她决定要用缓兵之计。
  齐子辙沉默片刻,正要回绝,谁知仆从在外头唤他。
  他转身出去,过了一会才回来,丢下一句,「你这几日好生养病,等我回来再说。」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