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福宝 卷二 第七章
  「对啊,奶奶、娘,你们快尝尝这些个榛子还有山核桃,可香了。」单福宝迫不及待地向亲近的人展示她这一天被当靶子得到的胜利果实。
  「这些都是那些小松鼠砸的?」
  蒋婆子看着孙女怀里那满满一兜的山果,看二孙子和小孙子怀里同样搂着一堆东西,忽然福至心灵,脑子里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
  这些小松鼠,该不是因为喜欢她的小心肝,所以才拿牠们觉得最好的东西砸她吧?
  这个猜想有些离谱,但蒋婆子觉得,就那些小东西的小脑瓜仁,完全做得出这样的蠢事来。
  「嗯,都是小松鼠砸的。」单福宝重重点了点头,「其实就最开始的那一下砸中我,後来二哥、三哥就替我用衣服挡着了,都没有砸到我的身上。」
  她赶紧替两个哥哥辩解了一番,不然好端端的出门,回来的时候反而带上了伤,不管怎麽说,两个哥哥作为年纪更大些的孩子,肯定是要受到长辈们的责罚的。
  这种大带小的通则,不论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同样适用。
  「福才你也被砸到了?」
  王春花顿时惊呼了起来,当着大夥儿的面就想把儿子的衣服脱光,好好检查检查他身上是否有多出什麽伤痕来。
  光是看单福宝头上的伤就知道,那些小畜生拿东西砸人的力道不轻,她之前说什麽来着?儿子就该留在家里好好温书,而不是被三房那个小子撺掇得净生外心,现在还遭了这样的大罪。

  「娘,我没事!」
  一看自己没来得及躲开,差点让娘当着奶奶、婶娘还有妹妹的面扒了裤子,饶是单福才心里敬重王春花这个亲娘,此刻也不得不有些羞恼。
  他虽然才八岁,可在私塾里,这两年也是学了些伦理纲常的,知道男女七岁不同席,现在他光溜溜的模样,不适合出现在三房的福宝妹妹面前,而他娘刚刚的举动,显然都没有顾着这一点。
  「我真没事。」看他娘还不死心想扒他衣服的举动,单福才不由得加重了音量,「刚刚松鼠拿果子砸人的时候,我和二哥都脱了最外头的这身罩衫挡着,多数的果子都砸到衣服上了,根本就没打到人,所以我一点都不疼。」
  说完,略带着气的单福才看着娘亲的眼眶泛着红,顿时就如同被戳破的皮球一样,再大的气都散了。
  他知道,他娘有很多地方做不好,现在他也不是个什麽都不懂的孩子了,为什麽家里其他人拿他娘当空气看,两个姊姊都对娘不亲,他不蠢不笨,早琢磨出点问题来了,可那总归是他亲娘,对他掏心掏肺的亲娘,别人对她做什麽过分的事都可以,就他不行。
  再加上这些年在这个家里,也就他能和娘说说话,单福才真的不想难得回家一趟,还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琐碎事,再让他娘胡思乱想,到时候气伤了自己的身子。
  「娘,你看,这是我分到的山果。这里有你的一份,还有大姊、二姊她们的份,还有爷爷奶奶,爹爹跟大堂哥的,通通有份。」单福才讨好的举着手里那一堆山果,对着王春花体贴地说道:「这些果子可香可好吃了,到时候我多给你分一份。」
  「娘的福才啊。」
  听着这话,王春花泪眼汪汪的看着孝顺的儿子,恨不得抱着他痛哭一场。
  怪不得老祖宗都说生儿子是女人第一要紧事,看看这个家里,除了儿子,哪个心疼过她?两个闺女眼瞅着就被三房拐跑了,对於这个儿子,她一定要盯得再紧一些,这麽好的孩子,不能再让三房将人哄去了。
  王春花抱着儿子,心里熨贴,比喝了一锅鸡汤还要高兴。
  「奶奶、娘,我和福宝的,也多给你们分上一份。」
  单福德向来都是嘴巴甜的那一个,看着奶奶和娘亲的表情有些艳羡,当即就拿着自己那堆山果迎了上去。
  他已经想好了,妹妹分最多,奶奶和娘亲第二多,至於祖父和爹爹,男子汉哪里需要和家中的女人争这些好东西,平白没了出息。
  想着妹妹吃山果时露出的模样,单福德开始琢磨着,什麽时候再单独上山一趟,逗着那些松鼠们再拿果子砸他,到时候,岂不是又能得到一堆好吃的山果,哄妹妹高兴了?
  也怪他要念书,平日里都不能好好照顾妹妹,这趟回来看到妹妹消瘦了不少,他的心里别提多难受了。
  白胖白胖的单福宝表示她不接受瘦了这个说法,这是对她这一身福肉的侮辱。
  「给奶奶,给娘。」听了哥哥的话,单福宝也高举了怀里的那一兜山果,一点都没有藏私的意思。
  「奶奶的乖乖啊。」
  蒋婆子看着这样懂事的小孙女,真是怎麽都爱不够,尤其是她费力举高手里那一堆果子,然後奶声奶气说着要将这些好东西都给她的时候,真的恨不得将这个小肉团揉到自己的心尖尖上去。
  「都乖,都是好孩子。」
  她也知道不能厚此薄彼,现在孙女受伤和两个孙子无关,而且两个孙子也已经尽力护住妹妹了,她就不该再责骂他们。
  尤其两个孩子得到了什麽好东西,想的不是一个人独吞,而是和家里人一起分享,这种行为就应该受到表扬。
  蒋婆子摸了摸二孙子和小孙子的脑袋,看着小时候还被王春花养得有些孤僻的小孙子此刻赤诚的眼神,她忽然间觉得,听老头子的话将这些孩子送去私塾念书,或许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不管将来能不能考上秀才举人,至少能识字懂礼,怎麽样都比终日待在家里,跟王春花这个亲娘黏在一块,被她耳濡目染教坏来得好。
  说起来,单福才还是头一次被祖母摸着脑袋夸他乖,让这个年纪还不大的孩子紧紧搂着怀里那堆果子,从脸颊直羞红到了耳尖。
  最後,单福宝被苏湘带回屋上药去了,至於三个孩子带来的山果,也被蒋婆子收了起来,到时候统一分配。
  不过因为三个孩子的强烈要求,在场的单梅娘姊妹,以及王春花和苏湘都各自分到了一小把山果。
  蒋婆子原本也是有份的,只是她转头就将自己分到的那把果子放到了藏山果的大罐子里,打算给她的小心肝留着慢慢吃。
  她心里比谁都明白这些果子是怎麽来的,松鼠群在山脚那一块生活了有上百年了,老松鼠小松鼠一代接一代,除了当初饥荒的时候,附近的村民受不得饥饿上山,从那些被松鼠遗忘了的粮仓里得到过食物,在那以後,又有哪个人得到过松鼠的馈赠?
  从来就没听说过松鼠拿粮食砸人,一砸还是好几十斤的分量,等於就是全部的松鼠出动,砸光了牠们身边能马上取到的存粮啊,这麽一来,功臣是谁,还不是一目了然的事?
  在蒋婆子看来,这就是自个儿小心肝的功劳,为此她还受了小罪,旁人不知道这份天降之喜来源於她就已经够让小心肝委屈了,她总得给孙女多留一点松鼠们送给她的好东西,让她多甜甜嘴吧。
  这麽想着,蒋婆子又有些肉痛了,刚刚孙子可是说了,和他们一块上山的孩子,每个都分了差不多分量的山果,也就是说,她的小乖乖让人平白占了那麽大一个便宜,别人还不知道,更别提感激了。
  榛子之类的山果长在深山里,除了一些有本事的猎户,其他人压根就不敢跑那麽里面去取这些好东西,所以这类山果的市价不低,有些小贩专门帮着城里的大户人家收这些山货,价格都赶上猪肉了。
  蒋婆子粗略估算了一下,每个孩子分到的山果起码得有个一、两斤,也就是说,她孙女让人占了十多斤山果的便宜,换算成银钱也得有一、二两了。
  不成了,不能再想了,看着装了大半罐子的山果,蒋婆子捂着胸口,都快疼得喘不上气来了。
  这大半年来,家里因为加大了肉猪和鸡鸭的养殖,靠着这些家畜赚了不少钱,可对於精明的蒋婆子而言,浪费了一个铜板依旧能够让她心疼一整天。
  猜到了真相的蒋婆子心疼,不知道来龙去脉的王春花也心疼。
  那可是她儿子拿回来的果子啊,凭什麽就归到公中里去了?
  王春花看着手里那一把山果,想着被婆婆收起来的那一罐子山果,体积上的重大悬殊,让原本以为能够将儿子找来的那些果子统统据为己有的王春花顿时郁闷了。
  「唉……」
  看着什麽都不懂,依旧傻乎乎的小儿子,王春花在心里打定主意,一定要让这个儿子好好念书,只有他出息了,在这个家里她才能够真正抬起头来。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