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福宝 卷一 第六章
  「娘,你怎麽了?」有什麽要对不住的?单梅娘不明白。
  「娘对不住你,让你小小年纪就得帮家里干活。」王春花揪心地疼,看着闺女拎着的一小筐猪草,凭什麽就他们二房的姑娘要吃这个亏。
  「这有什麽,隔壁的大妮、三妮,还有村里的其他女孩,不都要帮家里干活吗?」单梅娘有些困惑。
  「你小妹就没有。」王春花觉得这个闺女笨,和她爹一副德性,就是被人欺负的命。
  小妹?单梅娘低头看了看嘴角挂油瓶的单兰娘,突然意识到娘亲说的是三叔家新出生的小妹妹。
  那就是个还没洗三的奶娃娃啊,她娘该不是疯了吧,觉得那麽小的娃娃就该给家里干活,就算她想,她也干不了啊。
  单梅娘觉得亲娘似乎有些奇怪,看着脚边的小竹筐,不知道该说什麽好了。
  「你们一个个的,真是把我给气死了。」王春花抹了抹泪,终於止住了哭泣,她拎起一旁的锄头,颤巍巍朝地里走去。
  她能依靠的就只有她的宝贝福才了,等他再大点,她就求老太太送他去念书,将来福才会考上秀才,她就专心享儿子的福吧。
  单梅娘姊妹俩被抱着一通哭,又被娘亲甩了冷脸,心里只觉得莫名其妙。
  「姊,我饿了。」单兰娘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她们出门的时候家里还没烧早饭呢。

  「走,奶奶该煮好粥了。」单梅娘牵起妹妹的手,拎起小篮筐朝家的方向走去。
  她想着,自己还没见过三叔家的小妹妹呢,就是不知道三叔家的堂妹是不是和她家的妹妹一样可爱。
  两个小姑娘将见到亲娘的插曲放到一边,快快乐乐地回家吃早饭去了。
  「三婶,这就是小妹妹啊?」
  吃完早饭,单梅娘和单兰娘就没事干了,两姊妹便跑到三婶的房间里,看她们稀罕了很久的小妹妹。
  「她小小的,和院子里新生的小猪崽一样可爱。」
  对单兰娘来说,猪崽最可爱了,小时候长得好,长大了很好吃,浑身都是宝,这是她能想到的最好的夸赞。
  单单听着那个三、四岁的萝卜丁对她的夸赞,忍不住抽了抽,这算是什麽样的夸赞啊?
  「兰娘这话说得对,可不就和小猪崽一样吗?」
  吕秀菊掀开门帘进来,产妇不能见风,因此三房的门口已经装上冬天挡风的厚门帘,她原本是进来瞧瞧婆婆除了给熬鸡汤,还给老三家什麽好东西的,没想到却听到老二家那个蠢闺女对老三家那个小妖精崽子的夸赞,忍不住笑出了声。
  「三弟妹啊,不是我说……」吕秀菊正想以大嫂的身分对苏湘说教,眼角余光却看到苏湘怀里的奶娃娃眼睛睁开一条小缝,正乌溜溜地看着她。
  「不是我说,你给福宝穿的都是什麽襁褓啊,之前我家男人回来给我裁了几尺布,那颜色太鲜亮,不适合我,我看给咱们福宝做件漂亮的衣裳才正好。」
  话一出口,吕秀菊就後悔了,她想给自己来上一巴掌。
  三房那个小妖精,又再迷惑她!
  单单……不对,现在该叫她单福宝了,有了一个寄托了长辈美好向往的新名字,她也该彻底和上辈子的自己说再见了。
  单福宝现在还看不清楚眼前的画面,很多人影在她看来就是大团子和小团子的区别,灰灰白白的,模糊成一团。
  大伯娘在现在的她的眼中,就是一个移动的大团子,体型是刚刚出现的两个堂姊的好几倍。
  「啊啊。」她被襁褓裹得严严实实的,四肢都没办法动弹,只能意思意思啊啊两声,当作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大伯娘打招呼。
  原本还纠结自己那匹布的吕秀菊,一看到那个粉嘟嘟的小肉团子冲着她娇声娇气的喊,咧嘴露出两排粉嫩的牙槽,两颊的小梨涡还若隐若现,哪里还记得那匹布的事啊,只想着给她、都给她,甚至恨不得再添点东西上去。
  「大嫂,这太让你破费了,福宝还是个孩子呢,用不了那麽好的布。」
  对於吕秀菊忽然表达出来的善意,苏湘有些受宠若惊,同时也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不是笨蛋,哪能感觉不出来三房私底下的波涛汹涌,二房还好一些,可大嫂却是一直将他们这一房视为眼中钉的,每次三房得了什麽好东西,都得听她阴阳怪气好一顿牢骚。
  当初她刚生了长子,婆婆给了她一块之前给公爹做衣服剩下来、大小仅够做一件孩子的襁褓的布料,月子期间,就听了大嫂好长一段时间的敲敲打打。
  这一次对方主动提出给她送布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那是什麽?
  苏湘忍不住开始想,难道是大嫂有什麽阴谋?可思来想去,他们三房也没什麽值得大房算计的,爹娘还当着家,家里银钱的大头都在爹娘手里,她的男人没大哥有出息,三房唯一拿得出手的,就只有她的绣活。
  难道是大嫂想和她学刺绣?可这也不是两三天就学得会的啊。
  「你这话可太见外了,我是福宝的大伯娘,我家那口子还是她的亲大伯,咱们什麽关系,给福宝裁一件漂亮的襁褓是应该的。」
  吕秀菊的双脚不听使唤,朝苏湘躺着的炕床走去,越是凑近了瞧,她就越稀罕苏湘怀里的那个小宝宝。
  见她眼里的欢喜和疼爱不似作假,苏湘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难道自家闺女正好合了她的眼缘?
  要知道,她这个大嫂的小气可是出了名的,除了她男人和儿子,谁都别想从她手里扒拉出东西,就连她娘家人都很少能从她手上占便宜。
  正想着,苏湘低下头,看着不知道什麽时候开始吐口水泡泡的小闺女,顿时就觉得大嫂会喜欢她的小福宝是一件理所应当的事,闺女那麽招人稀罕,旁人不喜欢才奇怪呢。
  「大嫂,我这抱得手酸,要不你帮我抱一会儿福宝呗。」
  妯娌之间和和气气的总归不是一件坏事,苏湘没什麽大野心,现在的日子她就挺满意的,到时候就算分家,有她那一手绣活,加上他们三房能分到的田地也饿不死。
  所以看着大嫂似乎对她家闺女有一种别样的喜欢,苏湘想着,或许也能藉此搞好大房和三房的关系,总比勾心斗角,闹得跟乌鸡眼似的让人来的开心。
  「那成,我就帮你抱抱。」
  吕秀菊心里乐开了花,还想着是不是得矜持一些,双手却很自觉地伸了过去,将苏湘怀里那软软的一团抱到自己的怀里。
  单福宗今年已经八岁了,这期间吕秀菊也没再怀过,顶多就是抱抱娘家嫂子、弟媳生的孩子,至於婆家这些妯娌生的儿女,因为都是和她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敌人,她讨厌还来不及呢,哪里会愿意抱呢。
  可因为这年头出嫁的闺女不能经常回娘家,所以吕秀菊和娘家那些侄子、侄女接触的时间也不长,多年过去了,突然让她抱一个软绵绵的孩子,她还真不知道手该怎麽摆了。
  这个姿势,怕手会硌到小福宝,那个姿势又怕抱不紧,把孩子摔地上,整个人都紧绷了,最後还是在苏湘的指导下,她才将动作停止在一个看上去很舒适的角度。
  「呼呼。」
  被裹得严严实实的单福宝对现在的姿势很满意,咂巴了两下嘴巴,原本睁开一条小缝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越睁越小,又快闭上去了。
  这可真怪不了她,婴儿的本能就是这样的,吃饱了就睡,睡饱了就闹,闹累了接着吃,吃了再接着睡,尤其是刚出生没多久的婴儿,几乎都是在睡觉中度过的,现在只是个小婴儿的单福宝也抗拒不了这个本能。
  「三弟妹,你看,福宝又睡着了,还咂嘴,也不知道是不是在梦里梦到好吃的了。」
  吕秀菊觉得自己彷佛又回到当初她刚生下儿子的时候,那时候她也是这般稀罕,觉得怀里的孩子就是她的全部。
  「大嫂,你看福宝多喜欢你啊,被你抱着都不哭闹。」
  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很好带,难带的是满月後开始的那段日子,每天半夜都得醒来好几次,饿了哭、尿了哭,不高兴哭,高兴还是哭,一天到晚能哭个几十次,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带的孩子,只是那样的孩子比较少。
  吕秀菊并没有想那麽多,被苏湘那麽一说,心里反而更加欢喜了。
  等单福宝彻底睡着後,为防止大人的聊天声把孩子吵醒,吕秀菊就拉着单梅娘、单兰娘两姊妹从三房出来。
  一掀开门帘,被外面的穿堂风当头一吹,吕秀菊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刚刚她承诺了什麽来着?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