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秀色可餐 卷二 第五章
  荣桀心里头也舒坦,花钱能办到的事比自己费功夫要轻松得多,他们只要努力赚钱,旁的都好说。
  「那就多谢张哥了,小弟预祝大哥满载而归。」
  话谈到这基本就说完了,荣桀和颜青画告辞出来,一起回了客房。
  颜青画这会儿依旧不太舒坦,荣桀也不叫她跟着出去忙活,她也就不再坚持,在客栈里足足睡了一个下午,才略好些。
  癸水真是折磨人,原本她是多好强的人,这会儿也什麽都不想做了。
  晚上她没什麽胃口,只要了一碗热汤面吃完,早早就睡下了。
  荣桀没回房,他又找了雷鸣,两个人去後院里小声说话。
  「张家还算客气,明日他们来换货,劳烦你跟燕哥好好盯下,我同你嫂子还得再出去看看,也好对这边的物价心里有些谱。」荣桀沉声道。
  他们如今去不了太远的地方,如果世道平稳还好,如果出事,恐怕就没什麽精力往远路走商了,奉金是他们眼下最好的选择,这里物资丰富来往热络,最重要的是与张家这个地头蛇搭上了关系,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下午我跟燕哥走了一圈,这边的铁器只能去衙门边的官匠铺买,还必须带着户引才成,不过我问了问附近的百姓,每斤都比咱们那便宜许多。」
  荣桀略沉吟一番,心里大概有了数,「这趟辛苦你了,回去叫你嫂子做好帐,一定不亏待弟兄几个。」

  雷鸣笑笑,「荣哥,你这话见外了。」
  弟兄们经常是叫荣桀「大当家」,偶尔有几个关系好的,私下也会叫他荣哥。
  他们的命都是他和老当家救回来的,也都知感恩,平日里为了山寨尽心尽力,而他也从不叫他们失望。
  有来有往,有付出也有回报,这也是寨子能坚持到今天的根由。
  两个人私下里商议定了事,各自回屋休息,荣桀在小隔间里轻手轻脚洗漱,出来见颜青画一动不动躺在床上,已经睡得很熟。
  若不是身体不太舒坦,她这会儿说不定已经醒了,会温柔问他「忙完了?快睡吧」。
  荣桀上了床,拉过被子盖好,一双手自然而然搂住她的腰,既然她说他的手管用,他就要在这几日尽量让她更舒服。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荣桀想起老大夫那惋惜的眼神,他笑着摇了摇头。
  对他来说,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同她白头偕老。
  什麽孩子,什麽将来,都是虚无缥缈的梦。小姑娘还这麽小,瘦瘦弱弱的,他一只手就能抱起来,哪怕身体无碍,他也不敢叫她怀娃娃。
  而且连他们都不知道将来要往哪走,拖累个孩子做什麽?
  当人爹娘总要负责任,若是不能还不如不生。
  先把她养胖点吧,他这麽想着,渐渐沉入梦境。
  第二日张老板派了管事过来,不仅给了最好的一批陈棉,还叫管事捎了枸杞和红枣,指名说是给小先生的。
  荣桀跟颜青画「逛街」回来,一见到雷鸣就听他说了这事。
  「这位张老板果真精明。」荣桀看了自家媳妇一眼,「那双眼睛真是毒,也真是会做人啊。」不过见了两面,他就猜到了颜青画的身分,还很客气地给了见面礼。
  颜青画也笑,「这一趟我倒是没白来,还白得这些好东西。」
  枸杞和红枣虽不是稀罕货,却也值些钱,女人家吃用是最好的,这礼简直送到荣桀心坎里去,他从布袋里摸了一把枣,回了屋洗乾净,递给颜青画。
  「之前老大夫也说你多吃这个好,原本我还想说去买些回家,如今倒是有现成的了。」
  颜青画接过红枣,一口咬下去心都跟着甜了。
  今日他们去了东市,大概看了看奉金的货品。
  虽说南来北往的商队多要经过此处,但也有一些商队不愿意跑太远的地方,以奉金为终点也是很好。这里盛产棉花、玉米、甜瓜、葡萄,每年春秋两季的商客络绎不绝,让整个奉金的货物也极为丰富。
  颜青画幼年时是在中都长大的,当年她家也是高门大户,自是金玉满堂,如今身边虽然不再有那些东西,却也被父兄言传身教这些年,很是有些见地。
  她一边看,一边还给荣桀讲解,「那几种香料都是从大月那边过来的,早年鲜卑还没乱的时候,大月跟本朝一直互通有无。」
  荣桀点点头,取了个八角闻,一下子就被呛着了。
  颜青画忍住没笑出声,指了指另外一筐果乾,「这是软蜜杏,原是云州那边产的,每年夏日结果,很容易就能制成果乾。」
  「这也就意味着,云州刚有商队来过。」荣桀微微皱起眉头,道:「我昨日让阿鸣打听过,下午我去百口居再打听打听,那边消息多且杂,兴许能知道云州的近况。」
  颜青画颔首,她走这一上午已经很累,下午自然只能在房里歇着。
  中午用完午膳荣桀就出去了,颜青画一觉睡到晚上,她摸了摸肚子,发现已经不太难受了,这才觉得开怀些。
  许多年未曾来癸水,这一次也不过两天就差不多结束了,颜青画想着明日跟荣桀出去得骑马,松了口气。
  晚上回了客房,荣桀给她洗了些红枣,盯着她吃。
  「百口居的消息不便宜,不过我还是花钱买了。」
  颜青画立即坐直身体,洗耳恭听。
  荣桀表情不是太好,却也不是太纠结,「云州那边其实已经封了,据说是不允许百姓擅自离国,只是外地商队可以登记後进入,采买完後再出来。百口居那边的消息是奉金本地商队给的,据说叶轻言以严政为根基,他叫人重新修了律例,所有刑罚加倍实施。」
  颜青画简直惊呆了。
  荣桀刚听到时其实也有点吃惊,他蹙着眉继续道:「阮细雨是他的童年玩伴,跟他一起起事的,事成之後他封阮细雨为护国侯,位令尹,结果阮细雨劝他要施仁政,被他削去军职,现在也只是负责起草诏书,一概政事都不得多言。」
  这……太跋扈了。颜青画不禁想,不过这都能传出来,肯定是云州百姓被叶轻言逼得有苦难言,只敢偷偷跟外来商客念叨。
  荣桀还没说完,「百口居那边说,叶轻言占了安南府布政使司後只是暂居於此。他坚持要在城中修皇宫,如今已从云州各地徵调役卒近万人,驱赶了城中心的原住百姓,开始修他的永乐宫。」
  颜青画更是吃惊,「他怎可如此?」
  「我也不知道,眼下最是需要安抚民心的时候,他这样大兴土木是不应当的,」荣桀摇头叹气,「只是苦了百姓。」
  可不是,前有狼後有虎,好不容易朝廷的贪官污吏走了,又换了个暴戾的成王,也不知日子还能怎麽过。
  不过这麽看,他们如今应当还不算太危险。叶轻言一门心思都是他的永乐宫,哪里有功夫盯着他们?
  颜青画沉吟片刻,犹豫地说:「或许是他放出的假消息?」
  这也不是不可能,他刚占领云州,屁股还没坐稳,肯定怕外敌来攻占,可能会先放个假消息出来迷惑朝廷,好争取几分喘息机会。
  荣桀喝了口茶,「无论如何我们回去都要加把劲了,他这个人无法按常理推断。」
  颜青画叹了口气,用力点了点头。
  越是看清世道,他们肩上的担子就越重,如果不能强大到屹立不倒,就只能落了个任人宰割的下场。
  成王败寇,就是如此。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