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孕娇娘 卷二 第八章
  「大小姐,这根簪子和你那个是同类的,希望你回去好好戴着,这是我们香儿姑娘的一份心意,可别不小心再弄丢了。」柳嬷嬷脸上挂着冷飕飕的笑,把簪子放进了方思瑶手里。
  大家都没想到,这范香儿还真同意送了一根簪子给方思瑶。
  连方思瑶自己都觉得喜出望外,惊讶间,一根沉甸甸、雕刻繁复的金簪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那感觉就像作梦一样,等她出嫁的时候,母亲能舍得给自己添置两件这样的首饰就很不错了。
  老夫人见范香儿今日竟然如此识大体,让大家都有个好看的台阶下,顿时有些对她另眼相看。
  秦雨柔满意的弯起了嘴角——范香儿,这只是小菜而已。
  一场偷窃金簪事件就在范香儿识大体、懂大义、出手阔绰的好名声中圆满解决了。
  回了逸园,范香儿头一次在柳嬷嬷面前耍了小脾气,「嬷嬷为什麽让我把东西给出去?我不心疼那簪子,但也不能白白便宜欺负我的人啊!」
  柳嬷嬷轻轻点了下她的额头,「傻子,那种情况下,你要是不给,不只老夫人会为难,你的名声传扬出去也不会好听。」
  「我不在意什麽名声!」
  柳嬷嬷脸色忽的就变得严肃了,「那我看你是不想和大爷在一起了,是谁说为了和他在一起,愿意提高自己的?你要提高的何止是知书达礼这一项?名声对女人来说比那些还要重要。」
  范香儿一听服气了,怕嬷嬷恼了,就凑到她身上挨挨蹭蹭的,「嬷嬷——香儿知道错了,我再也不那样说了。可是就白白的把簪子给了她,我好憋气。」

  柳嬷嬷没真和她生气,见她一使出撒娇大法,心就更软了,「说你傻还真傻,你这头得了好名声。至於出气嘛,不怕坏名声的事当然要由别人来替你做了。」
  「谁?」
  「你就等着看吧。」柳嬷嬷但笑不语。
  家里发生了什麽方时君此时并不知道,昏天黑地的忙了几天,他进宫汇报进展,却不想正碰到御史张大人在里面见驾,他本想回避等上一等,不想皇上却宣他进去。
  皇上是个重视言论的,因此在大兴朝御史的地位极其重要。
  张大人素来以严苛端正闻名,正如一颗铜豌豆一样,煮不烂、嚼不碎、敲不破,谁若是行为不端或略有疏漏被他给盯上了,那就等着倒楣吧。
  方时君腹诽,不知为何让他与张大人共同面圣?他不禁检视了一下自己,并不认为自己最近有什麽可被参的。
  进了门,行礼起身,就发现这张大人看自己的眼神很不对,气愤中带着些微的鄙视,他好像并没有得罪他吧?
  「张爱卿,正好方爱卿过来了,你就把参他的当众说出来对质吧,有错朕自会严惩。」皇上正愁近来公务烦闷,没什麽乐子看呢,这张老大人就来了。
  这好像还是头一回有人参方时君呢,以张大人的一贯脾性,他隐约能猜出来他要参的是何事。
  皇上愿意在精神上支持张大人,但是最终结果嘛……就祝他好运喽。
  「启奏万岁,臣有一本要参吏部侍郎方时君方大人,方大人虽在公务上廉洁勤政、独善其身,但是在作风上却有不妥之处。」张御史措辞严谨,态度刚正。
  方时君皱眉斜眼瞟他,疑惑的问道:「张大人要参我作风问题?我一不宠妾灭妻,二不眠花宿柳,何来作风问题?真是可笑至极。」
  皇上一听果然是来说这个的,不禁感叹自己的未卜先知能力。
  「张爱卿大胆的说,方时君作风有何不妥?」
  张大人把摺子往外一掏,由刘福转交给皇上。
  「皇上,方大人年事渐长,仍未娶正妻,这虽有不孝之嫌,但毕竟是家事。臣听闻方大人最近终於有一中意的女子收其做通房,下官仍无置喙余地。但是他最近盛宠这通房,行为高调放纵,毫不知收敛,在京城中造成极大极恶劣的影响,身为言官,臣不能坐视不理!」
  皇上假作公正的问道:「方爱卿,张爱卿说的可否属实?朕准你当堂自辩。」
  方时君谢过皇上,然後脸带青黑、眼带嘲讽的问向张大人,「敢问御史大人,方某做了何事称得上高调放纵不知收敛?」
  张大人早有准备,资料收集得非常详尽,「你发动全城铺子给家里通房送美食,造成数人围观议论,可有此事?这一事蹟被传遍大街小巷、酒楼茶肆,可有此事?」
  「却有此事不假,但方某可不敢认同阁下的言论。我一为家人身体康健,二花得是自己的银子,三管不住悠悠众口,不知何错之有啊,张大人?」
  皇上怕窃笑被看出来,赶紧低头喝茶掩饰。
  张大人被他的三条噎了一下,仍是不慌不忙的说道:「好,那在下就说说你这不错之错造成的影响。皇上!据臣所知,范通房得方大人盛宠已经造成了许多家庭内部失和,侍妾通房的气焰前所未有的嚣张,觉得正妻的权威是可以挑战的。而正房一方面受这些妾室通房的刺激暗恨范通房,另一方面又要求夫君像方大人一样宠爱自己。」
  这点让皇上感到很意外,「哦?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
  「回陛下,绝对属实。另外臣想问方大人,难道你就没感觉到最近同僚们对你无端多了些怨气吗?据老臣所知,就有不下五位大人最近因此焦头烂额。」
  方时君不顾当着帝王的面,当场不屑的嗤笑一声。
  「皇上,臣进宫是来禀告官员考核事宜的,本次考核任务繁重,又与会考撞在一起,臣没有时间纠缠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
  张大人一见他竟然敢这麽目中无人,脾气也上来了,「方侍郎,何必推三阻四,避而谈其他?皇上仁厚,臣子一心在朝堂打拚,偏偏後宅出了乱子,这成何体统?」
  方时君见皇上不肯应声,就知道他是不想管的。
  几天没回家了,心里早已是烦闷不已,偏偏这老东西还在这纠缠。
  他说话就越发不客气了,「堂堂朝廷命官,如果因为流言影响,连家事都处理不好,不如辞官回家专门伺候妻妾。还有一个办法,既然我的影响这般大,那不如让他们全面仿效我。我只有范香儿一个,虽然名义上是通房,实则通房、妾室、正妻全是她一人,方某只这一个,方某愿意怎麽宠就怎麽宠!看不惯的就学学我,保证家宅太平。不愿意学我又想找我麻烦的,就请把《大兴律》请出来,若是能找到一条给我定罪的,再参我不迟。」
  这话一出,包括张大人、皇上、太监宫女在内,全部目瞪口呆。
  皇上忍着笑意,万万没想到他方时君有一天竟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当年他与佩琬情投意合的时候也没说过如此铿锵有力的话。
  要知道这是在帝王面前,说出这种话,已与誓言的强度不相上下了。
  哎呀,好运气果然没有照顾张御史啊。
  张大人有些年纪了,一听这话顿时脖子一梗,双目圆睁,不敢置信的瞪着方时君,从来都是他巧舌雄辩,今天却被他一棍子打死!
  前所未有的,他一时间竟语塞到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这麽在皇上面前成了个哑巴御史!
  终於,还是皇上打破了异常难看的局面,「张爱卿,你先回去吧,你说的事情朕会向方大人了解情况,适当提点他,你若身体不适,朕准你在家休息两天。」
  与方时君正面对上的人,在家休息两天能恢复过来还算是好的。
  刘福上前说道:「张大人请吧。」
  张大人就这样被请出去了,与进来时的笃定自信全然不同。
  方时君恢复了脸色,一脸严肃的问道:「皇上,臣是否可以禀告了?」
  皇上冲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你厉害。」
  方时君虽然在御前并没有吃亏,心里到底不爽快,几天没回去了,心里惦记某人得很,出了宫就直接回府。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