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孕娇娘 卷一 第八章
  「噗嗤!」
  被植物覆盖得满满当当的花架子後面,突然传出了笑声,这可把范香儿吓坏了。
  这里怎麽会有男人的笑声?
  不管他是谁,她刚才的话是不是已经被人听去了?
  天!她范香儿从进了方府就开始走霉运了。
  她抿着嘴巴,紧握着小花锄,蹑手蹑脚地转移到花架的另一边,然後突然亮出武器。
  「哪个无耻小贼偷听本姑娘说话?」
  只见花架後面是一块砖石空地,地上铺着一张矮脚小榻,一个年轻男人正仰面躺着,脸被一本打开的书覆盖着。
  他听到范香儿的质问并没有动作,而是笑道︰「无耻小贼?哈哈,这个称呼我喜欢!」
  他忽然一跃而起,蹿到了范香儿面前,晶亮的眼睛直视着她,「我是无耻小贼,你又是谁?」
  「我……我……我是来找老奶奶的!」范香儿乍然面对近在咫尺的脸,惊得话都不会说了。

  这小贼长得可真好看啊,她一直觉得大爷就是她见过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了,没想到这麽快就颠覆了这个认知。
  大爷的好看是端正内敛的,像一块冰凉又温润的玉佩,柔和也坚硬。
  眼前的男子就是纯粹的好看,他看上去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五官俊朗明艳,范香儿不太形容得出来,大约是那种阴天里突然见到了太阳的感觉。
  男子看她傻了一样的盯着自己,觉得很好笑,趁她不备,嗖的从她手里抽走了小花锄。
  「你是哪个园子的丫头?」
  范香儿这才回过神来,假装淡定的吧唧了一下嘴巴,「我还没问你是谁呢?」
  「我是……竹园的人。」
  竹园是哪里?范香儿对偌大的方府格局还不是很了解。
  她为了显示自己并不无知,大胆推测道︰「那你是竹园的小厮喽?」
  「……是,你是哪个园子的?」男子沉吟了一下,点了头。
  「我是逸园里的丫鬟。」通房丫鬟也是丫鬟。
  逸园?以前没听说过逸园里有女人,不过听说最近为了一个江南来的女人新进了不少。看这姑娘的穿着还不错,应该是个有等级的丫鬟。
  两人这样一番互通了身分,既然你是小厮,我是丫鬟,范香儿也就不打算追究他偷听自己说话的罪行了。
  「刚才你在骂什麽?可是有人欺负了你?」男子看着眼前这个刚才眼睛里还喷火,莫名的火又熄了的女孩,好奇地问道。
  范香儿忽然不想在这麽好看的男子面前说学堂里的那些烂事儿了。
  「没什麽的,我得回去了,再会。」范香儿觉得自己的脸在烧,匆匆丢下一句就跑了,徒留男子在原地愣了一下,之後爆笑。
  他绕到了前院,问向老奶娘,「刚在去後院的那个女孩儿是谁?」
  老奶娘一拍脑门,大呼,「哎呀,四爷,我怎麽把在後面休息的您给忘了。您刚刚从书院回来还不知道,她就是大爷新带回来的通房。」
  方时贞眉宇轻蹙,她竟是大哥的女人,可惜了,那麽灵秀的女孩儿居然只是个通房。再好看的鸟儿进了这大宅院,早晚也会被磨得没了灵气。
  他忽然想到自己,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子跌了下来。
  「老奶娘,别和她说我的身分。」
  范香儿为何突然跑了出来?因为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她发现自己不能好好地和他对话,话都争先恐後地卡在嗓子眼儿里。
  她摸了摸自己发烫的小脸,觉得自己这样很不好。
  她已经有大爷了,大爷长得也很好,她应该只看大爷一个人的。嗯,得空她要好好看看他,及时冲淡刚才那个妖孽小厮的影子。
  晚饭过後许久,还不见方时君回来,范香儿决定先不等了,自己锅里的鱼,早吃晚吃都一样,她还是先做最重要的事去吧。
  命金玉把灯调亮一些,就让她下去了,卧室里一个丫鬟都没留。
  她心急火燎地撩起床单,往床底下一看,果然小如、小意把东西给她找来了。
  今天从学堂出来後,她就让小如、小意秘密给她准备东西,为了躲过爱管事的金玉和金蝉两个,特意让她们偷偷把东西藏到她的床底下。
  范香儿拿着手里的一截三叉粗树枝,几条韧性十足的橡胶绳子,眼里露出了邪恶的光芒。
  小丫头们,再敢惹我,我让你们跪下来叫姊姊!
  一个人把满满两页纸抄写十遍,对於别人来说也许不难,可对於范香儿这写字靠照猫画虎的人来说就太难了,她自己吭哧吭哧地抄写了一份,觉得字难看得自己都看不下去。
  她原本是想自己抄两份,丫鬟再帮着抄几份,蒙混过关算了,可自己这狗爬一般的字混在里面也太明显了!
  於是她索性一份都不再写了,十份直接全用丫鬟写的,明天先生要是让她当堂写字的话,她就说自己手腕子扭了,写不了字。
  课堂上,老先生翻完了范香儿交上来的书稿,抬头瞥了眼一脸紧张的范香儿,心里明白这些稿子必定是别人帮她写的,不过她能如数把稿子交上来,又面露害怕,想来她已经知道错了,也不为难一个小丫头,自己有台阶下就算了。
  范香儿终於松了一口气,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老先生领着大家念完了书,照例让大家自行写大字。
  范香儿的座位在中间,她一来就和先生说手扭了,先生心领神会,允许她自己默默看书,不用写大字。
  突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小石头砸中了她的後脑杓,虽然有头发挡着不怎麽疼,但是这帮丫头不知死活地又来挑衅,让她很烦躁。
  啪嗒!身边又掉落了一颗石子,这颗大一些,幸好没有砸到她,不然肯定很疼。
  竟还没完没了?
  范香儿暗中观察了一下,最有嫌疑的就是二房的两姊妹,她们一个坐在自己的正前方,一个坐在自己的右後方。
  她遮掩着从小书袋里掏出自己连夜制作的武器——?一把弹弓!不着痕迹地捡起了刚刚飞过来的几颗小石头,然後默默地给弹弓上了第一颗子弹,趁人不注意,飞快地扭身,朝着右後方的方思盈脑门射去。
  「啊!」正中目标。
  老先生从书本里抬起了头,「为何喧譁?」
  方思盈一边揉着疼痛的额头,一边回道︰「先生,没事儿,学生被蚊子咬了一下。」因为是她先挑起来的,也就心虚没敢告状。
  范香儿窃笑,又装上第二发子弹,射向了前面的方思瑶,运气太好,打中了她的後脑杓。
  方思瑶吃痛,回头恨恨地瞪了范香儿一眼。
  然後,这个课堂就在无声中展开了一场你来我往的投掷大战。
  因范香儿有武器助力,所以她基本没怎麽遭罪,而另外两个姑娘可是实打实地挨了好多下,甚至连三房的两个都被误伤了几回。
  直到范香儿最後一击脱靶,一颗小石头直直地射到了老先生的额头,这场战役才在老先生的怒吼中结束。
  「是谁在扔石头?给我站出来!」
  「是她!」其他四个姑娘毫不犹豫地齐齐指向范香儿。
  「是她们先打我的,我不是故意的!」范香儿低头抠着手指,弱弱的解释。
  很快,老先生就搜出了她的弹弓,这下子她连狡辩都不必了。
  老先生气得一直喘,好像一口气上不来就要归西似的。
  可他愣是是撑着不倒,「顽劣不堪!老夫的戒尺呢,拿老夫的戒尺来!」
  方思盈一脸解恨的样子,颠颠地跑去给先生拿戒尺。
  范香儿伸手老老实实地挨了十下戒尺,她知道打到了老先生是她的不对,所以她不躲。
  可是她不後悔带着弹弓来,不然今天被小石头打得满头包的人就是她自己。
  老先生用力打完最後一下,一口气没喘好,戒尺掉在地上,终於晕倒了……
  这下子可把大家都吓坏了。
  【豆豆小说订阅号】
  01、添加订阅号(ddshunet),及时了解最新台言更新发布信息;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