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爱你怎样 第六章
  「谢谢你帮忙。」那男生温柔的笑脸及爽朗的态度,让平君君在第一时间就把他归为好人。
  「哪里。」他客气的回答。
  「你是我们学校的吗?我怎麽没看过你?」她问。
  这个男生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特殊气质,要是她曾见过他,应该不会忘记才对。
  「我是新来的转学生,我叫纪康。」纪康礼貌的自我介绍,眼神中却露出些许兴趣。
  这个女孩真的很不寻常,美丽的外貌下却有俐落的身手,连几个大男生手中持着刀子向她威胁,也不见她惊慌失措。
  「喔!原来是你,第一名。」平君君马上想起刚刚榜单上的名字。
  没想到,他就是那个害小倩赔了十个便当的第一名。
  纪康一笑,没有否认。「那同学你呢?」
  这个女生爽朗的性格实在让他惊讶。
  他原本只是驻足看一下,虽然若真的闹得太过份,他并不打算袖手旁观。只是,这个女生的能耐超乎他的想像,根本没有什麽他可以插手的地方。

  「我?我是第二名。」平君君觉得他问得奇怪。
  「不。」纪康忍不住失笑。「我是指你的名字?」
  「喔……我叫平君君。」看着纪康嘴边那抹微笑,平君君也忍不住为自己的会错意尴尬。
  「你的身手不错。」纪康称赞。「是练跆拳道的?」
  他本身也是练跆拳的,平君君出脚时的特殊弧度,让他一眼就认出来。
  「嗯,你看得出来?」她好奇。
  「我也是练跆拳的。」纪康点头。
  「真的?」平君君兴奋的大喊,说到她喜欢的东西,忍不住眼睛一亮。「耶,等等。那刚刚你怎麽不下场帮忙?」
  她怀疑他话中的可信度。
  「你的身手很好,用不着我帮忙。」他先送她一顶高帽子。「况且,我不喜欢以暴制暴。」
  这也是他一开始不想出手的主因。
  「那、那你至少也该找个好一点的武器啊。」她埋怨,单纯的听不出他话中的劝说。
  「你的身手,一条水管就够了。拿再硬一点的东西给你,会伤到人的。」他解释。
  在平君君向後伸手的时候,他早就想过这些了。对方虽然不对,却也不能对他们滥用私刑。况且,平君君是好意帮人,若不小心让她伤到人,难保她不会也被学校一并处置。
  「你的人真好。」平君君点头,算是赞同他的话。「没想到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居然这麽和平主义。」
  平君君若有所思的点头,向来直来直往,想什麽就说什麽的她,完全没看见躲在一旁的小倩吓得连脸都白了。
  平君君这个笨蛋!小倩急得在心中跺脚。
  哪有人当着当事人的面,就说人家是黑道老大的儿子,要是对方一个不爽,下课时她们就得被黑色轿车接去老大的总部喝茶了啦。
  「黑社会?」纪康依旧礼貌的带笑,浓浓的眉尖却不自觉的挑起疑惑。
  谁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他没听错吧?
  「你不是黑社会老大的儿子吗?」平君君转头看了一眼消息来源,小倩却早已埋身在树丛之中,坚决来个相应不理。
  「不是。」他摇头,嘴角挑起玩味似的笑。
  他像吗?难怪学校的同学总是躲着他。就算他真的是,这个女生看来好像也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
  「那你为什麽国三才转学?」平君君疑问,把刚刚才从小倩那里听来的八卦一五一十的问个明白。
  这不符合常理吧?
  「因为我搬家。」纪康回答。
  答案简单明了。反正他的成绩还不错,转换一个新学校,并不会让他的成绩因此下降。
  「那为什麽你每天都有保镖,黑头大车接你上下课?」她再问。
  「我父亲是做保全业的,我家就是保全公司。」他依旧风度翩翩的回答,没让这些听起来糟糕的流言打乱心情。
  纵使因为家族事业的关系,让他从小接受严苛的武术训练,但他远在国外的双亲,依旧对他一个人留在台湾感到不放心。
  「喔,原来是这样。」平君君连连点头。
  流言果然不能尽信。远处的钟声响起,终止了两个人的谈话。
  「平同学,很高兴认识你。」纪康向平君君伸出手,大方而世故的动作,成熟的不像一个才国三的学生。
  「我也是。」爽快的小手交到对方手上,平君君笑着和他握手。「希望有机会我们能切磋跆拳道的技术。」
  她直觉这个男生的身手一定也不赖,和高手过招,绝对能让她获益良多。
  「没问题。」纪康点头,他很欣赏平君君不扭捏作态的个性。「我是三年九班。」
  「我是三年二班。」平君君报出自己的班级,低头看了看手表,再转身朝小倩躲藏的树丛走去。
  「该走了,要不然,你就得饿肚子睡午觉了。」平君君一手向纪康道别,一手揪出还躲在树丛里的小倩,角色互换的拖着她回教室。
  一个很简短的认识,却开启纪康和平君君开始长达十几年的友谊。
  国中、高中、大学,不论到哪里,两个人都仍然是同校同学。
  单纯的平君君,却从没想过除了巧合,这段友谊中还包含着什麽。
  踏进电动大门,平君君顺势理了理篷松柔软的披肩卷发。
  经过一夜的休息,她明亮而深邃五官的小脸,如同以往,闪耀着活力的光彩,水润的媚眼透着精明的灵动而不加以掩饰,耀眼夺目的根本不像一个,昨晚才因为相亲失败,而醉倒在酒吧里的女人。
  平君君手中拎着一个大纸袋,潇洒的大步迈入纪康全是男性职员的办公室。
  「君君?真是稀客。」总是在出任务走外勤路线的杜子平,难得来办公室一趟交代公务,没想到正好遇到平君君。
  「纪康在办公室?」平君君懒得和他废话,脚步停都没停的笔直向纪康的办公室走去。
  要不是这小子拐走她的好友兼同事去谈恋爱,她就能有更多的时间去相亲了,也不至於蹉跎到现在还嫁不出去。
  「是啊。」杜子平一笑,看出她的记恨。
  还亏他们大学的时候还是同社团的好友呢,好友难得一见,平君君居然连个笑脸也懒得给他,真令他难过。
  不过,听说她昨天相亲失败,所以才大半夜的打电话给纪康吐苦水,不过她今天心情看起来还不错。
  「你今天心情不错?」杜子平不理会她冷漠态度,执意要捻虎须的调侃她。
  「心情好还要跟你报备?」平君君媚眼一横,赏了他一记白眼。
  「不用,当然不用。」杜子平笑着摇头。「我只是好奇,你昨天不是才相亲失败,怎麽今天心情还能这麽好?」
  杜子平使坏的招牌笑容挂在脸上,视而不见平君君越来越胀红的脸,坚持要挖她的疮疤。
  「你、你怎麽知道?」平君君猛然停下脚步,率性的眉峰紧紧叠起,抡起拳头逼向杜子平鼻尖。
  这种丑事,用不着众所皆知吧?
  「我今早从芝萍那里过来,她很担心你。」杜子平笑的一脸无辜,右手顺道巧妙一推,轻松的化解
  自身危机,顺道毫无愧疚的出卖了自己的妹妹。
  平君君愤恨的收回拳头。
  芝萍是她的好朋友,可她总怀疑,杜子平这种奸诈狡猾的男人,怎麽会有像芝萍这样单纯善良的妹妹!
  「我懒得理你。」平君君丢下笑得一脸坏相的杜子平,回身向纪康办公室走去。「纪康说,是那些男人配不上我。」
  听见平君君走进纪康办公室前丢下的话,杜子平轻快的吹了声口哨。
  这女人,居然可以这麽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