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柔有毒 番外篇
  【番外篇:默儿的醒来】
  姊姊……姊姊……
  姊姊跟牛妞家胖胖的阿娘走在前头,微弯着腰在草坡上寻找白果、捡栗子,有时还跟其他人说说笑笑,大伙儿都上山来「拾宝」,她喜欢跟姊姊出来游晃,喜欢满山坡乱跑。
  生妞故意跑来拍她的肩膀一下,冲她挤眉弄眼,那表情像在告证她,她被抓到了,换她当「鬼」
  牛妞笑着跑开,她笑着追上去在栗树林子里玩闹起来。
  终于,她拍到牛妞的背了,换她跑给牛妞追,她脚程很快的,可以跑很远,她不会再被牛妞拍到,但那些人乍然现身。
  是坏人!很坏很坏!
  喉咙被掐住叫不岀来,随即有东西覆上她的口鼻,刺鼻气味钻进,眼前景物一下子糊掉,她眼皮沉重,身子瘫软。
  她被坏人迷昏掳走,把她带回好可怕的地方。
  ……怎么办?怎么办?
  要藏起来,把自己深深藏好,不看不听不出声。

  大坏人来了,她闻到他的气味,那人身上总有一股太过浓郁的香味,但掩在香味后头的是一丝丝腥臭,比蛇鼠毒蝎更臭,更令她作呕,她……她好害怕。
  缩起来缩起来,缩成小小一球,变小了,不见了,大坏人就找不到她。
  姊姊……呜呜……姊姊……
  她以为自己躲得很好,不看不听不出声,谁也找不到她,谁也害不到她,但是……她听到姊姊的声音了。
  姊姊就在她身边啊!
  姊姊也被坏人们抓来了吗?
  呜呜呜……
  不、不——不能出声音,会被坏人听到,不能出声。
  但是姊姊跟大坏人说,说她不逃了,会乖乖的,还求大坏人网开一面,放默儿走,不可以不可以,她知道坏人会对姊姊做出什么,她看过很多女孩儿家被那样欺负,衣裙都被撕裂,连贴身的衣裤都保不住,赤条条的,全身上下只能用自个的长发勉强遮掩,可是大坏人也爱玩女孩儿家的头发,当她们哭泣又或者认命般咬牙忍受时,他会揪着她们的长发拖行,哭声越凄厉,挣扎得越厉害,会让大坏人越发高兴,他喜欢欺负人,他也欺负她,很痛很痛。
  姊姊不可以留下来,不可以乖,要逃啊!
  对!快逃!快逃——
  不可以再躲藏了,姊姊好需要她,她要回去姊姊身边,跟姊姊一起逃掉。
  她想明白的,都是因为她,姊姊才会乖乖回来,在姊姊心中,默儿是很重要很重要的,姊姊不会让她孤孤单单,她也绝不让姊姊独留在这里。
  一起逃啊!
  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
  她没想到,竟又一次听到那样的叫声,很痛很苦、很悲伤很愤怒,是姊姊在喊痛。
  她曾听过的,在她被大坏人抓去欺负的时候,姊姊就那样叫过,而这次……这一次叫声更响,力量巨大,仿佛所有的痛都借由这股力喷泄出来。
  轰隆隆——
  轰隆隆——
  天灵被逼来的无形气劲击中,有什么强行灌进体内,将她挤压再挤压,直至极限。
  耳鼓剧震,气血奔腾,她浑身栗颤。
  什么时候张开眼睛,她无心留意,只知道要去姊姊身边,结果还没爬起来,她在犹如天崩地裂的震动中,看到某个笨蛋拔掉身上的毒暗器飞窜过来,捞起她又扑向姊姊……
  她似乎有片刻昏厥,但再次睁开眼时,周遭一片寂静,什么声音也没有,除了……心跳声。笨蛋的跳声,还有姊姊的心跳声。
  被压到快喘不过气,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爬出那道人肉屏障,清掉压在笨蛋背上的落石和土块,推他躺平,把姊姊解救出来。
  不知因何,头顶心麻麻的,她思绪变得好清明,记起过去许许多多的事……
  在「魇门」行尸走肉般活着,那一张张面无表情的表情,那一个个像提线木偶的女孩儿家……被赶进蛊翁山腹时的惊恐,守在动也不动的姊姊身边时,那无边无际的慌惧,还有伏在姊姊背上往鹰嘴崖壁奔逃的那一段山路,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然后是在沙奇大娘那个小山村里的日子,再然后,是松香巷大杂院里的数年岁月和那里的人儿……
  姊姊说,她们遇到很多好人,有很多恩人,知恩要懂得回报,要真诚对待那些人,她是知道的,那些恩人中,姊姊最想真诚对待的就是眼前这个笨蛋。
  姊姊喜爱他。
  可是,他……他快不行了吗?为什么突然摸不到心跳?
  她手在发抖,头皮发麻,额面渗岀冷汗,直到指腹感觉到他的鼻息,紧绷的背脊才稍稍松弛下来。
  笨蛋不可以死,若他死掉,姊姊会难过痛苦,她无法忍受。
  「听好了,你若死棹,我立刻劝姊姊嫁人,拿自己做要挟都在所不惜,非把姊姊嫁岀去不可!」无计可施了,她只好揪住笨蛋厚厚的耳朵肉狠声撂话。
  她在静寂中坐了好一会儿,眼神缓慢挪移,觑见被小土块撞住半截的刀剑。
  原本有些茫茫然,思绪是清晣的,却不晓得接下来该怎么做,但是当那把刀剑映入眸中,她忽然明白过来。
  只有她醒着。
  众人皆倒,唯她独醒,所有的好人与坏人都动不了,只有她能站起来。
  所以,她能做很多事。
  她不要好人死掉,但她也明白了,这世上的事不是去希望,它就能实现。
  但她希望坏人没命,她要他们没命,眼下看来多么简单,只有她能办到。
  起身,她从小土块中拔出那把对她而言有些沉的刀剑。
  拖着那把利器行走,刀剑的尖锐之处磨过石地发出刺耳声响,拖出一条痕迹。
  她觉得那刺耳声响真好听,仿佛为她鼓舞,邀她共鸣,于是脚步不由自主放得慢慢的,宛若轻舞,她慢慢走倒在不远处的那些人。
  不是害怕,绝对不是。
  此际,她静静品尝内心的滋味,竟是兴奋渐生,有种说不出的愉悦如花朵绽放,而放慢一切是为了拉长这般享受的感觉。
  好似嗅到血腥气味,不臭,一点都不,甚至有点儿甜,腥甜腥甜的,她想她还满爱的。她会好好去杀,尤其是那个大坏人,还有那个对姊姊很不好很不好的女人,他们都必须没命。
  要慢慢杀才好。
  所以先仔细捆绑起来,挑断其手筋脚筋,匀出一些时间让她先去杀其他人。
  割断喉咙,一个一个,等她杀完那些门众,那两人也许就苏醒了。
  呵呵,醒来才好,醒来,让她慢慢往他们身上如法炮制,那绝对会让乐趣倍增,那样才好,那样多好啊。
  她会让他们都没命,谁也……别想逃……
  注:欲知「帝京玉罗刹」穆开微是如何与药罐子王爷傅瑾煕牵起一段「相爱相杀」的情缘,请看《王妃带刀入洞房》。
 
 
豆豆网官方网址01:www.ddshu.net ;  02:www.dd234.net ;  03:www.ddkanshu.com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