懒姑娘富贵命 第五章
  徐静淞这次换给他包葱烧鱼皮,徐昭清吃得一脸高兴。
  徐家吃饭分桌是很简单的,徐老太太,徐大进夫妇,徐五进夫妇,徐昭宝夫妇一桌,这桌有姨娘伺候。
  大房六个小姐一桌,二房五个姊弟一桌,都是自己吃。
  十二道菜过,丫头撤下席面,上了四品蜜饯跟信阳毛尖。
  徐静淞端起茶盏,看颜色就知道这信阳毛尖真好,颜色碧绿,香气沉稳,这辈子要不是托生在徐家,哪来这麽悠闲的日子。
  大伯有担当,她爹除了色字比较过不去,其他也没太大的缺点,身在古代能要求的不多,徐静淞是很满意的。
  轻轻啜了一口,好茶,在四品蜜饯中捡了蜜饯仙桃,味道真不错。
  哎喔,老天爷一定是想补偿她的前生一点享乐都没有,这辈子对她这样宽容。
  徐大进放下茶,「对了,我听三进说家里几个丫头在议亲了?」
  虽然他是当家的大老爷,男人只管外头事,但总不能後宅什麽事情都不知道,孩子说亲可是大事,自然得问一问。
  「是啊。」徐老太太笑咪咪的,「跟那个米粮林家已经约好口头亲,说的是婉蔼,八字都合过,挺好的,下个月就会请媒人上门提亲,明年霜降过门,林四爷是个老实人,肯定能跟婉蔼和和美美的。」

  徐婉蔼一脸羞涩,连带着生母秦姨娘都喜悦起来。
  徐五进也是一脸高兴,「对了,还有静淞,鲁家跟贺家是说了谁?」
  李氏笑说:「丫头自己说想要鲁家,鲁家简单,日子比较好过。」
  虽然是侄女的婚事,徐大进也是仔细,「哪个鲁家?哪个贺家?弟妹给我说说。」
  见大伯子相询,李氏便把那天跟徐老太太说的话又说了一次,鲁大爷好在哪,不好在哪,贺三爷好在哪,不好在哪,仔仔细细的讲。
  没想到徐大进却是不太赞同,「怎麽想都该是贺家,鲁家不过是茶商,怎麽跟皇商比,更别说贺三爷还是举人,淞丫头小孩子不懂,三弟夫妇怎麽可以跟着她胡闹。」
  徐静淞傻眼,这大伯未免也管太宽了,自己的女儿徐谨月十五岁还没订亲他不去管,倒是管到弟弟的女儿这边来了。
  贺家好……好个屁,正妻没进门就有个俏姨娘,这种人不行。
  但她也知道徐家重男轻女,讲白了,八岁的昭清都能讲话,但她不行,她在这种场合自行开口,那就是李氏教女不善。
  徐五进对哥哥很是尊敬,「哪里不好,还请大哥给说说。」
  「贺家是皇商,说要给贺三爷捐官,那就一定会捐,成为贺三奶奶,淞丫头当官夫人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将来等昭川考了进士,安排前程的时候,那时已经当官的贺三爷自然会出手帮一把小舅子,贺家就是一条捐官路,放着这麽好的路子不走,去跟鲁家结亲,你俩也太糊涂。」
  徐老太太却是沉吟起来,「倒是没想到这点……」
  徐大进振振有词,「母亲,川哥儿要走读书路,儿子是赞成的,不过如果不当官,这书就是白读,我们徐家不过商户,捐官都还得找门路呢,现在门路自己找上门,自然不能放过。哪,淞丫头嫁入贺家,过五年,贺三爷成了官爷,再过五年,川哥儿考上进士,贺三爷提携川哥儿也成了官爷,那我们家可就真的光宗耀祖了,到时候昭宝经营船驿,昭川当官,哥哥帮弟弟,弟弟帮哥哥,我们徐家能不发达嘛。」
  如果说徐静淞刚刚是很生气,现在就是完全死心了,因为大伯说的完全没错。
  大伯如果胡说,她还会想办法反驳,但大伯说的就是现实,她就算想替自己争也不知道该从何争起。
  祖母爱她,但更爱几个孙子,若用孙女的婚事换孙子的前程,对老人家来说是很划算的事情。
  这臭大伯表面上是为了昭川好,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的亲儿子徐昭宝。
  徐家的船驿将来一定是给大堂哥徐昭宝接手,如果人人知道徐昭宝有个当官的弟弟,谁敢招惹他?那做起生意来还不顺风顺水。
  李氏表情一脸为难,她想儿子好,但又不愿意拿女儿去换,可是老太太跟大伯子在说话,又没问她,她怎能讲话。
  谁知道徐昭川却开口道:「祖母,大伯,爹,昭川的前程,会自己去考,姊姊喜欢鲁家简单,就让她嫁进鲁家吧,女子难为,昭川见大堂姊跟二堂姊每次回门都一脸憔悴,不忍心姊姊去过那样的日子。」
  徐静淞眨了眨眼睛,觉得眼眶热热的,祖母跟大伯想卖了她给弟弟换将来,可是她弟弟说,我会自己挣。
  昭川是弟弟,可是他想保护她。
  可是川哥儿,姊姊也想保护你,想你仕途顺遂,岁月无忧。
  「昭川啊,事情哪这麽简单。」徐大进一脸苦口婆心,「大伯知道你聪明,但这世道没背景再聪明也没用,你去吏部附近的几个客栈打听看看,有多少进士住在那边等着发派,最久已经住了十几年,可是没有捐官银,朝中又无人,谁帮他说话,自然只能苦等。大伯是不想你白忙一场,贺三爷已经是举人身分,最晚五年内一定入官场,有这样一个姊夫,你的未来就是一片光明,不然就算我们家能凑出捐官银,没门路照样不行的——淞丫头,你说是不是?」
  徐静淞并不是古代人,脑筋没那样死,不过短短时间已经把利弊得失都比较了一遍,是,大伯说的都没错,东瑞国的官场就是这麽现实,有人脉就有将来,没人脉就只能等好运降临,也许哪天吏部来了一个有良心的主使,他看这人都等了十几年了,派给他一个县官做做,但昭川能等到那时候吗?
  徐家的态势很明显,船驿会全部交给徐昭宝,昭川只有读书这一条。
  昭川要好,母亲才能好。
  自家亲爹对色字过不去,母亲能依靠的只有昭川了。
  如果昭川真的在苦等发派,那他们这一房会变成怎麽样的窘境?说句不孝的,若是徐五进一个不妙,徐大进要把五房分出也不用奇怪。
  到时候五房怎麽办?母亲怎麽办?
  昭川的妻子儿女呢,得开始过上普通的日子吗?
  徐静淞没有伟大到用自己去换弟弟的前程,可是,她希望母亲心情安宁,不用担心晚年的好好度日。
  想想,来到这人间十五年,被李氏捧在手心十五年,她舍不得李氏一点不安。
  这是她的亲亲母亲,她要她的亲亲母亲过得舒舒服服,和平安泰。
  贺三爷是吗?好,她知道了。
  「淞丫头,祖母看你大伯说的也有道理,还是贺家好些吧。」徐老太太虽然慈祥笑着,但语气却是不容反驳,「就算有个表妹姨娘,但你过门总归是正妻,谅贺三爷也不敢对你如何,何况嫁入皇商家中何等风光,更别说贺三爷将来还会捐官,到时候你就是我们徐家第一个官夫人,你母亲也会沾你的光的。」
  徐静淞已经想通,校草那种人渣她都碰过,她怕啥,反正她对贺三爷肯定不会有爱,没爱就没嫉妒,後宅女人只要不发疯,日子都不会太差,只要那表妹姨娘识相点,她们还是可以和平相处的,於是笑说:「那祖母可得替孙女多准备一点嫁妆,不然孙女可没把握入那高门。」
  徐老太太见她顺从,心里很满意,「那是自然,你是我们徐家唯一的嫡女,又是高嫁入皇商,祖母自然会给你准备好的,其他几个丫头也不用不开心,你们要是有本事让大户来说亲,祖母一样准备丰厚的嫁妆让你们风光过门。」
  徐老太太心想,不愧是嫡女,母亲教得好,女儿自然看得宽,她本想无论如何都要把淞丫头说给贺家,现在她能自己想开,自然是最好。
  徐昭宝的妻子赖氏察言观色,知道这婚事是定了,将来对丈夫肯定有好处,於是笑咪咪的说:「静淞,嫂嫂恭喜你了,得了一门好亲事。」
  徐静淞微笑,「多谢堂嫂。」
  秦姨娘跟梅姨娘连忙行礼,「奴婢恭喜四小姐。」
  徐大进很得意,「这才对,鲁家虽好,但只能好淞丫头一人,贺家好,能好我们整个徐家,怎麽想都该是贺三爷。」
  徐五进笑着说:「还是大哥看得远。」
  李氏跟徐昭川怕徐静淞委屈,一直看着她,直到她悄悄的对两人眨眼,两人这才确定她没事。
  徐大进说的虽然有理,但身为徐静淞最亲的两个人,总还是做不出来那样的事情,见她不委屈,这才稍稍放心,徐昭川的愧疚之情也些微的减低了些——身为姊弟,他对姊姊还是十分了解的,姊姊这麽懒散的个性会同意进入那麽复杂的宅院,一半是为了母亲,一半是为了他。自己能做的,就是加倍努力读书,将来当了官,成为母亲跟姊姊的依靠。
  说到徐家会有的大好将来,厅上众人都是兴高采烈,赖氏想到这几乎等同宣布徐家船务以後都给徐昭宝接手,笑得眼睛都看不见。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