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下堂妻 上 第七章
  他眼眉一挑,倾身向前,温热的气息拂在金枝脸上,吓得她一连後退数步,满脸震惊。
  卫祈轩人畜无害地笑道:「我还以为有几分骨气,原来不过是个绣花枕头。」
  金枝深呼吸,再深呼吸,哼了一声,转头就走,老娘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卫祈轩愣了愣,「你去哪?」
  金枝头也不回,声音里满满地暴躁,「赴桃花宴!」
  卫祈轩提醒,「路反了。」
  金枝懵然,不是应该继续向前?回过头看见卫祈轩好整以暇地在那里看她笑话,根本没有要帮忙指路,赌气似的想迈进另外一条路。
  卫祈轩自顾自的说起了一段故事,「听说上一次宴会,有位高官家的小姐出恭回来迷路了,被发现时,溺死在一口水井里。」
  金枝脚步顿住,听见後面又传来那妖孽「好意」的讲解,「那位小姐的屍体被发现时,已经是五日後的事,那时正直酷暑,屍体被泡得发胀了不说,身上还长满了蛆。可叹,活着时如花似玉的模样,死了连她爹娘都认不得。最可悲的是,仵作验屍,说是失足溺亡。我看你有几分小聪明,猜一猜我暗地里查证的结果?」
  金枝听得心惊肉跳,宫里各种见不得人的勾当也就话本子里能够看到,原来真是草菅人命,吓得回头,果断返回缘溪亭。
  卫祈轩看了她一眼,「怎麽回来了?」

  金枝攥了攥拳头,真想撸起袖子朝那祸国殃民的脸上来两个大嘴巴子,「本郡主害怕被沉屍。」心底暗自发誓,不过是双穿过的破鞋,老娘迟早收了你!
  卫祈轩笑了下,在缘溪亭耽搁许久,估计桃花宴要开始了,没再挖苦她,择了条羊肠小径走了。
  金枝果断跟上脚步,心底盘算了一下得失,发现这一仗完全是单方面被碾压,惨败後从侯府的金枝玉叶即将变成妖孽的奴隶……
  即将抵达桃花宴时,金枝远远瞧见席上觥筹交错,正有年轻俊杰私下对诗填词作画,围观的适龄姑娘们早已娇羞连连,频抛媚眼於心上人,男子对上眼了,便会眉目传情,没对上眼的,只得投以微笑。
  金枝恍惚,这算是相亲成功?「挺开放的呀,大齐国果然非同凡响,流行适龄男女自己物色对象?」
  卫祈轩道:「你想多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家中岂会允许小辈私定终身。」
  金枝疑惑,「那桃花宴的意义何在?不就是为了撮合秦晋之好?」
  卫祈轩难得有耐心解释,「这些公子小姐的才华是给未来亲家长辈作为评定标准的。」
  果不其然,男女若是对上眼,仆人便会汇报当家主母,接下来轮到主母私下考察家族、背景、出身,层层筛选下来。
  金枝奇怪道:「我粗略计算了一下,这些对上眼的适龄男女,应该成功率并不高呀。」
  卫祈轩点点头,「自然不高,联姻优先考虑门当户对,再考虑男子才华抱负……」
  见他没说下去,金枝补充,「至於人品,女方嫁过去,相公讨小三小四小五这种事,都实属正常,对吧?」
  卫祈轩没否认。
  金枝忽然低笑,八卦道:「相爷位高权重,照理说後院里应该有很多小三小四小五,怎麽至今就我一个?不会真像传言说的,惧妻?」
  卫祈轩看了金枝一眼,如实道:「我很忙。」
  忙到没时间找女人?行啊,为国为民的大好青年啊!金枝嘀咕道:「还以为我猜对了,是你不行呢。」
  再次谈论起行与不行的问题,卫祈轩修长的手指抚过金枝的脸颊,指尖最终落在她瘦削的下巴,笑得极具魅惑,「行不行,今晚回去你就知道了。」
  见他这次不似说笑,金枝後退,她可没想过要捐躯,「相爷生得如此俊美,不能饥不择食降低了品味,你说是不是?再说,我是个孕妇,若你采我开荤後停不下来,我也禁不住你连番摧残呀。」
  卫祈轩将她从头看到脚,抿嘴笑了下,「确实瘦了点,先养肥吧。」
  养肥了采?金枝抽了抽嘴巴,建议道:「看,宴会里那麽多未出阁的姑娘,以相爷你的权势地位,又有倾国倾城的美貌,招一招手,想必小三小四小五都有了。」
  卫祈轩评价,「太烦。」
  为了将来不受禽兽骚扰,自己可以全身而退离开丞相府,她决定再加把劲做起拉皮条的工作,「我听说兵部崔尚书家的二小姐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朵男人见了都要酥麻的小白花,很适合养在深闺里供人采,怎麽样相爷,收了?」
  见金枝一脸真诚的为他寻小三,卫祈轩的脸上微微变了色,却没拒绝她的好意,只道:「崔二小姐是兵部尚书的嫡女,外祖父又是帝师薛丞,论崔二小姐的出身、样貌皆是上上之选,的确配做本相正妻。」
  金枝惊诧,「正妻?」
  卫祈轩眨眨眼看着她,「对呀,不然你以为各府邸争相要娶崔二小姐这朵小白花回家,是用来资源浪费,做区区一个小三?」
  金枝愕然了会,又立马来了精神,「那我愿意退位让贤。」
  卫祈轩目光闪烁,有些吓人,几步走到金枝跟前,拍拍她的小脸,指尖顺着她的脸颊一路向下,停在喉咙,稍稍比划,「你放心,以崔二小姐的聪慧,在进相府前,一定会把你收拾得乾乾净净,到时候你的牌位往宗祠一摆,崔二小姐就可以安心进门了。」
  金枝惊吓得双手捂住自己脖子,咽了咽口水,强调,「我怀有嫡子,你不能让我被人迫害了!」
  卫祈轩用手指刮了下金枝尚且平坦的小腹,叹了口气,「是啊,本相的嫡子还未出世,若是你生下了嫡长子,可是要继承相府的一切。」
  就在金枝以为卫祈轩会以好爹爹的口吻宣誓着要保护嫡子时,他却语不惊人死不休,「以我对崔二小姐的了解,她一定会斩草除根,你生的嫡子恐怕没缘分与我续父子之情了。」
  金枝震惊,控诉道:「怎麽能这样,你竟然不管我们娘俩的死活!」
  卫祈轩略带迷茫,义正辞严,「本相可记得清楚,崔二小姐是体贴入微的夫人刚才为本相精挑细选的正妻人选,为夫只是陈述崔二小姐进门前会如何扫清障碍物。」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金枝一时语噎。
  卫祈轩欣赏着她纠结的小脸蛋,笑了起来,再添了一把火,「我不介意再为你讲解一下纳了小三小四小五後你的处境,看你还有点小聪明,虽然不敌崔二小姐,但想来应付不甚聪明的小三小四小五,自保的话还是绰绰有余。只是,小三小四小五为本相生出儿子的话,你将来需把嫡长子的财产分出去一些,若是为本相生出女儿,你就在她出嫁时,备一份嫁妆即可。」
  什麽!金枝震惊,咬牙切齿,「你和小三小四小五爽完以後,凭什麽都是我掏钱买单?这不公平。」
  卫祈轩淡然一笑,「你看,聪明如岳母大人,就会拴紧自己的钱袋子,你该多学习学习。」他颇有几分感慨,「其实赴桃花宴里的庶出小姐除了出身差一些,模样还是一等一的好,做本相的小三小四小五刚好合适。既然夫人体贴入微地为本相着想,那本相也不能驳了夫人的心意,你说呢?至於采花的时间嘛,挤一挤还是有的。」
  见卫祈轩准备离开前往桃花宴,金枝急了,一把抓住他的手,「我家姊妹够多了,不用相爷再给我添置。」
  卫祈轩莞尔一笑,「哦?是吗?为夫虽不喜热闹,但想来夫人是喜欢的,为夫可以为夫人将就一下。你放心,为夫为夫人挑选的姊妹必定与你情深意重,不会让夫人为难。」
  金枝头摇得像拨浪鼓,「不用,不用,我也不喜欢热闹,不用找姊妹陪我,真的,真的!」
  卫祈轩点头,「那一会进了桃花宴,夫人可要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据为夫估计,会有很多适龄姑娘想成为夫人的姊妹,到时,夫人不要让她们寻了空子。」
  金枝愕然,「你直接拒绝,她们还能霸王硬上弓?」
  卫祈轩摸了把自投罗网的素手,光滑柔软,说的话却不知耻,「为夫怕禁受不住诱惑,把她们采了。」
  金枝懵然,发现她似乎多了一项工作,防止家里的破鞋被人穿了……
  见金枝被彻底洗脑,晓得肩膀上艰巨的任务,卫祈轩很是满意。
 
 
CopyRight © 2019 本作品由豆豆小说阅读网提供,仅供试阅。如果您喜欢,请购买正版。

.